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04 禹王决(1)
    围着禹王鼎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看了几圈,姬杰没能在上面找到一个字,那些全是花纹,复杂而繁琐,但又那么的行云流水。.

    难道是鬼谷子撒谎,姬杰仔细回想当时的情况,老头儿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表情凝重,不像是撒谎,可传说中的禹王决呢,难不成就在这花纹之中?

    “昭文君,你在找什么呢?”姬建问道。

    “你确定这就是九鼎中的第五鼎?”姬杰怀疑是不是顺序搞错了。

    “我很确定!”姬建一本正经的说:“我做库管已经好几年了,一直是这么摆在这里的啊,绝对没错。小时后我也有印象,祭祀的时候这个一直是摆在中间位置的!”

    姬杰苦笑着摇摇头,想要从中找到禹王决看起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你在找什么?”姬建问道。

    姬杰淡淡的回答说:“没什么,觉得这东西很有气势,想要仔细研究一下!”

    “那好啊!”姬建高兴的说:“大家都跟着天子躲债去了,正愁着整天一个人待在这里无聊呢,既然你对禹王鼎感兴趣,那就住下好好研究研究,你先帮我看一会儿,我出去买点儿酒肉回来,咱兄弟三年没见面了,好好喝它一顿,你正好给我讲讲这几年在鬼谷的事儿,呵呵!”

    姬建也不管姬杰答应不答应,转身就往外跑。

    这样也好,不管怎么说是被他主动留下来的,要不然的话姬杰整天往这里跑,谁又能保证会不会引起某些思想敏感之人的注意。

    两人坐在禹王鼎旁边的地上开始吃喝,姬建此人酒量有限,很快倒在地上呼呼睡着,姬杰只能算是微醉,端着酒爵继续研究大鼎。

    月光从透过破旧的窗户投射在禹王鼎上,顺着月光的方向看去,地上形成的影子是那么的清晰,等等……怎么影子的中间好像缺了一小块?

    揉揉眼睛,没错啊,确实少了一块,那是一个很标准的圆形,位于影子的中央,姬杰急忙抬起头望去,禹王鼎上并没有缺口,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影子的长度判断,缺口出现在大鼎的肩部以下的位置,姬杰踮起脚伸手去摸,现有一小片区域的手感和其他部分不太一样,这片区域正好呈圆形。

    怎么可能呢,目测之下这片区域和其他地方在材质上没有任何区别,同属质地一样的青铜,可为什么能透过月光呢?还有,这片区域只有鸡蛋大小,等等……鸡蛋大小,姬杰不由的把手放进了衣兜,触碰到里面的随侯珠。

    大小很合适,姬杰鬼使神差的掏出随侯珠,朝着那边塞过去。

    “嗡……”

    随侯珠接触到禹王鼎的时候,巨大的鼎身竟然震动起来,就像是两个多年未见的老友那般兴奋,紧接着随侯珠被禹王鼎“吸”了进去。

    姬杰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可是无价之宝随侯珠啊,他抬脚朝着鼎足上踢了一下,嘴里喊叫着:“给我吐出来!”

    一时间,大鼎放出夺目的光芒,刺的人眼生疼,姬杰赶紧闭上双眼,同时用手捂住,从指缝中偷看外面的变化。,光芒越来越强,直至将整个仓库照的雪亮!

    “嗖……”姬杰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过去,他拼命的挣扎,却好像被吸进了漩涡一样,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难道又是时空乱流?姬杰对此并不陌生,三年前他从现代社会来到这里的时候,和现在正承受着的事情何其相似,难不成我要回去了?

    不行啊,哥还没来得及在这里泡上几个漂亮小妞儿呢,也没来得及带上几件纪念品当古董大赚一笔呢!

    不一会儿,一切归于平静,姬杰慢慢的睁开双眼,眼前的一切告诉他这不是现代社会,因为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极其优美的地方,高树婆娑草地茵茵,到处鸟语花香,蜜蜂和蝴蝶在花间穿梭,小溪潺潺,鱼儿在里面戏水,空气无比清新,又怎是饱受污染的现代社会能比的?

    晴空万里的蓝天上白云朵朵,一条金色的巨龙现身,马上钻进了另一朵云彩之中。

    龙啊!

    相信除了龙之外,没有第二种东西能让身为龙的传人的姬杰更为兴奋,难不成这里是传说中的仙境?

    “我的孩子,你终于来了!”洪钟般的声音响起。

    姬杰根本无法判断出这声音是从什么方向传过来的,他环顾四周没看见有第二个人,他高声喊道:“你是谁,你是在跟我说话吗,这是哪里?”

    “哈哈哈,我的孩子,这里是上古仙界!”声音再次传过来:“五千年了,我足足等了你五千年,我就是被你们称之为夏王的大禹!”

    话音刚落,天空中出现一个金甲巨人,身高足有几十米,露在外面的两条粗壮的胳膊上肌肉裘结,充满了爆力,一张四方脸上带着无法用词语形容的威严。

    大禹!

    连孩子都知道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这个典故,对于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姬杰和一般人一样,并没有过多的了解和研究,但也从来没有幻想过有一天能见到传说中的大禹。

    “那你为什么等我?”姬杰问。

    大禹微笑着说:“孩子,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所以我不想过多解释!你只需要知道你是个肩负重大使命的人,是能够改变华夏命运的人就可以了,不要怀疑什么,你能来到一个原本不属于你的时代,再到这里来,难道你会以为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当然不是巧合,要真是巧合的话,这也太tm的巧了吧。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呢?”姬杰很想知道。

    大禹摇摇头,依然微笑着说:“一切随缘即可,你不需要太过刻意的去做什么。我本不该出来见你,可是五千年的时间实在是太长,我早就急不可耐的想要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不错不错,你根骨奇特又充满了智慧,可以秉承我的遗愿,哈哈哈哈!”

    姬杰对这些话似懂非懂。

    “好了,既然咱们已经见过面了,你可以回去了!”

    “等等!”姬杰心说光是你在说话,我还什么都没问过呢,这怎么行,他赶紧问道:“我那个老不死的老师说九鼎之中藏有武功秘籍,可我怎么也看不懂,你能不能教教我?”

    大禹乐了,说:“孩子,见到我之前你当然看不懂,都见过我了,你想看不懂都不行了!”

    “太好了!”姬杰乐的手舞足蹈,眼珠子骨碌一转,笑嘻嘻的说:“大禹老哥,你看我废了那么大的劲儿才见到您老人家,就这么让我空手走了,是不是不太合适啊!”

    “好小子,敢跟我要见面礼!”大禹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还没有人敢对我伸手呢?”

    “看您说的!你都等我五千年了,这事儿我却一点儿都不知道,您看这多不合适啊,我不是跟您伸手,而是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上一面呢,您给我留点儿念想儿,我不就能随时瞻仰您高大的想形象了吗?”姬杰在溜须拍马上的造诣一点儿也不必其他方面底。

    大禹心想这话有点儿道理,手一挥,一道白光笔直射来,落在姬杰的手上,那是一枚造型古朴的戒指。

    “此物名曰须弥戒,可装万物!”大禹撇着嘴说:“小子,可别弄丢了,这是我的心爱之物,想当年我儿子要了好几次我都没舍得给他,这下满意了吧!”

    “满意满意,太满意了!”姬杰乐的合不拢嘴,这玩意儿不就是传说中的空间戒指吗,有了它等于随身带着一个空间巨大的仓库,想装点儿什么就装什么,哇哈哈。

    看着姬杰一脸满足,大禹心里一阵一阵的肉疼,可都送出去了,难不成还能再要回来,真那么做了我这老脸还望哪儿搁!

    “谢谢大禹老哥!”姬杰善于得了便宜卖乖,继续给他挖坑:“您看我这弱不禁风的样子,又深处战乱不断的年代,没点儿神功护体怎么能行呢,您看您是不是高抬贵手,给我点儿内力什么的,要不神兵利器也行啊,要不金银财宝也行,我好作为招兵买马的资本……”

    姬杰不断的变换条件,是因为大禹的脸色一直在变,从刚开始的笑吟吟变成面无表情,再到眉宇间出现黑线,再到整张脸布满了黑线……

    “不知足的小子,我给你一巴掌!”大禹冷喝一声,朝着姬杰凌空抽了一巴掌。

    姬杰的身体被巨大的力道掀飞起来,还没等他叫喊出来,再一次身处乱流之中,直至变成一个亮点儿消失在空中。

    这时,刚才在云彩中飞舞的黄金巨龙飞到大禹的身边,口吐人言说:“王,你是不是下手狠了点儿?”

    大禹收回那只手,摸着下巴说:“谁让那小子不知天高地厚,都骗走我的须弥戒指了,还想要内力,气死我了!不给他点儿教训他怎么知道刻苦用功的重要性,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是吗,我怎么觉得这小子跟你年轻的时候很像!”金龙一脸的鄙夷表情。

    “谁说的!”大禹一脸窘相,讪讪的说:“我年轻的时候比这小子厚道多了,难道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