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505章 畅快淋漓去战斗
    王斗领众将到达松山堡时,众官众将皆己赶到。

    一个戴着三山帽,穿着四爪蟒袍,长得如弥勒佛似的中年胖子,正笑眯眯地与王承恩,张若麒,洪承畴等人说话,却是作为天使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德化。

    他的身边不远,还侍立着一些太监与锦衣卫,个个神情高傲,穿着贴里或曳撒,服饰绮丽,或红或绿,绣春刀上,悬挂着蓝色的鞘裙,上有丝丝排穗,耀人眼目。

    看王斗到来,王德化以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王斗一阵,拉长声调道:“宣读圣旨。”

    香案摆齐,众官跪听,王德化抑扬顿挫的颂唱,一一宣读黄绫圣旨上的内容,王斗在下面静静听着,果然,是催促进兵,与奴尽快决战的旨意,让王斗惊讶的是,崇祯帝的大肆封官晋爵,特别对自己与杨国柱的封赏。

    他原本是忠勇伯,征虏将军,左都督,太子少保,宣府镇团练总兵官,此时更进一层,加太子太保,封镇朔将军,充任宣府镇总兵官。原宣府镇总兵官,镇朔将军杨国柱,加太子太傅,封镇北将军,充任蓟镇总兵官,更封忠贞伯。

    这是明末武将第二个得封伯爵的人物,原本各镇中,以“镇”字为将军号的只有两个,镇朔将军、镇西将军,崇祯帝用心良苦,又整出一个镇北将军,比历史上秦良玉获得的镇东将军号大大提前。

    此次皇帝还很慷慨,参战的各督抚与大将大力宣慰之外,还赏钱赏物,便是黄土岭之战时各小兵的军功封赏,也一并下来,每斩首一颗者,除升实授一级外,还赏白银三十两。

    如此大规模封赏,下方跪着的官将,无不听得眉飞色舞,心花怒放,而且,除此……

    “……忠勇伯,镇朔将军王斗,果能克敌制胜,功勋卓著,当拜援剿大总统,节制辽东兵马,参略谋划。忠贞伯,镇北将军杨国柱辅之,以为副总统,洪承畴、王斗、杨国柱、张若麒各员宜用心饬备,协力剿奴,以副委任。”

    洪承畴趴伏地上,神情复杂,现在不说身份,便是军职差遣,王斗都与他平起平坐。

    虽说此时武官们,也可广泛参与文官的军略谋划没有谋略能力除外,也要看对上什么人,遇上性格高傲的文官大员,军机大事,大可不加理会那些武夫言论,然有了皇帝这句话,王斗参与军略,就名正言顺。

    他还可以节制指挥辽东兵马,虽自金国凤后,辽东便有特例,当总兵,巡抚,太监,兵备共处一城时,以总兵节制兵马,然节制整个辽东兵马,往日除洪承畴外,现在又加了一个王斗。

    看来皇帝决心很大,也不糊涂,虽然催促决战,还是千方百计增加前线胜算,以行军打仗皆威名赫赫的王斗节制兵马,参与谋划,这胜算就大了很多。

    王德化抑扬顿挫唱了半天,最后道:“……众卿果能杀奴为功,鼓励克敌,朕定不靳懋赏,钦此!”

    王斗道:“臣,宣府总兵王斗,叩谢天恩。”

    众人一片声的高唱:“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国柱起身后,喜不自胜,激动难言,消息传出,靖边军众将士更是欢喜非常,他们的大将军,终于实镇一镇总兵,而不是往日的一路总兵,靖边军,又将迎来蓬勃的发展。

    而且镇朔将军是武将世职最高封号,离大将军只有咫尺之遥。

    王德化宣完圣旨,严肃的脸容一变,又恢复他笑眯眯,弥勒佛的样子,他来到王斗面前,笑道:“听闻忠勇伯是十一月生日,还未满三十?真乃国之大材,咱家钦佩不己。”

    王斗知道王德化位高权重,历史上的崇祯十七年,更受命尽督内外军,而且与陈新甲交好,也是刻意交好。

    二人寒暄几句,王德化笑眯眯道:“咱家在宫中时,每每听闻皇上对忠勇伯赞不绝口,待锦州事了后,或许,封候就在眼前。三十岁不到的侯爵,羡煞旁人,咱家提前恭喜了。”

    王斗心中一动,微笑道:“承蒙公公吉言。”

    二人说话时,旁边众人,都是竖起耳朵,个个脸色复杂,封侯?

    潮水般人等上来向王斗与杨国柱道贺,杨国柱热泪盈眶,对王斗道:“皇恩浩荡,我等身为臣子,只能誓死报国,国勤,你我永保大明,辅助圣皇,还天下以太平。”

    王斗看向这个老将,神情严肃:“愿与杨帅并肩杀敌,还天下太平!”

    二人握手大笑。

    而在王斗与杨国柱心中,都是不约而同松了口气,若再同居宣镇,二虎相争,必有一伤,眼下这个结果是再好不过。

    原本二人以为,杨国柱要调到蓟镇去,还要费尽千辛万苦,没想到结果如此理想。

    王斗更郑重道:“杨帅那一万五千大军尽管带走,新军田亩,我也会看管护住,不让任何人染指一寸!”

    ……

    回到大营,靖边军各将,仍沉浸在喜悦之中,谢一科更是欢呼雀跃:“太好了,大将军挂印镇朔将军,实镇一地,这下,又有很多人要升官了。”

    赵瑄也是眼睛发亮:“整个宣府有多少丁口,多少田亩?钱粮数倍于东路,介时粮多财多,我靖边军,就可建更大的炮营!”

    温达兴也是欢喜道:“情报传来,纪公将任宣大总督,大将军再任宣府总兵,这是双喜临门。”

    前几日,与流贼消息一起,王斗得到情报,宣大总督张福臻再次请辞,崇祯帝批准了,拟以王斗岳父纪世维为宣大总督。同时的,还将调任大太监杜勋为宣府镇守太监,朱之冯为宣府巡抚,二者都是历史上的名人。

    谢一科更笑嘻嘻地道:“先说明了,我只在尖哨营,到时的东路参将,我是不干的。”

    崇祯帝也知东路是王斗根本,所以在圣旨中隐晦点出,东路参将人选,可由王斗推荐。

    众将都笑起来,王斗也是忍俊不禁,笑骂道:“美得你,毛毛燥燥的,也能实驻一路?”

    与众将的欢喜对比,赞画秦轶,却是沉默,他也如温赞画一样打扮,穿着紧身青衫,腰佩利剑,戴着幞头,青衫外罩着短袖大氅,有文人的儒雅,也有武人的英气。

    忽然他长叹一声,钟显才奇怪地看向他:“秦赞画因何叹气?”

    秦轶说道:“大将军功高震主,皇上己起猜忌之心,若学生所料不差,锦州战后,大将军定然封藏,难以出征。”

    帐中气氛一下冷了下来,王斗也是沉默。

    良久,温达兴怒道:“大将军的功劳,天下皆知,难道皇帝要玩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把戏?”

    谢一科也叫道:“这种把戏,我只在戏文中看到,皇帝真要这样做,岂不让天下将士心寒?”

    钟显才愤愤不平:“我们不靠皇帝,不也走到这一步?猜忌就猜忌,我靖边军,又会怕了谁?”

    韩朝冷静道:“大明内忧外患,这天下,离得了大将军吗,万一有事,还不要靠大将军出面力挽狂澜?”

    镇抚迟大成忽然道:“不论如何,下官便是待在靖边军内,哪也不去。”

    常人看来,迟大成就是个顽固派,没想到他第一个站出来表态,众人皆感意外。

    钟调阳沉稳道:“秦赞画,你认为皇帝会怎样做?”

    秦轶笑了笑:“众位将军想岔了,局面还未恶到那个程度,陛下虽忌惮我数万将士,然明显举动不会有,至多将大将军冷藏,居于宣府镇内,若学生所料不差,封侯,便是大将军的顶点了。”

    他分析道:“功高盖主,臣强主弱,皇上疑惧,又不敢调离镇地,惟恐引起哗变,唯一之计,便是不给出征立功的机会,慢慢淡出世人眼光,再徐徐图之。”

    他说道:“我靖边军乃天下第一强军,每每大将军出征,便军功不绝,最后赏无可赏,唯有封藏。”

    他道:“此次因大将军之功,皇帝不得不实授一镇,又加镇朔将军印,然诸位也需看到,皇帝又对杨国柱大加封赏,更封伯爵,此一为制衡,二更以蓟镇新军替代我靖边军的意思。”

    温达兴冷笑道:“替代?这天下,有谁能替代我靖边军?”

    王斗深吸一口气,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对秦轶的眼光谋略,他还是信服的,到了这个位置,己经不单单是他一人之事,还有麾下数万将士,数十万百姓,他们都信任自己,依靠自己,自己也不能辜负他们的期盼。

    帐外歌声,欢叫声,隐隐听闻,那是麾下将士,在为自己欢庆。

    他冷然道:“依秦赞画所言,今后我宣镇,何去何从?”

    秦轶郑重施礼:“记得数年前,学生便献塞外之策!大将军屯粮养望,积聚骑兵,内结恩宣大三晋,来日群龙无首,天下昏暗之时,将军振臂一呼,定然世人景从,以为高屋建瓴之势!”

    王斗喝道:“好,就依先生之见。”

    他环顾众将,缓缓道:“皇上圣旨己到,催促大军尽快决战,众将以为如何?”

    谢一科狠狠攥紧拳头,一字字从牙缝中挤出话:“打,开打。”

    赵瑄兴奋道:“决战,开打,某要再次炮轰敌酋,哈哈!”

    韩朝用力一点头:“大将军,与东奴决战时机己到!”

    钟显才舞动自己拳头,凝视王斗的脸:“大将军,打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靖边军,又怕了谁?”

    温达兴狠狠道:“大将军,与鞑子决战吧,就是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众将的声音,在王斗耳边回荡,他的目光,忽然变得深邃无比,无数的记忆,如走马灯一样,从他脑海中闪过,韩朝,杨通,卢象升,陈安……

    是啊,大丈夫行事,岂可畏首畏尾?不知不觉,自己己经有了保存实力的心思,却忽略了部下的感受,他们只想单纯去战斗,渴望畅快淋漓的战斗。

    他伸出手,一抺阳光照在他的手上,他缓缓念道:“人生在世五十载,我如朝露降人间,人生似梦又如幻……”

    神州蒙难,山河破碎,虽千万人,吾往矣!

    不管日后如何,今日在这辽东的土地上,就让我再努力一把,抛开一切,畅快淋漓去战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