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242章 王斗此人必除
    一片安静中,八旗满洲镶白旗饶余贝勒阿巴泰忽然站起身来!对多尔衮,岳托等人道:“奉命大将军,扬武大将军,诸位王爷。卢象升,王斗等明队南下,末将认为必须极为重视!”

    他正色道:“末将更认为,此二者必除,否则我大清勇士饱掠所得,恐难以运送出关。”

    镶白旗旗主多怿也是道:“饶余贝勒所言极为有理,卢象升,王斗等部到了真定,料想很快南下,他们虎视在侧,亦步亦趋的跟随,什么时候奋起一击,这情况……实是堪忧。”

    多铎以前对大明军队不屑一顾,不过定州大败后,到现在他仍是心有余悸。对王斗等宣大军队的重视,比起阿巴泰来,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八旗满洲镶红旗旗主杜度也道:“饶余贝勒与豫亲王所言在理,那王斗部火器犀利,骁勇敢战。他部下步卒多怦勇,敢于堂堂对决。卢象升,杨国柱等人便倚仗他的势头。杨国柱,虎大威等明国总兵麾下多骑卒,彪捷轻灵不输我军,王斗部也有倚仗。他们步骑结合,可正面对决,又可远击……望眼明国上下,便是宣大部对我军威胁最大。”

    八旗蒙古正红旗旗主恩格图与镶红旗旗主布颜代均道:“如杜王爷,豫亲王所言,那明国王斗部非同小可,现在他们南下,我等需谨慎再谨慎,小心再小心。”

    多尔衮急招各旗主议事,便是杜庋、恩格图、布颜代等人远在通州,也是急急赶来。说起王斗,三旗旗主在通州与之交过手,自然是惨痛记忆在心头。

    各人你一言我一语,都认为卢象升,王斗等人南下,需慎重以待。听他们这样说,就算余者各旗没有卢象升、王斗等人交过手。但有这八旗满洲与八旗黍古四旗的前车之鉴,他们不小心也得小心

    岳托叹道:“自崇德元年来,虽有统余贝勒对王斗此人的告诫,我等却是认识不足,算算前后折损在王斗鄯下的勇士性命近三千人,这些勇士一一r一一一”他摇了摇头:“都是我等轻敌大意,终酿苦果。”

    八旗蒙古正黄旗旗主阿代说道:“比起崇德元年,此次我大清兵虽攻掠顺利,不过比起上次战事,还是艰难许多。现在敢于抵挡袭击我部的明士越来越多,如果不将王斗部打破,如饶余贝勒所言,末将也担忧我大清勇士所得,难以运送出关。”

    王斗现在可说成为大明军士武勇精神的象征,在他连连大捷的鼓舞下,越来越多的明军敢于出城野战,阿代等人的担忧不无道理。如果王斗再取得几场大捷,此次入关的清兵,有身陷泥潭的忧虑。多尔衮轻咳一声,立时众人都安静下来。

    多尔衮缓缓道:“如诸位旗主所言,明国卢象升,王斗部南下,我等均需慎重。且,王斗此人,本王必除之!”如任他坐大,我八旗勇士一旗一技被他打残,将士们望风披靡,还何以为战?”

    八旗蒙古镶红旗旗主布颜代唯诺地道:“睿亲王所言,是要与明将王斗强攻硬战?”这,血战过后,末将恐……”

    阿巴泰又是起身,他神情严厉,环视众人道:“众位旗主,崇德元年时,那王斗只是明国一个小小防守官。当日本贝勒因惧折损数百勇士而城下退兵,未料王斗因此坐大。”

    “成为游击将军来,我各旗勇士,折损在此人手中己高达两千余人。战后不可避免,那王斗势力又会高升,他日他任明国参将,副将,总兵时,与之对阵,我大清勇士还要折损多少?三千,五千「或是十万?”“如此下去,我大清国八旗还在吗?如睿亲王所言,再是血战艰难,王斗也必除之!”

    各人都是一片沉就,布颜代也是羞愧地坐了下去,同时心下不满,他们蒙古人投靠满洲人,只是因为附翼后可以入关大捞好处,不是为了作炮灰打硬仗而来的。

    此战后,布颜代要好好考虑一下,再依附清国,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虽说皇太极将女儿嫁给他,不过一个满洲女子比起自己旗中的勇士前途,谁轻谁重,一眼便知。

    多尔衮看了布颜代一眼,对杜庋与多铎道:“豫亲王、安平贝勒,你二人与王斗此人交过手,你等说说,对阵王斗此人,该如何着手?”

    杜度仔细思考一阵,拱手道:“回奉命大将军,王斗所部,火器极为犀利,加上他们军纪森严,所以他们火器威力可以挥到最大。末将在通州攻打其车阵时,根本逼不近其部几十步内,只是白白折损将士

    他建议:“我大清兵入关来,缴获明国火炮不少,可以利用缴获的火炮攻掠王斗阵地。”

    他遗憾:“可惜恭顺王没有入关,否则他军中火铳火炮众多「当可与王斗部对阵。”

    多怿道:“确实,王斗部火铳极为犀利,他们的火铳,射程远,威力大。特别战阵森严,他们火铳手可严阵待我勇士进入射程后再作战,我大清的强弓劲箭,根本没有挥的余地!”

    “除了火铳手,他们的长枪手、刀盾手也极为悍勇,我旗中重甲勇士结阵而战,根本攻不破他们的战阵!”

    八旗蒙古正白旗旗主伊拜不服气地道:“如此说来,那明将王斗便无懈可击了?我大清兵骑射无双,就挥不出我们的优势?”比如骚扰,截断粮道,如此不行吗?”

    饶余贝勒阿巴泰道:“卢象升等人颇为持重,军中粮草,都携带身旁,粮道根本无从断起。就算他们军中只能携带一个月的粮草,可叹我大清兵现在兵分数路,反被他们各个击破,我等掠获所得,源源不断作为他们军中粮草供应。”

    “定州之战便是如此,我镶白旗大军,辛辛苦苦,从定州等地掠获了大批粮草辎重,最后反成他们的缴获战利品。至于骚扰,卢象升军中万人,大部分为骑年,粮草携带身旁,又从何骚扰起?我八旗骑士,根本样不出所长。”

    众人都是一片沉就,良久,多尔衮若有所思道:“看来与王斗部作战,只能尽量避开其正面锋芒,攻掠其友军两翼。最后防效太祖高皇帝浑河之战,多用战车火炮,以十倍兵力源源不绝攻打,如此方有胜算。他决心己下,环视各人道:“王斗此人必除,宜早不宜晚,本大将军决意,南下大军尽数会合,选一适当时机,地势。以数万精兵,雷霆之势,将卢象升,王斗诸部一鼓而灭,诸位王爷有何高见?”他双目炯炯,只是扫视各人。杜度,阿巴泰,多铎等人都是站起身来,慷慨激昂,赞同奉命大将军的看法。

    反正以后攻打王斗,主力不可能是他们,何乐而不为?八旗蒙古各旗主作为新附军炮灰,这等战略战术大事,自然没有他们插口的氽地。

    镶蓝旗旗主济尔哈朗有些犹豫,不过见多尔衮目光扫来,他还是起身赞同。

    或许是因为父兄的悲剧命运,所以济尔哈朗平日处事极为小心,更似乎给人一种软弱听话的感觉。面对咄咄逼人,权力欲越来越强的多尔衮,他总是选择服从。

    皇太极早抢得了八旗满洲的两黄旗,还让自己儿子豪格担任正蓝旗旗主之位,此时父子二人正领兵在山海关外牵致,并未入关。看入关的几个旗主都赞同自己的意见,多尔衮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最后问扬武大将军岳托道:“扬武大将军意下如何?”

    见多尔衮如此独断专行,事情都决定了再听自己的意见,岳托有些不悦。

    此时岳托身为扬武大将军,掌管入寇的清兵右翼兵马。不过数年前,因为在皇太极面前的骄慢无礼,岳托被夺去了贝勒之位,降为贝子,还罚银五千两。虽年前皇太极又恢复了他的贝勒之位,不过岳托还是稳重了许多,颇有喜怒不形于色的味道。

    面对咄咄逼人的多尔衮,他也不愿正面交锋,恶化二者的关系。加上他岳托身为贝勒,爵位低了多尔衮二等,此次入寇的清兵人马,事实上以多尔衮为尊。

    岳托'。:f中不悦,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缓缓道:“奉命大将军所言极有道理,王斗此人可谓为我大清国心腹之患,除去此人,宜早不宜晚,本大将军也是赞同!”崇祯十一十二月初三日,真定府,宣大軎妯j内。

    近午,整个营地又是骚动起来,在各营哨探的传闻下,无数的军士高声叫道:“运粮的兄弟回来了。”

    卢象升,杨国柱,虎大成,王斗等人也是惊动,从营外看去「果然萧条的旷野中,密密麻麻的车辆骡马,顶着寒风,正往营地这边而来。卢象升抚掌大喜:“太好了,有了这些粮草,军中将士,便没有饥寒之忧了

    从行唐县到真定府不过八、九十里,各人估计运粮大军两日内就可回来,没想到花了三日时间。可能途中有所波折,不过总算顺利。众人迎出营外,很快的,满满载运粮草的车辆骡马便络绎前来。

    看随行载运的粮草,王斗说的四千石根本没有问题,卢象升满面笑容,只是以宠溺的目光看着王斗。虎大威,杨国柱等人满脸喜悦,看向王斗的眼中都满是赞赏感激。从王斗领军到昌平后,众人承王斗的情真是太多了。

    终于,滚滚的辎重车辆到了营外,整个营地一片欢腾。所有人的都是眉欢眼笑,看那些头脸包得严严实实的竭兵们将装满粮食的车辆浩浩荡荡赶入营内,有了这些粮草,至少这一个月中,军中便不愁吃喝了。

    出外押运粮草的钟调阳,李光衡,陈安,郭英贤等人下了马匹,大步过来向卢象升,王斗等人复命。王斗看钟调阳几人短短两、三日之中,脸上便被寒风吹开一道道口子,有些人盔甲上似有刀痕箭伤,大冷的天气,出门在外,实是辛苦。

    看他们样子,似乎与清兵作过战,不过他们精神都很好,便是各营轻兵辅兵们,也是个个精神抖擞,满脸欢笑。

    卢象升亲自搀扶起他们,叹道:“诸位将军辛苦了,路途可是顺利?”

    此次运粮虽以钟调阳军职为低,但粮是王斗储蕺的,所以各将中,隐隐以钟调阳为,他高声道:“回督臣话,末将等一路顺利,只走到了新乐地界,遇到一股奴贼骚扰,耽搁了一些时辰。”

    郭英贤裂着嘴笑道:“哈哈,一千多卒粒子兵,披甲兵数百「也想骚扰我们的运粮车队?老郭与李将军,陈将军他们一阵好杀,这一千多个鞑子兵,便跑得远远的,再也不敢过来。”

    众人都是笑起来,虽有这个小插曲,不过此次运粮还算顺利「卢象升吩咐各持赶快进营歇息。不过他随后看到钟调阳,李光衡的保安州军士后面还卓立着数百人,不由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

    王斗此时也看到钟调阳身后,站着一个俊朗非常的年轻将官「一身精铁盔甲披在身上,系着大红披风,肃立寒风中一动不动,显得英武无比。这将官王斗认识,却是当日自己亲自接见过的高寻,在韩朝部下任乙总丙队的队官。

    王斗早从韩朝那得知,真定府行唐县境内的粮寨中,韩朝令自己麾下队官高寻留守,还从流民中挑选了三百个青壮归他统管训练。此次留守任务完成,高寻便领自己几百兵,与钟调阳一起,前来与王斗大军会合了。

    此时王斗看高寻身后近四百人,以认为列,个个排列得整整齐齐,他们三队长枪兵,两队火铳兵,虽说盔甲不足,但至少军容队列严整,很多人脸上颇有彪悍之气。

    王斗不由缓缓点头,他们中的队官甲长之人,自然是以原来队中老兵充任,不过短短几个月中,原来的青壮新兵,能训练到现在这个样子,足可见高寻之才。

    老白牛:

    晚上还有一章。

    另:有事不能更,又有书友叫骂,老牛无语。我早说过好多次「写作不是我职业,只是兴趣爱好。写自己喜欢的东西,把心中所想写出来,再结识几个书友,这就是我写作的日的。

    现实中我有自己的正职,也有家庭人情,有事不能更,实属正常。如果很多书友等不及,就干脆下架,或者去看别人的书。起点好书逼是很多的,不一定非要吊死在我这颗树上。我不会勉强大家的,就如我从不求点击,推荐,月票,订阅一样。

    对于更新,我只能说尽力,要我天天更,实在没办法。不过我也会吸取相关教“下本书完本后再到同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