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402章 各方心思(上)
    在崇祯帝封王斗为忠勇伯,挂“征虏将军”印不久,此事就在整个北国传得沸沸扬扬,特别京师内外的茶楼酒肆,多天爆满,布满了议论此事的人

    京城中事,向来就是四面透风,就算官府有何事要保密,不久也会从各种渠道传得街知巷闻,根本谈不上秘密二字所以王斗封伯挂印消息,以飞快的度,向四面八方传递开去

    崇祯十四年二月二十五日,宣府镇城,东北郊演武场

    宣府镇号称“九镇之首”,素有“九边冲要数宣府”之说,镇城教场也非常出名,明时徐渭有歌:“宣府教场天下闻,个个峰峦尖入云不用弓刀排虎士,天生剑戟拥将军”

    教场阅兵台建在半山腰上,背靠莽莽群山,下可俯视平整广阔的教场重地,远可眺望浩大气派的宣府镇城,可谓占尽地势之利虽然镇城南关不远外还有一个演武场,不过那种小场地,却没有多少镇城官将愿意前去操演

    此时阅兵台上,站满了顶盔披甲的各式将官,皆是全神贯注观看下方军士操演教场上口号震天,大队大队的长枪手或在练习列队行进,列阵刺杀之术或是大群鸟铳兵不停的训练射击,硝烟弥漫,铳声震耳

    看着下方操练的军士,杨国柱脸上露出欣慰又感慨的神情,从崇祯十二年酝酿开始,一直到现在,自己的一万军终于操练出来了

    为了这只军队,自己付出多少心血?不但所获钱粮全部投入,每日出“镇朔府”,便是直奔教场,甚至有时吃住都在教场上,军中的衣食住行,所耗精力真是难以数说,所幸军队终于练出了

    这只军队,完全仿效王斗舜乡军,入伍的皆是良善青壮,每人,都分有部分田地,五年后还可退役分得全部五十亩田地,伤残者抚恤终身将士所用甲胄,兵器,所有鸟铳,皆是自己出钱精工打制种种花费使他当年分到的大量白银财帛,全部砸到这只军队上

    为免华而不实,久经战阵的杨国柱还以战练兵,让这只军队分批剿匪见血,甚至还出塞几次,与蒙古游骑交战,最大程度的锻炼战力,如此终于军成

    杨国柱将军分成三营皆步卒,军中设有镇抚,抚慰诸官,内以血战老军任甲长,队官,把总千总,将官等加上正兵营,麾下战兵计一万五千人

    不但如此正兵营多为百战老军,由于分得大量马骡,这五千老军一色马军,虽各人军纪没有军那么肃严,但战力却不用说

    望着下方教场,不但杨国柱欣喜,身旁诸将皆是眉眼耸动,心花怒放,强军练成,没人不喜

    杨国柱中军亲将郭英贤裂着大嘴,大声欢笑:“,这些兵蛋子总算操出来了……看着还行,就是花费大了点……”

    郭英贤此言一开,身旁众将都是七嘴八舌道:“对啊,花费确是大,马军不说,光这些兵的军饷,一年实打实就要十几万两银子,还有鸟铳火药,铅子一打,就是钱啊”

    “是啊,子药太贵了……”

    杨国柱的军当然不能如王斗那样不给军饷,暂时也没什么杀敌所获,都是每月实打实给饷

    为避免军官吃空饷,喝兵血,杨国柱还按照戚家军作风,将军饷分到每个小兵手上,由自己亲自发放,虽有些将官暗中不满,不过杨国柱坚持下来效果是明显的,这些军兵精粮足,士气非常高昂

    一万五千人的军饷是一个大花费,还有许多,如鸟铳兵的火药弹丸等……杨国柱也私设火药厂,专门制作火药

    王斗的方法是来自后世的集硝法,简单又便宜,而杨国柱,只能按照此时大明的火药生产方法来

    此时的火药制作昂贵,提硝之时,需要加入大量的灰水、明胶、鸡蛋清、萝卜等物,才能吸附与去除内中的杂质,花费不少

    这也是当时许多军头不愿意使用火器的原因,质量有问题不提,还需连续不断的投入,哪如随便召来一些兵,给把腰刀长矛的,省时省力而且这样来兵快,造成的声势大,别人听说你有几十万大军,一下就吓倒了,就算不能打,吓唬人也可以吓倒一大批

    便如左良玉,后来号称百万大军,其实内中可战之军不过两、三万,但朝廷就是依以为重,任其跋扈无礼也无可奈何

    各将议论纷纷,皆叹养军不易,镇内给的粮饷就这么多,维持一万五千人的兵马太难了,不知怎地,话题忽然转到王斗头上去:

    “唉,也不知王将军怎么练兵的,他军中一半的鸟铳兵,他的火药哪来的?”

    “他的军队不用给饷,节省花费不少,可能钱都用在火药研习上”

    “他的鸟铳百步可破重甲,我们的鸟铳远远不如,应该是子药问题,大帅,能否向东路购买一批铳弹?”

    “总镇早有这个想法,不过王将军领兵在外,东路那些人可不能作主……”

    听到各将七嘴八舌的提到王斗,杨国柱心中复杂,他的军中,一样使用定装纸筒弹药,然威力远远不能与舜乡军使用的鸟铳相比,应该是子药问题

    提到王斗,郭英贤叫道:“我这老弟,现在可大出风头了,听说他领军南下,在洛阳打得闯贼十几万大军狗一样奔逃,我这小兄弟,真不简单哪”

    提起这个话题,众将官又是好一阵兴奋的议论,都言王斗回来,肯定会封赏了,成为都督府大员

    杨国柱忽然有些疲惫,正想进后面的校楼休息一下,忽见一亲卫匆匆奔来,言教场外有京师公馆子弟向大帅禀报重要情报

    杨国柱让亲卫去将人领进来,心中疑惑:“是什么事,如此着急?”

    那公馆人员却是杨国柱在京师所设,专门汇报京师各种动态消息传递比邸报还快,有若塘报,当时各督抚总兵皆是如此

    很快那公馆子弟进来,向杨国柱禀报,他是杨国柱心腹家丁,阅兵台中诸官将也皆是杨国柱麾下大将事无不可对人言

    杨国柱开始还神情平静,越听越是动容,又仔细询问那家丁,最后呆立良久,赏了家丁几两银子让他下去休息

    阅兵台己是炸开了锅,众将七嘴八舌:“王斗襄阳大捷,斩杀献贼,皇上特旨嘉奖,挂印封伯,还赐军号营号?”

    “封伯,这恩赏太重了,大帅身为镇朔将军还没有封伯呢”

    “是啊大帅身为荣禄大夫,左都督,王斗同样如此,世官上己是平级”

    “不然,王斗挂征虏将军印,任宣府镇团练总兵官驻节东路,仍然要受大帅节制大帅军务尊”

    “大帅军贵,王斗位尊封伯后,他现在算是勋贵了”

    “确实,朝廷尚爵,凡官员拜揖,一品官见公侯伯驸马,一品官居右行两拜礼,公侯伯驸马居左荅礼便可,王斗现在地位尊荣”

    “斩杀献贼,这是惊世奇功,皇上最恨献贼,王斗封伯,即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众将只是争论,很多人神情异样,王斗升左都督,封伯爵,军力又众,宣府镇出现两大强势总兵,二虎可否相安无事,处之泰然呢?

    当然,他们中多人,曾与王斗并肩杀敌,有着深厚的战友情谊,这话不好说出口,只不过这心思,很多人脸上都可以看出来

    杨国柱也是神情复杂,看着东路方向久久出神:“王斗他……封伯了”

    只有郭英贤没心没肺,没那么多想法,只是吸着冷气:“这小子,封伯了?”

    他忽然想起一事,裂开大嘴直笑:“张国威那小子,仗着有张总督的撑腰,与纪巡抚斗来斗去,等纪巡抚女婿回来,有乐子看了”

    提起这事,台上各将均露出兴灾乐祸的神情

    宣大总督张福臻到任后,官上任三把火,不料各镇暮气重重,各样地头蛇的阳奉阴违让张军门疲于奔命,结果一事无成

    看在王斗面上,各方都给面子,威望大增的纪巡抚劳劳把住宣府镇,不让张福臻的触角伸进来张军门雄心壮志,正想大干一场,以报圣恩,纪世维的态度,让张福臻极为不满

    正好宣府镇都指挥使,“佥书官”,宣府镇地头蛇之一,副总兵张国威投靠,张福臻大喜,不免对其另眼相看,人力物力,各方面大力支持,以为千金买骨之效

    有了宣大总督的支持,张国威不断给纪巡抚下绊子,给脸色,将自己对王斗的怒气,一骨脑的发泄到纪世维头上

    当然,他或许被王斗的军力实力吓倒,虽王斗不在,也不敢对东路怎么样不过下面的人不争气,或是领会错了张都指挥使的意思,又垂涎东路的富足,麾下一个千总,竟领着自己部下人马,假抢贼匪,纵兵劫掠保安州附近一个屯堡

    事情的发展很有戏剧性,还没出动保安州舜乡军正规军,该千总便被当地守屯的屯丁打得溃败

    这下捅破马蜂窝了,不但东路兵备马国玺大怒,宣府镇巡抚纪世维大怒,东路的舜乡军是大怒,数千大军集结,就要进镇城讨个公道一时宣镇气氛紧张

    假抢贼匪,纵兵劫掠,这种事情,不管闹到哪儿,张国威等人都没有道理,何况道理往往在强权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