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457章 首级
    不过就在这时,济尔哈朗、豪格、阿济格等人得到哨骑紧急回报,明军出援了。免费电子书下载

    前来堵塞缺口,救援吴三桂人马的,还是明国第一强军靖边军,领军的,正是他们痛恨不己的忠勇伯王斗。

    而且他们一出动就声势浩大,不但快速止住溃兵浪潮,他们的骑兵,更快速向两边包抄过来,似乎要一口吞下那些前去追杀溃兵的精骑勇士们。

    “不好!”

    济尔哈朗脸色大变:“那些追兵,四处散集,没有阵形队列,如何是他们骑兵战阵的对手?”

    他更看向吴三桂的车营:“若明将吴三桂,趁机派出精骑前后夹击,那些追杀的勇士们,凶多吉少。”

    豪格等人脸色一变,显然也想到这个可怕结果,冷兵器时代,不但步兵需要严整战阵队列,骑兵同样如此。

    阿济格吼叫道:“郑亲王,我们赶快派出精骑接应,甚至大军押上,击溃靖边军过来的骑兵。”

    济尔哈朗摇头:“靖边军不比别部明军,一时半会想击溃他们,谈何容易?他们步营己经追上来了,若缠斗一起,怎么发挥我大清铁骑的优势?与他们缠战,只是无谓的损耗。”

    随后他脸色略略一松,就见前方,自家潮水般的精骑奔逃回来,果然都是打老仗的勇士,知道见势不妙,赶快逃回。便是有一些骑兵被靖边军包抄。想必损失也不大。

    不过众清将还是脸色难看。击溃白广恩后,各人有些托大了,以致麾下兵马追击过甚,结果一部分陷入明军包抄与夹击的状态。就算大部兵马逃回,最后只损失数百骑,但对众人来说,都是心痛无比。

    豪格怒道:“郑亲王,就眼睁睁看着勇士被包抄消灭吗?至少也要派出一部分兵马接应吧?”

    济尔哈朗犹豫不决,因为他看到车营那边的吴三桂,己经蠢蠢欲动。若己方派出接应兵马。吴三桂突然领骑兵从侧后重重一击,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己方也可以从侧面对吴三桂重重一击,不过这彼此缠斗在一起,等于放弃己方铁骑的优势。得不偿失。而且鹿死谁手,不得而知,变数太多,这不是谨慎的济尔哈朗愿意看到的。

    随后他叹了口气:“吴三桂果然出动了,下令鸣金收兵吧!”

    从这边,可以清楚地看出,吴三桂的车营号角声响起,数不清的骑兵从他车营滚滚狂冲而出。领头的,还是吴三桂的二千精骑家丁,看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协同靖边军骑兵,将未逃出的追兵团团围困。

    那些未逃出的,追击蓟镇溃兵的大清精骑完了。在万余明军骑兵的围困下,特别在靖边军步营紧追上来的情况下,他们己经没有多大突出重围的可能。

    众清将脸色难看,似乎仗着王斗的势头,很多明将都会变得胆大妄为起来。不久前吴三桂还缩在车阵内,一动也不敢动,一见王斗出来,竟领着数千的骑兵。主动主击了!

    如此,围攻吴三桂的车阵己经没有意义,在尖利的铜锣咣咣声响中,潮水般的清骑退了回来,立时吴三桂车营四周空荡荡一片。只余下四处狼藉的痕迹。

    织金龙纛下,济尔哈朗。豪格,阿济格等人向前方眺望,就闻那边鸟铳,手铳声音隐隐不绝,还夹着一些火炮的声响,似乎他们正在击杀包围圈中的大清勇士。

    看能逃出的精骑勇士寥寥,各清人都是咬牙切齿。

    而前方二里多,大股大股的靖边军骑兵奔来,占据右面一些起伏的丘陵高地。一面面翻腾的浪涛日月旗越来越多,他们聚在一起,火红的衣甲,火红的马鬓,似乎天地间,一片火红的颜色。

    终于,“万胜”的呼啸声响中,一杆巨大无比的大纛旗出现在济尔哈朗等人眼前。然后密密的战车推出,战车后,一个又一个严整的步兵方阵,无数的浪涛日月旗翻滚。

    济尔哈朗心下凝重,他曾在巨鹿与王斗交过手,那时的舜乡军就非比寻常。现在王斗势力扩大,有强军数万,这个对手,越加难缠了,今日一战,需得慎重,否则就是损兵折将的下场。

    八旗蒙古中,正红旗固山额真恩格图,镶红旗固山额真布颜代,脸色有些不自然。

    早在崇祯十一年的通州之战,还有巨鹿之战,他们就与王斗交过手,当年惨痛的经历还记忆犹新,又要与王斗交手,由不得他们心下不安。

    而在场各清将中,满洲镶黄旗署巴牙喇纛章京准塔,满洲正黄旗巴牙喇纛章京图赖,也都与王斗交过手,同样心下谨慎。

    只有豪格与阿济格,还是一副骄狂的神情,对靖边军到来不以为然。

    这二人没有与王斗交过手,虽然都承认靖边军非比寻常,不是普通明军可比。但他们对自己麾下的铁骑,更充满信心,特别不久前刚斩杀白广恩的情况下。

    忽然清兵一阵骚动,因为明军的战车前方,奔出数十骑身着深红短身罩甲的靖边军夜不收们。他们马后,都用绳索拖着一些半死不活的清兵们。

    那些夜不收放声狂笑,只围着自家的阵地呼啸奔跑,而被他们马匹拖动,那些清兵们,个个发出惨绝人寰的嚎哭声。

    众清兵个个又惊又怒,虽然他们也经常折辱俘获的明士百姓,不过己方勇士被他们这样折磨,远没有折磨他们时来得震撼。一时间,数万清骑,击溃白广恩时的意气风发,都消失殆尽。

    忽然,他们发出更大的喧哗声,因为靖边军的战车前。又推出一辆高高的大车。

    那大车上竖立一杆。木杆上,高高绑着一个神情萎靡的巴牙喇军官。

    很多人发出大叫:“是正白旗的巴牙喇甲喇章京。”

    “是迈色,那木都鲁.迈色,他被明军俘虏了!”

    济尔哈朗脸色难看之极,豪格与阿济格更目眦欲裂,暴跳如雷。

    特别阿济格吼道:“郑亲王,本王立时带正白旗勇士出击,定要夺回我旗中被俘的勇士!”

    正白旗署巴牙喇纛章京阿济格尼堪,也是义愤填膺,同样请战。要给那些胆大妄为的靖边军,一点颜色看看。

    阿济格尼堪虽然年轻,此时不到三十,但在清国境内。却以武勇闻名,往往领纛当先,大破敌人。

    就在今年的四月,锦州蒙古军官诺木齐等密降清兵,阿济格尼堪侦之,乘夜薄城,力战援诺木齐等人出,被皇太极誉为少年能杀敌,署其为满洲正白旗的巴牙喇纛章京,进一等参将实职。得更赏黄金四百两。

    那迈色同样是正白旗的巴牙喇军官,阿济格尼堪看在眼里,又如何能够忍受?

    看众情激愤,济尔哈朗吼道:“都不得妄动!”

    他说道:“汉人有句话,将不因怒兴兵,王斗这是故意在激怒我们,我们不能上当!当仔细商议,如何与靖边军交战才是。”

    不过豪格,阿济格等人哪里听得进去,大吼着就要带领麾下人马出击。正当济尔哈朗要压制不住时,后方几骑人马滚滚而来。

    奔到近前,却是皇帝宠臣,户部承政英俄尔岱,身旁跟着几个噶布什贤战士。

    这些噶布什贤战士。相当于皇太极的御林军,后世清国前锋营前身。比清国的巴牙喇还要精锐。他们个个盔上飞翎,背上插着二尺飞虎方旗,杆上更有着狐尾,竟都是噶布什贤壮达。

    英额尔岱奔到近前,就喝道:“皇上有旨,与王斗军不得轻言浪战,需谨慎试探为上,敢有不听旨者,斩!”

    对黄土岭东南的战事,王斗等人有望杆车加千里镜,可以眺望很远四周。不过乳峰山上的皇太极,黄土岭上的多尔衮等人,也有千里镜,而且他们居高临下,明军大体布局可以看得很清楚。

    靖边军一出动,皇太极就密切关注,在他布局中,因明军方到松山,双方决战时机未到,所以皇太极以试探为主。

    如今明军各部大体战力,皇太极己经心中有数,只有靖边军,还需好好思量。所以这一仗要打,才可看出靖边军真正实力,不过却不得浪战,免得白白折损兵马。

    该处的各旗将领,唯有济尔哈朗持重,不过豪格与阿济格桀骜不驯,皇太极怕济尔哈朗压服不下,所以派英额尔岱前来督阵。果然英额尔岱到达得巧,再晚一步,阿济格等人就要出动了,狂燥冒进,也不知会如何损失。

    因英额尔岱带来皇太极旨意,场中各人只得谨遵懿旨。

    英额尔岱算钦差大臣,有他场中大力支持济尔哈朗,持重的郑亲王,便得以全面主持这场对靖边军的战事。

    ……

    “快到午时了!”

    策马立在一处丘陵上,靖边军骑军营甲部甲总的把总官林巨根,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心里想到。

    太阳越发大了,身着这厚实的盔甲,这炎热的阳光之下,觉得分外的燥热。

    鞍上椰瓢的水,己经补充几次了,每次火兵将水送来,咕隆咕隆的,各人恨不得将一壶水的水全部喝下去。人还好,就是马儿难受,看胯下马匹直打响鼻,每次一摸,湿漉漉的都是汗,林巨根不由心疼。

    他看向远处的清兵阵地,一片的旗海,各色鞑子的盔甲颜色。

    可以看到,他们那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喧哗声音,不过却没有人出击。

    “真能忍啊!”

    林巨根心想。

    他看向大军的右面,密密的战车前,尖哨营的夜不收兄弟们,正在尽情折磨那些俘获的鞑子兵。而看着右前方大车上的一人,林巨根眼中露出无比的仇恨。

    他这一总的骑兵,最先与那些正白旗巴牙喇遭遇。短暂而残酷的战事后。虽击杀了那些巴牙喇鞑子们。俘虏了那个受伤的巴牙喇甲喇章京,不过总内兄弟,伤亡近达二十人。

    这些都是他的生死兄弟啊,有些人,经达医士们的紧张救治,或许能保住性命,但大多伤残。更有些人,永远失去他们的生命,这让林巨根如何不怒?

    他发誓,要让这个正白旗的鞑子头。尝遍天下酷刑而死,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论折磨人,以尖哨营的将官温达兴最擅。林巨根决定,请温参将来帮自己这个忙。

    此时双方的阵地间平静,围攻吴三桂车营的清骑己经尽数后退,留下相互间空荡荡的旷野,之前的一些战场痕迹。或是一些鞑子的哨骑,有时会奔来靖边军阵前侦察。

    不过相比以前密密的阵前哨探人马,少了不少。林巨根估计,是黄土岭与乳峰山的鞑兵们,可以居高临下,给他们传递情报。己经不需要多少的阵前侦探。

    放眼己方,同样如此,己经没有夜不收奔到他们的阵前去哨探了。

    现军中使用望杆车,特别号旗手手持千里镜,站在高高的刁斗上,平川之地,可以看到周边一、二十里的范围,便是丘陵矮岭地带,也可以眺望很广的地带。

    不过几里外的敌方动静布局,望杆车上手持千里镜的号旗手。如何不清楚,还需阵前哨探吗?

    所以随着望杆车与千里镜的装备,往日军中需夜不收逼近敌阵,就近侦察的做法己经慢慢不见,

    便是尖哨营随大将军出战。此时军中夜不收也不多,他们大多奉王斗之令。散往锦州的四面去侦察敌情了。

    他们分为一股股,越过小凌河,女儿河,到锦昌堡、沙河堡,紫荆山,磨盘山等地哨探敌情。甚至有人越过大凌河,前往义州等地侦察者。

    “鞑子什么时候出动?”

    如林巨根一样心思的靖边军将士不少,越过他这一总严阵以待的骑兵,往后而去,又是一个又一个严整的骑兵战阵。骑兵右面的,又是层层叠叠的步兵,赤红旌旗猎猎,越过步兵,最后到达中军。

    ……

    “看来清兵比以前谨慎许多!”

    王斗眺望远方清军大阵,自家如此折辱,他们都不为所动,看来棋逢对手,以后的战事,将打得艰难。

    从崇祯九年起,王斗对阵清国各旗,无往而不利,有一部分,靠的是他们对自己的轻视。现在双方都相互重视,打仗,靠的就是坚韧与意志了。

    此时王斗的中军大部,汇集了郭英贤的一千宣镇骑兵,大同军王徵的五百骑兵,山西军李云曙的五百骑兵,后二者都是总兵王朴与李辅明的亲随将领。

    还有符应崇的神机营同样在此,不过一直到王斗驱散溃兵,包抄消灭清骑,到达东南前线时,神机营前营副将符应崇,才将自己的神机营拉上来。

    主要是拉运那些火炮,拖慢了他的脚步。

    几千斤的重炮,需要多头牛马拖运,从各个炮阵转移过来,可不是简单的事。

    大量的火箭车,臼炮等利器运送过来,也花了符应崇九牛二虎之力,好在终于赶到了。

    此时王斗身旁,监军张若麒,明将郭英贤,王徵,李云曙等人,个个喜形于色,还有吴三桂也在旁边,脸上同样按纳不住的喜意。

    在靖边军包抄过来,追击清骑不断回逃时,他当机立断,率五千骑兵出击,果然斩获不少,砍下的鞑子首级高达九十三颗。

    他将五千骑兵汇集到靖边军的右面,便立时赶来中军拜见王斗,毕竟王斗是前来援助于他,与情与理,吴三桂都应该前来感谢。

    同时他还不无商讨,靖边军那些斩获首级,如何分配的意思,因为他知道,王斗斩获的首级,肯定比自己多,能分一些过来更好。

    在吴三桂等人期盼的目光中,张若麒接过靖边军总镇抚迟大成的统计报告,矜持地宣布,包抄战中,郭英贤,王徵,李云曙三将,各斩获首级三十五颗,十八颗,十二颗不等。

    而靖边军,斩获各旗鞑子兵的首级,一共是四百七十八颗,其中俘获四十八人,更有贼奴巴牙喇甲喇章京一人。

    “初战大捷啊!”

    张若麒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此次包抄,各军上下,斩首近七百级,本监军定向圣上报捷,以表诸位血战之功!”

    “靖边军斩首四百七十八级,俘获四十八人,还有贼奴巴牙喇将官一人!”

    吴三桂咬了咬下唇,自己自认斩获不少,不过与王斗一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王斗微微一笑,大军包抄围困了来不及逃跑的清骑后,自己调用了铳兵与火炮,才能在短短时间内,以微小的伤亡,斩获这么多首级。

    现靖边军中,论功行赏己经不计首级,自有自己一套规则,不过能砍来首级当然更好。鞑子的脑袋,在大明朝,可就是金钱与名位,用处极为的广大。

    看各人期盼的表情,王斗说道:“此次包抄战,郭老哥,王将军,李将军,还有大牙兄弟,都有功劳,张监军亦有大功。靖边军的五百余颗首级,本伯决定只留二百颗首级,余者首级,待此战后,将一一分配给诸位!”

    不说张若麒,郭英贤等人喜出望外,便是符应崇也惊喜道:“我也有?”

    吴三桂轻咳一声,心想,怪不得人人都想跟王斗并肩杀敌,这人就是大方啊,几百颗首级,不眨眼的就分了出去,连自己都有份。

    虽然吴三桂对王斗感觉复杂,不过也不得不承认,王斗这人胸襟就是宽广。跟他并肩作战,心里踏实,心中的武勇,都可以最大发挥出来。

    看众将窃窃私语,议论不休,连监军张若麒,抚着长须的手都有些颤抖,再没了先前的矜持之色。

    显然王斗的首级承诺,对他的冲击极大。

    随后王斗的神情严肃下来,挥挥手,帅营的赞画官们,拉来一辆大车。

    大车上,竟放着此地的沙盘地形图,绘制得极为详细。

    >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