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02 琴清
    随侯珠,与和氏璧并称为春秋二宝,传说此物作为陪葬之器安放于秦始皇帝陵,而和氏璧被做成传国玉玺代代相传,所以世人皆知和氏璧,却不知随侯珠。.

    姬杰来不及整理脑袋中自己蹦出来的相关知识,六个骑士挥舞着长剑已近在咫尺,他果断的扔掉桑木弓,提起青铜剑,神情淡定的站在高处。

    三年来面对各种各样的偷袭,他早就习惯了,虽说后来十分清楚偷袭之人的目的不是要他的命,可稍不注意就会受伤,所以一到这样的时刻,姬杰的神经思维就会变得十分敏锐。

    六人没有采取组成冲击队形冲击的方式,姬杰的嘴角微微上翘,这种放羊般得散乱队形又能有多大的杀伤力呢,很明显他们小看咱了!

    两把长剑一左一右砍过来,姬杰一个旱地拔葱身体跃起三米多高,最前面的两名骑士只得无奈的从他胯下穿过,半空中的他将长剑双手持握,借着身体下落的力道,猛的劈向第三个人。

    “当……咔嚓……”

    第三人用于格挡的铜剑被斩成两段,姬杰手里的剑力道不减,直直的砍在他的头盔上,同样是青铜材质的头盔被硬生生的砍进去两寸之深!

    那人瞪大了眼睛,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姬杰的剑被卡在了头盔上,他猛的朝外一拔,竟将剑锋掰断了,手里只剩下一截儿不到半尺长的残剑。

    不是吧,这么不经用啊,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青铜会被铁器代替,这玩意儿有点儿不靠谱儿!

    短暂的调整之后,他把手里的半截儿残剑当暗器扔了出去,既然是暗器,当然要在人背后下杀手,正中从他胯下传过去的一个家伙的后背心脏位置,刺进去的不太深却也足够致命。

    六个人一眨眼儿的功夫少了两个,剩余的四个不由的咽了一口吐沫,刀头添血的日子过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硬的点子呢!

    不过见他两手空空,四个人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两人拨转马头再次冲来,另外两人组成了第二梯队快赶上,看来他们要采取梯次双重打击的战法。

    任凭你再厉害,也不可能挡下前面两人的劈砍之后,还有能力接住后面两人的杀招,姬杰愣愣一下,心道现在才开始重视我,晚了!

    他伸手在箭壶里拔出两支羽箭,身体再次跃起,在空中完成一周翻转的同时,前面两人正好从下面穿过,只见反手持握箭杆,猛的朝二人后颈插去!

    “噗噗……”锋利的羽箭从后面穿透二人的咽喉,接着后面二人赶到,被姬杰一人一脚给踢下马。

    强盗头子名叫顾锋,眼睁睁的看着四个收下死于非命,跌落马下的二人也好不到哪儿去,最起码一时半会儿不能站起来继续打斗,他将火撒在了一名护卫的身上,一戈将其钉死在马车的外壁上,吼道:“来者是什么人?”

    姬杰捡起桑木弓背起来,这东西虽说用着不是很趁手,但也总比手没有强吧,接着弯腰捡起两把铜剑,就算是给自己壮胆用的呗!

    “大周姬杰!”姬杰朗声道,持剑背弓的他站在一处凸起的地方,微风吹过,一头长随着衣襟一起飘动,俨然天神下凡一般。

    顾锋眉头微皱,姬杰这个名字他从来没听说过,不过能在自己的名号前加上“大周”二字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周朝的嫡系后代,而且一定还有爵位在身,否则的话不会这么介绍自己。

    “呵呵,原来是天子的后人!”顾锋并不是害怕姬杰,而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笑着说:“殿下,我劝您还是不要插手我们的事比较好,想必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杀了我五个兄弟,我可不做计较,请离开!”

    “开玩笑,你们这些强盗在我大周的国土上犯案,身为大周子民,我岂能坐视不理!”姬杰说的铿锵有力。

    顾锋脸色微变,拔出带血的长戈遥指姬杰,道:“殿下,我本不想为难你,可你要是给脸不要脸的话,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相关闲事得有本事才行!”

    懒得跟他废话,姬杰直接用自己的本事说话!

    顾锋一摆手,拦住就要冲过来的手下,说:“你们看好琴大商人,待我搞定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带着马车连人带东西一起弄走!”

    “好啊!”一帮人大声鬼叫起来,一个个的全拿色迷迷的眼神望马车上瞟,更有甚者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难不成里面坐着的是位绝世美女?那就更应该救了!

    顾锋拍马奔来,姬杰见时机成熟,就地旋转一周把左手里的青铜剑抛了出去,目标是战马的前腿,谓之射人先射马!他很清楚顾锋连暗箭都能躲过去,更别说从正面飞来这么大一个“暗器”,根本不能伤他分毫。

    顾锋不愧为这帮强盗的头儿,赶紧勒住缰绳往上一带,骏马的两条前腿站了起来,铜剑从马蹄铁上擦过去,带出一溜儿火花。

    马是保住了,可顾锋因为刚才的动作角度过大,只得从马背上跳下来。

    这才公平嘛,姬杰的目的就是让他下马。

    顾锋手里的一杆长戈足有一丈,就算是下马了,也占尽了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两人缠斗在一起,姬杰手里的青铜剑根本不能近身,只能在外围游走,却时时刻刻受到长戈的威胁。

    戈锋翻转,眼看就要划过姬杰的咽喉,他赶紧朝后仰身,总算是有惊无险,可咽喉处戈锋带来的那股寒意是那么的明显。

    姬杰左手撑地,之后猛的使劲,身体向前弹去,长剑比之的刺向顾锋的咽喉,nnd,你攻我哪里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一寸短一寸险,顾锋赶忙架起戈杆,将姬杰的致命一击挡住。

    两人继续缠斗,强盗们高喊着给他们的头儿加油,姬杰对此充耳不闻,而且是越战越勇。

    顾锋的头上渗出冷汗,他做了十几年的强盗,以抢劫商队为主,一般的商队都还要请护卫护送呢,更别说某些大商会了,请来的全是高手,但没有人能在他手里过上三十招,可眼下已经四十余招了,非但没有将眼前之人斩杀,而是自己渐渐的处于下风。

    姬杰一剑拍在戈杆上,顾锋不由的握紧戈杆化解震动之力,却现剑锋朝着他的手削过来,这要是让他削中,就得跟自己的十根指头说再见了。

    松手弃戈,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会做出的选择,顾锋也一样,他本想松手之后抬脚将下落的戈杆踢起来,让兵器重回双手,却没想到姬杰的动作更快,出剑的同时就踢出一脚,戈杆刚刚离手就被踢到了一边。

    顾锋只能选择后退,姬杰步步紧逼,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后退的过程中顾锋踩到一颗石头,身体马上失去重心,姬杰借机把手里的长剑往前一递,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大哥!”一群强盗朝着这边冲来。

    “都给我站住!”顾锋大吼一声,然后叹了口气,说:“我败了,你杀了我吧!”

    姬杰摇摇头,不是他不想杀,而是杀完之后估计自己也得赔上一条命,这家伙的小弟实在是太多了,要只有几个十几个的话,见到老大被杀一定作鸟兽散,可现在有三五十号呢,一定会红着眼为老大报仇,姬杰可没信心同时对付这么多人!

    “我可以放你一条命!”姬杰朗声道:“不过你得带着手下马上给我滚,并且永远不能出现在我大周境内,否则的话我让你身两处!”

    顾锋在心中权衡利弊,终于点点头,说:“我答应你,我誓以后决不踏进大周半步!”

    “让他们先走,半柱香之后再放了你!”姬杰当然不会傻到直接放了他,万一他返回怎么办,难不成再打一次?

    那些人很听话的照做,直到走出姬杰的视线范围,他才收回长剑,顾锋走出几步翻身上马,神情复杂的看了姬杰一眼,这才拍马离开。

    “危险解除!”姬杰和唯一一名幸存下来的护卫说。

    那名护卫的右胸挨了一刀,好在伤口不深不至于致命,一直紧握剑柄的手这才舒展开来,回身跟车里的人说:“夫人,咱们安全了!”

    车里的人并没有做出回答,那人赶紧掀开门帘,只见一个美的令人窒息的少妇端坐车内,左手捧着一个精致的红木盒子,右手持利刃对准了自己的左胸,看来她早已做好了玉碎的打算,估计没想到半路杀出了姬杰将她救下吧!

    姬杰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眼光就难以移开,只见她精致的瓜子脸上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翘挺的鼻子,小小的樱唇。白色的衣裙并没有与她白皙滑嫩的皮肤形成对比,反而更加难以分清哪里是衣服,哪里是皮肤,用肤若凝脂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一点儿都不过分。一头乌黑亮的秀上,戴着一个美丽精致的头饰,露在裙摆外面的一双白色长靴,将她小腿原本的纤弧原原本本的展现出来。

    虽然是坐在车厢里,但姬杰还是能判断出来,此女身材高挑!

    一双眉目环视一周,惊魂未定的她这才长出一口气,轻启朱唇道:“巴郡未亡人琴清多谢公子相救!”

    什么,她是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