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208章 争粮
    见刮是富府镇总兵官杨国柱亲自出迎,深感意外,泄7  慢,上前施礼拜见:“末将保安州游击将军王斗,见过军门。有劳军门亲自相迎,末将不胜惶恐

    杨国柱声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亲自将王斗扶起来。

    当日卢象升召见王斗,他也在侧,卢督臣曾言保举王斗为游击将军。果然成为事实。当时他就心生拉拢王斗心思,此时看向王斗身后的军队。更是动容,赞道:“好兵哪

    卢象升亲口言王斗崇祯九年曾斩清兵级二百八十颗,杨国柱总在猜测王斗如何办到,此后看到他身后的兵马。才恍然大悟,有这样的强兵在手。杀敌立功,只在等闲。

    杨国柱赞叹的同时,他身旁身后各个将官也是一样神情各异这咋。年轻的游击将军虽任游击不久,却是实力不可小视。先前各人对杨国柱亲自出迎还有腹诽。此时均认为王斗有这个资本让他们迎往结交。营兵中便是如此,到了游击这个等级,一切以自己的兵马说话,资历官位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

    杨国柱问道:“王将军,你领了多少援兵前来?”

    王斗道:“末将游兵营新近组建,只有三千营兵,此外还有数百的抬兵军壮随军。共三千五百人,全员到达。”

    杨国柱更是吃了一惊:“全员到达?那些只是抬兵?”

    他指着王斗身后那些抬重队的军士道。

    王斗恭敬应是。

    各人脸上更是精彩,均以贪婪的目光在各兵身上巡戈。

    杨国柱沉吟半晌,道:“想必营中大部是你家丁吧?”

    王斗模棱两可地道:“是有一部分

    当日兵部的公文给王斗的同时,也给杨国柱一份,限王斗在十月十五日到达,不料王斗却提早一日到达,而且是全员同日到达。这种强军姿态,更是引人关注。

    王斗回答很模糊,杨国柱等人猜测王斗军中大部是他家丁,他先前区区一个守备,如何可以养活这么多强悍军士,倒可以讨教一番。

    不但如此,杨国柱先前指的那些抬兵。放在各人营中标准,也是合格的战兵,甚至很大部分还可成为家丁,在王斗营中,只是普通军壮,还可以随战兵同日到达,这就更引人深思了。

    当然各人神情中也有认为王斗笨的,他游兵营新近组建,就全额拉出,如果兵马折损了,他这个春风得意的新任游击便什么也不是。

    杨国柱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斗一眼,道:“王将军千里勤王,忠勇可嘉,我来给你引见    他身后一大堆顶盔披甲的粗壮将官,大多是镇城各营领军将官。

    王斗任游击将军仓促,还没来得及与宣府镇各个战兵营的将官相识。此时杨国柱一个个为王斗介绍。

    宣府镇城内有抚标营、镇标中权营、镇标左、右二翼营,这几营都是战兵。其中杨国柱直领镇标中权营,又称正兵营。镇标左、右二翼营各由一个副将,一个参将统领。此外城内还有兵机营、城东、南、西、北四营兵马。各由一员游击统领,大部分是作为守兵使用。

    此次入援,抚标营留守镇城,杨国柱领正兵营三千五百多人入援,大部分是骑兵。

    中军官郭英贤,游击衔,四十多岁,身材不高,但极为壮实。披了一身厚实的朱红油铁长身甲,外罩鲜红的大氅,整个人看上去四四方方的,让王斗想起那日自己接见外号为“板凳”的夜不收军士揭一凤。

    他满脸的刀伤疤痕,一看他的样子,就是那种百战余生,积功而上的老军伍。他便是寻常说话,声音也如雷吼一般:“王将军是吧?听说你砍了八十颗鞋子的脑袋,哪日我们哥俩好好亲近亲近,老郭我好好向你讨教一番

    王和心想,什么时候我成了你弟弟了?这郭英贤也是个自来熟。

    不过郭英贤这样说,却是非常客气了,他是杨国柱的中军官,又是老游击,王斗连称不敢当,说该自己登门拜访讨教才是。

    郭英贤不满意,吹胡子瞪眼:“我们行伍之人痛痛快快,哪有这样婆婆妈妈的?。

    他看王斗身着的盔甲,似是缴获自清兵巴牙喇兵的衣甲,他的军功职位。想必也是靠自己一刀一枪挣来的,这样的年轻人,很合他的胃口。

    见郭英贤闹得不象话,杨国柱制止住了他,又为王斗引见宣府参将张岩。却是镇标右翼营的主将,此次领了两千多兵马入援,步骑各半。这张岩年近四十,相貌堂堂,身着水磨柳叶钢甲,上衬厚密红绵,顶上抹金凤翅盔。身后同样披风大氅,颇有威严之气。

    听到张岩的名字,王斗忆得历史上他在巨鹿与卢象升一同战死。心中对他抱有敬意,加上他是参将。自己是游击,所以他上前对张岩施礼拜见。张岩脸上很有高傲之色,对王斗只是微微颌:“王将军果是年轻有为,为我大明栋梁之才。”

    就不再说话,只是在旁细细打量王斗。

    接下来是两个游击将军李见明与温辉,二人分领镇城城南与城西两营兵马,均身着圆领大襟摆锡甲小此

    千兵马入援,马二步斗感觉他们虽对自只各个好好亲近亲近,但骨子里却有一种不服气。

    也是,二人一人快四十岁。一人四十多岁,却也只是游击将军的衔职,见自己这么年轻,冒起又这么快,心下不舒服,不服气是正常。

    这些便是宣府镇入援兵马的主要将官了,余者是各人军中千总。把总之类的人物。副总兵林登敌,领镇标左翼营,也就是奇兵营,此次却是留守镇城,没有出援。

    连上王斗兵马在内,宣府镇共有入援军队一万两千多人,实到多少人。说不清楚。

    各人来援兵力中,倒以王斗与杨国柱最为雄厚。

    杨国柱又与陈安寒暄,陈安虽只是个游击的衔职,但他是卢象升督标营的中军将官,以杨国柱之尊,也要刻意交好。他领王斗前来,也是个机会。

    对杨国柱邀请自己入营宴饮,陈安欣然答应。

    杨国柱对王斗道:“王将军远道而来,先扎营歇息,我让郭将军为你寻扎营之所,今晚我会同军中同僚,为王将军接风洗尘

    王斗大声谢过,又谢过陈安,那郭英贤风风火火,领着王斗等人进营而去,看王斗浩浩荡荡进营的车马,宣府镇标右翼营参将张岩若有所思:“这王斗,竟自备了这么多的粮草插重。”

    王斗进营而去,看起来杨国柱治军颇为严谨,节制各将左右前后营地分得很清楚。密密麻麻的帐篷中,可以看到杨国柱的中军大帐如众星捧月般居于正中。

    郭英贤将王斗领到营盘东北角一片平地。粗声道:“王将军,你便在此扎营,东面不到一里,有一条河流。北面数里外。诸多山地,饮水伐木都很方便

    王斗谢过郭英贤,郭英贤挥挥手,不耐烦地道:“行伍中人,不要象个娘们一样婆妈不休

    他扫了王斗身后众将一眼,看到粗壮的韩仲,正瞪着一双牛眼看着他,他眼前一亮,大步过来小右拳重重擂了一下他的胸膛,赞道:“好家伙,壮得如牛一样。找机会我们哥俩好好亲近亲近,比哉一番。”

    他大笑而去,看着他的背影,韩仲很不满意:“这个丘八,说动手就动手

    王斗下令扎营,这次王斗让辐兵砍来了不少树木,在营外扎了木墙,上下两层,上层为军士巡逻守哨之用,下层存放武器与让军士巡逻休息,又设了辕门与望楼。

    野外扎营,王斗军中己经演练多次,加上一路行军来的经验,没用多长时间,一座完善的营地便出现在王斗眼前。

    到了傍晚,杨国柱派人前来邀请王斗。

    王斗领着谢一科等几咋。护卫,还有两个千总韩仲,温方亮赶到杨国柱的中军大帐,大帐里面尽是顶盔披甲的将官,将一个大帐挤的满满的。

    杨国柱高居上,面前一个案几,摆着几盘肉,一壶酒。来援的宣府镇将官分下两旁而坐,各人面前,同样一个小案几,摆着一些肉食米酒之类的。各参将,游击身后,还有一些千总,中军之类的人物。只在各主将身后而坐。个个吃得满嘴油腻。

    王斗掀开毡帘进来,所有目光都看向这位年轻的游击将军。

    杨国柱笑道:“王将军,你来得正好,快入坐吧

    正吃着眉飞色舞的郭英贤站了起来,一双满是油脂的大手在胸前随便抹了抹。大笑道:“来,王将军,这边坐。”

    指着身旁一个案几,王斗双目一扫,他的对面是宣府参将张岩,下是游击将军李见明与温辉,陈安似是回城,不见他的身影,郭英贤身旁空的案几,似乎便是招待陈安的案桌。

    不过郭英贤是总兵杨国柱的中军亲将,可以坐在张岩的对面,自己哪能?

    他走向最下的一张案几,道:“末将就坐这好了。”

    看王斗年纪轻轻的,便如此懂得进退,杨国柱缓缓点头,张岩也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王斗一眼,李见明与温辉脸色也和缓一些。见王斗坐下。欠了欠身,对王斗点头示意。

    郭英贤却不满意,拿着自己的大碗,端着酒壶大步过来,叫道:“王将军来晚了,当罚酒三杯

    王斗道:“好,我认罚。

    一其气连干三碗。温热的米酒入怀,王斗头有些晕,郭英贤对王斗竖起了大拇指:“够爽快。”

    他斜眼瞧着王斗身后的韩仲,怪声笑道:“小子,是不是嘴馋了?敢不敢跟老郭我干个三碗?,小

    王斗曾有规定,行军打仗军中不得饮酒,韩仲是个酒鬼,早换了多时,他叫道:“干就干,谁怕谁?”

    眼巴巴地看着王斗,王斗略一点头,韩仲大喜,抢过一个大碗,跟郭英贤连干三碗,郭英贤有些踉跄,韩仲倒是面不改色。

    杨国柱哈哈大笑:“王将军,你的部下,尽多慨歌豪爽之士

    吩咐在王斗身后摆了几张案几,让韩仲。温方亮,谢一科三人坐下。

    初接触到这种高层次的宴饮,帐中济济一堂至少都是千总以上的将官,三人也是兴奋得脸上通红。

    杨国柱举起大碗。道:”刚则旧口阳…8。o…渔书凹不样的体蛤!

    ,为王将军千里来援。我们干一

    王斗站起身来道:“为军门贺,干杯。”

    众人一饮而尽。

    此后帐中气氛热烈起来,帐中摆着一口大锅,热腾腾地煮着一锅羊肉。旁边的火炉上,还烫着一几大壶的热酒。帐中亲兵忙个不停,不断为各将添肉加酒。

    众人大口大口吃着煮出来的肉乖,一边往口中倒酒。各人都是武人。行为粗野,很多人嫌筷子不好使,用手抓着羊肉吃,吃得满嘴满手流油。营兵中论起粗野。比卫所守兵过份得多。不过他们是职业军人,只要粮饷充足,打起仗来,那是卫所官兵远远不如。

    王斗起身敬了杨国柱等人一碗酒,同时他也是各人敬酒的对象。甚至各将身后一些千总。中军之类的人物,也是不断向王斗敬酒。不知是真心敬佩结交,还是嫉妒王斗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借机要王斗难看

    除了在场几个参将,游击之类的人物外。余者各人的敬酒,都由温方亮,谢一科,韩仲三人接了过去。谢一科喝点酒又酒疯,双手紧紧抓住一个四十多岁的千总,连称他为老弟。

    下各人,倒以参将张岩最为文雅,他缓缓地喝着自己的酒,偶尔喝口肉汤,他忽然对杨国柱道:“军门,末将在军中,曾听闻京师有意与奴贼议和。此事不知是真是假

    帐中各人都是静了下来,王斗也是不动声色放下碗筷。

    杨国柱眉头皱起。对这个传言他也颇为忧虑,各镇将士千里来援,得到的却是这个消息,对军心士气打击颇大。当然也有一些怕死之辈心下窃喜,不用与鞭子兵作战了。

    杨国柱缓缓道:“不用理会那些流言,几日前,圣上曾赐卢督臣银两、健马、铁鞭等物,温勉有加。料想战意甚锐。我等身为宣大官军,只需随督臣杀敌报国便可。”

    卢象升在宣大三镇威望极高,听了杨国柱的话,张岩不再说什么,他只是道:“军门,我等到昌平也有多日,这粮草的供应一直不足,将士们千里勤王,总不能饿着肚子打仗吧,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杨国柱眉头紧锁,大明连连饥荒,京畿之地粮草一直不足,更不要说几万勤王之师云集昌平,需要的粮草更是天文数目,哪里供应得过来?宣大三镇的官兵,断断续续得到一些粮草,难以支持大军行动。

    前些日崇祯皇帝赏赐援军几万两白银,卢象升更是将赏赐给自己的银子尽数分给将士,深得援兵之心。只是眼下四下清兵密布,就是有银子,也难买到粮草。

    郭英贤愤怒地道:“我老郭到是得到消息,总监高起潜,将大军的粮草供应,优先供给关宁各军。只给我们一些残羹冷炙。”

    高起潜作为援军的总监军,负责战场军功记录,又负责各军粮饷装备的供给。他曾在关宁各地监军多年,京师给援军的粮草。他便优先供应关宁各军,宣大三镇官兵只得少量粮草,都是愤愤不平。

    杨国柱喝道:“郭将军,慎言。”

    背后私议总监,罪名可大可消息泄露出去,连杨国柱都很难护住郭英贤。

    杨国柱平日在军中严谨,他开口喝斥,郭英贤立时住了口,只是讪讪的口中嘟噜什么。

    杨国柱叹道:“粮草之事,督臣己多方设法,只是”,难办啊。”

    帐中气氛烦闷,粮草供应不是由卢象升主理,他连皇上赏赐给自己的银两也尽数分给将士,无人能对他说什么。

    只是军中总要吃饭,这又如何解决呢?

    张岩瞥了王斗一眼,道:“也是巧,王将军今日来到,带来了大批的粮草,足供我宣镇大军多日之食。都是军中袍泽,无分你我,不若王将军便拿出一部粮草,接济军中兄弟如何?”

    听了他的话,帐中各人都是心动,个个双目向王斗看来。他们这些援兵狂奔而来,除了几日干粮草料外,当然谈不上自带什么粮草,出外勤王,也没有自己携带粮草的道理,都要地方供应。

    象王斗这样自备粮草,还能战兵与辐重粮草同日到达的情况太少见了,如果王斗答应,真是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游击将军李见明更是道:“王将军,若你答应,本将也不会白要你的粮草救济,我营中也有一些银两,便作为向你购买粮草之资

    温方亮还好,韩仲与谢一科差点跳起来。这些家伙竟想夺自己营中粮草?那李见明说得好听,用银子购买,大军出外,银子有什么用?能吃还是能喝?吞下肚去,可能消化?

    王斗不动声色,制住韩仲等人的骚动,他深深看了张岩一眼。历史上张岩随卢象升战死的原因,王斗对张岩满怀敬意,只是敬意归敬意,这些粮草,是自己这只大军的生命保障。岂能随便给别人?

    老白牛:又断网,又不得不到网吧上传,极不方便,妈的。

    晚上如果还不能上网,晚上就不能更了。刚…刚口阳…8。o…渔书凹不样的体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