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后续谈判
    杨小倩回来之时,看到躺在地上的江临风和站在旁边的赵木晴及童晓晨,心中便有数了。.赵木晴见杨小倩回来,便上前道:“杨姐姐,这个衣冠禽兽趁你不在,竟过来侵犯我,还好童晓晨及时出现,这才不至于落入他的魔抓。”

    杨小倩拉着赵木晴安慰道:“没事儿就好,这个伪君子有没有伤到你哪里?”

    赵木晴道:“他到是敢,他要是敢伤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他。”

    杨小倩道:“我就觉得今日之事有些不对,不过没想到竟是江临风的计策,故意派人支开我,好趁机得手。”随即又看向童晓晨道:“幸好你及时出现,才不至于酿成恶果。”

    赵木晴拉着杨小倩道:“这位是杨小倩杨姐姐,多得她照顾,平日里才不至于被欺负。”

    童晓晨点头示好,道:“我只道白天的那场闹剧了结,便过来找老朋友叙叙旧,不想竟碰到了此事,也真是巧了。”

    杨小倩道:“老天有眼,不让他作恶,你也给了他一个教训。”

    童晓晨道:“虽然如此,但后续的事情只怕更麻烦。你们毕竟还要跟着此人,他要是有意处处为难,想必你们日子也难过。”

    杨小倩道:“这到不必担心,他这个人即便没有得手,也不会在平日里处处为难。只不过,以后不知他又会使出什么伎俩蓄意下手,实在防不胜防。”

    赵木晴道:“杨姐姐不用担心,我让童晓晨教我刚刚制服他的几招,便可安心。”

    童晓晨道:“你说的到是轻松,这几招没有一定的力道根本制服不了他。现在内力全无,可完全是凭着平日里练就的一股力气。”

    赵木晴道:“那怎么办?难道我还要再忍受一次这种情况?”

    杨小倩思索片刻道:“等他醒了,我跟他谈谈,或许可以打消他这个念头。”

    赵木晴道:“杨姐姐果真可以?”

    杨小倩道:“权且一试。”

    童晓晨道:“只怕要打消一个人已经认定的念头并没那么容易。”

    杨小倩道:“如果有他畏惧的东西,那么便可以谈判了。”

    童晓晨道:“为何不直接告诉庄主单子付,让他来处理?”

    杨小倩摇摇头道:“没用的!”

    童晓晨不明所以,但既然这杨小倩说没用,自然是已经试过,也就不再多问,只道:“如果谈不成,尽管来找我。”

    江临风醒来的时候,脖子酸疼,脑袋胀,腹部也隐隐作痛。童晓晨那一记砍掌力道实在太大,江临风竟整整昏睡了一个时辰方才醒来。

    不过,他醒来的时候现自己手脚也被绑着,心想定是赵木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但他见到的并不是赵木晴,而是杨小倩。这江临风心里也惦记着杨小倩,所以一看自然也高兴起来,便故意戏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这歌乐山庄太过无趣,让你对我动起了心思?”

    杨小倩知他故意戏弄,也不理会,“把你绑在此处自然是有原因,但并不是你所想的原因。”

    江临风道:“哦?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到别的原因。”

    杨小倩道:“我要你誓以后绝对不碰赵木晴。”

    江临风大笑道:“这个原因实在太蠢,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威胁的了我吗?你可以绑住我一时,却绑不了我一世。我纵使不答应你的要求,你早晚还是要放了我的。”

    杨小倩淡然道:“我并不打算以此要挟你,把你绑在这里是为了能够好好谈判。你也知道梅强生和我的关系,所以如果你不答应,那么我便让他给你的食物中多加点好东西。”

    江临风道:“你除了拿梅强生来压我,其他还能做些什么?”

    杨小倩道:“总归有个人能压得住你,而且这个人还听我的,我为什么不利用?”

    江临风道:“他一个臭厨子,到底有什么好的,竟让你这么巴着他?”

    杨小倩道:“他纵使是个挑大粪的,也总比你这种伪君子强上百倍。他虽然是你口中的臭厨子,可却是这庄内最实在的。没有他,你的那些翩翩风度都将不复存在。一个快被饿死的人,绝无可能再有什么雅兴,自然也没有力气兴风作浪。”

    江临风恨恨道:“你这个女人真是务实,说吧,你到底让他上了几次,竟然对你如此服帖?”

    杨小倩骂道:“你这个上脑的东西,在你的眼里,男人和女人之间就只有这些了吗?”

    江临风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再没有比这更自然的东西了。我虽然上脑,但这世上哪个男人不是如此?你以为他们对你好是所谓真爱,我告诉你,看清事实,他们的最终目的还不是得到你,把你给办了!”

    杨小倩道:“你就说吧,成还是不成?”

    江临风道:“既然如此,自然是成了。不过,哪一天梅强生死了,你和赵木晴一个都跑不掉。”

    杨小倩淡淡道:“你要是有本事便尽管去杀了他,别在这边说什么狠话。”

    江临风道:“终有一天,你如何对梅强生的,也会如何对我。”

    杨小倩道:“只怕你等不到那一天。”说完便走了出去,江临风依然被绑着。

    赵木晴见杨小倩回来,便急忙道:“杨姐姐,如何?”

    杨小倩道:“你放心,他再也不会对你下手了,他已经答应了。”

    赵木晴有些崇拜地看着她道:“杨姐姐好厉害,究竟是如何让那个淫贼死心的?”

    杨小倩道:“姐姐自然有自己的办法,你也莫再问了,只管安心在这里生活吧。”

    赵木晴道:“那个淫贼应该狠狠教训一番方才解恨,以我从前的脾气,定要将他捆起来吊打个三天三夜方才解恨。”

    杨小倩笑道:“没想到你还是个狠角色,竟如此心狠手辣。”

    赵木晴道:“可不是,我可是六扇门的人,我们六扇门对付这些罪犯有的是手段。只是现在在此处,纵然是六扇门的人也无济于事。”想到此处,赵木晴黯然神伤起来,也不知道自己的爹和几位叔叔是否安好,又想到要不是自己没用被苏剑宇擒住,也不会沦落至此,而且还连累了童晓晨,便哭了起来。

    杨小倩见赵木晴哭了起来,以为他受了委屈想不开,便劝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他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你就不要再伤心了。”

    赵木晴听他温言温语的安慰,更加想念亲人,哭的更凶,一时间竟止不住。杨小倩只好抱着她,由得她哭了。过了好一会儿,赵木晴终于停止了哭泣,道:“杨姐姐,我不是因为受了委屈才哭的这么伤心的,我是想念我爹了。”

    杨小倩理解她的心情,当年她又何尝不曾因为思乡而偷偷地哭过,便道:“好妹妹,一开始自然是思念家乡亲人,时间久了,也就好了,你就把姐姐当自己的亲人。”

    赵木晴越觉得杨小倩对自己极好,抱着她久久感动不已。这人在沦落天涯之时,有个人相互依靠倾诉取暖总比没有的要好,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如此真心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