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496章 河水与血水(下)
    火炮的呼啸一阵接一阵,赵瑄的炮阵中,己经是白烟密布,刺鼻的硝烟味满鼻。

    清膛手在发炮后,紧张地清刷着炮膛,就听各炮丝丝的水汽声响不断。

    不过现在炮营使用丝绸药包,炮军营的各门红夷大炮,每门至少发shè了十颗炮子,炮膛仍然不见过热。还有那鹅毛药管,使用也非常顺手,比火药绳要好,让赵瑄大为满意。

    炮击中,各基本齐shè单位的观测官,使用炮镜,不断在震耳yu聋的炮声中大声报出数据,持着千里镜的副手,则快速进行核对。核定目标后,各组的瞄准手们,用力摇动炮尾的铁柄,调整炮口仰角,准备再次发shè!

    任辎兵的炮军营火炮学徒们,来回紧张地从弹药车中搬出炮子与药包,而且抓住这种难得的实战机会,细心揣摩实战与往ri的理论学习有何不同。

    赵瑄炮军营属于中营,炮阵山丘上,金黄绸边的ri月浪涛旗,在烟雾中若隐若现。

    同样隐现的,还有不断作战的炮兵营军士们,他们动作紧张而有秩序,一举一动皆是训练有素,向外界展示着东方最jing锐炮兵部队的风采。

    赵瑄满意地将目光从己方阵地收回,又看向左面数里外的那处靖边军炮兵阵地。

    那处方向,同样炮声不绝,浓烟密布,他们的火炮,也不断地向左面浮桥,还有近距离河水两岸的清骑援兵炮击。他们还支援了左前方河水对岸。一处的靖边军骑步兵阵地。

    靖边军骑兵出击时。钟显才的右卫白虎营,还有韩朝的后卫玄武营,二营中的数千甲等军同样出击。

    他们都是骑步兵,拥有马匹,机动xing非常快速。他们的任务,除列阵掩护炮军营外,还需抢占对岸一些要紧地带,为明军此次战略,提供先机要地。

    此时对岸那处阵地,便是后营大将韩朝。亲自率领营内甲等军们,占据的一处河边山岭。

    该处的山岭,南岸紧靠河水,右面不远处就是一座小浮桥。再往右过去二里,就是女儿河两条大浮桥其一。

    占据该处山岭,可以加速北岸清军的紧张与忧虑,认为明军大部方向,有可能是向白庙堡运动。

    在赵瑄的千里镜中,那处战场烟尘四起,滚滚的清骑,正不断往山岭处冲击,噼噼啪啪的鸟铳声响,便在此处也是隐隐听闻。还有一阵一阵的喊杀声不绝。

    南岸的靖边军炮阵,多门火炮不断向那方炮击,将一攻击山岭的清骑轰乱打散。

    不过可以看到,一批批的清军援兵不断到来,密密枪刀的寒光,似乎此地都可以看到。

    “鞑子兵马太多了,希望步阵快点到达!”

    赵瑄有些担忧地想。

    ……

    虽然清军援兵汹涌而来,不过在赵瑄各炮阵的猛烈打击下,过河的清骑损失惨重,多道浮桥边的河水中。尽是血肉与残肢,还有密集哀嚎的伤员与马匹,过河清兵流淌的鲜血,似乎都将河水染红了。

    虽然河岸边上河滩比较松软,很多铁弹砸下。不过掀起一些黑黄的泥土。

    然只需离河岸略远,便是长年干旱下被太阳晒得铁硬的土地。炮弹激shè后的弹xing极佳,呼啸的炮子撞入清骑群中,便是毫不费劲的趟开一条条的血肉胡同。

    炮弹砸到浮桥上,正巧又有大波清骑经过的话,造成的效果更是明显。

    经过火炮打击,清骑己经散乱,而且他们渡过各道浮桥后,又是队列松散的时候,正所谓半渡而击的最佳时刻。

    等待他们的,是正严阵以待的靖边军骑兵,宣府镇骑兵,大同镇骑兵。

    每每他们的援军骑兵一股股刚过河,还没列成阵列,对面cháo水般的明骑己经汹涌冲来,将他们冲乱,冲散,或许干脆将他们直接挤入河水之中。

    这种情形可不是破釜沉舟,在明军骑兵的反复冲击下,满蒙各旗骑兵,混乱中人马淹死不少,女儿河南岸,浮尸处处。

    而且对岸混乱,后续的援兵冲不过去,或是冲上去没有意义,明军的西进战略,短短时间内,取得极大的成果。

    不过清军援兵越来越多,他们拥有众多马匹,机动xing灵活,若明军步军不能快速跟上,此时在河岸边,旷野上奋战的各镇骑兵们,处境也会越来越危险!

    ……

    双子山上,满洲正蓝旗三等梅勒章京翁阿岱,看得心中胆寒,他旁边的正蓝旗兵丁们,同样面如土sè。

    太惨烈了,勇士们的伤亡,太大了!

    翁阿岱叹道:“我就知道,大军想要过河援助,要死很多人!”

    他放眼看去,双子山周边己是杀声震天,山西总兵李辅明,亲自率领镇内骑兵,与滚滚从ru峰山上冲下的清兵,正杀得如火如荼,看样子山上的守军己经反应过来了。

    而且,皇太极的龙纛,正急速从ru峰山的东侧,往西侧移来,伴随他的旗号,尽是噶布什贤超哈营兵马。

    还有,因为ru峰山西侧的女儿河地段难渡,众多的清骑,正从ru峰山北侧的女儿河段过河,然后再从山的西侧冲下,加入南岸援军的队列。

    在那方,翁阿岱可以看到靖边军一个炮阵,百多门庞大的炮群,正对双子山北,汹涌西去的己方清兵不断炮击。

    他们火力极猛,发炮迅速,众多沿着山边河岸处不远过去的清骑,人马不断倒在他们的炮火之下。

    而且他们的炮阵四周,还布置了一些铳手、枪手甲兵,炮阵刚布置时,这些甲兵同时在炮阵周边挖掘壕沟。形成一道陷马壕。虽然不深,但对阻挡骑兵的行进己经有效。

    这些壕沟后方不远,布置了炮阵众多的佛郎机中小炮,远shè实弹,近距离发shè霰弹,加上jing良的鸟铳兵,火力猛烈非常。

    那些冲锋的骑兵,没有盾车,没有掩护,在他们铳炮迅猛打击之下。一个个毫无意义的死去。

    翁阿岱长长地叹气,对那个炮阵恨之入骨,又无可奈何。他曾经尝试派遣一些兵马下山攻击那个炮阵,结果还没靠近炮阵。他们一波霰弹击来,折损了自己不少兵马,只好退回。

    不但如此,在双子山西面,与炮阵之间的旷野,还有众多的靖边军骑兵列阵,己方的兵马下山与回来时,遭到他们骑兵的侧面攻击,又损失不少人。

    经过这个挫折,翁阿岱再不谈下山之事。只希望能守住山岭,不过眺望南面,明军的步阵己经隐隐在望,看来希望不大了。

    他麻木地看着山下,此时山的北面,与女儿河之间地带,又一波的援兵,直接被靖边军炮阵轰得散乱。

    随后近千严阵以待的靖边军骑兵,轰轰轰的冲入他们,只一个转眼。这些散乱的清骑,就被靖边军骑兵冲得溃败。

    一些人在慌乱中,甚至被驱赶奔入河水之中,可想而知,等待这些旱鸭子们的命运。

    举目四望。众多渡过浮桥的清骑皆是如此,女儿河北岸。似乎成了明骑屠杀清骑的屠宰场,到处是人马的尸体及伤者。翁阿岱无语,勇猛无敌的大清铁骑,却是落个这样的下场,真是徒之奈何。

    而且这么久了,众多的援军,在北岸一个据点都没有占据。

    虽然更多的援兵仍滚滚而来,然急促之中,相对明军骑兵,还不占优势。等待他们步阵到来,特别到时明国神机营的火炮前来,他们使用那种恐怖的毒弹灰弹后,自己的双子山,想守住,只是一场梦啊。

    无语问苍天后,翁阿岱看着山下旷野处的靖边军炮阵,良久,只憋出一句话:“他们的火炮,怎么响这么久还不停?不会炸膛吗,真是奇怪!”

    ……

    辰时正点,赵瑄在千里镜中,终于看到南面的旷野中,大将军那杆巨大的,杆高达二丈的大纛旗出现在自己眼帘,随在大旗后方,又是一杆杆飘扬的,激情似火的ri月浪涛旗。

    一个个整齐的军阵,坚决的向这方行进,远远望去,似乎都可以听到他们沉重的脚步声。

    赵瑄轻松下来,他的炮阵,虽然有效地阻挡了清骑的过河,不过压力仍然巨大,河水南岸的各镇骑兵,也皆与清骑陷入苦战,大将军的步阵到了就好。

    靖边军步兵到后,想必宣镇军,大同诸军的步阵也会相继到达。

    当然,他不敢奢望余军能与靖边军步兵一同到达,他们可没有这个行军能力,杨国柱的新军也不行。

    同时他心下自豪,从黄土岭西到达女儿河边,路程达二十多里,己方军队,辰时初出发,在身披盔甲,急行军情况下,半个时辰,就走完了这些路程,大明第一强军之称,名副其实。

    他转身看向河的对岸,蔓延天边尽头,一黑sè的cháo水,仍然从河的那边旷野涌来。右前方的那道浮桥上,又挤满了来援的清兵,个个盔甲与旗号皆是白sè外镶红边,看来是鞑子镶白旗的兵马。

    不是满八旗就是蒙八旗,肯定不是汉八旗,他们可没有这么多骑兵。

    赵瑄放下千里镜,大声叫道:“儿郎们,给桥上的鞑子,来次狠的!”

    炮阵中的靖边军炮手虽然疲惫,不过仍然闻声怪叫,个个士气高昂。

    赵瑄满意,随后他大吼道:“甲位炮组,齐shè准备!”

    立时那方负责的千总吼道:“齐shè准备!”

    立时他麾下的炮手,都麻利地转动火炮,二十门红夷六磅炮,黑压压的炮口,尽数朝向浮桥那边。

    齐shè,不但是火炮同时发shè,而且还需炮弹的落点,落在相同的范围,误差不能很大。

    等闲的炮手,难以达到要求,不过对用庞大炮子训练出来的靖边军炮兵们,却是习以为常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