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501章 来自大明的征服者
    老白牛:发现急更的话,总习惯性情节散漫,因为不得不凑出一些字上来交单。还是写好一个大情节再发上来,这样读者可以看得畅快,我也可以紧扣中心思想,免得细枝末节太多,有违写作初衷。嗯,大章不会少于六千字。

    ……

    崇祯十四年九月,己是后世阳历的十月,塞内塞外,天气开始转凉,变冷。

    塞外,宽河地带。

    清澈的宽河水由北向南蜿蜒流淌,两岸植被茂密,森林繁多,不时可见一处处草滩。不过这处鸟语花香的胜地,己经变成死亡之所,来自大明的征服者,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死亡与杀戮。

    左岸的打鸡城,那个原本简陋的,土木结构的堡垒,此时城门大开,内中不时腾起一股股黑烟,里面的屋舍帐篷,除了庙宇,己经一把火全烧了。

    一架架木杆子,竖立在离河不到百步的距离,上面如小鸡似的挂着一个个人,这些人,一水的衣饰华贵相对的,他们个个双脚被粗大的绳索劳劳绑住,然后头朝下,倒吊着挂在木杆顶部。

    他们的咽喉,或是手脚,不时往下滴落着鲜血,个个双目圆睁,扭曲着身子,就那样血慢慢流尽而死。

    此时挣扎的己经少了,长时间下,挂着的人大部分忍耐不住死去,他们僵硬的脸上,满是狰狞与恐惧。这些人原本是各部落的头领,至少也是小头目之类的人物。此时却死得象小鸡。

    相对来说,这些人算幸运的,木架前方不远,还有一团团血肉模糊的东西。那些东西,都呈现出一种奇特的扭曲,显然临死前经历了难以置信的痛苦与挣扎,他们都是被乱马踏死的。

    还有……

    铳声一阵接一阵,木架的一旁,横七竖八的布满尸体,个个死状各异。神情痛苦。虽说相比踏死与挂死,这样死会轻松些,然中了铳弹的痛苦,一样难以忍受。

    打鸡城南边,黑压压聚满了被俘获的各部落牧民,还有数不胜数的牛马帐篷等。宽河两岸,远方草原丘陵,还有一队队彪悍的大明骑士奔腾着,源源不断的押解上来众多人口。车辆,帐篷。牛马。

    皮鞭的抽打中,大群的蒙古人被捆绑着跪在地上,无论男女老幼,皆是神情呆滞木讷,眼中有掩饰不去的恐惧与忧虑。真是祸从天降,好好的来参加达幕大会,结果变成死神大会,明军出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他们难以掩饰的畏惧中。还有一些人则得意洋洋,舞动皮鞭,在人群中走来走去。

    这些人,原本都是被掳去的汉人奴隶,靖边军一到,他们立时翻身做主人。以原来的汉人奴隶暂时管理部落,五十人。一百人的分成一队队,是靖边军出塞方略之一。

    事实证明,农奴翻身变主子,对各人积极性的提高。是显而易见的,这些汉人奴隶,皆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工作中去。

    他们的工作,首先是指认那些对汉人仇视的,对清国忠诚的各部头人,勇士等,虽说锦州大战,外藩蒙古十三旗,各旗的扎萨克,协理台吉等大多随军而去,不过也留下一些管旗章京、副章京等人。

    这些人,大多挑出杀了,连随军的商队,也认为这些人难管理,还是处死比较干脆。

    他们的处决分为三等,一等,装入麻袋用马踏死。

    次一等,架在木杆上挂死。

    最后一等,用刀斧或鸟铳处死。

    这边杀人热火朝天,让被掳旁观的牧民们胆战心惊,那边现场贩卖,同样热火朝天。

    打鸡城西面,堆积如山的牛马,皮毛,车辆,帐篷,人口等等,进行现场贩卖。场面非常热闹,嚷嚷声不绝于耳,众多商贾来来往往,挑选自己中意的物品。

    这些货物,己经完成登记,那些人口,也完成甄别,证明无害,可以买卖了。

    依事前规定,便是武装商队获取的牛马财帛人口,一样需要登记,由商科统一贩卖。私藏是大罪,不过价格更为优惠,毕竟那些商队是出了力的,而且他们还可获得功勋。

    很多人大开眼界,没想到草原上的东西不少,商科主事田昌国,事前估算可能获得商货一百七十六种,看来估得少了。

    一个精明的掌柜,带着几个随从,其中一位,还是剑士,他一口气收罗了众多的黑貂皮、松鼠皮、黑狐皮等皮毛,还有数百头牛羊,想想自己开了牧场,还想购买一些鞑子妇女与小孩回去。

    他突然发现,自己买得太起劲了,带来的粮票不够花,只得赊账。

    此次出塞,田昌国言明可以赊账,他很放心,没人敢对靖边军赖帐。除非他能逃出东路,甚至逃出大明去,不过赖帐之人产业肯定被没收了。

    该掌柜前的一张大马扎上,一个幕府书吏奋笔疾书,生意太火爆了,他感觉自己手腕有点酸,就等着眼前这位商贾买完货,自己好和下一位同事换下班。

    却不料眼前久久没有动静,书吏有点奇怪抬头,就见该掌柜皱着眉头,望着那边大片的鞑子妇孺不语。

    城西市场,以牛、羊、马、皮毛、杂货、人等分栏摆放,其中人,又加细分,如是否有技艺,是否强壮,是大人还是小孩等等。若干种类前,都清楚地标明他们的价格,又插了一块上书“明码标价,概不再议”的木牌子。

    虽说事前田昌国己与众出塞商贾,议好了各样货物的价格,不过还是有人喜欢讨价还价,众随军书吏,不胜其烦,紧急打制这些牌子插上。

    良久,听该位掌柜喃喃自语:“一些破烂小达子。破烂小娘子,价格也这么贵?”

    该掌柜注视时,那边栏内,众多鞑子妇孺或是神情麻木,或是神情期盼地看着他,城南的大屠杀将她们吓破了胆,如能被这些明国商人买去,未来之事不说,眼前肯定安全了。

    反正她们平日在部落,一遇战事。或是天灾,便在各部落转来转去,再被买去,也无意见,甚至听说东路那边,过去干活可以吃饱饭,比在塞外好多了。

    闻听此言,一个鞑子妇女着了急,她懂得一些汉语。便用生硬的汉话叫道:“我们不破烂,我们能干活……”

    那书吏其实认得这位掌柜。姓孙,以前在怀来城开当铺,自己甚至也去典当过,对这奸滑的商贾向来没有好感,现在他发了,倒人模鬼样起来。

    闻言他不客气地道:“孙掌柜,你是开当铺开傻了,这人还有破烂的?你看这些鞑子,个个粗壮。活蹦乱跳,她们能放牧,能制皮毛,吃苦耐劳,洗衣叠被样样精通,哪里破烂了?”

    周边商人此时也围绕过来,闻言纷纷发出哄笑之声。

    孙掌柜身旁的随从。也面露尴尬之色,东家是职业病发作了,口出荒唐之言,料想以后在东路。定然成为众人笑柄,眼见旁人指指点点,他们也觉脸上无光。

    “此次出塞,我师收获巨大啊!”

    瘦得如麻花似的商科主事田昌国,在赖满成等大商贾簇拥下,昂首阔步往这方而来。

    赖满成仍然身披铁甲,抗着青龙偃月刀,出塞这段时间,他吹嘘自己砍死了五个鞑子,也不知是真是假。

    “皆赖靖边军虎威,也承蒙田主事的关照啊。”

    众商人谄词如潮。

    “有钱大家赚,诸位尽可放心,好日子还在后头。”

    田昌国负着手,腰杆挺得笔直,他发现自己进商科是对的,这日子,简直是如鱼得水。

    一位商人忽然道:“大军很快要过宽河,青龙河,攻打喀喇沁左翼旗,甚至老哈河,大凌河水鞑虏。不知田主事可否劝说温、高二位将军,让我等跟随?”

    田昌国沉吟了半晌,叹道:“诸位知道,那方离锦州奴贼越近,也是为各位安危着想。”

    众商人立时个个慷慨激昂:“为国为民,何惜此身?”

    “田主事但且安心,吾等,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前线将士血战,我等岂可安居后方,望尽绵薄之力。”

    身旁商人拼命游说,大军出塞来,收获让人红了眼,往更东北的大凌河流域过去,鞑子人口财帛更是密集,不夺之,实是浪费啊。

    田昌国仍旧沉吟,这时他忽然看到前方围了一圈人:“什么事?”

    问清楚原由后,他对孙掌柜,还有周边商贾道:“我商科定下价格,绝对公道,童叟无欺,尔等信不过老田,还信不过我靖边军?”

    周边商人纷纷道:“田主事言重了。”

    他们七嘴八舌,谴责那位孙掌柜:“孙掌柜过分了。”

    “开当铺的老毛病要不得。”

    “第一次听说丁口还有破烂的。”

    “老孙,今时不同往日,一言一语,当三思而后行,不要恶了我商行与军队的干系。”

    在众人责备下,那孙掌柜红了脸,团团作揖求饶。

    事情很快过去,市场上恢复热闹,对各位掌柜来说,他们时间也是宝贵的,不能都用来围观。

    田昌国身旁的商贾们,跟在田昌国身后,继续游说。

    对他们来说,孙掌柜只是小角色,不清不重说两句也就罢了,不值得投入多大精力。

    游说,才是重要之事。

    ……

    “出塞月余,我大军成果显著,横扫喀喇沁、土默特、敖汉、巴林诸部,夺得大批牛马财帛,鞑虏望风而逃。”

    宽河边一处树林外,温方亮与高史银,高史银、沈士奇等人一边漫步,一边闲谈。

    树林周边,布满了三营的护卫,他们个个都换上了冬装,厚实的棉衣外套上罩甲臂手,还有带着皮毛围子的大衣,短袖。保暖同时不影响作战,衣后有篷帽,可避风雨。

    往日靖边军使用披风斗篷,看着威武,其实不实用,因为战时很多人都将披风脱了,免得影响作战。

    当然,军官们,还是身着披风斗篷,比如温方亮三人。便是一身大红披风。

    这些士兵,帽儿盔内,还有小暖帽作为内衬,脚上穿着的军靴,一样保暖厚实。

    飒飒秋风而来,拂在脸上颇有寒意,不过这些精锐的战士,都是一动不动,只双目警惕地看着四周。

    高史银神情轻松:“那是当然。塞外部落,大多剩一些老弱。就算有一些青壮,又哪是我靖边军的对手?”

    沈士奇志得意满地吸了口气:“打这些蒙古鞑子,真是轻松啊。”

    一边说,一边哼着小曲:“他们的妻啊就是我的妾,他们的儿啊就是我的仆……我的马鞭将他们重重抽打。”

    对他的歌声,不论温方亮与高史银,或是后面的赞画们,无不流露出反胃的神情,然沈士奇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仍旧哼唱不停。

    出塞的一万五千大军,二营靖边军甲等军,还有忠义营数千人,一色的马队骑兵,他们为前锋,雷霆之势下。草原各处热闹的达幕大会,变成了屠宰大会。

    众多部落的留守力量,被一举荡平,武装商团很快跟上来。将他们一锅端了,各部落能搬的东西全部搬走,连锅碗瓢盆都被扫之一空,锦州的鞑子若知后方之事,定然痛哭流涕,后悔莫及。

    当然,随着大军滚滚东进,越过一个又一个干涸的水沟,穿过一处又一处荒芜的草原,越来越多的蒙古部落得知消息,连夜逃窜,这也是温方亮等人有意宣扬的结果。

    在那些恐惧的蒙古人口中,出塞的靖边军,己经被传闻拥有骑兵十万众。

    温方亮等人认为这个传闻对大军有利,对在锦州作战的大将军有利,可以对那方的奴贼产生巨大的压力。

    “哨骑回报,大将军在锦州连场大战,数十万大军,在女儿河诸地僵持,我军需尽快出击,打破僵局。”

    塞外军队,以哨骑不断与王斗保持联系,所以锦州情报,温方亮等人也有所了解,反之,王斗也是一样。

    高史银点头:“嗯,骑兵后天就出发,先攻喀喇沁左右翼大帐,再北攻龙城,那个什么固鲁思奇布,算满洲鞑子的铁杆,狠狠给他点厉害瞧瞧!”

    此时大军所处的宽河地带,隶喀喇沁右翼旗地界,属苏布迪部游牧地,卓索图盟一部分,苏布迪在崇祯元年就归顺皇太极,算铁杆亲清势力,为人足智多谋,其子固鲁思奇布一样英勇善战。

    天聪九年,皇太极诏编喀喇沁左、右二旗,固鲁思奇布掌右翼旗,授扎萨克,并封固山贝子,赐号多罗杜棱,共编二十二牛录,四十四佐领,计六千六百户,三万三千余口,其叔色楞,掌管左翼旗。

    外藩蒙古诸旗中,喀喇沁旗倍受清廷恩宠,数度联姻,成为其漠南屏藩,若将他们老窝端了,对外藩蒙古的亲清势力来说,威赫力还是强大的。

    而宽河,此时离二者王府大帐己然不远,其一在老哈河,二在大凌河龙山,骑兵快速行进,不需数日便可到达。

    虽说情报传来,喀喇沁很多部落己经开始迁移,然温方亮等人并不担忧,那些蒙古部落可以逃离掌控打击,除非他们抛下所有的牛马帐篷,否则他们的迁移是缓慢的。

    军略中,大军打击了喀喇沁旗后,便是北上龙城,介时或东进,直临锦州城西,或是北上,逼向义州,视军情而定。

    甚至大军继续北上,攻击清国铁杆,科尔沁部。

    外藩蒙古十三旗中,科尔沁右翼旗的土谢图亲王,计有254个牛录人口,左翼的卓里克图亲王,也有193个牛录,左右翼旗,总共447牛录,二万二千多户的庞大人口。

    若进去烧杀一番,对清国的打击,是难以想象的沉重。

    这些方略,三将仔细商谈一会,均觉没有问题,高史银忽然想起一事,他拳头捏得啪啪响,狞笑道:“老温,听说你许可一些小部落投靠?这些鞑子要来何用。要我说,领头的全部杀了,他们部落人口,全部卖给商人。”

    沈士奇也是赞许点头。

    温方亮抬头看向天空,正色道:“可以了,我师威赫己足,可以收编一些人了。”

    他淡淡道:“老高,杀戮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下面要进军的路线,颇为危险。有一些熟悉草原的小部落带头。可以增加胜算,也使锦州的奴贼更为离心。”

    高史银呆了一呆,忽然觉得温方亮有点陌生,他没那种玩世不恭神情时,有一种莫名气势。

    他嘟哝道:“你是参谋司大使,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心中忽然有种危机感,身边的兄弟都在成长,自己要学的还很多。

    ……

    京师。

    崇祯帝依在案桌前小憩一会,很快惊醒过来。他罢了罢手,止住值事太监的劝说。吃了几块点心,又聚精会神看起奏疏。

    这些奏疏,大半是关于锦州的战报,在崇祯要求下,锦州事务,都是一日一报。

    源源不断,递到他的案头,为恐臣下欺瞒,洪承畴。张若麒,邱民仰,王承恩,王斗等人奏疏,他都要多方印证观看,特别王承恩的奏疏,更让他相信。

    锦州战事。正在僵持,前些日明军在女儿河的胜利让他振奋,此后双方胶着,大战没有。小战不断,虽说贼奴对锦州攻势放缓,不过城池被围仍旧。

    双方,就这样相持下来,考验的,就是各自的后勤供给能力。

    户部尚书李待问只是叫苦,粮草难支,粮草难支,便是辽东有了鱼干,还是难支。

    每当王承恩催促粮草的奏疏到来,他便抱怨连天。

    他叫多了,又没解决的办法,崇祯皇帝便感到烦忧,起了以倪元璐替换李待问的心思。

    大明祖制,浙人不得官户部,倪元璐为浙人,明太祖在洪武二十六年曾诏定:户部官不得用浙江、江西、苏松人,甚至连日常办理具体事务的吏员也包括在内。

    究其原因,这些地方是大明赋税收入主要来源,为了防止户部官吏串通江浙、苏松、江西等地官吏豪绅徇私舞弊,上下其手,所以明太祖有明令,户部官员不得由这些地方人等出任。

    为了改变糟糕的财政问题,崇祯帝也顾不上祖制,只是替换人选归人选,辽东前线的粮草压力确实在这里,远水解不了近渴。

    阁臣都以为,辽东之事不可久拖,需趁锐而决之,阁臣一至抱怨,陈新甲都有些动摇,探听洪承畴等口风。

    各方强大压力下,洪承畴也在犹豫,只有王斗还在坚持。

    他言,王师粮草供给困难,贼奴更难,只需相持下去,贼奴必退,尽可不战而胜。

    显而易见,王斗意见非常重要,所以战争一直相持。

    想起王斗,崇祯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他己经得到一些风声,传闻来自塞外的风声。

    他拿起另一封奏疏,眉头皱起,杨嗣昌死前,荐丁启睿任兵部尚书,总督湖广、河南、四川及长江南北诸军,仍兼总督陕西三边军务,专剿操贼与革、左诸贼。

    对丁启睿,崇祯帝也颇为器重,赐尚方剑、飞鱼服及印信,然其督师以来,深深让自己失望。

    剿贼进展缓慢不说,革、左转战数省,饥民云集,还搞得声势越大,引得明军焦头烂额,特别不久前左良玉违令夜奔襄阳,贼军追击二百里,明军死伤众多。

    左良玉不是第一次擅自逃跑,然崇祯帝对这些武人,除责其戴罪立功自赎,别无他法。

    好在比起张献忠与李自成,罗汝才等人,不至让他引为心腹大患,他烦躁地拿起另一封奏疏。

    这是河南巡抚李仙风发来的奏折,还没看,崇祯帝己是眉头皱起,进入夏秋来,河南各府又是大旱连连,赤地千里,饥民四起,往往自河南发来的奏疏,就没好事。

    虽有了心理准备,然看奏疏内容,崇祯帝差点跳起来:“闯贼不是只余残卒逃入山中,为何又突然进逼洛阳?”

    他双手颤抖:“还,还有众十数万?”

    他呆立良久,随后勃然大怒:“闯贼何时出山,如何有兵十万众?邮牒无闻,塘报不发,李仙风,你将朕当聋子!更恨!更恨!”

    他厉声道:“召,内阁首辅周延儒,兵部尚书陈新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