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159章 好狠的娘们
    ,二多久,温方亭领着丙总的兵马来到,他们带来了百以猛琳马,随军的,还有镇抚官迟大成。

    两总兵马一色的舜乡堡人士,兄弟相见,都是嘻嘻哈哈的笑闹,高史银说起方才的事,以温方亮的玩世不恭,他也是吃惊,王斗麾下的军官。普遍都是当爹的人,分外见不得这样的事。

    温方亮与迟大成去看尊那几个婴孩。许月娥几个女子正将一些面饼用温水糊了,一口一口地喂给她们吃。那些婴孩也不哭闹,只是安静地偎依在她们的怀中,大口大口地吃着糊糊,似乎都是饿急了。

    看见这样的场景,以迟大成的铁石心肠,他也是动容,叹道二“乱世之苦,天下何时能够太平?”

    许月娥方才到河边时,将身上的粪汁都用河水洗涤干净,似乎还洗了个头,秀湿漉漉的,鲜红的披风大氅也湿了一半,看见她这温柔的样子,温方亮不可思议地抹了抹眼睛,对高史银道:“那不是许娘子吗?她怎么会在你军中?”

    高史银苦笑一声,他揉了揉脸:“几个娘们硬要随军剿匪,有什么办法?正好照料这些婴骇。”

    温方亮兴灾乐祸:“老高你有得头痛了。”

    高史银怒骂一声:“哪有这样取笑兄弟的,什么玩意。    高史银与温方亮,迟大成几人商议了一下,依夜不收的侦探,他们第一个耍攻打的目标是柳家泉附近的一个匪寨,这些日的侦察,保安州的夜不收们,己经在蔚州等地锁定了十几个目标,以后几个月中,王斗麾下的几总军队,将要转战蔚州。广昌。怀安等地,直到秋播前结束。

    那柳家泉匪寨离这里约有大半日的路程,此时各人从保安州出来己是第二日,看看天色渐晚,当晚两总军士便在树林中扎营歇息。

    第二天一早两军起程,经过多个村庄,都是人烟萧条,那些民堡以为舜乡堡这些人是土匪马贼,见他们多达几百人,还有大批的骡马兵器。个个都是如临大敌,好在平安无事。那些人只是大摇大摆地从自己堡下而去,鸡犬不扰。

    行近中午,地势慢慢升高,不远处的河水也慢慢宽阔,快到一个叫黄梅堡的地方时,忽有一个夜不收来报,前方正有一小股匪贼在路口打劫行人商旅。高史银问了一下,只有十几个匪贼,不由大失所望,对温方亮道:“区区几个匪徒,遣一甲军士扫平便是。”

    温方亮也是点头赞许,正要问麾下有谁愿意出战的,高寻心中一动。正想请战,这时许月娥清冷的声音响起:“月娥愿意出战,请两位大人许可。”

    无数双眼睛都是瞧在许月娥身上,高史银皱了皱眉,与温方亮交换了一下眼色,说道:“好吧,便准许你出战,不过刀剑无眼,你可得小心了。”

    许月娥没说什么,招呼了一声,她们只留两人在军中,共五个女子出去,个个提着长枪与盾牌,昂然出列而去。

    看着她们的背影,温方亮说道:“高兄弟,你认为许小娘子她们有战胜的把握么?”

    高史银皱了皱眉道:“许小娘子技艺不错,然这两军交战,”

    他喝道:“都跟上,加快行军脚步。”

    两总军士到达路口时,只见路口横七竖八的都是行人的尸体,似乎这些商旅,己尽数遭遇毒手。再看许月娥五女。己与十几个匪徒交上了手,她们列成一列,一手持盾掩护,一手依枪盾前,她们步步逼近。那些匪徒见眼前几个女子,舞着手上的大刀嘻嘻哈哈的不以为意。几个匪徒还满口的污言秽语。

    许月娥只是冷着脸,见那些匪徒接近自己长枪的距离,一声轻叱:

    “杀!”

    五根长枪如毒蛇般刺出,几声凄厉的惨叫,前面几个匪徒连轻甲都没有,当下被这几根长枪刺了个透心凉。这几个匪徒不可思议地倒下,许月娥几人拨枪,露出后面那些惊呆的匪徒们。

    又是几个女子冰冷的声音:“杀!”

    五枪滴血的近丈长枪又是狠狠刺出。后面几个匪徒又是惊天动地惨叫起来,被许月娥等人的长枪刺入体内。不费吹灰之力,许月娥诸女己经杀了近十个匪徒。

    最后几个匪徒狂叫着冲来,许月娥位于诸女最前,曾有大刀向她砍来。但她盾牌一挡,不理不睬,仍是继续往前而去,她的长枪一挥,就是刺入前方一个匪徒的体内。而先前那个匪徒,迎接的便是下一根毒辣的长枪。

    不知不觉,场中只剩下最后一个匪徒,高史银,温方亮,李光衡,高寻等人都是看得目瞪口呆,一惊许月娥等人的狠辣,又惊原来长枪与盾牌还可以这样使用。

    那匪徒先前曾向许月娥污言秽语,但此时他哪还有嚣张气焰在?他扑通一声跪倒地上,不住叩头哀求:“姑奶奶,求您高抬贵手,就饶我一命吧!”

    许月娥冷冷地看着他,她的长枪慢慢举起,在那匪徒的惊叫中,她弈旬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灿沧猛地刺出,噗哧声响,滴血的枪尖从那匪徒咽喉口躯公,那匪徒呵呵连声,瞪大了眼睛。

    许月娥拔枪,一股血箭从那匪徒咽喉内射出,那匪徒尸体慢慢歪倒在地。

    在场众人都是吸了口冷气:“好狠的娘们!”

    他们吃惊地看着许月娥,怎么也不能将她的身影与那个细心照料婴孩的温柔女子相连。    只有李光衡不住点头:“此女不错!”

    许月娥等人应该是第一次战场杀人,除了许月娥,余者诸女都有些不适应的样子,不过她们很快欢呼雀跃,前去翻找那十几个死去匪徒的腰包,竟被她们找出三十多两的细碎银钱,有些银子上面还沾着血迹

    依舜乡堡军纪条例,缴获上交,然后战后统一计功行赏,还有那些缴获的匪徒兵器也是折价的,那些死难的行人商旅,他们尸身掩埋后。他们的货物也是充公,这些也算是许月娥等人的缴获。

    镇抚官迟大成看着许月娥,脸上颇有复杂之意,他吩咐手下文吏将许月娥等人的缴获记好,然后缓缓点头:“许军士你等击杀匪贼,记下一功,这些缴获的银钱货物,战后回堡,尔等也将得到三成的分赏”。

    只是轻轻松松,便到了明军中几个月的饷银,几个女兵都是围着许月娥欢呼:“许姐,这次我们了

    许月娥清冷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看着那旁兴奋的诸女,己总丙队军士都是惊叹地议论,眼中颇有羡慕之意,许多人也是跃跃欲试。

    高寻心中热血沸腾,他握紧手中长枪,暗暗誓,自己一定要立功,要缴获。

    “杀贼立功,就在今日

    随着军官们长刀前指,在柳家泉匪寨下,两总的火统兵不住地对着塞墙轰击,打得那些匪徒抬不起头来。他们心下恐惧不己,哪来的好汉。胆敢黑吃黑?看对方猛烈之极的统火,放眼蔚州境内,没有一个让塞的好汉有这个武力,还个个身披铁甲?

    说是官兵,也不象,什么旗号都没有,蔚州境内那些官兵他们也了解,他们敢来剿匪?被反剿还差不多。那些叫花兵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火统装备。

    为了对付匪徒,高史银与温方亮将舜乡堡库存内许多老式鸟侥翻出来使用,这些鸟统杀伤力在百步,对付那些没有任何甲胄的匪徒们,这样的鸟统,反而更好使。那些杀伤力在六十步,可破清兵重甲的新式火镝,在剿匪使用上,反而不如这些老式鸟锁”新式火统射程短,火力也太过剩了。

    如此猛烈的镝火,柳家泉匪徒们哪里见过?几轮打击下,他们就要崩溃了。

    两总数队的铁甲长枪兵慢慢逼近,在己总丙队中。高寻领着自己甲中军士不住的往上冲,一边向寨墙上射着利箭,他的箭术神乎其神,接连几箭出去,低矮的寨墙后出一声声惨叫,看得己总把总官高史银点头不已。

    “匪寨破了。

    一群刀盾兵先翻入寨内,打开塞门,一片的欢呼声,成群结队的铁甲长枪兵涌入。

    “跟着我。”

    许月娥一手持盾,右手持着长枪,指挥自己几个姐妹跟上,翻过一个坡地,却见那边慌慌张张奔来一群匪徒。

    “放三眼侥!”

    许月娥喝了一声,她身后两个女兵赶紧应了一声,奔到几女前面,一手拿着火媒,一手夹着三眼统对准了前面那些匪徒们。

    出兵剿匪之前。许月娥曾向高史银要了两门三眼镜,高史银当时觉的奇怪,许月娥要三眼镝干什么?她与李光衡比试时,又是盾牌又是长枪的,己经让人奇怪,现在又要三眼镝,这许月娥身上,藏着多少秘密?

    不过他没说什么,调取了两门三眼镜给许月娥,眼下许月娥七女,除了五人使用长枪盾牌外,便是余下两女使用三眼镜。

    两女将火煤往三眼镜后面的药眼上一点,火光一闪,轰的一声巨响。两个匪徒立时惨叫着被打翻在地。二女又将统身略一翻转,火愕再一点,又是一声巨响,两杆三眼镝快地响了六下,那群奔来的匪徒倒下了一片。

    那三眼统打得不远,射程只在三十步内,然声音非常响,便是远远的也可以听到,后世许多地方还在婚宴中使用,那爆竹的声音,比它轻多了,而且三眼统的锐口弹丸也很粗大,这么近的距离,那些匪徒也没什么披甲之说,被这两门三眼统这一打,死伤几人后,立时惊叫着四散而逃。

    许月娥大喝道:“姐妹们,随我杀贼”。

    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崇祯十年三月十五日起。出外剿匪的兵马便不时捷报传来,二十日。随着第一批缴获运到,王斗终于有这个底气,可以为保安州的军民打灌井,制水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