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136章 火器之威
    震耳欲聋的火镜齐射声响起,一片浓密的白烟随之腾起。

    火统的巨响与弹丸击时灼热的火光让身后的卢象升等人吃了一惊。再看前方,竖在五十步外的厚实木板己是打得碎裂飞扬,这种威力,看得纪世维等人都是脸色苍白。

    在王斗前面。韩朝哨中一队火锁兵正分三层射击。前两排蹲立,后排站立。此时射击的正是后排,他们射击后,从身上背的油包弹药袋中取出一根定装纸筒弹药,再次快装填弹药。

    “放!”

    “放!”

    “放!”

    “放!”

    震耳欲择的齐射声一阵响过一阵,这队火镜兵依次进行三轮火锁,射击后。前方竖立的厚实木板己是一块不见,呛人的硝烟味到处弥漫,前方难以视目。

    良久,卢象升咳嗽一声,他身旁的纪世维脸色白,东路参将张国威与东路游击毛锋也是目瞪口呆。还有保安卫守备李贻安等人,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们军中也装备有大量的火器。如鸟统。三眼统之类的,就没有一个有王斗这样的威力。    “果是犀利!”

    良久,卢象升说了一句,接过一个火侥兵手中的火统仔细观看。

    他爱不释手地抚摸那乌黑厚实的镜身,象现什么似的,说道:“这是鸟镜。”

    显然的,卢象升手中的是鸟侥,虽然统身略短,统口略大,不过确实是鸟统无疑。

    王斗道:“回禀督臣,确是鸟统,只不过卑职略加改进。

    他道:“奴贼多披两层,甚至三层重甲。弹丸过难以打破他们身上披的重甲。”

    卢象升点了点头,道:“侥口大,装填子药多,威力确是增大。不过想必射程也就近了,如果奴贼冲上来,那又如何?”

    王斗道:“火器只能阻敌。要击退奴贼。还需靠将士必死之决心,平日技艺的操练。”

    卢象升感慨地点了点头,现在大明军中,己经有各种更先进的火器。比如说噜密统,自生火统等,不过对上清兵,却无多大优势,除了质量问题,就是因为将士没有近身作战的勇气。

    王斗手上的改良鸟统,严格来说只算普通。大明几十年前的老技术。不过威力却是非常大,让人见之难忘。加上他们士兵有敢于战斗的精神。能击退清兵,也就理所当然了。

    他道:“方才你军士射击从容快捷,想必也是平日练的结果吧?”

    刚才卢象升见王斗采用三层射击战术,其实现在大明军中普遍使用三层火器射击战术,这个不奇怪。甚至定装纸筒弹药也没引起卢象升多大惊讶,大明的火器兵,多是采用火药与弹丸定量分装,只不过一个,用竹筒,一个,将火药与弹丸包在一起,不过这个思路可以借鉴。

    王斗道:“正是,我舜堡使用定装弹药是其一,最重要的,还是平日士卒的严格练,练得多了,作战时才可以从容不迫。”

    卢象升点头。依他的估计,刚才舜乡堡火统兵的三轮射击度,如果在野战中,有敌军的步兵冲阵,根本冲不到近前,就会被猛烈的锁,火打溃。不过这都需要严格的练,才可以克服战场恐惧,做到装填快。挥火器的最大威力。

    他沉吟半响,说道:“方才我见你军士射击从容,不虑有炸膛的危险,本督详细观看,确实精良,难道你堡内有什么能工巧匠不成?”

    卢象升手上的鸟锁航身虽然很热,锐口还在冒着轻烟,不过确实没有炸膛的危险,刚才的射击,也证明了这一点。

    见卢象升这样说,众多双眼睛看向王斗,各人军中鸟统众多,但是军士普遍不愿意使用,这与鸟统的质量差,作战时容易炸膛有关,不过看舜乡堡的鸟统,似乎没有这种忧虑。他们也想听听王斗说明原因。

    王斗道:“卑职哪有什么能工巧匠,现在舜堡的工匠,尽是以前留下来的匠户。其实制造精良的火器很简单。只要平日督促工匠,对制造不合格火器的工匠严厉惩罚。勤者赏懒者罚,又保证原料的充足供给便可。”

    舜乡堡的火统确实不是什么先进的武器,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各堡将官只要用心点,其实都可以造出如舜乡堡一样的火镜。所以王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王斗说得简单,卢象升却想得很多,良久,他叹了口气。

    他对王斗道:“王斗,这只鸟镜,你可愿送于本督?”

    王斗忙道:“督臣愿收入这只火统,是舜堡上下的荣耀,督臣尽管拿去好了。”

    只有那个火镜兵眼中露出可惜不舍的神情,舜乡堡火统兵手上的火镜,可都是每个火锐兵的命根子啊,不过随后他得到五两银子的赏银,是卢象升赏给他的。

    声象升将手中的火统交给身旁的亲将陈安,陈安爱不释手地抚摸这只鸟统。左看右看,卢象升的几个弟弟也是一同围上观看,东路参将张国威与东路游击毛镶也在旁探头探脑。

    陈安忽然对王斗施礼道:“王千户,某有一事不明,还望指教。”

    对卢象升这个心腹亲将,王斗不敢怠慢。他忙道:“将军有话请说。指教不敢当

    陈安道:“某观舜堡的鸟统果是精良犀利,也没有炸膛的隐患。就不知在作战时。可否会如余者鸟统一样,有哑火,不能击等缺憾?”

    乌航,也剪是前膛火绳枪,普遍有容易哑火的毛病,主要愿因就是火门的点火药容易被风吹走,或被雨淋湿,特别是在大明的北方之地,经常狂风大作,作战时鸟统的哑火率更高。

    万历三十四年的兵录曾有谈:“三眼统与鸟嘴统,鸟嘴在南多用而北少用,三眼在北多用在南少。此为何哉?北方地寒风冷,鸟嘴必用手击,常力不易,一旦火门开而风甚猛。信药已先吹去,用辗信易坏火门。一放而虏骑如风至,执之拒敌甚为不便。此三眼统一杆三镜,每统着铅子二三个”伺敌三十步内对准而放,一炮三放其声不绝,无有不中。虏马至则执此统以代闷棍,虏铁盔铁甲,虽利刃不能入。唯以此统击之,故于北方鸟镜、三眼统有此之别

    容易炸膛,又容易哑火,所以在大明北地,鸟锐不如三眼镝受欢迎也就在情理当中。

    就是舜乡堡的火统,制造得再精良,平日火统的哑火率也达到一成。这还是夏天与清兵作战,如果是在秋冬季节。舜乡军手上的火镶,威力更要大大减弱了。

    想到这个问题,王斗也是呆呆出神,想起历史中军火专家赵士祯曾有明一种轩辕统,好象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过实物自己没有见到,也不知道可靠不可靠。

    目前阶段,王斗却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他老老实实地道:“有,我舜堡的火镝。平日哑火率也高达一成。”

    陈安大为失望,道:“如果火镜哑火不能击,等贼寇近了身来,又该如何?

    王斗道:“别无他法,可能靠将士血战肉搏了

    陈安叹了口气,不再问下去。

    接下来,卢象升又看了王斗长枪兵的技艺表演,看到很多军士都可以在二十步外挺枪刺中人形木把上各个目标,而且他们冲刺时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给卢象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果胆子小点的敌军,见舜乡堡长枪兵这样气势汹汹的冲来,气势上先矮了三分,怕难以挡住他们的一枪之合。纪世维看得脸色有些白。东路参将与游击也觉得舜乡堡的军士杀气过重。

    卢象升问了一下,王斗考核武艺是按照戚帅的练兵实纪分为三等九则,按王斗说的,舜乡堡军士获得最高考核技艺的是上等中则,在舜乡堡上等军士很多,不论是兵册上的铁甲锐士,还是舜乡堡内的军壮。

    听到这里,卢象升沉默了,越想到那级问题。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道:“王斗,你招集堡内所有军民百姓,本督要亲自向他们宣慰抚恤

    王斗让林道符去招集堡内外的军民百姓。这个招集过程中,卢象升并没有进堡,他只是沿着堡外行走,众人都是跟在身后,舜乡堡几面残留坑坑洼洼的大土坑,引起了卢象升的兴趣。听着王斗的解说,他兴味昂然地连连点头,他还看到了南门外那遗留的战场痕迹,大块大块的血斑,可以看出当时的惨烈。

    看到这个,情形,不说保安卫守备李贻安等人惊讶,他们早知道舜乡堡经过一场惨烈的攻防战,却没想到惨烈到这个地步。怀隆兵备道纪世维与东路参将,游击等人也是看得咋舌不己。

    在南门外,王斗略略说了说当时的攻防战,他重点说那些死在舜乡堡下的百姓,他道:“战后,卑职将这些义民收睑,就葬在舜堡南面的釜山脚下,卑职为她们建了坟冢,又修建了一座庙宇    卢象升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最后他道:“王斗,你带本督前往观看。那些战死的军民,本督要亲自为他们上香祭拜。”,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