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223章 巨大的收获
    告是不敢再战。就滚到边去,让道!”          …

    杨虎就是原来龙二伍中的夜不收军士虎爷,王斗要派一个军士前往清军阵中通话,虎爷就自告奋勇来了。此行虽然风险极大,但成功后功劳也是极大,定可在游击将军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此时他满脸傲然之色,轻蔑地扫视着周遭各大小清将。他的声音远远传扬开去,说的又是满语。清兵中几乎人人听到他的话语,各人闻听之下。无不变色。

    杜度脸色铁青。极为难看。虎爷斜眼瞧着他,脸上挂着不屑的冷笑。

    杜度还没说话,忽然虎爷身侧一个粗壮的清军眼睛血红,吼叫着向他扑来。虎爷暗叫一声:“来得好

    他虽是看着眼前这个清将。但早己耳听八方,眼观六路。他有心立威。一个横扫。旋风般的右腿重重扫在那清军的侧肩上,如击败革。那清军口中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子一个翻滚,重重摔倒在地,落地时。又是狂吐出一口血。

    各清兵都是惊呆了。一是吃惊这个明军胆敢动手,二是吃惊这个明军夜不收的武力,那介。清军是镶红旗的巴图鲁。作战最是勇猛,没想到偷袭之下,竟不是这个明人的一击之合。

    众人都是感觉脸上无光,随后杜度身旁各护卫回醒过来,立时一大堆明晃晃的兵器架在虎爷的脖子上。

    虎爷夷然不惧,他为人狂傲。越是危险的境地,越能激起他的狂气。他斜眼相睨,只是看着杜度冷笑不停。

    那巴图鲁倒在地上,呆了好久,猛地又是一声狂吼,跳起来又要向虎爷扑来。

    “啪”的一声,一根马鞭重重抽在他的脸上,立时皮开肉绽。他的脸上一道深深的血痕,却是杜度给了他重重一鞭。

    杜度脸色铁青,对他吼道:“滚下去。无用的奴才

    那巴图鲁无地自容,惊慌失措地退了下是

    杜度恨恨地瞪着虎爷,他咬牙切齿,双目中闪动惨人的寒光:”好个大胆的明国小军,在我大军之中胆敢如此放肆!你就不怕我将你擒下。将你乱刀分尸?。

    虎爷仰天长笑:“若是有一丝畏惧之心。我杨虎就不会来了”。

    他收敛笑容。冷冷地看着杜度:“你大可以这样做,但也需做好承受我家将军雷霆怒火的准备”。

    他缓缓扫视场中各清兵清将:“小尔等胡儿,最好祈祷不要落入我舜乡军手中,否则受尽苦楚,欲死不得”。

    他语气森然,虽在千军万马中。被他双目扫到的众清兵,个个都是心生寒意。很多人都不自觉避开了他的目光。

    杜度双目寒光闪动,他缓缓道:“好。我大清国最敬勇士,冲你这胆色气魄,我便饶你不敬之罪”。

    抛开所谓的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之说他满洲人不信这一套。让杜度忧心的是方才那部明军的战力小如果说对方火器犀利。自己大军攻不进去。不过方才他们的骑兵同样出战,左搏左杀,自己麾下的骑士们,在他们手中并讨不到便宜去。杜度还看到对方特别骁勇的一百多个骑士。在退回己方车阵时。抛出了绳索。己方竟有几个勇士。被他们当场擒了回去。

    如果自己杀了这个明国小军,不出意外的,己方被擒获的几个勇士,也会被他们折磨而死,以泄大恨。经过这场战斗,这个所谓的舜乡军己经展示出了他们充足的战斗力,他们更有这个明军小军所说的报复力,杜度身为一旗之主。这点问题他自然考虑得到。

    在手下亲卫放开虎爷后。杜度冷笑道:“你们汉人不是说杀俘不祥吗?怎么你们大军与众不同,没有丝毫仁义之心?”

    虎爷同样冷笑:“胡儿竟与某说仁义。真是可笑。”

    他傲然道:,“惩恶便是扬善,我舜乡军对胡虏从不留情

    杜度当然没有兴趣与虎爷讨论哲学上的问题。他冷哼了一声。看着虎爷道:。你家将军要本贝勒让道避路?我麾下勇士虽有折损,但大部仍在,更多骑兵,你回去告诉你家将军,便说他不要空口夸言,本贝勒整顿兵马,随时与他决一雌雄!”

    虎爷冷笑:“就凭你麾下这些骑卒?不过如此!”

    他扫视了周边众清兵一眼:“我舜乡军下。人人皆有为国战死之心。尔等胡儿可有?要决一雌雄小我家将军随时恭候。”

    看着虎爷远去的身影,杜度心下长叹:“窥一斑可见全豹,那部称为舜乡军的明军中。连区区一个夜不收小军都有如此勇气,可见他们全军的勇猛,方才自己输得不冤

    他后悔无及:“饶余贝勒英明啊,悔不听他当初之言。该部明军领王斗,果真颇有奇异之处。

    如放任此子坐大,日后真会成为大清国的祸害!”

    正在他感慨沉吟的时候。八旗蒙古正红旗旗主恩格图,镶红旗旗主布颜代哭丧着脸过来:“安平贝勒还要再战?万万不可再打了!再打下去。我们三旗的勇士就折损光了

    怪不得他们哭丧着脸,方才二人部下出战回来,他们略一清点。吓了一大跳,他们两旗的披甲兵。己经折损过半,元气大伤。比起八旗满洲。八旗蒙古损失军士的补充小更是个极大“

    …,品,极有可能二旗蹶不振,就此沉沦,读怎么能不让凶公公白。

    听杜度嘴硬,他们更是慌忙进言。

    恩格图道:“安平贝勒。我们全师出动。通州大营空虚小心有变啊

    杜度也是忧心此事,本来他们清兵野战无敌,断没有大白天明军公然偷营的道理。不过经过方才一战,杜度也心下没底,大明有了王斗这样一只军队。谁知道还有没有另外一只?还是撤兵吧小心生变。

    他宽慰了二人一阵,保证不会再打,又保证日后向皇上进言。补充他们旗中的人口勇士,最后道:”遣一批勇士回营,我们随在该部明军后面,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虎爷回到车阵内,受到英雄般的欢呼招待,夜不收们一个个迎上来,对虎爷竖起了大拇指。

    伍中几个兄弟,个个上前与他拥抱,夜不收百总温达兴更是大步迎上来,连拍他的肩膀,说道:“杨兄弟。好样的

    众人簇拥他到了王斗前面。听了虎爷的禀报,特别是听他一脚将那个清军巴图鲁扫倒在地,众人更是一片声的叫:“虎爷威武!”

    很多人笑骂:“什么狗屁巴图鲁,不列如是

    听着众兄弟的赞誉,杨虎更是脸上放光,王斗也是不住点头赞赏。

    韩仲在旁边裂嘴大笑:“这小子,有老韩我当年的风范。”

    至于当年他有什么风范,王斗却是不知。

    听完杨虎的禀报后,王斗微笑道:“教子害怕了,他们不敢再战。”

    拍了拍他的肩膀,温言让他下去休息。虎爷又惊又喜,受宠若惊,由夜不收兄弟们簇拥下去。夹仔细地详谈此行的所见所闻。

    而此时镇抚官迟大成向王斗禀报,此战的收获战果也清点出来了,一共割了六百五十七颗脑袋。

    被舜乡军火炮火镝当场打死的清军尸体不说。很多受伤的清兵也大部分跑不了,那些清骑撤退回去了,慌里慌张的,根本顾不上这些躺在地上哀嚎的伤员们,无一例外的。这些人都成了王斗的军功级。

    除了级收获,还有冉甲兵器,这些级的主人。很大部分披了双层的重甲,最起码也有一层镶嵌铁叶的棉甲,差不多这里有一千副盔甲,就算内有破损。修补一下就可以。

    另又收拢了两百多匹完好的战马。连前些日夜不收们,还有石桥之战的收获,王斗自到东郊后,己经缴获战马四百多匹,盔甲一千多副。很多军士,己经可以变成骑兵步兵。还有。自己辛辛苦苦,几年的时间,才打制出精良铁甲一千多雷,这一下子”王斗的双目顿时变得非常明亮。

    地上几百匹死马,也不可浪费,这些马肉处理后。相当长的时间内。部中军士都人人有肉吃了。目前阶段,粮草问题,己经解决了很大部分。虽说大冷天这些肉放得住,但军中不能每天靠吃肉,前往张家湾的目标,还是要继续进行。

    环顾四周,部下皆是喜形于色,眉欢眼笑,六百五十七颗脑袋。其中内有多位鞋子军官头目,这军功,真是大了。再看那些小兵们。同样个个欢声笑语,洋洋得意。相互吹嘘方才自己打死了多少勒子兵。

    随后王斗神情有些黯然,这一场战斗。部下也有一百多人的伤亡,个个安放在马车之上,虽说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受伤的军士,可以医治,但是”王斗摇了摇头,或许,战争中伤亡真是不可避免。

    此时己是到了午后,王斗的夜不收们散于阵外,那些抬兵们。则是个介小出来,吃力地将一匹匹死马抬入阵内。就地处理,录去内脏。砍去不要紧的地方,留下大块的肉放于各马车。独轮车之上。

    虽只是简单的处理,不过几百匹马,还是花费了众人好长的时间。舜乡军们忙个不亦乐子的时候。那些清兵只是在远处静静看着,只有一些哨骑奔到近前察看,在夜不收出动的时候。他们又跑得远远的。

    终于忙完。王斗下令出。

    他并不再结阵,只是以五人一排的牵线阵纵队展开,仍是一总一总的行进,抬重车辆相应跟随。只是夜不收及骑兵们散于两侧。这样的行军队列,一旦遇到攻击,很快就能尾相连,结成防守方阵。

    王斗料定那些清军己经胆寒,不敢再加以攻击。就算他们不死,心,还想再干一仗,拼光旗中精锐的话。要保持骑兵的冲击威势,需要很长的距离保证,才可以最大挥马力,以自己军队的反应度,完全来得及。

    果然如王斗所想,那些清军己经散了很大部分,只有约两千多骑兵在远远跟随,看内中一杆巨大的织金龙毒。却是镶红旗主杜度的旗号,王斗冷笑一声,爱跟就跟,随便了。

    王斗麾下的军士们。对那些清兵们指指点点,撒下一地嗤笑后。满脸傲色的大踏步前进。

    又行进十数里后,慢慢官道清楚起来。两旁又一样现出麦田河流。这样的地形,就更不怕清军骑兵跟随了。

    离张家湾不远,可以开始运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