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410章 归乡、挑夫
    更多精彩小說,請前往親親小說網,.这些粮票,面额有几种,最低会,然后一升不到后世两个,再是一斗,五斗,最高一石一石以上者,多用于军队与商人结算,并不在民间流通

    这些粮票,都可以在民政司粮店兑换米粮,面额一斗,就换一斗米,不论外面粮价怎么变,决对童叟无欺,所以信誉迅打开

    现在粮票,在东路可以交税,可以购物,使用人流越来越多,大有取代银两与铜钱趋势毕竟银两等成色不一,价值不定,又越来越贬值,而粮票稳定,还携带方便    最小说“小说”

    你几千两银子要动用镖局护送,几千张粮票一个小包就可以带走种种便利下,粮票在东路大行其道就可以想象了现在的东路,许多外来商家来临,都要先到民政司换取粮票,否则白银与铜钱没人要啊

    粮票在东路已经被称为钞票,让人想起大明宝钞不过明显的,东路粮票,比大明宝钞硬挺多了,大明宝钞可以交税吗?面额一斗,就可以换一斗米吗?

    当然,粮票价值越来越重,不免有些不法之徒铤而走险,所以东路除了严刑峻法打击外,还加强粮票的防伪    最小说“小说”

    不要小看这时代的技未,清初商人搞的汇票,上面水印就清晰可见

    抚摩着这大叠“粮票”陈晟眼中,现出满足的神情

    手上这些粮票,若全部换成米粮,有好几十石呢,可以让妻妾子女过上好长时间好日子

    依自己功劳,出征的分赏,他大约有几十两银子可分,上官问他要白银还是粮票时,他毫不犹豫选择了粮票依陈晟知道的,他这一队,几乎所有人领赏时,都领取了粮票

    只有几个家伙,还犹豫地选择了白银与铜钱,结果被同僚取笑,言现在外地商人过来,白银与粮票的兑换差越来越大,你还领银子,傻啊最后那些家伙又换回了粮票

    陈晟收好包裹,斜背在前胸上,看看房内同甲兄弟,人人脸上现出满足之色,显是想到回家之时家人的喜悦

    连好友鞠易武也不例外,这个清秀的小伙子,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温柔笑意

    陈晟知道鞠易武思念同屯堡的孙盼男姑娘,她那楚楚可怜的神情,一下子打动了鞠易武原本冰冷的心

    陈晟看向鞠易武,说道:“好了吗?”

    鞠易武说道:“好了”

    二人虽是好友,然都是寡言之人,各说一句,就不再说话

    这时甲长风风火火走进来,吼道:“兔崽子们整理好没有?整理好就各回各家,这十天的假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早好早回家抱老婆”

    一屋人都轰然大笑

    甲长又吼了一句:“记住,回家要严守军律,不得扰民,但有谁敢主动挑衅,不敬我靖边军的,拔刀砍他娘的,砍了也白砍”

    他说道:“走了走了”

    一马当先走了出去

    同甲兄弟,都尾随他出去,出门前,各人还在门旁大铜镜前照照自己仪容,陈晟也照了照,一身挺刮棉甲,加上铁盔,再别上腰刀,很威武连冷面鞠,都不由照了照

    甲长人粗心热,他牵了马匹,本来就要走的,不过想想,还是带同甲的兄弟到军营的商店去购物

    永宁城的军营,每千总部都有一个二层楼建筑,内中商铺颇多,货物琳琅满目,吃的,穿的,用的都有,风格就是朴实耐用这里的货物价格比外面低廉三成,以示对军人优惠之意

    此时这里排队购物的军人极多,显是放假归家,各人都要购物回去,好让家人同喜大多数人买的都是米面茶叶糖,还有熏肉、火腿、咸蛋等物,心狠些的,还买些冬日使用的狐帽,皮衣,围巾,暖鞋,厚袜,手套,算奢侈品了

    本部除了甲长,队官,把总等军官,普通士兵都是乙等军,家人不是在屯堡,就是原东路军户或百姓平日家人等闲难得吃上荤腥,白面前少吃,这些米肉带回去,家小定是欢喜

    而且军营内的货物比外面便宜,要不是依军级不等,每人都有限额,大伙真想多买一点轮到陈晟这甲时,甲长掏出一叠粮票拍在柜台上,吼道:“给老子来二十斤,舜乡堡牌,大肥猪熏肉,还有火腿,咸蛋,都要二十斤记住,都要舜乡堡牌的”

    一时店内人人测目,后面同队的一个甲长叫道:“老李,你发财啦,买这么多肉食回家,你老婆吃的完吗?”

    李甲长叫道:“吃个屁啊”

    又转身对后面的同甲军士叫道:“每人每样,各两个都给老子分了”

    众人一怔,甲中一人道:“李甲长,我等怎好要你破费?”

    李甲长吼道:“屁话多,都给老子收好”

    吼完,他又买了羊绒围巾,毡袄,雨笼等,还有一领斗篷,都给老婆孩子,别的倒没买

    李甲长作为老军,分赏多次,对这些肉面之物已经习以为常

    买完后,商家给了他一个精致的藤革提袋,将斗篷诸物收了进去,李甲长一手提藤袋,一手提装有各两斤熏肉、火腿,咸蛋诸物的油袋,吼道:“兔崽子们利落点,老子在外面等”

    他出去时,后面那甲长还叫了一声:“老李,你还没有帮我买呢?”

    李甲长叫了一声:“买个屁,老子不向你打秋风都好了,还问老子要”

    众人又一阵轰然大笑

    陈晟分到甲长给自己的肉食诸物,心中温暖,不过熏肉他还多买了几个再买了三个肉瓷罐,又有十斤白面嗯起两个儿子最爱匕首,又买了一大一小两把解首刀还有椰瓢当时明军水壶两个

    外面也有解首刀之类的匕首买,然军中使用的,却比外面优良多了

    又给女儿买了厚实围巾,可冬日使用,给妻妾买了狐帽、暖耳、面巾等,好一阵破费

    接下来的鞠易武,除了肉面,还买了糖果糕点,又有围巾,暖鞋,厚袜,手套诸物,显然内中多给孙盼男

    一甲之人,都买好自己心仪商货,出来大包小包提在手上,只有李甲长拥有马匹,货品尽数放在马背上

    军营内除了哨骑与传令兵,余者人等不得骑马,李甲长一手牵马,急吼吼的走在前面,出了兵营,他迫不及待跨上马匹,吼道:“兄弟们,老子先走一步了,啊哈,娘子,相公来也”

    一抽马鞭,绝尘而去

    随着人流,陈晟等人出了军营,往南行了两里,就见宽大路口处插了一块高厚牌子,向外一处写着:“军营重地,勿近,违者格杀勿论”

    舜乡军军营两里内都是戒备之地,闲人不得靠近,不过出了这个牌子标志,就见路两边黑压压尽是肩挑担担的挑夫

    陈晟知道他们都是永宁城附近屯堡的,平时耕种营田,农闲的时候,便出来打点短工,想必自己家人也是如此?

    见陈晟等人过来,各挑夫七嘴八舌道:“军爷,可是要去是字暖铺?离这有十几里呢,一百斤担担,只要三升的粮票”

    “军爷,选俺,你们的行李,俺一担子就可以全部挑走”

    “选我,选我……”

    场中气氛极为热烈,众人争抢生意火爆,担担队各人都知道,大将军让出征将士放假十日,将士风光回家,哪有不大包小包的,早早便来此等待,很多人已经做了几趟生意了

    陈晟等人选了“一百斤担担只要三升粮票那家伙……”这人年在五十多岁,满脸皱纹,一笑就露出两个不见门牙的嘴,自我介绍称德叔,一口浓厚的保定口音

    他见陈晟这群人中,陈晟与鞠易武都挂红色腰牌,神情为恭敬,这代表什么?在舜乡军中,不,现在叫靖边军了,他们都是上等技艺军士,身手极为不凡啊

    有这腰牌,平时可与甲长平起平坐,见了队官,只揖不跪特别他们出征归来,肯定立了功劳,说不定下次再见,他们二人就是甲长或队官了

    德叔热情地将各人行李装在自己两个担担上,一把挑起,领着众人往“是”字暖铺而去

    永宁城西门外十里有“是”字暖铺,城西二十里有“丰”字暖铺,城西四十里有祝字暖铺,这些驿站,一直通往怀来城

    众人没有马匹,只得先到各暖铺,现在那里车行生意兴隆,到时可以雇佣马车回家

    其实永宁城西门附近也有一个驿站,不过王斗出于安全与环境的考虑,该驿站内,不得经营民间车队,只用于军事倒滋生了挑夫的盛行,可见民间经营者,真是见缝插针啊

    德叔颇为健谈,见陈晟等人行走,也是数人成列,腰板挺直,加上盔甲腰刀,尽显英武之气,不由叹道:“你们能加入军队,真是好啊我家那小子,就日夜盼着参军呢”

    陈晟说道:“其实在东路已经不错了,你到河南等地看看,就知道什么叫地狱”

    德叔裂开嘴直笑:“也是,在东路,只要敢干活,就可以吃饱饭,已经算天堂了,如果俺家那小子再参了军,我就没什么憾事了”

    永宁城只有东、西两处城门,众人路过西门时,此地已经非常繁华,众人无心多看,德叔埋头苦走

    一口气走到“是”字暖铺,甲中兄弟,争着付钱,最后陈晟给了三张面额一升的粮票,德叔裂开嘴直笑,谢过之后,匆匆走了,显然要回去多做几趟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