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522章 怎么还不死?
    老白牛:昨天整理情节,核对敌我双方伤亡人数,算了好几个小时,不可控因素太多了,以后不说每天具体更新时间了,吾尽量更新吧。有时想想做读者更舒服,不过作者能描绘构建心中世界,想想也就释然。

    崇祯十四年九月十九日。

    一大早,清军自锦州全线撤兵,不但锦昌堡的二白旗、二蓝旗,锦州城下的二红旗,各八旗蒙古,便是杏山附近的满蒙二黄旗,外藩蒙古诸兵,也全部撤离。

    特别二黄旗昨日之战,除了在长岭山损兵折将外,余处收获颇多,在皇太极的严旨下,那些收获也只得全部放弃了。杏山的辽东总兵刘肇基人等,趁机收复只余残垣断壁的大兴堡与东青堡。

    清军的撤退,引起明军的严重关注,各官将紧急商议,在王斗的极力主张下,明军集结军伍,追击!

    当然,这只是官面上的说法,事实上,双方井水不犯河水,远远的离得足有二十里,颇有麻杆打狼两头怕的意味,双方保持距离,严正戒备。

    清军以二白旗断后,一路慢慢走,明军一路慢慢追,一路胜利收复锦昌堡,小凌河堡,大凌河诸堡……

    二十日,皇太极躺在锦车上,呆呆地望着窗外的大军渡河,大凌河上,己经撘起无数浮桥,络绎不绝的清军人马,正源源不断往河岸过去。

    与初时出征不同,眼下的清军人马,个个垂头丧气,一些伤兵躺在车上,或被捆在马上,不住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发出高一声低一声的哀鸣。

    他们许多人受伤是中了铳炮,那种痛苦是难以形容的,加上清国医士缺乏,医疗落后,许多受伤的士兵军官,在今后或长或短的时间内,将饱尝苦楚死去。

    看他们精气神全无,与围困锦州时的意气风发完全不同,大败而归对众清人心理打击挫折前所未有严重,特别那些蒙古八旗与外藩蒙古各部,更是抱怨连天。

    而且义州军情表示,靖边军草原大军果真来了,色愣被鞭打罢免得冤啊,虽然过段时间,他有可能恢复扎萨克之位不过皇太极对他们隐瞒草原之事,他们都表示强烈不满。

    而这时,往日在他们面前充满优越感的,自觉高高在上的满洲各旗主们,都是装聋作哑,就当没听到他们大逆不道的言语。

    不过蒙古八旗不说,外藩蒙古各部,此时仍然跟随大众前行,各扎萨克商议后,都决定跟随到盛京去,要大清皇帝为他们弥补损失,补充粮草等。

    靖边军从草原逼来了很多人老家肯定被抢光了寒冬很快到来,此时回去没有粮草,真的要吃西北风了。

    皇太极一直向外呆呆看着,此时的他细长的金钱鼠尾己经全部白了,神情苍老无比,一路过来,他的咳嗽就没有断绝有时甚至大口大口的呕血,清国各臣都是焦虑无比对前途充满灰暗,加上多尔衮、多铎等举止诡异,似乎一股暗流涌动起来。

    户部承政英额尔岱脚步踉跄,他神情一样无比憔悴,他来到锦车之前,低声道:“前方哨报,二红旗前往义州接应,靖边军温方亮,高史银部,闻听大军前来,己然停止攻打义州,在城池西面数里设立坚寨。

    多罗郡王接到圣旨,决意退兵,只是……他请示,离开义州之时,可否要将城内囤积粮草豆料焚之一空,以免资敌明国?”

    皇太极摇头,一边咳嗽不停:“不……不必了,让代善,洛洛欢他们,每人携带……携带数日粮草,急速前来汇合,余者,什么事都不必做。”

    英额尔岱大吃一惊,劝说道:“皇上,义州城池内外,囤积粮草马料超过七万石,足以大军十万众食用月余,若不焚毁,岂不让靖边军军势更众?他们得到充足粮草,或许得寸进尺,继续追来……”

    英额尔岱估计靖边军在女儿河北岸等大战颇有伤亡,不过他们在义州的兵马完整,两军汇合后声威更甚,满蒙众臣都非常担忧,王斗突然发起攻杀。

    皇太极仍然摇头,幽幽道:“明军不想打了,包括王斗在内……我也了解王斗这人,他哪次出兵,不占点便宜回去?若义州粮草焚毁,王斗定然恼羞成怒,紧追不舍,有了粮草,他就有了台阶可下……传令义州的洛洛欢,就按朕的意思办吧……”

    英额尔岱神情悲凉,大清现在畏靖边军,畏王斗如虎,连粮草都不敢焚毁,悲乎,哀乎,不过还是依言传令下去。

    看他神情,皇太极反柔声安慰:“朕知道承政的忠心,你也大可安心,锦州之战,清明两败俱伤,我大清折损重,明国何尝不是如此?……咳咳……此战过后,大清唯有韬光养晦,最好与明国议和,以待东山再起,我等先祖,不是这样过来么…,,”

    他咳嗽道:“……看眼下王斗风光无限,其实也是危机四伏,他功劳太大了,功高震主,今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若……若能借明人之手,将之除去,最好不过……只是……难……”

    看皇帝与自己说着贴心的话,想着皇上往日对自己的厚爱,又想想他可能命不久矣,往后自己在大清的前途…英额尔岱悲从中来,眼泪扑簌簌的滚落下来。

    看英额尔岱哭泣,皇太极叹了口气,说道:“好了,不谈这些,各旗伤亡统计出来了吧,说说吧。”

    英额尔岱止住泪水,有些犹豫,皇太极叹道:“说吧,朕,……朕受得住。”

    英额尔岱道:“是。”

    他展开一个军册,缓缓念叨起来,皇太极静静听着,无力闭上眼睛,锦州之战,大清损失……重啊。

    此战前后的伤亡,汉军,朝鲜军,各旗旗丁,阿哈杂役什么算上,竟高达六万人,这次大清国一共出动二十五万兵马,伤亡己然接近四成。

    起初,黄土岭等地的战斗,各旗己经伤亡八千余人,旗丁甲兵近半,武英郡王阿济格,还有多员各旗牛录章京级别军官战死。

    对峙期间,虽陆续也有伤亡,不过还好,最惨重的,就是这次决战。

    女儿河北岸战场,右翼,汉八旗、朝鲜军四万余人,大败而逃,朝鲜右议政金自点,孔有德、祖泽润、石廷柱等五个汉军固山额真失踪,不用说,他们不是被靖边军等杀死,就是被俘虏了,清国这边,也当他们全部死了。

    大清还失去全部的火炮与炮手,大量的汉八旗与朝鲜军官,好在步兵追逐步兵,能逃命的,还是多的,最终耿仲明,尚可喜、马光远三人,与一些朝鲜官将,收拢朝鲜军与汉军共有二万二千余人,余下的二万人,不是死了,就是被俘。

    左翼,多尔衮、多铎兄弟二白旗,计有牛录九十几个,旗丁二万几千人,加上伊拜、苏纳蒙古二白旗,共三万余兵力,全部伤亡有二千多人,加上黄土岭之战,对峙时的伤亡,共伤亡三千余人,旗丁甲兵还只是一部分。

    他们是锦州之战伤亡最小的,二白旗最大的损失,就是阿济格战死,一些正白旗兵丁军官阵亡,或许对多尔衮来说,这些人的死,对他是有利的,没了阿济格,正白旗彻底由他掌控。

    中路战场……

    满洲正蓝旗,42牛录,计一万二千余旗丁,伤亡高达四千余人,豪格战死,巴牙喇纛章京阿尔津战死,伤亡的,还皆是旗丁甲兵。

    镶蓝旗33牛录,万余旗丁,伤亡近达三千,还有两个蒙古二蓝旗,共伤亡人数近二千。

    这里,二蓝旗满蒙伤亡就近达九千。

    至于满洲二红旗,一共六十余个牛录,与蒙古二红旗分兵二处,锦洲城下,他们一直与祖大寿、吴三桂等人搏战,收获大,损失少,四旗算上,从围城到现在,伤亡不过二千余人。

    义州的洛洛欢若能安全撤退,也不会损失什么人马。

    还有杏山的二黄旗,同样损失惨重……

    满洲二黄旗一共75个牛录,加上蒙古二黄旗,还有外藩蒙古各部,他们攻打长岭山后,伤亡人数相加,竟高达一万五千余,其中满洲二黄旗,伤亡达到五千余人,连上包衣奴才什么,伤亡人数超过二万。

    小小一座山岭,葬送大清这么多人马,还好二黄旗分兵攻打杏山别处,否则……

    听着英额尔岱的禀报,皇太极面无表情,心中却痛苦无比,六万人伤亡,满洲各旗就近达二万,他们受伤的人中,很多中了铳炮,陆续还会死去,最终战死者,将达到一万数千人。

    大清,元气大伤啊。

    皇太极心中忽然惶恐,耗费无数银钱精力的乌真哈超炮营没了,汉八旗以后该如何处置?二蓝旗、二黄旗伤亡惨重,多尔衮、多铎越发势大,该如何应对他们?

    除了韬光养晦这个念头,皇太极心中还拼命挣扎:“朕不能死,朕一定会活着回到盛京!”

    “那家伙吐了几桶血了,怎么还不死?”

    断后大军中,多铎皱着眉头,对前方看了又看,他不能理解,皇太极生命力怎么这么强?

    他与多尔衮被皇太极指令断后,多铎还想争辩,却被多尔衮拉住。

    好在明清双方都无战心,离得远远不说,彼此哨骑远远望见,也是各走各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友军。所以大军一路行来安然无恙,让多铎略略安心,他也畏惧,王斗突然向他们发起攻击。

    多尔衮轻松地甩着马鞭:“四哥的耐心,我一向是佩服的。”

    他笑了笑,随后眼神阴冷:“损兵折将,昏庸之主,很多蒙古人己经表示不满,为了大清,我们不能让他活着回到盛京。”

    多铎用力点头:“不错,回到盛京,我二人就凶多吉少了,只是……该怎么办呢?”

    多尔衮道猛地马鞭凌空抽了一声脆响:“很简单,噶布什贤噶喇昂邦吴拜,己偷偷向我表示投靠之意!”

    他看向多铎,笑道:“大事成后,哲哲与布木布泰,你我兄弟,一人一个!”

    多铎大喜,连连点头:“好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