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150章 联姻
    “貌堂堂的知州大人亲自出李斗迎讲府内。他贝烬绷干,不住的嘘寒问暖,论起官场礼节作派,王斗就是拍马也比不上他。

    兵乱后,王斗可以明显感觉到李振斑在自己面前,那股文官的傲气与优越感都减少了不少。

    二人寒暄了一阵,李振斑试探的问起王斗关于分田免税的事情。    王斗道:“屯田乃国之大政,收地利,抒民力,足兵食,使国有所赖。现州内屯田废弛,所得不堪敷出,如动军民开垦荒地。来年屯政大兴,便足以裕养军民。”

    知州抚着自己的长须,“嗯”了一声。

    王斗道:“至于免去明年军户屯粮征收,也是与民休生的考量,现州内户口萧条,早已不复旧观。百姓困顿之极,摇额却未曾少减,官司束于功令之严,不得不严为催科。百姓抱恨而逃,飘流异地,户口更为零落。如此竭泽而淡,明年安得有鱼?镯减军民税粮,实为必然

    李振蜒长叹一声:“百姓之苦,本官安得不知,只是    ”

    王斗作了一个揖:“请知州大人为万民苍生考虑,也动百姓开垦荒地,减免税粮。”

    “只是,”

    王斗道:“如知州大人减免州内民户税粮,百姓感念恩德,大人定当青史留名

    “只是

    李振蜒脸上微红,他道:“减免州城百姓钱粮不要紧,只是钱粮何出?依何来缴纳明年朝廷税粮,还有军吏们的糊口钱粮安在?”

    文人好名,李振蜒不是不想干出一番事业,如免去税粮,百姓们定然感恩戴德,那种飘飘欲仙的滋味李振蜒也想享受。只是他不比王斗。太多现实的东西顾虑着他。

    王斗道:“大人放心,如大人愿意动治下民户开垦荒地,垦荒费用便从我这里出。如大人愿意给州城百姓减免税粮。明年州治起运朝廷的钱粮,也尽从我库房所出。不但如此,明年我还会给大人送来五百两银子的存留羡余。”

    “蜘

    李振蜒睁大眼睛,不可相信地看着王斗。

    王斗走后,李振蜒忽然回醒过来,他心下暗暗后悔,自己怎么就答应王斗了,到时他搞不来钱粮怎么办?不过事情如此,骑虎难下,知州大人只得硬着头皮去干了。

    十一月二十三日,保安州治衙门也出告示,官府将组织州城民户开垦荒地,相关事宜,一体如操守府布的公告,同时还免去明年州城民户们的税粮征收,一时间,州城又是轰动,消息传开,百姓们感激涕零,李振蜒立时得到一个“李青天。的封号。

    面对百姓们的赞誉,李振斑表面上神情自若,不过在背后无人之处。他却得笑得见牙不见眼,深感陶醉。

    寒冷的天气,州城内外却是热火朝天,开垦荒地的军民络绎不绝。连日来,李振旗商请王斗或是亲自跑操守府邸的次数频繁起来。王斗答应他,等军民的荒地开垦后,打制灌井水车,租给耕牛农具等,自己都会帮知州大人想办法解决。

    己经上了贼船,除了相信王斗外,李振蜒又有什么办法?他虽然内心不安,也只能安慰自己,那王斗看起来年轻有为,人品很不错的样子。应该不会忽悠自己。

    统计荒地田亩,登记户名人口,这是个复杂的工程,需要大批识字的吏员,王斗在州城的管军吏员只有令吏张学焦等六、七个书吏文员,显然远远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而且说实在,对令吏张学焦等人的品行。王斗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十一月底,王斗调任舜乡堡令吏冯大昌前来州城,舜乡堡的文书诸事。便由舜乡堡典吏韩雨主理。

    与冯大昌随行的,还有王斗舅舅钟正显,司吏钟荣等六七人。崇祯七年,钟荣调往靖边堡时只是身为攒典,几年下来,王斗对他考评颇佳。所以钟荣便升了一级,成为司吏。

    舜乡堡几个军堡合并后,钟荣也随钟调阳等人前往舜乡堡。钟荣是跟随王斗的老人了,在舜乡堡内,王斗不免对他另眼相看,以前在董家庄排挤他的司吏李朝等人,转而都要奉承钟荣。

    现在钟荣更是随令吏冯大昌一齐调来州城,不免让人眼红。

    冯大昌在舜乡堡内王斗用得颇为顺手。这人虽然是个官场老油条。但还是勤于任事的。钟荣最早跟随王斗,工作勤勤恳恳,王斗对他也是非常信任,至于王斗舅舅钟正显,冯大昌言他计数内行,统计文册上是自己得力助手,他推荐钟正显。王斗也将舅舅一起调到州城。

    随行的,还有自己的妻子谢秀娘、母亲钟氏等人,现在王斗在州城站稳脚跟,是该将妻子母亲接来了。

    家人相见,都是欢喜。操守府邸的豪华,也让钟氏惊叹不己。

    除此以外,王斗还拜会了保安州儒学学正符名启。

    “老弟,你最近在州城干下的事可是惊天动地啊。”

    在符名启的小院内,一锅煮得滚沸的羊肉汤,一壶热酒,王斗与符名启没有丝毫的形象相坐而饮。酒酣耳热,保安州儒学学正正色对王斗道。

    诛乱军,分田又免粮,哪一件事。在州城内外不是茶楼酒肆的热点话题?就是在儒学内,学生们也是为王斗的举动争论纷纷。

    符名启道:“刚县过折,很多事情,老弟你要三思而后行。”

    符名启很佩服自己小友的办事魄力胆量,不过担忧他得罪人过多,最后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事情做下了。我就不会后悔,前怕狼,后怕虎的。便混吃等死,吧。

    王斗淡淡说了一句,一仰脖子,就是一杯热酒到入腹中。

    符名启看了王斗良久,他拍案而起。道:“好,虽千万人吾往矣,吾辈饱读圣贤书,倒是不如你了。”

    他摆正自己的坐姿,郑重向王斗行了一礼:“为万民苍生计,请操守大人受老夫一拜。”

    王斗止住了他,道:“老符你这是做什么。”    坚持行完礼,符名启又没了儒学学正的形象,他对王斗笑嘻嘻地道:“说吧,我知道你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这次来找来,是为了什么事?”

    王斗道:“确实,我这次来是请老符你帮忙的。”

    他叹了口气:“州城内分田分的。仗量统计田亩,需要的人手众多。你知道我部下多是一干大老粗。让他们上阵杀敌可以,说到登记田亩数字,他们就傻眼了,区区几个吏员,也不足使用。所以就要借用你学校的学生了。”

    保安州城内有保极学社,万历年前称为保极书院,内有学生额一百多名,还有学正,教谕,导等多名教员。以这些人的水平能力,让他们出来统计田亩数字,自然不在话下。

    符名启沉吟道:“这样啊。”

    王斗道:“你还这样那样什么。我知道你学社的学生只授课半日,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出来帮忙

    符名启拖长声音道:“只是  ”

    王斗道:“放心吧,每位出来帮忙的学生,操守府都会给他们润笔费用,每月五斗米,怎么样,满意了吧?。

    “哦。”

    符名启的眼睛一亮。

    王斗道:“如果老符你愿意出来做事,我每月给你一石米,学社内几位教谕,导同样如此

    符名启眼睛更是一亮,接着他怒瞪王斗一眼:“你以为我出来帮忙是为了区区一石粮米吗?”

    王斗不管他,自顾自道:“以后州城需要大批的吏员,如果你学社的学生有意的,以后可以到我府上做吏员,每月一石的月俸。”

    不是所有学生都可以考取功名的。而且他们中贫寒学子也多,如果考不上功名,只能自谋生路。吏员虽然升迁极难,但至少是一份养家糊口的活计,又斯文体面,没有几个读书人会不心动。特别这种世道。有一份可以养家活口的活计是多少艰难。那些吏员的名额,怕是要多人抢破头了。

    符名启点了点头,接下来他奇怪地看了王斗一眼:“你小子哪来的钱粮?”

    王斗没好气地道:“你荐那么多做什么?一句话,做还是不做?”

    符名启气道:“当然要做,你个臭小子,越来越飞扬跋扈,不将老友放在眼里了。”

    州城的军户民户分田开垦热火朝天,从崇祯九年的十二月初,操守府邸的令吏冯大昌,令吏张学焦等人便带着大批的吏员,到处仗量土地。登记民众垦荒的田亩数量,各户田亩的地点,地形,他们户口多少。家口姓名等,最后汇集成册。

    这个过程中,保安州儒学学正符名启也带着自己学社的学生一起帮忙。明面上是为国为民的光鲜事。还可以拿到润笔费用,每月高达五斗米。不但可以养活自己,还可以俸养家人,如果表现好,被吏目厅看中。以后还可以成为吏员,学生们都是干劲十足。

    对于王斗的一系列举动,由于并不触及当地士伸们的利益,所以他们并不阻拦,只是冷眼旁观。

    不过他们中多人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王斗干得轰轰烈烈,不过这么大笔的钱粮,他拿得出来吗?怕一过了年,等打制灌井水车,租给耕牛农具时,就要现出原形吧。

    崇祯九年十二月初六日,州城的民壮总甲李天叙来到操守府邸。

    他恭恭敬敬地拜见王斗后,满面笑容地道:“恭喜大人,恭喜大人啊

    王斗看着他,道:“喜从何来?”

    李天叙道:“我家叔父感念大人尽心为民,心中仰慕,欲将我那侄女许配给大人为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