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03 随侯珠
    历史上的琴清是个美女,嫁人的当晚,未进入洞房夫君就被招致前线作战,英勇战死沙场,她也就成了一名寡妇,人称寡妇清,国君册封其为“贞女”。.

    据说琴清死后,秦始皇专门修了一座“怀清台”来纪念她。而且,她也是秦国乃至后来的秦朝最大的商业帝国的掌舵者,万里长城由她出资建造,秦始皇陵中的水银、丹砂也全部出自她手。

    由此可见,关于她的历史是真实的,因为见到她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时,姬杰愣呆呆了半天!

    “不客气!”姬杰下意识的说了这么一句。

    琴清身体微微一动,护卫赶紧伸手将她从车厢里搀扶出来,红木盒子始终抱在怀里,姬杰心想要是没猜错的话,里面装的应该就是随侯珠了。

    “刚才慌乱之中,琴清好像听见公子的自报的名号是姬杰,是吗?”琴清问道。

    “没错,我叫姬杰!”姬杰点点头。

    琴清莞尔一笑,动作轻盈的施礼说:“原来琴清的救命恩人是大周昭文君,久仰昭文君大名,请受琴清一拜!”

    “不用不用!”姬杰赶紧伸手去扶,触及琴清玉臂之时,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体一震。

    这种表现应该是……第一次被异性接触时候才有的,看起来她这个寡妇做的真是有点儿冤,她那死鬼老公更冤,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一次没上过就挂了!

    姬杰识趣儿的放开手,装出衣服大气凛然的样子,说:“这帮强盗实在是猖狂的很,竟然敢在我大周境内公然抢劫杀人,身为皇室嫡传子弟,我岂能坐视不理!对了,他们怎么会拦住夫人的车队呢?”

    姬杰放手的时机选择的很好,再多一秒钟就会被琴清误认为是故意调戏,她整天顶着个“贞女”的称号也不容易的很,秦国国君不止一次的打过她的主意,而是碍于面子不好下手,一气之下封了个“贞女”的名号给她,意思是老子都不能染指的女人,别人更甭想!

    而且姬杰很聪明,明知道盒子里的东西为何物,却在这里装傻充愣。

    琴清捧起红木盒子打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枚鸡蛋大的白色珠子,叹气道:“就是此物惹的祸,昭文君应该听说过随侯珠吧?”

    “听过,无价之宝,与和氏璧并成为随和二宝!”姬杰淡淡的说,而他的一双眼睛根本就没有望盒子里看。

    随侯珠不同于世间的任何一种宝石,一般钻石的元素排列是等轴晶系,而它却是六方晶体的方式,要说和氏璧价值连城,随侯珠就是天外之物,名副其实的无价之宝。

    对于他的表现,琴清很满意,能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且视珍宝为粪土,此类人物世间少有!

    “琴清获得此物之前,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为之丧命,今日我的十几位终于我的护卫也因此殒命,看来并非所有的宝物都是祥物啊!我历经千辛万苦寻得此物,耗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本想献给我王,既然此物不详,我看还是算了吧,以免给秦国带来灾难!”琴清眉目流转,看着姬杰由衷的说:“昭文君,我想把它送给你作为酬谢!”

    什么?要是没有前面的那一段话,姬杰倒是会欣然接受,可你既然知道此物不详,还送给我干什么,这是谢我还是害我啊?

    “昭文君千万不要想歪!”琴清见姬杰脸色有变,赶紧说:“我的意思是君上您为人正直,自然能够压制此物的邪气,除你之外,别人不配拥有!”

    原来是这样,姬杰心里舒服很多,连忙挥手说:“不行不行,夫人也说了,这是你耗费人力物力才找到的,我怎么能收呢!”

    “昭文君此言差矣,若不是你出手,恐怕现在琴清早已横尸当场,随侯珠也被顾锋那伙儿强盗抢去了!”琴清一本正经的说:“所以,请昭文君务必收下!”

    天外之物无价之宝,谁不喜欢?

    姬杰看得出来,再拒绝就是矫情了,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

    琴清拒绝了姬杰亲自护送的提议,此处距离秦国边关只有几十里的路程,强盗们即已溃败,想必不会再犯,只需半天时间,她们就能进入秦国。

    依依不舍的朝着坐上马车的琴清挥挥手,说实话姬杰心里不止一次的泛起强留下她的想法,先不说人家愿不愿意,就算留下了又能怎么样,自己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无名小卒,又怎么能保证她的安全呢。

    现在开始仔细观察随侯珠,此物入手温润,细看之下能现表面比蚊足还细密的纹路,不愧为天外之物,不同于地球上任何一种宝石。

    一般情况下,这些绝世珍宝的身上都暗含着某些秘密,可惜看了半天也没能找到,只好揣进兜里继续赶路。

    走着走着,一群村夫朝这边跑过来,瞧他们的穿着打扮应该是大周子民,像是逃难的样子,他赶紧拦住其中一个,问道:“这位大哥,你们这是怎么了,如此的神色慌张啊?”

    农夫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天子纠集了六国联军,要想秦国开战!”

    “啊?”姬杰吃了一惊,马上回想这段历史,历史里是有这么回事儿,周赧王联合六国讨伐秦国,可这件事最终因为齐、楚、燕三国未能兵相应而宣告流产啊,这些国人还跑什么?

    “就是因为计划流产,所以我们才逃走!”农夫接着说:“虽说没能与秦国一战,可秦国是好惹的吗,听说他们的大王很生气,准备兵攻打大周王城呢!小兄弟,我劝你也赶紧逃吧,咱们又怎么是大秦的对手呢,到了城破之日,一定鸡犬不留啊!”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历史记载,周赧王联兵伐秦未果,秦国新君赢异人派兵讨伐,大周随即被灭,天子也做了人家的俘虏,没多久就死于忧愤之中。

    “天子还在王城吗?”这是姬杰最关心的问题,只要天子还在,禹王九鼎就应该还在。

    “在呢!”农夫的脸上尽是鄙夷之色,说:“三个月前,天子开始筹划伐秦之事,跟子民和商人们借了不少钱,说是等攻下了秦国连本带利一起还,结果齐楚大军未到,韩赵魏三国联军将那些募集而来的钱物抢劫一空,然后做了鸟兽散,大家正跟天子讨债了,他都很几天不敢出门呢!”

    姬杰苦笑一下,心想我这个倒霉的叔叔还真会胡来,联兵抗秦这样的事儿是你能搞定的吗,说好听点儿你是华夏之主,可这个名头之事名义上的,谁又能真心诚意的替你办事?

    诸侯们之所以没有灭掉大周,最主要的原因是周天子奉行了天下共主的策略,承认诸侯国的霸主地位,同时也默认了强者才能统治华夏的这个事实,这才得以苟延残喘。不管哪个国家大了胜仗,天子都会派出使节予以祝贺,再给个名义上的封号,用于换取人家的供奉,说的难听点儿,跟摇尾乞怜的狗差不多。

    到了战国后期,七国的实力越来越大,周天子的管辖范围进一步被蚕食,加之西边戎狄部落经常骚扰,本就算不上辽阔的疆域只剩下弹丸之地,就更不被人看在眼里了。

    姬杰快步走向王宫,王宫里空空如也,打听之后才知道天子跑到了一座高台上躲债去了,护卫和侍女也都跟去了。

    不好,人都跑了,国库岂不早就被抢劫一空,他马上奔向国库!

    “哎呦,这是谁这么不长眼!”

    姬杰跟人撞了个满怀,被撞之人坐在了地上,揉着屁股骂了一句,等他看清楚姬杰的时候,姬杰也认出了他。这人叫姬建,两人都是皇室宗亲,和姬杰一样,姬建也是不受天子宠信的主儿,不然的话也不会被派去看管国库。

    天子是个吝啬鬼,从来不把值钱的东西放进国库,而是放进自己的私库,国库根本就是各种旧物和垃圾的存放地,禹王九鼎算是最值钱的东西了,要不是它们被传承了数千年,象征意义重大,早就被天子熔化掉铸成铜钱了。

    “姬杰,你回来了?”

    “姬建,你怎么没走?”

    两人同时问,然后一起哈哈大笑,相互说出了自己的事情。

    原来,天子想带着姬建一起走,姬建不愿意,反正他管理的国库没有值钱东西这是世人皆知的,也就不用担心有人会来这里抢东西,却没想到韩赵魏三国的士兵冲了进来,一通猛砸之后无处泄,各自抬走了一座大鼎,说是代为保管,等什么时候天子把欠他们的军费还清了,什么时候还回来。

    要不是因为王鼎实在太重,估计一个也剩不下来。

    站在王鼎的前面,姬杰第一次感慨古人在艺术方面登峰造极的造诣,六座王鼎每一座都有一人多高,壁厚一尺有余,上面的花纹精美无比。用姬建的话形容,当时二十几个人围住王鼎愣是没抬起来,特备是处于中间的第五鼎,三十个人都抬不动!

    第五鼎还在,姬杰稍感安慰,朝着第五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