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七十章 一场审判
    这是一场重大的审判,审理的事宜是童晓晨偷食夜宵触犯规则之事。.这是一场正式的审判,单子付、梅强生、唐祖德、孙启天、江临风五人已经正襟危坐于堂上,石海和童晓晨分立在堂下。这是一场公开的审判,歌乐山庄所有人均聚拢过来看热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对于他们而言,这可是歌乐山庄有史以来最为郑重的一次煞有介事的审判。他们也想看看在这里规则究竟是如何至上的。

    石海愤愤地看向童晓晨,这个他恨不得当场掐死的人,也正笑盈盈地看着他。石海见梅强生和孙启天均对此事置之不理后,又将此事告诉了庄主单子付。单子付于是下令给这件事来一个审判,弄清楚究竟,也弄清楚是不是要惩罚童晓晨。此事虽小,但却触及规则是否至上的问题,所以兹事体大。

    单子付咳了一声道:“今日在此要弄清楚一件事儿,就是童晓晨偷食夜宵是否触犯规则的事儿。石海,既然这件事儿是你提出来的,那么你便说出来大伙儿听听。”

    石海上前一步道:“庄主还有各位,大家都知道我是负责分派食物的,但有一日却现下属冷秋月私自留着食物,于是问了个究竟。这问了才知道,原来这冷秋月日日为童晓晨留下夜宵,以供食用。大家也都知道,庄内的食物有限,倘若有人多吃了或者偷吃了,大家必然就要少吃。如果这种人多了,大家就可能挨饿。这也是为何当初要定下这食物分派规矩的原因。现在出现这么一个偷吃贼,一颗老鼠屎极有可能搅浑一锅粥不说,他这样的行为实质上就是侵害你我的利益。大家说,这种人该不该罚,这种人的同伙当不当罚?”

    众人听石海说到侵犯自己的利益,便个个义愤填膺道:“当罚,当罚!”只有施清风手下的几人不动声色,因为他们都知道事情的真相,自然不会被这石海的言语煽动。

    单子付抬手示意大家安静后道:“今日将大伙儿召集在此,就是要听听双方的说辞,才能弄清楚真相,请大家稍安勿躁。童晓晨,你对此有什么话要说?”

    童晓晨道:“本来这样的小事儿惊动大伙儿实在是不应该。不过既然石海指控我这项罪名,那我只能为自己说说话了。这石海所言非虚,我确实在夜间去厨房吃了冷秋月为我留下的饭菜。”

    众人一听,更加气愤,大部分人心中已经认定这童晓晨就是个偷吃贼。

    但童晓晨又继续道:“可是我并没有偷吃,而是光明正大的去吃,这是其一。其二,我吃的并不是夜宵,而是我的晚膳,因为我用膳比较晚,所以并非像他所说的吃了你们额外的份儿。其三,我吃我的晚膳并没有触犯你们的利益,我只是吃的时辰与你们不同而已,如果所我触犯了规则,那便只触犯吃晚饭的时辰那一条。如果你们要处罚我,我也无话可说,毕竟你们这里是规则至上的。不过,我之所以吃饭时间比较晚,那时因为我平日里训练到很晚,没有时间按时用晚膳。所以,如果你们认为一个勤奋的人应该因此受到处罚,那么处罚便是了。”

    众人一听,觉得这童晓晨说的也在理,但也有人怀疑并提出口说无凭,没有证据。童晓晨道:“这件事儿你们当然可能认为我在自说自话,为自己辩解,不过我有证人。你们可能认为冷秋月与我是同伙儿,所以自然会包庇。但我的组员们均可以为我作证,我每日并未按时用晚膳。如果你们认为一个证人不够,那么七个证人七双眼睛总该够了。”

    施清风道:“不错,童晓晨确实因为勤于训练每日并未按时用晚膳,此事他们均可以作证。”

    赵木晴此时也跳出来道:“我也可以作证,童晓晨就是一个勤奋的人,绝对不可能像那个石海所说的干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他的人品我可以担保。”

    石海道:“你是跟他一起进来的,自然互相包庇,你的说辞不可信。”

    朱慧文道:“她的说辞不可信,我们几人的说辞总是可信的吧。我们日日与童晓晨一道练习,确实未见他按时用晚膳。”

    石海见情势对自己不利,便道:“你们几个只是证明他没有按时用晚膳,却不能证明他在其他时间偷偷用晚膳。”

    童晓晨道:“石海,你说凡是要讲证据,那你到是也拿出证据来证明我在何时何地偷偷用了晚膳?”

    石海环顾四周,冷秋月绝对不会帮自己指控童晓晨,这件事儿上他确实找不出一个证人。童晓晨又接着道:“既然你拿不出证据,那么我便拿出其他的证据证明我在晚膳开始到去厨房用膳这段时间内都在爬山训练,而未在山庄之内。这件事儿蔡文清可以证明,因为我们时常在山里遇到。”

    蔡文清上前道:“不错,我确实常常在山中遇到训练的童晓晨,而且时间点也恰好吻合。”

    正在一片沉默之际,佟林也上前道:“这件事儿我也可以说出一二。我平日里负责检查各间的卫生情况,而这童晓晨每日都是一身臭汗回来,所以他确实每日都在训练。”童晓晨平日虽未与他说上几句话,但见此人这时挺身而出,感激地看着他,点了个头。

    石海见大势已去,要再纠缠童晓晨偷吃这个问题已经不可能,毕竟所有的证据都对他有利。随即又转移视线道:“好,就算你没有偷吃。你未按时用晚膳也已经触犯规则,应当受处罚。”

    孙启天此时话道:“他未按时用晚膳虽然触犯规则,但属有正当理由。毕竟他并非故意为之,而是因为过于勤奋训练。规则为什么要惩罚一个如此废寝忘食的人呢?”

    石海道:“歌乐山庄既然规则至上,那自然人人都要遵守,不得违背。”

    梅强生道:“这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倘若事事抱着规矩不放,那才是对规矩最大的滥用,也是对神兽最大的亵渎。”

    唐祖德和江临风并未声。单子付道:“既然这件事上尚有争论,那么为了服众,童晓晨该不该罚由大伙儿说了算。大家权且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这件事究竟该不该罚童晓晨。”

    众人听得这童晓晨是因为过于勤奋而未按时用膳,且并未真的如石海所说是偷吃侵犯了其他人的利益,便觉得因为时间问题而惩罚一个勤奋的人于情于理均显示公平。加上,这石海之前添油加醋,故意煽动众人情绪,此时又被众多证人驳斥,那威信和可信度自然下降。所以,在最终举手表决的过程中,支持惩罚童晓晨的人寥寥无几。只有几个平日里有求于石海且惧怕他权威的人举了手。

    童晓晨最终还是赢得了这场声势浩大的审判,那石海心中极为不爽,不仅输了人,还输了面子。不过,由于是众人一致表决的结果,所以只得低头认输。不过,童晓晨与他之间的过节就此也将越来越深。但童晓晨从来都不惧怕得罪任何人,只要自己有理,就算去得罪所有人,他也愿意。他始终坚信一点,公道自在人心。这里虽然不是江湖,但人人心中均有一个江湖。只要这江湖自在人心,大义和公道也就永远不会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