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痴心的人
    一个人太过痴心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儿。.自古以来,痴心的女子千千万,但下场都一样凄惨,即便有例外,也很少。女子痴心实乃常态,男子痴心却罕见。不过,罕见不代表没有,鲁宏升便是这万千痴心人中的一员。此时的他看到日思夜想的人竟然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他的感觉是复杂的,由怀疑到确信到欣喜到伤感。所以,他看向慕容怡的眼神也是复杂的。不过,未等鲁宏升开口,已有一群人围了上来,个个严阵以待。

    领头一人道:“鲁堂主,老爷有令,遇此女格杀勿论。这女子竟然敢回来自投罗网,今日便了结了她。”

    鲁宏升仍然痴痴地看着慕容怡。王明远看这架势,隐隐担心,又见那所谓的鲁堂主一言不,便跟慕容怡低语道:“情势不妙!”

    慕容怡上前道:“我今日来不是为了打架,而是专程来道歉。来意既善,也请各位收起你们的戒备吧。”

    那领头之人道:“你这个妖女,偷了我风火霹雳堂的宝贝,今日不交出来,便不可能再活着出去。”

    慕容怡道:“你们的宝贝?你到是问问你们的堂主是否真的是风火霹雳堂的宝贝,还是你们风火霹雳堂偷取的别人家的宝贝?”

    那人道:“你这个妖女含血喷人,我风火霹雳堂又岂会去做那鸡鸣狗盗之事!”

    慕容怡道:“做没做只有你们的堂主清楚,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件好事,将东西物归原主。你们应该感谢我,保住了你们风火霹雳堂的名声。”

    那人还想再辩,鲁宏升道:“你们都下去吧,慕容姑娘里面请。”

    那人道:“堂主,这不合适,老爷会怪罪堂主的。”

    鲁宏升道:“究竟我是堂主,还是我爹是堂主?”

    那人低头道:“自然是您。”

    鲁宏升道:“既然如此,你们是否应该听命于堂主?”

    那人道:“是。”

    鲁宏升道:“那我让你们退下为何不听?我爹就算怪罪也只会怪罪我一人,而你们就不怕我怪罪?”那人只得带了一众人退下。

    慕容怡和王明远跟着鲁宏升来到了偏厅。鲁宏升看向慕容怡旁边的王明远道:“这位是?”

    王明远拱手作揖道:“鲁堂主,在下王明远,金陵人士,是慕容姑娘的朋友。”

    鲁宏升只见这人气宇轩昂、面容清秀、气质甚好,却一路随慕容怡来,心中不由闪出一丝不快,随即又想到自己还不是已经娶妻成亲,又有什么理由阻碍慕容怡结识他人,便道:“既然是慕容姑娘的朋友,便是我鲁宏升的朋友,请坐!”

    三人坐下后,鲁宏升道:“慕容姑娘一别数月,不知一切可好?”

    慕容怡道:“一切尚可。只是这一次来有些冒昧,还未感谢鲁堂主上一次的救命之恩。”

    鲁宏升道:“你我之间言谢,太过见外。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你只管说。”

    慕容怡道:“不知堂主对日月教了解多少?”

    鲁宏升道:“了解并不多。”

    慕容怡道:“可你爹一定比你了解的更多。”

    鲁宏升道:“何出此言?”

    慕容怡将有关藏宝图的来龙去脉以及整个事情的经过都说与鲁宏升和王明远听,又说到围捕苏剑宇使得童晓晨和赵木晴身陷日月教的事情。慕容怡道:“所以,我此次前来不为别的,只求风火霹雳堂与其他武林同道一起杀到日月教营救二人。”

    鲁宏升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与日月教勾结,此事牵涉如此之大,他竟然一无所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随即想到,鲁剑雄也是为了自己,可怜一片苦心,便道:“我父亲最近不在堂内,恐怕要等他回来才能做最后的定夺。”

    慕容怡道:“只怕你父亲还在记恨上一次的事情,不肯出手相助。”

    鲁宏升道:“我会劝导父亲,上一次的事情既已作罢,解救武林同道之事倘若其他各大派都出手,唯有风火霹雳堂无动静,只会落得一片骂声。”

    慕容怡道:“你父亲何时回来?”

    鲁宏升道:“应该不几日便回来了。慕容姑娘和王公子尽可在府上住下,静待几日。”

    王明远道:“你也看到了,你手下的人刚才恨不得把我们给吃了。依我看,这里住不得,到宁可去住客栈。”

    鲁宏升道:“王公子可以放心,我既已下令让他们不再为难两位,料想也不会再生出事端。”

    慕容怡和王明远还是在这风火霹雳堂住下,这日下午二人正准备出去闲逛,却遇到那堂主夫人杨悦。杨悦一见是慕容怡,便气不打一处来,言辞刻薄道:“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专门破坏别人良辰美事的慕容姑娘。你还真是不要脸,还敢回到这儿来。说吧,这次来又打算怎么勾引我家夫君?”

    王明远听这女人句句伤人,字字刺耳,便道:“这位姑娘长的如此的清秀美丽,真是令在下大开眼界。”杨悦见这风度翩翩的男子夸赞起自己的美貌来,心中暗自得意窃喜,止不住骄傲的神色。王明远见她如此便接着道:“不过可惜一副好面容,却天生毒蝎心肠,所以句句污浊不堪,真是可惜了,活活浪费了老天赐给你的这副面孔。”

    杨悦一听果然脸色大变,骂道:“你算老几,竟然教训起我来了?你可知道我是谁?”

    王明远道:“我管你是谁,你就算是天上的西王母,我也照说不误。”

    杨悦道:“我可是这里的堂主夫人,你竟然敢跑到我家来骂我,真是活腻了!”

    王明远还想再戏弄她几句,慕容怡拦道:“堂主夫人赎罪,我此次前来并无恶意,而是找堂主商量正事儿,等鲁剑雄回来商定之后,我便走。这位公子是我的朋友,言语上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杨悦更是不爽,心想这女人真是好福气,怎生每个男人都围着她团团转,那鲁宏升更是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便讽刺道:“慕容姑娘真是命好,有这么要好的朋友为自己出头,连我家那位也不例外,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终日浑浑噩噩。慕容姑娘这等功夫改日可要传授一二,我也想学习学习呢。”

    慕容怡道:“堂主夫人真是说笑了,堂主既然已经娶了你,自然是整日心中记挂着你,与我又有什么干系?堂主夫人应该将整副心思都放在堂主身上才是,何必与我这等外人计较,逞口舌之快。”

    慕容怡说完便不再理那杨悦,带着王明远走出了这风火霹雳堂。王明远知慕容怡被人讽刺心中一定不舒服,便跟过去道:“别生气,那种尖酸刻薄的女人最不值得计较了。”

    慕容怡道:“我并不生气,她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我确实曾经为达自己的目的利用了别人的感情,所以这件事儿上我无法把自己洗刷的一干二净。”

    王明远看着略显忧伤的慕容怡道:“人谁没有一点自私之心呢?就算是你有意利用了,那也是别人心甘情愿的,所以你不必自责。”

    慕容怡道:“难道你不认为我这种利用别人感情的女人可憎可恶吗?”

    王明远道:“利用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坏的字眼。一个人值得被人利用应该感到高兴,至少证明他自己是有价值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买卖并没有太大的差异,本质上就是一种交换,如果你觉得值得交换,就达成协议,如果你觉得不值得交换,那就再找下家。你觉得自己利用了别人的感情,但别人却不觉得,他觉得即便是欺骗也愿意,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利用不利用了,实质上还是一种交换。”

    慕容怡听着他这番奇妙的大道理,道:“你这个人的思想一向这么奇怪吗?还是商人都是如此?”

    王明远也不回应,因为他之所以说出这番言论只是出于感同身受。如果现在自己明知慕容怡为了某种目的而接近自己,假意赢取自己的心,那么无论如何他也是愿意的。因为这份假意只要有一线希望变成真情,这种交换就是值得的。更何况人的情感瞬息万变,这种希望达成的概率也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