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316章 纷纷、军工之业
    王斗设立幕府之事外界也略有耳闻,只是于会各人讳莫如深,他们也不了解内情。

    外界关注的不是这个,王斗设立幕府,调整扩大自己属下幕僚,这个没什么奇怪的。对于幕僚幕府这个东西,大明不论平民士子都不陌生,哪个文官武将身旁没有设立?

    虽说大明立国起,劳模朱元樟就详细规定了各官上任须知。该目录高达三十一条,从第一条祀神,一直到第三十一条警迹人,各官授职到任须知什么,要做什么,诸物诸事批定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话是这样说,大明各官员到任后,大部分还是依靠属下幕僚与小吏做事,文官武将皆是如此。这种潜规则到清时展得淋漓尽致.绍兴师爷大行天下。

    在外界想象中,王斗设立幕府,大力招收幕僚,这事很正常。不比治理一州一城之地,整个东路案犊繁杂,没有幕僚协助,单靠王斗一个武将,是不可能治理得开的。

    外界热切的是王斗大力招收幕僚,那自己这些识文断宇的文人不就派上用场?

    王斗声望越如日中天,赫赫战功,强军在手,外有内阁诸臣争先拉拢,内有宣镇便宜岳丈纪世维作为奥援。东路各处文人都是蠢蠢欲动,机不可失,搭上这班顺风船定可使自己家族利益最大化。

    就算挤不进幕府,最不济,为自家子弟在新屯堡寻个饭碗也是好的。崇祯十一年下,王斗在保安州南面的黑山寺,卧佛寺,矾山诸地设立屯堡,当时保安州两百多文人成功谋得饭碗,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养家糊口,让许多破落户甚是羡慕。

    当今大明,天灾不断,土地兼并,大鱼吃小鱼,文人乡伸中每日破产的人不断,这个年景寻个活口的活计是多么艰难?定国将军别的不说,没听过有拖欠月俸的事,逢年过节还有红包酒肉,现在去哪寻这种稳定的饭碗?

    当时略一犹豫,许多人后悔莫及,现在机会来了。定国将军救回二十万人口,朝廷有令,这些百姓全部化为军户,就地安置在东路各地。有消息传出,定国将军将设立屯堡数十处,以一处屯堡需十个文吏计,五十处屯堡至少需要文吏五百人。

    这个庞大的数目让东路,井别保安州的文人眼热心红。

    对王斗的崛起,保安州的文人还是持谨慎的欢迎态度,毕竟王斗展到现在,还没有触犯当地乡伸地主利益。至于有人议论为武人做事丢人......

    连纪巡抚都有意将女儿嫁给定国将军为妻,不惜搞个迂回路线,保安州李家更想将女儿送入王府为妾,他们这些次一等的文人,有什么顾忌的?

    吃饭最重要,大明各处有的是破落义人,你不愿前往谋事,大把的人愿意挤破脑袋。

    崇祯十二年四月初四日起,不知怎么的,幕府各有司门前突然变得门庭若市,特别以民政司大使张贵,保安州吏目钟正显门前,更是求见的人挤破门槛。

    保安州儒学学正符名启的小院前面,也是拜访的人不断,让他忙得不可开交。初六日这天,好容易,他送走一波特意从怀来,延庆赶来的同窗好友,才有些疲惫地回到自己院中。

    此时厅内正坐着两个书生打扮的人,见他进来,都欠了欠身。

    二人一人高瘦,一人身材中等,皆着青衫儒袍,却是秦轶与叶惜之二人。他二人在保安州游历数日,终于找到拜访符名启的机会。三人一见投缘,言语得机,几日中,秦轶二人都住于符名启府内。

    回到厅内,符名启叹了口气:“我这几位同窗心思甚为热切,初央求在定国将军新屯堡内谋一份差事,到了保安州立时改变主意。希望改在教化司谋得一职.....情面难挨啊。”

    王斗的幕府将设立教化司,听闻该司专门研习如何教化东路百姓。没有案犊之劳形,每日只需高谈阔论,清贵又有脸面,这么好的职事,立时吸引很多文人的注意。

    他们纷纷到处活动,就希望在教化司谋得一职。符名启门下是各人活动的主力,一的拜访人冉让他分身乏术。

    符名启面上烦恼坐下,看他的样子,秦轶微微一笑,叶惜之却是昂然道:“定国将军设立教化司,此为教化人心之大事。忠泰兄,我观你那些同窗多为官求财,利欲熏心之辈。愚见还是慎重,不要将这些土鸡瓦狗之流引进司内。”

    叶惜之性格豪爽,自负才气,对着符名启说话,言语中没有丝毫顾忌,英锐之气咄咄逼人。

    符名启哈哈一笑,他心思豪迈,是个不拘小节之人,几日相交,对叶惜之的为人颇为了解,对他言语并不为意。他笑道:“少白兄直言不讳,愚兄早己领教,只是方才我那几个同窗被你气得够呛。”

    叶惜之冷哼了一声:“芶利国家,我则专之,对此辈某从不假以辞色。”

    秦轶微笑道:“愚观符先生来访诸同窗好友,也有数人颇佳,叹其眼高于顶,不通实务。平日袖手谈心性,拼将一死报君王,此些人等,也非定国将军幕府适当人选。

    符名启沉吟,他好友王斗让他举荐人才,进入幕府各司之内。这几日符名启也考虑了几个人选,儒学两位i导江宏生与黄日光都有意进入教化司内。

    本来在符名启看来,秦轶与叶惜之也是很好人选,不过二人却对参谋司与民政司更感兴趣。幕府之信息符名启虽只对二人透落只言片语,不过内中隐藏的庞大力量己让二人兴奋不己。

    叶惜之断言王斗有“滔天大志”,在他看来,民政司是自己挥才能的最佳之地。该司也需要材干强敏,足任绮办的人才署议幕府计事,自己是当仁不让的人选。

    秦轶对幕府参谋司非常好奇,听闻舜乡军精于条例,加上精良的测绘,以此方略条例指挥打仗,有利无弊,更不会有纸上谈兵之忧。

    依他所闻,大明各将还没有这种打仗方式,也不同于诸文官的纸上运筹帷幄一一他们往往定出一大堆印象派的战略战术。定国将军能设立这样的司职,真仍奇才。

    当然了,二人都同意在教化司下挂一份职务,平日高谈阔论,指点江山,很附合他们这些文人的口味。

    叶惜之在符府内住了几日,早迫不及待,说完那番话后,便想让符名启今日代为引见。符名启呵呵笑着摇头:“也是不巧,定国将军今日下舜堡巡察,引见之事,只能改日。”

    叶惜之失望不己,眼睛咕噜噜转动,那边符名启继续与秦轶探讨这几日争论的话题。

    “依愚之见,今天下纷纷,科举若重文章,只会选试出自诩高峻,却不通实务之酸腐之辈。当文武合二为一,量才适用。通文武治略者可为全才,文武通一者为兼才,有行绩而文武俱荒疏者为偏才……”

    崇祯十二年四月初六日,王斗来到了卑乡堡。

    展到现在,舜乡堡己经成一个繁华的大城,本地军户人口过两万,更有外来人口数万。

    源源不断还有各处难民营的百姓被挑选进入舜乡堡地界,或是五堡,州南面黑山寺诸地,种田、开矿、放牧诸事。这些百姓是幸运的,一被挑选出来,意味着他们可以吃饱饭,难民营的伙食,显然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更要紧的是,他们看到希望,他们在官方安排下前往州南各处做事,如果表现好,经严格考察,他们可以拥有保安州军户户籍,未来分田分地,子弟参军,过上与当日百姓一样的好日子。

    有比较才有幸福,看那些外来人口样子,舜乡堡军户们不由庆幸感慨。

    保史州原有不少民户,先是偷偷有人改为军户,后来成规模.大批量出现。特别原来王斗的老家幸庄,除了李家原来一些佃户外,己经全部改为军户,州城各里也是如此,让知州李振斑郁闷不己。

    现在在东路这个地方,有一份保安州军户户籍,特别是舜乡堡军户户籍是很体面的事情。在舜乡堡有亲戚的,不断有人举家投奔。过来后,他们可做点小买卖,舜乡堡人口兴旺,家家户户有粮有银,在这里做买卖很容易。

    他们也可帮当地军户耕田,在他们家子弟出去作战的情况下。

    还可以去矿山、林厂、畜场做事,总之活口的机会很多。

    便是临近的五堡军户,都是大大沾光,该堡这两年兴盛不少。

    有消息传出,定国将军要在保安州,甚至整个东路大规模修桥铺路。将军还从鞋子手中夺回大量猪羊,未来修建店铺厂房等,都需要大量人手,这些都是机会。

    随着每日人流的涌入,崇祯九年那些放弃烧毁的各处屯堡重又兴盛。

    境内原来十几个屯堡及周边,都成为人烟密集之地。

    特别是舜乡堡本堡,原来在王斗治理下城池曾扩大三倍,但随着人口的增多,显然城池内住不下这么多居民。扩建的房屋沿着城外增加一圈又一圈。

    保安州这个地方,鞋子打不过来,也没有匪徒敢打百姓们的主意,就算住在城外,大伙也很安心。

    当然,由于舜乡堡地界集中了王斗大部分库藏之银库,粮库,矿山,军工,畜场等要害部门,还是新兵刮练的重要场所,想进入舜乡堡也颇不容易。

    流民是不准进入的,外来人口,想要在舜乡堡居住,都需持有当地军户的介绍信与担保信。从各条道路进入舜乡堡时,还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盘察,特别堡西窑子河一带的军工场所,更是生人勿近。

    王斗到达舜乡堡时,是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军民都不吝毒表达自己向定国将军的崇敬之情。看舜乡堡如今的样子,王斗也很满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想想也是足以自豪的事情。

    王斗此行主要是视察舜乡堡的军工诸事。后勤部设立后,下面便有军工科,统管舜乡堡所有的火药厂,军服厂,火镝厂,盔甲厂诸厂。日后若有耳能,还要设立火炮等厂。

    考虑到军工的重要,齐天良提议将铁厂,煤厂等划归军工科名下,原舜乡堡司吏郭仲举等人担任科中书吏。还有,军工科由赖源龙任主事,李茂森等人任副事,王斗没有意见。

    此时林道符,齐天良等人如众星捧月一般围在王斗身旁。二人作为练兵司,后勤司大使,仍继续居住在舜乡堡内,特别林道符现在还兼任着舜乡堡防守官之职。

    不过王斗考虑到未来东路汇集之新兵,都要归于林道符营中操练。诸事繁杂,林道符肯定没有精力管辖堡内之事,王斗有意让原来火路墩老上司钟大用来担任舜乡堡防守官。

    这两年钟大用在黑山寺管辖屯堡,甚是卖力,还给自己推荐了养鸡人才龙瑁,利用草场大规模饲养鸡鸭。

    加上自己在保安州各处牛羊畜场,未来大规模出产鸡鸭牛羊。在粮食产量提不上去的现今大明,军民饮食结构改以肉奶为主,粮食为辅,不但可以强壮身体,还可以减少对粮食的需求。

    此事上钟大用可说居功甚伟,担任舜乡堡防守官没有问题。

    不过这个心思王斗没有流露出来,只是详细观看各处厂房,从火药厂一直看到火统厂。相比当初的凌乱,现在各厂完善了许多,也不再有工匠缺失之虑。

    王斗解救回来的二十万百姓,加上那些流入保安州的灾民流民,内中至少有好几千的工匠。这些工匠一一被统计出来,纷纷送入舜乡堡各厂矿中,只要王斗钱粮跟得上,未来在几年之内,他都不会有工匠之缺。

    王斗主要为烃枪而来,这个技术在舜乡堡算成熟了,前两年赖源龙曾有研制成功,更不要说王斗有督标营千总杨国栋的投靠。他的军中,就有两百多门的自生火铣,也就是缝枪,有了实物参照,打制起来就更容易了。

    比起碍手碍脚,雨天无法使用,作战要拖根长长点燃火绳的火绳枪,蛙枪颇有优势。当然,燧枪不是没有毛病,燧石冒出的火星经常不足以引燃火药,使哑火现象时有生。扣动扳机需要很大的力度,从而影响精度。

    燧枪还有一个严重缺点,就是延时射。

    从扣动扳机到真正射出,有一个明显的延迟过程。任何对移动的目标开火,射手射击前都必须考虑这个问题,而且没有任何解决该问题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