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198章 留守
    往行唐县西北过去,的表慢慢变成崎岖不平,最后更走出现大片的山地与丘陵。

    这里是太行山东麓与华北平原的交接地带,韩朝等人的据点,便是位于一个当地人称九口子的地方。营寨依山傍水,易守难攻,交通也方便,顺着河道出来,走个几十里,便是行唐县城。

    这个营寨原本是一个匪寨,敌百个积年老匪马贼盘距,经营非常完善,当地官兵围剿数次,都对他们无可奈何,只好听之任之。

    依夜不收提供的情投,韩朝等人夜袭敌营,攻破这个寨子后「将里面的马贼尽数杀光,占了这个营寨,作为真定府一带大军缴获所得的屯储之地。

    韩朝大军几个月的收获,大部分是在这里,此外还收拢了大量的流民,连上此次收来的流民们,估计共有两万人之多。

    这么多人口,寨内住不下去,很多流民便在寨周边河道搭建窝棚,每天靠着配给的米粥度日,耐心等待自己前往保安州的一天。

    韩朝大军回来时,整个营寨都轰动了,留守营寨是中军把总黄玉金鹰,下两队军士,一队长枪兵,一队火铳兵。两个队官迎出营寨,见浩浩荡荡的车队与流民,不由搽着手欢喜地道:“我的乖乖,又有这么多缴获。”那些新来的流民们见河道两旁的流民窝棚,更是安心。

    营寨内升起袅袅的炊烟,寨内更是嘈杂起来,时近中午,也该生火造饭了。大军回归,这么多缴获,也该好好庆祝一下,各匪寨内夺来的猪羊就杀了几十头,将士们放开肚子,好好吃一顿。那些流民们也第一次吃上饱饭,各人还分到一些肉汤,到处的欢声笑语。

    聚义大厅内,韩朝与镇抚官黄仕汴,抚慰官李金佩,还有高史银等三个把总同桌而食,吃饱喝足后,韩朝掏出自己的烟斗,装上一些烟叶,用火摺子点燃,惬意地吸了一口,桌旁各人也一样掏出烟斗,吞云吐雾起来。

    说起这烟草,早在天启年间便由南方传入九边的辽东镇,随后更是快传遍余者几个军事重镇,当时人们认为烟草有去寒祛瘴的药用价值。特别军队经常在外行军打仗,餐风露宿的,军士容易患风湿虐疾之类的疾病,所以烟草在明末的军中吸食非常流行。

    崇祯年间烟草的种植在大明各地己是普遍,特别湖北的均州与勋阳府更是烟草基地,由于获利远比种粮丰厚,所以种烟的人非常多,崇祯皇帝严旨禁止几次,都是收效甚微。

    王斗认为种烟会大大占用农田,减少产粮量,所以他严厉禁止治下军户种植烟草,不过却不禁止烟草的贩卖。

    在后世他自己就是个爱抽烟的人,此时明人吸烟称吃烟,很多人都是将烟叶放到嘴巴上嚼,有些机灵的人,便用纸张或是烟斗吸烟。不过此时纸张珍贵,民间对纸这个东西也是敬若神明,特别是有字的纸张,谁要是用纸卷烟,私下定会被人戳脊梁骨。

    王斗吸了一阵卷烟后,也改用烟斗,一时间王斗军中用烟斗抽烟引以风尚,再没有人将烟叶放到嘴巴上吃了。

    韩朝、高史银几人都是爱吸烟之人,他们的烟斗也是各式各样,有长有短。一阵吞云吐雾后,韩朝缓缓地道:“出来几个月了,该回保安州了。

    镇抚官黄仕汴冷然道:“韩千总,那逃军许月娥还没有抓捕归案,如此,便要回去了么?”

    在接到韩朝传回的许月娥消息后,王斗命令韩朝将许月娥逮捕,她部下那些马贼视情况或是收编,或是剿灭。军法不留情,许月娥身为舜乡堡军户,私自逃离,触犯军纪军规,便是王斗是她同乡,也不能因她而坏了自己定下的规矩。

    不料夜不收络来的消息,许月娥带着她麾下的马贼,不知道跑到哪里打家劫舍去了,一个月来,都没有得到她回赞皇县营寨据点的消息。她行踪飘忽不定,也查不到她确切的出外落脚之地。黄仕汴语气冷漠,对韩朝虽是尊敬,却是保持距离,口气也颇为生硬。

    王斗军中主将与镇抚是两个不同的体系,互不干扰,相互制衡。韩朝为人沉稳大量,也不以为意,而且他知道黄仕汴这个人外冷内热,办事也认真负责,从不做因私废公之举。两人做同僚这么久,倒也合作愉快。

    韩朝缓缓道:“大人己有令传来,让我们归乡,许月娥之事,只能以后再办。”听闻这是王斗的命令,黄仕汴停口不语。高史银道:“许小娘子够狠,够辣,我老高都是自叹不如。

    他脸上的横肉抖动,显是想起什么事。

    随后他又叹道:“不过这小娘子也是苦命之人啊。”

    吴争春也是道:“确实,许小娘子的身手,末将也是佩服不己。她以一女子之身,能收拢上千精悍马贼,末将也觉不可思议,不知她是如何办到的。”

    黄仕汴冷冷道:“军法不留情,她再有难言之隐,也不是她私自逃离的理由。她在舜冬学了本领,却跑到外面去做山大王,如果人人如此,我保安州何以成军?”高史银与吴争春咳嗽一声,不再说话。

    韩朝道:“我部在寨内休整两日,两日后我们班师回去。”

    他道:“依大人之令,营豕内留守一队兵马,留下库粮四千石,余者缴获,尽数搬运回州。

    那些流民,也全部带回保安州去。”

    高史银等人王视一眼,四千石粮米可供五千人的军队食用一个月,不知道守备大人为何要在此存粮?高史银等人还知道,在真定府与保定府余者几个地方,守备大人同样下令存粮,却没有说明原由,这让众人有种高深莫测之感。

    想想守备大人行事,每每高瞻远瞩,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布局,最后给各人一个意外之喜,崇祯九年的战事便是如此。韩朝与高史银虽然最早跟随王斗,却猜不透他的内心所想。

    韩朝更想,在这行唐县境内存粮,难道这真定府很快会有成事?又与谁作战?守备大人怎么肯定真定府内会有战事,难道他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他心念电转,口中却是道:“留守之人务必沉稳可靠,大伙议议,你们部下,有谁适合的?”

    众人都是沉吟起来,高史银一拍腿笑道:“我部下那个管队官高寻,身手了得,办事也劳靠,不若就让他留守吧。”

    营寨内外,到处是饭后休息的保安州军士,很多人一样坐着吞云吐雾,相互吹嘘着自己出战几个月的缴匪收获,盘算着回州后自己可以得到多少分赏。大声议论的人中,包括了去年新练成的那些新军们。

    韩朝麾下三个把总,除了黄玉金与高史银部下多老兵外,吴争春部下的军士,绝大部分都是去年新练成的新兵,那些辎兵更是如此。不过几个月来血与火的出境剿匪作战,他们绝大部分成为合格的战士。

    想到登记在册自己的功次与缴获,更刺激了他们的好战之心。

    他们大声欢笑着,个个皮肤粗黑,举止豪放,己与老兵无异。

    高史银麾下丙队队官高寻带着自己几个护卫在流民营中到处巡视,他们中依乡落口音等粗粗任命了一些管事队头,自觉不知觉的依各自的乡落宗族搭建一些简易窝棚,沿着河边密密麻麻的。

    这些流民刚才美美地吃了一顿饱饭,还喝了肉汤,此时都是美滋滋的三五成群聚在一旁议论,憧憬着未来的生活。见高寻几人拿着刀枪过来,都是畏惧地站起来,个个露出讨好恭敬的神情。

    一些女子看到身材修长,俊朗英姿的高寻,眼中都是露出迷醉的神情,高寻视若无睹,从她们的身旁经过。经过一窝流民时,忽然高寻听到一个声音:“这位大人请留步。”

    高寻转过头去,却是一个流民男子粗声叫住自己,他身材粗壮,年在二十余岁,一张方形脸,颇有几分凶气。正是昨日那个被自己抽了一下的杨姓男子。

    对这个男子,高寻也是印象深s1,他淡淡道:“你叫我有何要事?”

    那男子跪下抱拳道:“小人杨时启,仰慕大人豪气,希望能投入大人军中效力。”说着他直直地看着高寻。高手看了他一眼:“我保安军中个个都是好汉,你够格吗?”

    杨时启高声道:“小人自认粗通拳脚,当年在庄中也是一等一的好汉,定不会给大人丢脸。”他叫道:“大人如不信,可试试小人的身手,便知小人所言不虚。他耿着脖子,似乎认为高寻说他不够格让他极不服气。

    高寻注视着他,眼中闪过欣赏之意,这个男子桀骜不驯,不过也算一条汉子,昨日抽了他后,之事的事自己可都看在眼里。

    他正要说话,却见一个大汉大步而来,高声叫道:“高管队,千总大人寻你。”却是千总韩朝身旁一个护卫,高寻意味深长地看了杨时启一眼,忙随那护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