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584章 铁厂
    所以,虽说此次议和,清国比历史上更积极,不过对大明来说,却是可有可无。

    特别让鲍承先等人恼怒的是,夹着锦州大胜的心理优势,大明很多大臣官将,对清国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对上众使者时,已经体现出一种趾高气扬的气势。

    虽说暗中联络的某些人,可能有把柄在清国手上,或是贪图银子,不过似乎缺乏了往日那种对大清的畏惧。

    奔波多日,鲍承先等人的议和任务,始终进入不了实质阶段,怎能不让他们颓废恼怒?

    “鲍大使,议和之事,还需要进行下去吗?”

    一随从愤怒道:“很明显的,这些南蛮子毫无诚意,便想见那明国兵部尚书的面,也是越来越难。”

    鲍承先神色阴沉,他手指在桌上轻敲:“议和之事,可以缓一缓,我等到来南朝京师,也不是没有收获!眼下观之,虽说明国无诚意与我大清和谈,不过细作分析,他们也无力攻我大清,是不是达成条款,无足轻重。”

    他说道:“是以,此行最重要之事,还是继续离间明国君臣,游说他们臣工官将,再次将庞大粮饷投入辽东之地,特别不可放弃义州……还有,关注他们国内流贼之事……”

    “现,明国臣君对王斗颇为猜疑,这还不足,需得加把火……”

    屋内传出窃窃私语:“……阁臣中,魏藻德虽为阉党,然为人圆滑,陈演是四川人,周延儒、郑三俊、倪元璐皆为东林党,江南人氏。想游说他们与王斗交恶,难矣……”

    大明的势力划分,东林党代表江南地主、官僚、商人的利益,阉党代表山东、湖广、山西、北直隶等处官僚、地主、商人的利益,到目前为止,王斗损害的,大部分还是阉党的利益,毕竟宣大在山西。

    对于王斗,东林党各人虽有忧虑。不过毕竟离得远,嘴巴上囔囔可以,要有实质上的冲突,那是不可能的,体现在内阁。东林党人郑三俊、倪元璐,对王斗所作所为,大多持沉默状态。

    内阁首辅周延儒,也一样不肯体现出敌对状态。

    “……陈新甲虽为川人,然为王斗一系,却大有文章可做……”

    “可续谋议和之策,想方设法。让陈新甲询问王斗之意,介时,将此事宣扬出去,南朝定然上下哗然。陈新甲可去,而王斗勾结敌国之举之心……”

    “南朝恶斗,与我大清有益无害,尝闻魏藻德、陈演。与周延儒恨之入骨?”

    ……

    崇祯十五年三月,数日后。宣府镇,贾家营堡。

    此堡距镇城约二十余里,多条河流西向或是南下,将贾家营堡夹在中间,而在城堡的北向数里,靠近山岭旁,河水边,一座庞大的铁厂,正在拔地而起。

    这里,戒备森严,远远的,铁厂范围,栅栏、岗哨林立,等闲人等,不得进入。

    贾家营铁厂,是王斗到镇城后,新建的一系列铁厂之一,而且往贾家营堡上游不远,就有一个庞家堡铁矿,据王斗所知,储量颇大,总储量,达到一亿多吨。

    早在东路时,虽说很多行业,已经慢慢开放给民营,不过军工厂,铁厂等,仍然是官营,对很多商人厂矿的矿石,煤炭等,官方还拥有优先采购权。

    对庞家堡铁矿,同样如此,该矿,由副总兵张国威亲族,还有镇城一些豪族控制,在王斗优惠的价格,还有庞大的订单吸引下,这些矿主们,以最快的速度,与王斗表明了合作的态度。

    又因为铁矿需求订单太大,钱景良好,张家等已经尽力追加投资,还向银钱司贷了不少款,招募的矿工,更是越来越多。

    这也形成颇多的周边产业,前来贸易的商贾越多,加上工人与家属,贾家营堡、庞家堡内外,快速成为两个新兴的市镇,堡内的军户们,也忽然发现,前来租房的人多了,导致房价攀升不少。

    “如大将军所言,使用水力后,可大大提升鼓风之力,这炼铁之炉,也可高达三丈之上。”

    民政司大使张贵,后勤司大使齐天良陪在王斗身旁,此外还有二司一些官员,护卫营亲将钟调阳人等。

    王斗眼前,铁厂最重要一些设备,就是高达十米以上的一些高炉了,这些铁炉,前方有石砌的出铁之所,往日用数人拉拽的大型木风箱,已经被水力代替,还有炼铁,也是使用焦炭。

    离镇城不远的四周,颇有一些优质煤矿,焦炭,早在大明,很多地方已经使用,在西方,约是十八世纪初期,有些省份铁场,甚至使用了轨道机车,如屈大均的广东新语就有记载,广州铁场装填矿料,率以机车从山上飞掷以入炉。

    在大明,产铁重心,主要在湖北的大冶,湖广课铁,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强,还有广东佛山,早在明中叶,也是重要冶铁中心,大明铁产量,一年超过千万公斤,大部分在南方或是岭南,甚至西南地区。

    还有铜,也多产自四川、云南、贵州,锡,产自广西、湖南、云南等地,汞多产自云南,还有云南所产白银,一样流遍全国。

    矿冶业重心南移,何也?

    便是这些地方,多使用木炭,炼出的铁料等物,较为优质,而在北地,因为木料缺乏,大部分使用煤,所得生铁含硫量高,质较次。

    而在大明北地,虽焦炭很多已经用于炼铁,不过风力跟不上,炉高难超过十米,所产铁料,仍然不佳,所以王斗,一直在想,如何提高铁的产量与质量。

    只是,他文科出身,对这方面一向不在行,只隐约记得,后世之所以炼铁质量跟上,一个是解决了风力问题,一个是解决原料问题,加上事务繁忙,便将此次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还是军工厂一个工匠,从水力打制鸟铳得来的灵感,提出建议,言炼铁,同样可以使用水力作为动力,上报后,让王斗茅塞顿开,到达镇城后,新建铁厂,便使用水力。

    克服一系列问题后,一座座用盐和泥造成,炉高超过十米的铁炉建成,事后那工匠,也因为贡献巨大,被记了一笔功勋,还有授于上士勋阶,让很多工匠积极性更为提高。

    一片火红,铁水出炉了,耀眼的铁花四处飞溅,顺着石槽,流入下方一方塘,众多工匠,冒着酷热,还有生命危险,手执持柳木棍,挥棍疾搅,即时炒成熟铁,待稍冷后,或在塘内斩划成方块,或挥椎打成圆形。

    王斗看着,这是此时炼铁手法,出炉未炒为生铁,既炒则熟,生熟相炼则钢,将炼铁炉与炒铁炉串联使用,减少能耗,在工艺上颇为先进,近代后,在很多地方仍在使用,也是抹钢与苏钢由来。

    “又是一批甲等铁。”

    张贵笑得见牙不见眼,旁边众人,也是兴奋无比,按幕府的划分,铁料分为甲、乙、丙三等,甲等铁料,用于军工,乙、丙二等,可卖于民间,依目前看来,以后光卖铁,每年就是庞大收入。

    “只可惜。”

    张贵说道道:“水力虽好,有时河道干枯,未免力气不足,只得再次使用人力鼓风。”

    王斗点了点头,眼前的高炉,便是使用上下水池的水落差,形成动力来鼓风的,但在干旱的时节,上水池蓄水不足,又如何将需要的水,运送到上水池?

    他眼中,闪过蒸汽机的身影,可惜啊,这是暂时没影的事,只得一步步来,水力高炉,比起往日人力鼓风,铁料的生产与质量,已经往前,迈进很大一步了,心急吃不成热豆腐,蒸汽机以后再说。

    出了铁厂,众人向西而行,那方,几里外的一条河水旁,又新建了一座军工厂,专门用来打制鸟铳,还是燧发鸟铳。

    副总兵张国威,也在外面等待,他却没有资格进入铁厂内,也没资格进入军工厂,不过王斗巡视庞家堡铁矿时,他有随同,王斗等人出来后,他连忙跟上。

    众人一路过去,王斗望向南边,两山交夹的平原河谷边,已经是人流密集,很多房屋营地,沿着河边,也一座座兴建起来,商贾的车队,更是来来往往。

    齐天良叹道:“真没想到,短短时日,贾家堡、庞家堡、赵川堡等处,立时便繁盛起来,这便是大将军说的,生产型商人功用吧?”

    王斗微笑道:“不错,老齐啊,看到眼前情形,你应该明白,往日本将为何对流通型商人不屑一顾,却对生产型商人大加扶持了吧?”

    齐天良想了想,还是道:“属下愚昧,有点明白,想细想进去,还是懵里懵懂,请大将军解惑。”

    张贵笑道:“大将军是天上星宿下凡,见识远超常人,如果老齐你能明白,我等就不会是属下了。”

    王斗也是大笑,齐天良与张贵,算是自己最早亲近的一批人,与他们聊天,心中,总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他说道:“说白了也简单,便是生产型商人可以增加就业,创造价值,最重要的,未来,还能形成更多的阶层,可以养活更多的人,这是功德无量的事。”

    张国威默默听着,他其实有些不明白,王斗,为何对他族人的铁矿另眼相看,还提高到功德无量的层次。

    投靠王斗后,他颇为谨慎,不过此时心中,却迫不及待,想倾听王斗的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