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七十三章 文册、工匠
    :户官厅占地颇大。在大门不远外有两棵橡树。古橡苍功他瑕,枝叶繁茂,生机旺盛。

    看着这个大宅院,王斗不由感慨,想当日自己为靖边堡的事,前来向杜真讨要耕牛农具,忍受看门小校的眼色。现在自己却成为这个地方的主人,想起往事,真是不胜喘嘘。

    韩仲显然也是同样的心思,不由眉飞色舞。

    看到王斗的样子,林道符心下又不是味,从去年起,许忠俊,杜真,还有自己,都在这个地方待过,最终自己还是没有成为这个地方的主人。

    他强忍心内的不痛快,对王斗道:“防守大人,堡内同僚已是在堂内设下酒宴,为大人接风洗尘,我们进去吧。”

    王斗点了点头:“也好!”

    舜乡堡在西北处设有军营、马铺,当下由许禄带头,殷勤地将王斗一干手下安排到军营去休息。

    王斗则是带着韩朝、韩仲,谢一科,还有一队战兵,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千户官厅内。

    一进大门,里面一座照壁,广三丈六尺,高一丈六尺,东西两角,还辟有橱门。

    千户官厅前衙后宅,以大门、大堂、二堂、三堂为中轴线,其他建筑基本保持左右对称。内中分为几个房科,分别是正副千户,百户镇抚,还有令吏房的吏员办事所在。

    大堂为五间七架,布置颇有武风。

    此时在大堂旁的西花厅处,已是摆匕了几桌酒席,有鱼有肉有酒,午膳算是丰盛。

    看来为摆这几桌接风酒,今日舜乡堡内要大大出血了。

    许禄安排好王斗一干手下后,匆匆忙忙赶来赴宴。此时他有幸与王斗坐在一席,他端起酒杯大声道:“防守大人来我们舜堡任职,这是我们舜堡上下的荣耀,来。让我们敬防守大人一杯!”

    众人都是轰然响应,连林道符与镇抚迟大成都是点头举杯,王斗道:“本卑新近上任,对舜堡之事多有不明,还要诸位同僚多多协助,一起将舜堡治理好!”

    他微笑举杯,武人一齐干了。

    接下来,席中各军官纷纷上前给王斗敬酒,连几个吏员也不例外。

    王斗来者不拒,酒到杯干,让众人都是意外,没想到王斗如此豪气,各人不觉对王斗生出些微好感。喝酒豪爽的人,通常气量也大,看来以后大家的日子好过了。

    其实对于王斗担任舜乡堡防守官,堡内除了钟正显外,怕没有一个,人服气。他资历太浅,官位太虽说前些时间他剿匪有功,不过这升赏还没有下来,王斗仍是总旗,以区区总旗担任防守官,这如何让人心服?别的不说,舜乡堡内百户一抓就是一大把,这些人都轮不到,凭什么轮到他?

    不过这王斗能担任舜乡堡防守官,最少证明了操守官徐大人对他的看重,这后台可是很硬,而且今日王斗带来的兵马,实力也是不容视,不管这些兵王斗怎么练出来的,这个世道,有兵就有权,就可以大声说话。

    王斗任职已是事实,成了他们的顶头上司。以后自己想在舜乡堡内过好日子,当然要巴结好这个新任上司。而且杜真死后,这堡内管屯官的人选一直没有定下来,到时要由王斗安排,这管屯官可是大有油水,谁不眼红?

    因此不管各人内心想什么,至少表面上都是人人神情亲热,这敬酒潮是一波接一波,连王斗带来的韩朝、韩仲、谢一科三人,也是身边不时围上几人。

    韩朝、韩仲还好,谢一科喝了几杯酒后就脸色通红,说话的舌头都大了起来,扯着一个人只是叫兄弟。

    王斗看在眼里,心想自己这个小舅子和他姐姐相比,这性格是天差地远,他似乎容易喝酒犯事,这一时间,王斗决定下来,让谢一科以后少喝酒。

    接风宴要结束时,许禄靠近王斗低声道:“大人一路辛苦,后院下官已是吩咐人收拾好,这宅院空旷,要不要招几个仆役服侍?。

    原来许忠俊与杜真任防守官时,都招有仆役,不过杜真死后,那些仆役也就散了,林道符虽代理了一段时间的防守官,不过他为人清苦,一直没有招仆役服侍。

    王斗微笑道:“这事便由许老哥你安排吧!”

    自己在舜乡”熟。众许禄极力想只结自只,就多给他机会证    果然许禄非常高兴,连声道:“大人放心,下官定会将事情办好”。

    接风宴结束时,林道符等人就要告辞,王斗今日方来,按他们的想法,至少也要休息几日再处理公务,不料王斗叫住林道符道:“林大人,晚上时分,你将堡内文册拿来给我看”。

    杜真死后,林道符代理了一段时间的堡内事务,各样的文册都是归他管理,听王斗这样说,林道符有些惊讶,他看了王斗几眼,随后,他拱手道:“下官明白。下官告退”。

    酒宴结束,王斗来到后院,果然几进几出,房间众多,王斗让韩朝、韩仲、谢一科几人各选了一套房间。傍晚时分,钟正显也乐颠颠地来了,将行李搬了过来,言道以后就住在官厅宅院内了。

    晚上时分,林道符来了,他向王斗拱手道:“大人,下官已是将堡内文册带来,本千户所内外丁口军户,仓库粮草,军械枪炮等记载尽在此处”。

    看着这个高大的中年军官,王斗微笑道:“辛苦了,林大人请坐!”

    王斗知道林道符还是很有能力的,对舜乡堡的事务也很熟悉,只是他的官运不好罢了。这样的人,他当然要用起来。

    他让林道符坐下后,便凝神细看起文册来。

    依文册统计,舜乡堡内有官兵三百二十三人,马骡一百一十五匹。堡内还有军户三百五十余户,口一千多,其中有匠户七十余户。

    军器方面,有弓七十余副,箭五千二百九十枝,盔甲一百八十六顶副,虎衣虎帽十四顶身,大刀,腰刀,藤牌背刀各一百余口。此外还有神枪三十二杆,神铣十五杆,铜炮三个,铜铁佛朗机五副,无敌手二个,虎尾炮二个。储备铅一百八十七斤九两,储备火药一百二十斤七两,储库熟铁一千六百三十斤,生铁一千三百五十七斤,生铁子四百三十二粒。

    王斗摇了摇头,堡内人口物资军器之少,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再看堡内屯田耕牛与属下各堡的情况,更是糟糕。舜乡堡耕牛还不到一百头,不算靖边堡,整个千户所屯田地不到七千亩,整个千户所的军户不到八百户。而且,谁知道这些情况是纸面上的统计,还是真实的情况?

    王斗只是在沉吟,林道符一直在旁看着王斗的神情,他久在舜乡堡,自然知道这堡内的难处,他也算是尽心竭力了,可这堡内的情况就是每日恶化,就不知这位很有传奇色彩,最新上任的防守大人能不能改变这个情况?林道符很是期待。

    良久,王斗抬起头来,对林道符道:“林大人,你明日招集堡内军官,我要巡视堡内各处!”

    第二天一早,王斗在林道符等人的陪同下,察看了舜乡堡内各地。

    那舜乡堡西北处是军营、马铺,东南处有粮仓、草料场,此外南门内还有一个邮驿。王斗这些地方都看过了,军营内人影稀少,大部分军士都不知道去哪。马铺内的马匹大多瘦弱,草料场缺乏干草马料,邮驿内剩几个老拜

    那常平仓内,粮米更只剩下数百石,够吃用多少天的?

    王斗走了一处又一处,舜乡堡内的一切都暴露在王斗的面前。随同舜乡堡各人都有些忐忑不安,只有王斗神情平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韩仲与谢一科一边看一边笑,二人连声道:“啧啧,这堡看起来大是大,不过败絮其中,还不如靖边堡呢!”

    看来众人各样的目光。

    很快,一行人又进了匠作坊,只见里面一些工匠正懒洋洋的打制着手上的兵器,与靖边堡匠作坊内热火朝天的场面完全不能比,再看看他们打制的兵器火器,多半质量不过关。同样是舜乡堡出来的匠户,他们到了靖边堡后,这工作热情,这武器质量,可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

    看着那些工匠们苍白的脸色,王斗也没有心思处罚他们,最后王斗来到舜乡堡堡墙上,看着城南处的演武厅。他沉声道:“林大人。明日招集堡内的官兵,我要检阅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