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一百章 值得
    谢一科,温达兴几人自昨日逃入山后。沿着山间小路狂奔。他们一路往西,经过诸多的山中村落。又经过五堡的杂庄,在今日清晨,终于过了董房河,进入舜车堡地界。

    谢一科受了箭伤,不过还是一声不吭地骑坐马上,只是神情疲惫己极。鲜血早己将他后背衣甲浸透。箭杆虽是折去,但那箭头却是不敢拨出来,免得大出血不止。

    在谢一科前面十几步,温达兴在前方探路,不时回来向谢一科告知情况。在谢一科的身旁身后,还有十余匹战马,有些马匹是舜乡堡自己的,有些是夺自清兵的,上面载着几个死难夜不收的遗体,还有那个擒获的清兵专达。

    在最后面,夜不收李有德载着那个受伤的夜不收马子仁,只是紧紧跟随。马子仁受伤过重。早己昏迷不醒。

    过了董房河,谢一科几人一颗吊着的心也是放松下来,到家了,终于安全了。

    心情一放松,谢一科更觉支撑不住,骑在马上摇摇欲坠。

    离堡三里,在进堡的一个路口时。谢一科看见温达兴正与从路旁隐蔽处跳出来的几个伏路军士急急说话。然后这些伏路军士惊呼着向谢一科等人奔来。

    在六月底清兵入寇后,王斗就设伏路官,在舜乡堡四面的几条路口中。都设有伏路军士,分为几班。每班管几更,备有火箭,灯笼,黄旗等物,遇有清兵入寇,立时施放火箭三只。并摇展黄旗回来报告。城头看见立时登城守御。

    这条路口的伏路军士由一个叫陈守富的甲长在统管,他奔过来后,看见几个夜不收的遗体,他吸了一口冷气:“这么多兄弟阵亡,啊呀,还擒获了一个教子头目。”

    他喝令手下一班军士将谢一科等人搀扶回堡,又牵了那些马匹回去。

    众人来到南门,放下吊桥进堡。进入堡内,街上忙着备战的军民们都是围观过来,都是吃惊地对着被搀扶着的谢一科几人指指点点,连声道:“真是惨,又有兄弟死难了

    这时那个清兵专达己是醒了过来,他被捆在马上,只是用力直起身来。一边迷惑地打量眼前景物。

    看他身上的清兵装扮,还有脑后拖的那根细长金钱鼠尾辫,堡内居民纷纷围了上来,指着他怒骂:“杀千刀的勒子。”

    不时有几个妇人尖叫着扑上来。对着他的脸上抓去。

    那专达怒吼着,口中大叫大囔,以凶恶的眼神逼视各人,这些年,后金兵的凶残深入人心,见他这样子,有些妇孺都是畏惧,不由后退了几步。

    温达兴大摇大摆走在前面,他没有受伤。所以自己行走。他回过身。大步过来,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那专达脸上,喝道:“狗鞋子,到了堡内还敢猖狂?”

    他左右开弓,甩了那专达十来记耳光,打得他口鼻出血,眼前金星乱冒。

    那专达更是怒吼咆哮,这种奇耻大辱他以前哪有受过?他口鼻滴血。只是狂叫不停。

    温达兴看着他的头顶冷笑道:“好头皮,我老温的手又痒了

    忽然街上各人分开,纷纷道:“大人来了。”

    那专达抬头望去,只听前面脚步声不断,一大群人往这边而来,很快走到了谢一科等人的高前。

    那专达看去,这群人中,一大帮披甲的明军将官,只是簇拥着一个年轻的明国将领。年不到三十,身材魁梧,目光锐利,顾盼间极有气势。他身后跟随的护卫军士,个个都是高大彪悍,手上拿着噌亮的长矛。

    忽然那专达大声吼叫起来,他认出来了,那年轻明国将领身上披的银白铁甲,正是他同胞哥哥的护身衣甲,两年前他的哥哥入关死难。没想到他的衣甲落入这个明人之手。他恶狠狠地瞪着王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见这个清兵大呼大叫,瞪着自己象要吃人的样子,王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他身旁的韩仲怒骂一声。大步上来,喝道:“狗数子,你叫个什么叫?”    他一拳重重打在他的脸上,大骂道:“等着吧。老子会一刀一刀的割了你”。

    那专达本来昨日己是受伤,奔波一日,刚才被温达兴甩了十几个耳光。再被韩仲重重的打了一拳,一时间昏迷过去。

    谢一科挣脱几个军士的搀扶,扑到王斗的眸边,大声哭道:“姐夫。我的兄弟都死光了!”

    王斗看着他,皱眉道:“大好男儿,哭什么哭?”

    “勇士征战沙场,马革裹尸,本来就是他们的归宿!”

    半响,他温言道:“此次你辛苦了,哨探有功,先下去歇息疗伤吧。疗伤后再向我禀报经过

    他看向谢一科一行人,出前十一人。现在只余四人,还有两人受伤。可见当时战事之惨烈。

    他看向温达兴:“你叫什么名字?”

    温达兴眼中喜色一闪,一声响,温达兴己是单膝下跪,他双手抱拳对王斗大声道:“夜不收乙小队上等军士温达兴,见过防守大人。”

    王斗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记住你了,好样的。”

    又问了夜不收李有德的名字。然后走到几个夜不收遗体前面,静立了半响,他对遗体微微鞠躬,身旁各人也是一起施礼。

    王斗抬起头,沉重地道:“死了的弟兄,要好生收睑,等战后一并祭拜!”

    他身旁的林道符沉重地答应。

    温达兴与李有德下去军营歇息,王斗纷纷好酒好肉的搞赏这两个杀敌归来的好汉。

    谢一杵与夜小心马午仁,被扶讲千户官厅内“由王天学亲自为他们权扎滞”洲,自王天学来到舜乡堡后,带出了更多的医士学徒,还研制出了诸多的疗伤药物。

    王天学为人懒馋,又好酒如命。不过好在他的正事到没落下,医术也高明,王斗便让他一直任着舜乡堡医官的职务。

    夜不收马子仁早己昏迷过去,所以为他疗伤倒也干脆。

    不过王天学为谢一科拨出肩背的箭头,还有切割箭疮时,谢一科出了一阵阵凄厉的喊叫声,可说是闻者流泪。见者伤心,最后他差一点昏迷过去。

    好在谢一科挺过来了,王天学为他洗涤伤口,敷上药粉,又包扎好伤口后。他松了口气,道:“好了,没事了。”

    他看了看眼前盘中一个尖锐的小型三棱箭头,摇了摇头,骂了一声:“好歹毒的勒子。”

    这种箭头一向是清兵哨探使用,射中人的身体后,伤口最大,救治最难。

    好在谢一科的箭伤入肉不深。伤口时间也不长,又没有感染,在切割周边的腐肉后,包扎好就行。以后每天用淡盐水清洗伤口,然后换药。估计十天之内伤口就可愈合,这也是清兵的弓箭太过歹毒,换成平常的箭只,三、五天伤口就可愈合。

    在谢一科疗伤的时候,他的姐姐谢秀娘也听说弟弟受了伤,不由流泪。

    王斗只是安慰她,说谢一科无事。谢秀娘眼见就要生产了,正需要安心养护的时候,王斗不能让她担心。

    包扎好伤口后,谢一科趴在一张木板上,他虽然非常疲倦,仍是挣扎着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说来。

    最后他又带着哭腔说道:“黄兄弟被擒去,眼见也是活不成了

    一大群堡内的军官聚集在王斗的身旁,镇抚迟大成冷然道:“那黄国痒被擒,可会泄漏我们堡内的情报?”

    谢一科叫道:“黄大哥不是这样的人”。

    王斗喝道:“闭嘴,上官没问你,哪有你插口的份?”

    他看向韩朝,韩朝肯定道:“我赞同谢兄弟的说法,黄国痒这个军士我了解,他家人都是死于教子的刀下,平日对鞋子恨之入骨,决对不会出卖我们堡内的兄弟

    王斗点了点头,他又细细地问谢一科,当时作战的情形,每一个

    。

    从战果来看,当时己方十一人。结果阵亡六人,受伤两人。清兵六人,杀死五人,一人生擒。

    对这个结果,王斗还是满意的。

    那些八旗兵都是终年征战的战士。他们每天的生活。就是战斗。他们的每一个士兵,都经过大小战事无数,战场经验非常丰富,特别是那些马甲之类的军士,每个人,至少都有八年以上的战斗经验。

    而且八旗兵现在正是上升阶段。军中锐气极足的时候,放眼八旗兵的战力,他们在整个中国历史不算什么,匈奴,突厥,柔然,女真,蒙古等部族,都有比他们更强悍的战斗力。

    可惜八旗兵运气好,出生在明末,不可否认,他们在当时的东方,是一只非常精锐的部队。

    己方的人中,除了小部分人练有两年外,余者,多是粗粗吊练一年。半年,而且大多没有经过血腥的战斗,就是原来舜乡堡的一些家丁,也同样是如此。

    眼下有这个交换比,这个成绩己经非常出众了。

    在王斗原来的估算中,如果在野战中,自己的普通军队能与八旗兵有二比一的交换比,他都认为是值得的。在未来中,如果自己军中的普通士兵能与八旗兵有一比一的交换比,那自己就稳操胜券了。

    依自己的练兵制度,自己可以源源不断的生产出大规模能战的士兵。而八旗兵的精兵却是死一个少一个。虽然现在舜乡堡缺人口,保安州也缺人口。但大明不缺人口,只要有源源不断的人力补充,军官层不变,练兵制度不变,自己又可以拉起同样的军队,拥有不断能战的

    士。

    未来如果有可能,自己军队可以死上十万,但无论是闯贼还是满洲勒子,他们的核心军队都死不起十万人。

    真到拼消耗的地步,没有人拼得过自己。

    而且依王斗对历史的了解,八旗兵虽然穷凶极恶,单兵作战能力出众。但他们大股兵力的伤亡承受力并不高。王斗后世研究过史料,八旗兵号称满万不可敌,但他们的伤亡承受能力却不足百分之六,这还是各下级军官伤亡不大的情况下。

    当年毛文龙一万多人对阵八旗兵正红旗的五千余人,当时正红旗不过伤亡三百多人,结果就溃散了。在清兵南下时,在扬州城下,在嘉定城下,八旗兵也经常是二千余人,才伤亡一百余人就溃散。

    再自己的舜乡军,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在舜乡堡城头。至少可以承受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的伤亡。

    想攻打自己舜乡堡,就看这帮强盗也没有决心拿命来换。

    从谢一科口中,王斗还看出了自己夜不收使用的手统与弩箭对清兵的棉甲效用不强,反而是标枪表现出彩。看来夜不收们使用的远程武器。自己要好好思量思量。

    还有,清兵都过了洋河。大量进入保安州境内,不几日就会到达舜乡堡堡下。

    看来,恶战就要开始了。

    在战前,多掌握一些敌方的情报也是好的。

    老白牛: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