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偷鸡不成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这是一项铁律。  .有的人得不到,心存遗憾也就作罢;有的人得不到,不择手段想尽办法。在这些办法中最便捷的还是“偷”。

    江临风自认为是位风流雅士,自古哪个风流雅士没有偏好,所以他一点也不认为偷偷侵犯赵木晴的想法有任何问题。无奈这杨小倩从中阻扰,让他不好下手。不过,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所以,他便开始了他的行动。

    江临风在这歌乐山庄中有好几个老相好,这些女子自甘投怀送抱,时间长了也就腻味了。不过,此时到是可以好好利用这些老相好。所以,他吩咐了其中两个负责支走杨小倩,好让自己有机可趁。

    是夜,杨小倩被二女请出来,说是她所带的一人生病,上吐下泻不止,须赶紧去看看。杨小倩不疑有他,便跟着过去了,只留赵木晴在房间。

    这赵木晴白天光帮着童晓晨义愤填膺了,所以晚上早早就累了,便和衣而睡。正睡到迷迷糊糊之际,隐约觉得有人在抚摸她。她想兴许是杨小倩回来了,要她起身脱衣再睡,便道:“杨姐姐,别闹,我困着呢。”

    不过对方并无回应,仍在继续摩挲,正当那只手伸至胸前之际,赵木晴觉得不对劲,惊醒坐起,一把抓住那人的手,却见原来是那江临风。

    赵木晴当下即刻翻脸道:“你这个卑鄙小人,竟敢轻薄我!我今天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我就不姓赵!”说完,便一拳直击江临风的面门。

    江临风也不是吃素的,一闪避过赵木晴的拳头,使了一招小擒拿手,便将赵木晴的双手死死制住。他渐渐逼近赵木晴的脸邪笑道:“我说过,我想要的人,从来没有得不到的道理。”

    赵木晴呸了一声道:“无耻之徒,要不是我内力尽失,岂容你占了便宜。我告诉你,你今天休想得逞,除非我死了。”

    江临风将挣扎不已的赵木晴按在墙壁上道:“我就喜欢你这股野劲儿,你越反抗,我越喜欢。”

    赵木晴道:“你还不如一刀杀了我!”

    江临风极尽谄媚之色道:“我怎么舍得杀你?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和一条死鱼口感差太多了。今天我就要驯到你乖巧为止。”

    赵木晴如何听得这种话,瞬间涨红了脸,气愤道:“歌乐山庄是有规矩的地方,你如此对我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江临风大笑道:“好下场?难道还有比困在这歌乐山庄半死不活地活着更坏的下场?我这个人宁可快活地死,也不愿苦闷地活。而你这样的女人就是我快乐的来源。”

    赵木晴道:“你这个淫贼,欺负一个弱女子,就那么高兴吗?”

    江临风道:“淫贼这个词不适合我,我这个人只对你才使用这种非常手段,其他的女人恨不得求我疼爱她们。你可知道这是你的福气。”

    赵木晴被压在墙壁,但仍试图挣扎,无奈男女体力天生有别,她还是无法动弹,为今之计,只有尽量拖延时间,说不定杨小倩马上就回来了。赵木晴突然变脸笑道:“这么多女人求你疼她们,看来你的经验一定很丰富。”

    江临风道:“那是自然,所以我说这是你的福气。”

    赵木晴道:“福气不福气我可不知道,不过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硬来。”

    江临风见赵木晴态度有所转变,心中一喜,想兴许是此女被他这么一弄,春心萌动了,便温柔道:“这还不都是你逼的,你倘若不那么野,我定当温柔以对。女人需要什么,我心里最有数了。像你这样的年轻女孩儿,我还会特别照顾。”

    赵木晴道:“那你且放开我的手臂,我被你弄疼了。”

    江临风道:“我若放了你,你逃了怎么办?”

    赵木晴道:“我觉得我可以在你的眼皮下逃走吗?”

    江临风思索片刻道:“我当然知道你不可能在我眼皮下逃走,不过,你可是匹小野马,心里指不定藏着些小心思,是我始料未及的。”说完,那江临风笑一笑,将赵木晴带到床上,绑了手脚。

    赵木晴心中一惊,思忖这下可是彻底完了,绑了手脚,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心里将江临风的祖宗十八代骂了遍。但嘴上还是温柔道:“你绑我做什么?”

    江临风道:“自然是防止你这匹小野马任性不听话。这样我既不会弄疼你,你也不会逃走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赵木晴看着江临风那张人模人样的脸,心中泛起一股恶心,这样人白天竟然能端坐在所谓的高堂上审判别人,这样人应该被别人审判,要将那颗肮脏不堪的心掏出来好好给世人看看。江临风的手已经开始在游走,赵木晴浑身不自在,两颊涨得通红。江临风安抚道:“放心,我一定会温柔待你。”

    赵木晴道:“且慢,我想去如厕。我这人有个毛病,一紧张就憋不住。”

    江临风笑道:“你这小野马果然不死心,你那小算盘就别再打了,对我没用。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给办了!”

    赵木晴一听急了,叫道:“你要是真的乱来,你日后在歌乐山庄也别想再活下去,我杀了你后便自尽!”

    江临风轻抚着赵木晴的脸蛋道:“瞧瞧这倔脾气,一试就试出来了,就知道烈马没那么好驯!不过事已至此,你也没有退路了,所以暂且从了吧。”说完,江临风的脸已经靠将上去,要亲赵木晴。赵木晴左右挣扎,骂声不断。江临风也不着急,按着赵木晴的肩膀便要亲上去。

    正在此时,却听一人道:“人家姑娘已经说了不愿意了,你到好,来硬的。”

    江临风没想到竟有人闯进来坏他好事,怒气冲冲地抬起头道:“你是哪根葱,竟然来坏爷的好事儿,活腻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白天所审的童晓晨。

    童晓晨笑道:“君子有成人之美,不过今晚之事却不能成全,因为赵姑娘根本不愿意跟你好!”

    赵木晴在这危急关头看到童晓晨出现简直高兴坏了,对童晓晨道:“给我好好扁一顿这个衣冠禽兽,别跟他客气。”

    江临风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一个偷吃的小人。你我都是偷,何故来坏我的好事儿呢?”

    童晓晨道:“此言差矣,我是否是个偷吃的小人白天的审判结果已经明明白白,还我公道。”

    江临风冷笑道:“公道?我白天没出力,我一出力,非把你这罪名给定下不可。我劝你少管闲事,不然以后不好混的人是你。”

    童晓晨道:“我偏偏是个好管闲事的人,而且赵姑娘是我的朋友,我又岂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被一个衣冠禽兽欺凌?”

    江临风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便出手攻向童晓晨,这江临风使的是小擒拿手,无需内力支撑也可以将人锁的死死的。

    童晓晨知这小擒拿手的诀窍,赵锦后面的胖子李胜所使的六向擒拿手比这复杂的多,他曾细细看过擒拿手的主要套路。每每江临风要来抓他的手,他便使一个金蝉脱壳,不让他近身。没有内力的支撑,灵犀一指没有威力。

    不过,童晓晨日日训练,力气比之前大许多,一记重拳打在江临风的胸口,这江临风还是忍不住闷哼几声。童晓晨手掌又砍向江临风的后颈,触动穴位,这江临风猛地吃痛,便昏倒在地上。

    赵木晴在床上欢欣鼓舞,无奈双手双脚皆被绑住,也不好拍掌叫好。赵木晴见江临风倒地,便道:“快过来给我解开,我定要踢他几脚泄泄气!”

    童晓晨上前帮赵木晴解开了绳子,戏谑道:“没想到你这么招这老男人的喜欢,看来魅力还是不小。”

    赵木晴恨恨道:“看我不踢死这头老驴,长的倒是人模狗样,怎么如此心术不正。”说完便跳下床朝着那江临风的小腹就是猛踢。

    童晓晨见踢了几下应该也解恨了,便把她拉到一旁道:“再踢可就惹大事儿了,踢死了你我怎么在这里混下去?”

    赵木晴道:“踢死了算我的!”

    童晓晨道:“你到好,可怜我这个多管闲事的人到时候也要遭殃。”

    赵木晴听他说的有理也就作罢不再踢了。二人看着躺在地上的江临风,面面相觑,接下来可能还有更大的麻烦在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