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九十五章 仁与义
    那少夫人上下打量圭斗,贝他身武人装扮。眉角微微晦圳咖“就静静地立在那里不语。

    她的身姿丰腴,颇有少妇风韵。穿着深紫色的稍子,挽着一个鹅胆心髻,云髻雾鬟的,上面插了一根金玉步摇,行止中,垂珠颤动。

    这少夫人举手投足中有一种优雅高贵的气质,象她们这种官宦人家出身的女子,最是注重风姿仪态。有什么心绪轻易不会外露。在王斗看来,这少夫人是个极有心计之人。

    那纪小娘子则是穿了一身素白的白绫衣裙,纹样质地考究,细腰雪肤。明眸流盼,裙拖六幅湘江水日她眼眸看向王斗,似乎认出这个几个。月前看过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接着便是浅笑起来。

    符名启也听到王斗的喊声,他转头看到王斗,笑了起来:“是你小子啊。”

    他说道:“等一会儿,待我送送客人。”

    那少夫人与纪小娘子听到符名启对王斗说的话,更是奇怪。两双俏目只是投注王斗身上。

    符名启送二女出门,一阵香风,袅袅娜娜的,二女都是经过王斗的

    旁。

    到了院门口,符名启与二女施礼而别,那纪小娘子再次裣衽行礼:“多谢先生了。”

    符名启微笑道:“代我向大人问好。”

    符名启回过头来,对王斗笑道:“是不是看傻了?”

    王斗摇了摇头,道:“老符啊,她们是什么来头?”

    二女的相貌气质都极为出众,特别是那纪小娘子,更是娇媚无匹。居移气,养移体,平民中很难出现如此气质高雅的女子,王斗知道那少夫人身份,那纪小娘子却不知是哪家出来的女子。

    符名启道:“年长的那位是知州府的少夫人,唉,文君新寡,也是个苦命的人。”

    王斗也听说过,那少夫人两年前嫁给知州李振蜒的儿子,没多久,丈夫就死了。不过此女颇为精明能干。将府内治理得井井有条,颇受知州大人的器重。

    “年少的那位姓纪,她的身份可不简单,她随少夫人前来,走向我请教一个问题。”

    符名启没有深谈那纪小娘子的身份来历,却是吟诵起来:“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遁相遇,与子俏盛。”

    他看向王斗:“王老弟,刚才看你神色清明,似乎没有被美色所迷。不说那纪小娘子,就是看到少夫人,许多人也是丑态百出,你却能把持住。看你不过二十余岁,只是你的心思,怕比我还老哦。”

    他摇了摇头,似乎刚才没有看到王牛的丑态颇为遗憾。

    他道:“朋友一场,要不,我把那纪小娘子介绍给你?”

    “她宜男之相,内媚于身,到时肯定可以给你生七、八个儿子。”

    说到这里,他呵呵地笑了起来。看他那笑脸,哪还有堂堂学正的样子?

    王斗只是微笑摇头。

    符名启“哼了一声:“还摆起架子了。说实在,你二人身份地位相差太远,你又有了妻室,以她的身扮。是不可能给你做妾的。”    二人说说笑笑,进了内室,王斗看符名启妻田氏不在,问道:“嫂夫人呢?”

    符名启道:“回娘家了。”

    二人坐定,符名启道:“王老弟,我一直好奇,话说人不风流枉少年。可你似乎连欣赏美色的心思都没有。”

    “你不贪财,不好色,对百姓仁爱,人无完人,你这样,是为了什么?”

    王斗静坐良久,他道:“古人有云,修身,治国,平天下!”

    “可我自认连修身这一段都没有到,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无非是为了生存罢了。”

    “乱世之中,苦苦挣扎!”

    符名启深深叹息起来,良久。他唱起歌来,歌声悲切,却是那天在灾民中听来的歌谣。

    舜乡堡在四同时开设了孩童学堂。分为了几个大班小班。

    每班约有孩童数十人,连董家庄都有小孩到舜乡堡去上学。董家庄离舜乡堡并不很远,学生走个几里路去上学,就是在后世也是非常普遍的事。不过从靖边堡到舜乡堡去上学就稍远了一些。

    学堂孩童每日的口粮,都是由堡内提供。舜乡旧堡内有十三岁以下的男孩女孩一百三十多乡新堡内有十三岁以下的男孩女孩近三百人。董家庄内也有六十多人。

    由于现在财力紧张,王斗只能选择一部分较聪颖,或是以前识过字的孩童进入学堂。约在一百多人。而且是清一色的男生,这个时代女孩是不能与男孩一起上学的。

    能进入学堂读书,是让人非常羡慕的事。

    古时的观念,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特别是在大明,对读书人更是优待。只要中了秀才,就可以免去税粮负担,还可以仗剑游行。换成普通的平民,就走出了百里之外,也需要路引。

    而且舜集堡的学堂还提供每日的口粮,给孩子们吃饱,又不用干活。一又辽让堡内军户争抢泣读书的名内军户只要有自家磊川在学堂读书的,对外说起来,这脸上都是极有光彩。

    学堂的教学,暂时让舜乡堡几个书吏代劳。保安州儒学学正符名启。也经常会从州城前来舜乡堡教习几课。

    舜乡堡这么多的学生,让他兴趣非常浓厚,他己经答应了王斗。以后会从保安卫卫学中挑选几个教师前来任课。

    至于现在舜乡堡学堂的教材。还是使用大明通用的一些课本诗集。虽说贯彻理想要从娃娃抓起,不过先要让他们识点字,懂点道理不是?大明各地卫学中,通行的课程是礼、乐、射、御、书、数几科,王斗主要还是让几个书吏教习书与数两科。

    几个书吏教学风格各有不一,令吏冯大昌虽然待人温和,教习上却较为严谨正统。

    王斗的舅舅钟正显也一样是轮流为孩子们上课。他说是东西倒是颇为现实。

    舜乡堡学堂内有一个大班,学生在三十几人,多是十岁到十三岁的大龄学童,以前也曾有几个孩童在老家内读书识字的。

    这日钟正显为大班上课,他说了一会课本,然后让学生们自己诵读。他摇头晃脑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大家要好好读书识字,就算将来考不上功名,最少可以象我一样,有一碗饭吃,养活自己还有家人。”

    下面有一个调皮的学生高声道:“听说先生是靠防守大人,才得到现在这碗饭的。这么说,就算不读书,也一样可以养活自己家人了。”

    众孩童都是哄然大笑起来。

    令吏冯大昌站在教室外,他神情有些难看,他道:“这些学生怎地可以如此说钟先生?等我前去责骂他们。”

    王斗道:“罢了,童言无忌,不必太在意。”

    符名启也是微笑摇头。

    却听钟正显的声音传来,他也不生气,只是笑道:“有一个好外甥。也是先生我的本事。不过如果不会识字算术,就算外甥再强,也一样不能胜任书吏的这份差事。”

    他对先前那个调皮的学生道:“温景和,回去后你的作业,便是将今日的课文抄写三百遍。”

    第二日,是符名启为大班上课,他在纸上写下大大的“仁义”二字。然后高高挂起。

    他对众学牛说道:“你们可知读圣贤书,所为何事?”

    众学生都是摇头。

    符名启道:“便是我书的仁义二字。”

    符名启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懂得忠烈与仁义,才非行尸走拜  自己又能做到,才能庶几无愧,青史传扬。

    他的声音变得慷慨激昂:“昔日文承相苦读圣贤理。元军陷鄂州,京师震动,各地将官观望不前,只有文承相毅然起兵勤王。当日友人曾对他言:“现在元军三路进兵,你以乌合之众迎敌,无异驱群羊斗猛虎。文承相答:“我也知道如此。但国家养育臣民三百多年,一旦有急,征天下兵,竟无一人一骑应召,我万分悲痛。所以不自量力,以身赴难,希望天下忠义之士闻风而起,聚集众人力量,也许能保存社稷。他又言:“受君之恩,食国之禄,应该以死报国”

    “文承相兵败被俘后,元主以高官厚禄劝降,又以亲情诱逼,文承相宁死不屈,从容赴义。他的气节与忠烈,被后世传唱,青史留名!”

    符名启看着众学生道:“我不要求你们如文承相一样节烈,但要让你们知道,这仁义二字的道理,读圣贤书又为何事。”

    众学生都是似懂非懂地点头。

    忽然一个学生道:“受君之恩。食国之禄,该当以死报国。如果君王都投降了,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又该如何?”

    符名启看去,却是昨日那个被钟正显罚抄课本三百遍的温景和,他今年十三岁,长得眉清目秀,大班中以他最调皮,也最聪明,他却不是舜乡堡人,而是董家庄人。

    大班中这么有深度的问题只有他问得出来,符名启不由点头,他微笑道:“问得好,昔日宋恭帝降事元主,元主派他劝降。然文承相答“君降臣不降”社稷为重,君为轻!我华夏几千年,改朝换代无数,然君王可以降,我们读义却不能失去。”

    温景和道:“先生,学生明白了。”

    符名启摸了摸他的头,温言道:“好孩子。”

    学堂内传出了孩童清朗的读书声:“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听着这朗朗的读书声,窗外的王斗有一种从心灵并出来的颤动,这才是真正的读。

    真正的仁头!日o8旧姗旬书晒讥片齐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