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380章 夜袭成功
    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王胤昌对吴争春的印象非常好,毕竟前几天的西门守城战其部出力甚多,其人身为天下闻名舜乡军的将领,虽沉默寡言,对自己却非常尊敬,从不会失去礼数。

    强兵强将,自强自律,在这乱世中极为难得,在大明官军中更是少见。王胤昌非常想将吴争春拉拢自己麾下,收为自己的心腹大将,几番暗示,吴争春却只是摇头,对他许出的游击将军,甚至参将等军职毫不动心。

    王胤昌暗叫可惜,感慨王斗何德何能,能让这么多英雄归附的同时,也只好就此罢休。不过对吴争春更为和颜悦è,心想与这今年轻的千总结个善缘也好,或许以后结出什么善果也说不定。

    刘见义诸贼内应献城,城外流贼,各样人证己经证明其人之罪,加上吴争春亲自说明,王胤昌哪有不信的?

    王胤昌顾不上舜乡军是怎么发现刘见义等人的yi谋,对他来说,尽快平息洛阳城这场叛乱是最重要的,只是要求吴争春尽快平息事态,保证洛阳城安然无恙,不要毁于兵火战乱中。

    洛阳城舜乡军吴争春,沈士奇,高寻三个千总中,以吴争春资格最老,这场定乱之战,王斗也全权交给吴争春处理。对于这种城池平乱,舜乡军己经颇有经验,早在保安州及东路时,己经镇〗压了好几场形形èè的内乱,积累了丰厚的处理经验。

    城内近三千的舜乡军,有条不紊,一部分以雷霆之势杀向各个城门,将意图开城的刘见义、罗泰等人击杀当场,随后严密看守城门,且登上城墙,监视城外闯军动静”力保各门不失。

    依王斗之令,叛变各将及麾下心腹家丁亲将,尽数格杀当地,便是投降也不放过。余者普通营兵,在他们投降后”收缴兵器押回营地禁足看管,防止他们流窜街上,造成祸害,对他们的处理,天亮后再说。

    余者舜乡军则在街上清剿巡逻,有各叛将溃兵意图兴风作浪,杀人放火的,有当地流氓地痞意图浑水o鱼”趁火打劫的,就地击杀当场,保得洛阳街巷清静不乱。

    同时一些大嗓门的舜乡军士沿街喊话,让洛阳居民不必惊慌,官兵镇〗压乱贼,事情很快就会解决。

    对于洛阳百姓来说,半夜各门传出的动静让他们惊恐非常,没想到上元夜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们无法可想”只是一家人紧紧抱在一起,期待事情的平息过去。至于城内的大户人家们,更是招齐家丁,紧紧看守门户,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全家上下便是恐慌异常。

    好在慌乱并没有持续多久,可能只是半个时辰,所有的叛草便全部解决,洛阳城又安静下来,只偶尔某些街巷传出几声火钝声音,可能是一些溃兵及流氓想要抢劫杀人被巡逻的舜乡军当场击毙。

    吴争春对王胤昌施礼道:“叛乱己定,兵宪请。”

    王胤昌道:“好,好。”

    今晚的事有一种让他如在梦中的感觉,他身旁的杨守备,洛阳知府诸官将也是惊u未定”众人打着火把,在吴争春及大队舜乡军的陪同下来到东门城墙处”墙根下面,满是忙忙碌碌的该段乡勇社兵们。

    他们早从营地中惊梦”不过事情未解决前他们也不敢出门,只是惊恐地相互缩在一起。直到舜乡军前来通知他们,让他们出来打场战场,收拾场地,他们才如娄初醒,一大群一大群的出来。

    王胤昌此时看到的便是一队队的乡勇社兵们,他们从城墙上,墙根下,各个梯台上,将死去的刘见义麾下诸多家丁亲将收拢到一起。

    那些尸体一具接着一具,己经密密麻麻摆放了一地。伤口各异,有被鸟统打死的,也被长枪刺死的,余者的死法也不少,无一例外的,都是脸上带着惊恐失措的神情。

    地面处处的血迹,浓厚的血腥味在寒冷的夜空中弥漫,许多乡勇社兵都是一边收拾一边呕吐。虽然这些天的守城战中各人见多了血腥,然不久前地上这些尸体还是己方官兵一方,分外让人受不了。

    短短时间内,无数的叛乱营兵被打死在地,这些舜乡军大爷杀起流贼狠辣异常,对己方叛离的军士也毫不手软。而且他们的战斗力也太恐怖了,仅在这东门城墙段,死去的刘见义部下就怕有好几百人,还皆是他部下的营兵及家丁们。

    游击营的士兵不比各城守备官兵,皆是专业的募兵,平日拿粮饷堆起来的,在大明各军中向是作战的主力,更不说营兵中更精锐的家丁了。然而这些人便如杀鸡般,短短时间内,便被那些舜乡军杀光,太吓人了。

    王胤昌看向城墙上面,那里火把通明,诸多全副武装,身披甲胄的舜乡军士守在那里,他们携枪持铳,只是冷冷看着那些乡勇忙碌。而经过他们身旁时,似乎感应到他们的杀气,很多忙碌的乡勇社兵皆在全身哆嗦,收拾好地上的尸体后赶紧离开他们身旁。

    城墙下的尸体越积越多,王胤昌等人也有呕吐的迹象,忽然人群中一阵ā动,原来一队社兵将刘见义等人的尸体抬来了。各官将围上去观看,皆是叹息,刘见义可谓死得极惨,身上血肉模糊不知多少个枪眼。他身旁一具具尸体,皆是他营内千总,把总等军官,往日这些也算是风云人物,眼下却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首,又是何苦。

    王胤昌捂住鼻子,看了几眼后连忙转开脑袋,刘见义死不瞑目的样子太渗人了。他沙哑着声音,良久憋出一句话:“刘见义饱受朝廷恩义,不思报效,反而降贼冉应,该有此报。众官需引以为戒。”

    他身旁的人都是点头附合,王胤昌随便交待几句,也没责心思多停留,又随吴争春等人转到南门。

    这边与东门一样也是火把通明,舜乡军与陈永福前锋营那部协守官兵守在城墙之上,当地的乡勇社兵忙忙碌碌,也在收整着满地的尸体。城墙根下,一样堆满了死状各异的罗泰部下军兵。

    在那大堆的尸体面前,沈士奇与那中前锋营千总正在谈笑风生,指指点点,见到吴争春,王胤昌等大批人马过来,沈士奇才大摇大摆的迎上来。

    见到罗泰那具比刘见义更惨数倍的尸首,王胤昌与身旁洛阳各官终于忍不住吐了满地,他们不敢相信这具身上布满钝眼及枪眼,如一堆肉泥似的东西,就是往日那个孔武有力,以武勇著称的开封游击。

    王胤昌无力在南门前停留,匆匆转到了北门”在这里,舜乡军新军千总高寻负责指挥处理。而在身旁,河南总兵王绍禹只是麻木看着,他失u落魄,连王胤昌等一大票人马前来也没有发觉。

    看到王绍禹,王胤昌就气打不一处来,他部下的孙文宗等人竟也有参与叛乱,身为总兵”直属部下开城降敌,王绍禹更是负责防守北门,竟连部下的降敌举动茫然不知,要不是舜乡军……王胤昌不敢想象那种后果。

    “王绍禹,你带的好兵!”

    王胤昌语气森寒得似乎要刺破王绍禹的心田”他全身一颤“俚恐叫道:“兵宪,请听末将分说。”

    “你去向朝廷解说吧!”

    王胤昌冷冷抛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他身旁各官也是用看死人的眼神瞅了一眼王绍禹,紧紧地跟在他身后去了。就在这一刻,王胤昌己经决定抛弃王绍禹,今晚洛阳兵变,需要有人出来负责。

    负责的人当然不可能是他王胤昌,最好的人选,当然就是援洛总兵王绍禹了。王绍禹贪毒无能”除了捞财有一手,治军带兵一无是处,再发生这样的事情,王胤昌决定与王绍禹撇清”并将他作为替罪羊。

    他会很快上书弹劾,请旨裁决河南总兵王绍禹,至于接下来的总兵人选,王胤昌己经有理想目标,那就是陈永福。

    今晚之事他需要进宫向福王分说,回去的路上,王胤昌交待吴争春谨守城池,小心城外的流贼。

    其实在失去城内内应后,这黑暗的晚上没有什么军队有能力攻城,吴争春明白这一点,王胤昌当然也明白。出于上官的职责,他需要交待一番。

    不过他心下知道,洛阳城己经安然无恙了。

    对于城外的李自成等人来说,内应失败,心下的失落是难以形容的。寒风中,李自成心冷如冰,牛金星也是哑口无言,他自诩张良,刘基在世,多日的谋划小,似乎胜券在握的事情,闹到最后,好象成为一场笑话。

    牛金星不明白内应为什么失利,王斗等人是如何察觉自己计谋的。按理说不应该啊,内应之事自己做得很隐密,不可能泄漏的。然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自己不信。

    城内动静外面也是听得清楚,舜乡军抢先在刘见义等人动手前镇〗压平乱,行动时有条不紊,没有全盘的情报掌握是不可能成功的。牛金星忽然有一种感觉,便似暗中时刻有一双眼在窥探己方动静,任何举动皆在王斗诸人掌握之中,这种感觉让他毛骨悚然。

    今晚的打击对他难以想象的夹,平日牛金星口若悬河,眼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如何扭转局面。

    良久,身前的李自成叹了口气:“内应己经失败,退兵吧。”

    吹了半夜冷风,快要冻僵的闯兵只好无可奈何地退回营去。

    虽天上有明月,各人有举着火把,不过回营时仍是乱糟糟一片。夜晚行动,旗帜什么的都看不到,对军队的要求太大了,更不用说夜盲症遍地,组织度极差的流寇了,这回营行动间一片糟乱便可以理解。

    这类情形李自成等人见得多了,并不以异,只是今晚内应袭城失利,军心更丧,各兵各将看上去垂头丧气,却让李自成凛然。或许,自己该退兵了。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李自成回到营地后怎么也睡不得,望着火把通明好洛阳城出神。

    在北关,王斗与陈永福静立西面关墙之上,听洛阳城内杀声大作。不久后消息传回,刘见义、罗泰等叛将己经服诛,王斗神情平静,陈永福也觉得理所当然。

    二人最关注不是这个,当晚巳时,温方亮己经领着自己部下舜乡军,还有温达兴领着两队的夜不收出了北关,偷偷往涧山而去。也不知道今晚的夜袭他们顺不顺利。

    二人静立风中,身旁皆是密密的舜乡军及前锋营将领,一直到了寅时,天è快亮时,忽见洛阳西面十数里的涧山位置火光冲天,ji烈的铳,声,喊杀声隐隐可闻。

    “动手了!”

    陈德忍不住说了一声。

    各人都不说话,只是用千里镜往那边眺望,希望那边的情形能看得更真切些。

    不知过了多久,夜空中那边几道璀璨的火箭射上天空,北关上一片欢呼:“得手了!”

    王斗脸上lu出笑容,看看身旁的陈永福,也是一副喜不自禁的神情。

    在洛阳西门城楼上,看着涧山方向,吴争春与高寻微笑起来,沈士奇更咧开嘴大笑。城下的洛阳官兵,乡勇社兵们都争先恐后奔上城墙,对着那边的火光指指点点,不知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刚从福王府疲惫出来的兵备副使王胤昌,也是吃惊地登上城墙,他身旁的一些亲兵们看着那边,皆是目瞪口呆。

    西关上的李自成暴跳如雷,涧山那边的情形他看在眼里,而且己经有斯守涧山的老营战士奔逃回来,告知官兵夜袭,涧山失守。

    李自成暴怒之下又如坠冰窟,他不明白,涧山囤军上万,有自己心腹大将田见秀与刘希尧看守。西关到涧河一带又有层层军营,官兵是如何穿过去,又夜袭得手的?

    涧山变故,也纷纷传遍闯军各个营地,劳累一夜,睡得正死的闯兵们纷纷从梦中惊醒,他们走到营地之外,看着涧山那边的浓烟发呆出神,各人心头均闪过一个念头:“完了!”!。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