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边军一小兵 > 第806章 火箭营
    砰的一声,铳口随之爆出浓重的白烟,五十步外一个镶白旗哨骑就那样翻滚于马下,他竟是脑门中了一枪,滚落地上时,白色脑浆混合鲜血淋漓而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

    随着这声铳响,骑铳射的火焰与浓烟不绝,对面的鞑子镶白旗哨骑惨叫着,一个个中弹滚落马下。还有一匹战马中了一枪,它惨嘶着扬起前蹄,将马上骑士掀翻,拼命的向侧边奔逃出去。

    约三十多个尖哨营夜不收策在马上,他们一色灰色毡帽,灰色齐膝罩甲号衣,内中精良的链甲,他们手上持着骑铳,分为五排向对面逼来的满洲镶白旗哨骑轰射。

    他们前排打完后,就将骑铳横在马鞍上,向两边散掠而去,同时有人抽出马刀,有人持出手铳,准备从两翼向对面的鞑子哨骑包抄。

    不过看来已经不需要了,对面五十多骑鞑子哨骑,被这三十多个尖哨营夜不收一轮轰射,倒下就有二十五骑之多。特别余下两排前后错位,一齐策在马上轰射,他们十三人击中的鞑子哨骑就有十人之多。

    所以五十多号鞑子哨骑,被尖哨营的兄弟一轮打击,伤亡一下子就近半,这还是在五十步开外,这还怎么打?

    余下的满洲镶白旗哨马大叫着,纷纷拔马而逃,然后三十多个尖哨营夜不收轰隆隆追去。

    “有了这骑铳后,兄弟们的搏杀哨探就轻松多了。”

    离战场百多步的神岭山上,谢一科策马立在山顶,那方搏战情形历历在目,谢一科看得亲切,不由感慨说话。

    “我尖哨营兄弟本就骁勇,加上有了这犀利的骑铳,更是如虎添翼。”

    身旁的龙二高兴说道。

    “戏子哥的铳法越见精良了。”

    说话的却是二丫。

    钟素素明骑铳后,很快普及军中,她也因此成为有名的富婆。比起镖师们使用的马铳,靖边军中的骑铳更为精良,有效射程在六十步,铳身木料精制,连铳托底板与铳箍都用铜料。

    改良于镖师们的战术更显威力,方才数层轮射只是牛刀小试。

    当然,这也是因为公然搏战,若暗中哨探,营中强弓劲弩还是不可少。

    此时谢一科还是尖哨营的主将,不过身旁很多熟悉面孔已经变幻,如当年一起搏杀的兄弟,虎爷,强爷,板凳,马子仁等人,都步步高升,到别的营中军中去担任重要职位。

    龙二,余猫儿,钱海,大丫,二丫,戏子等人则被提升上来,个个成了尖哨营中的骨干与重要军官。

    刚才将一个镶白旗鞑子一枪爆头的就是戏子,他戏班花旦出身,长得活泼伶俐,俊俏年轻,却心狠手辣,还打得一手好铳。当年他一怒之下斩杀看中他“美色”的豪强与班主帮凶,机缘巧合成了夜不收一员,现已是谢一科麾下一员得力干将。

    看着他领军追去,手铳响中,途中不断有鞑子哨骑落马,大丫说道:“谢爷,窥探的鞑子哨骑越来越多了,我们假装不知道鞑子到了顺义已经不可能,接下来如何,还请谢爷授以方略。”

    谢一科摸摸自己精心护养的小胡子,说道:“嗯,窥探昌平的鞑子确实越来越多,从以前偷偷摸摸到现在光明正大,我们以前假装注意力都放在流贼那边,现在确实不可能。大将军那边也传来消息,要将更多的明面哨骑投向奴贼那边。”

    他吩咐道:“将一大半的夜不收投向鞑子那边,让兄弟们表现出一副我现你了,你死定的,而且我要派更多人来看你的姿态!”

    部下们轰然领命,谢一科意气风的策在马上,这么多年了,他一直从事哨探工作,他也非常热爱这份工作。尖哨营虽然兵少,但他就是愿带着夜不收兄弟。

    曾经大将军问他愿不愿意当一军之长,率领未来组建的一军之一,但他拒绝了,刀口舔血,充满激情的尖哨营才是他的最爱。

    “这才是我该呆的地方。”

    谢一科想着,他转头看着山下,如蚁似的人群正在忙碌着,他们中有军士,也有昌平当地百姓,他们沿着这神岭山下,又有东南五里的汤山下挖掘壕沟,修建胸墙。

    胸墙就是挖掘壕沟后取的土,蔓延得非常的长,北到军都山,南到沙河边,长度直有二十里。

    然后沙河上又搭建浮桥,使得两边的军士可以快从容渡河。

    这道防线很类似当年的巨鹿防线,土墙之间留有若干空位,可以放置小火炮,或供墙后军士出击之用。土墙的前方又挖有几道壕沟,然后用挖出的土堆砌成小半人高的小墙,防止鞑子可能的马匹冲击,还有他们的盾车。

    特别胸墙前这道壕沟,又宽又深,而且上宽下窄,类似一个“v”形,人马掉进去就别想爬出来,非常的恶毒。

    他们防线也主要有三个支撑点,神岭山、汤山,还有神岭山背后约五里的白浮山。

    内神岭山、汤山是第一道防线,胸墙蜿蜒从北来,从它们山脚下经过,又蜿蜒南下到沙河边。然后神岭山、汤山上都安置有大量火炮火箭,居高临下的打击来攻的鞑子兵。

    他们有地利之优,炮兵前方又有胸墙军士掩护,没有任何危险,可以从容打炮。

    神岭山、汤山相距不远,可以相互呼应同时,还可以形成猛烈的交叉火力。

    第二道防线是几里后的白浮山,矮墙壕沟与第一道防线无异,这方主要是预备兵力,还有万一之用。靖边军作战,方方面面都考虑得非常周全,任何时候都考虑到可能最坏的结果。

    密密的军民百姓修建着工事,他们用铁锹锄头拼命挖土,虽然工程浩大,但辎重营数学人才多,规划合理,又人多力量大,到今日的四月十八日,代号为“神岭山防线”的立体防御工事已经基本完成。

    不过庞大的人群还是继续劳作着,将各处壕沟挖得更宽更深,反正鞑子没到,闲着也是闲着,就把工事构建得更好吧。

    ……

    辎重营主将孙三杰策马巡视防线,身后跟着营将田文亮,马贵,张文俭,张人纲、王明尊等人,此时几头健牛拉着沉重的火炮从他身旁经过,慢腾腾的上了汤山。

    除了炮手,各火炮身旁还有众多的军士喊着号子一起推拉,将五门沉重的红夷重炮一一拉上山顶。

    这些火炮都非常沉重,因为都是打十斤以上炮子的重炮,好在这汤山平缓,海拔也不高,又有众多人帮忙,几门红夷重炮还是一一拉上了去,余下的普通红夷炮则容易多了。

    孙三杰高兴的在旁看着,额上那粗犷的大瘤都因此红通通的。

    因为关乎后路,所以王斗与参谋部各人都对神岭山防线颇为重视,在这里安排了红夷重炮十门,普通的红夷大炮也有二十门,又有重型臼炮二十门,虎蹲炮一百门,中小佛郎机炮五十门。

    现靖边军内共有红夷大炮四百三十门,内红夷重炮八十门,打十斤及以上炮子,射程最大是五里,不过要提高命中率,最好还是在三四里左右开打。

    余下普通红夷大炮三百五十门,多打三、五斤的炮子,射程二三里,最好也是在一里半与二里开打。

    然后有重型臼炮一百门,大将军佛郎机炮一百门,中小佛郎机炮五百门。这内中重型臼炮打二十斤的炮子,最大射程也是五里,也最好在三四里开打。

    大将军佛郎机炮最大射程一里,中小炮一二百步。

    安排这么多火炮在神岭山防线,足见靖边军对此的重视。

    而这些火炮,红夷炮与臼炮都分别安置在汤山与神岭山上,居高临下的打击敌人。

    还有火箭……

    一些有蓬马车驶来,然后随车的火箭手从中抱出带有双脚架,半圆形的火箭射槽,这些半圆滑槽虽然以硬木所制,长有三尺,尾部还有厚实包铁挡板,但其实不重,不过三四十斤,一人抱着扛着就可以走。

    同时又有许多搬运手从随后的有蓬马车中抱出一枚枚火箭,扛着就上了山。

    这些火箭则长约三尺多,身子细长,头部尖尖,比射槽略小些,尾部有三只倾斜的稳定螺旋板,使之射后可以旋转着前进,精度颇高,与后世的导弹、迫击炮弹颇为相似。

    当然,后世的导弹,迫击炮弹尾部皆有尾翼,却是稳定飞行姿态之用,基本不会旋转。

    靖边军火箭思路来源于霍尔火箭,尾部装有倾斜的螺旋板,原理类似出膛高旋转的子弹。大明神火飞鸦原理倒类似导弹,迫击炮弹,只是因为竹木太轻,而且又只有双翼,所以射后很难稳定。

    孙三杰贪婪的看着这些火箭,靖边军各将对火箭的关注度都非常高,得知参谋部将在神岭山防线设置火箭,孙三杰非常高兴,遗憾的是这边只设置轻火箭,而且两山上只安排十门共一总的火箭兵力。

    赵瑄的火炮营成了箭炮营,除了十个营的火炮兵力,还有十个营的火箭营,内重火箭营四个营,轻火箭营六个营。

    他们的编制待遇比火炮营更高,轻火箭营,以十门为一总,五门为一队,内每门火箭安排四人,以一人为火箭长,享受甲长待遇,又二人搬运手,一人点火手。

    每一总都设观测官一人,观测员两人,皆装备有炮镜,还都享受把总,副把总待遇。

    他们一营有一百门火箭,分为两部,算军官,辎重护卫等人在内,一营有六百人。

    然后轻火箭营有六个营,共六百门火箭,三千六百员军士。

    重火箭营,以五门为一总,每门七人,一人指挥,五人搬运,一人点火,每总设观测官一人,观测员两人,皆装备有炮镜。他们一营有二十门重火箭,分为二部,算军官,辎重护卫在内,一营有三百人。

    然后重火箭营四个营,共八十门火箭,军士一千二百员。

    轻重火箭营十个营,就是四千八百人,内中有大量的数学精英,火炮人才。

    箭炮营的成立,也标志着靖边军向高技术门槛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