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追逐的人
    慕容怡已经走出金陵城,跨马而上,准备往苏州城赶去,毕竟该来的总是要来,何不放下一切勇敢去面对。  .慕容怡策马疾驰在这官道上,迎面的风吹拂着她的长。道路两侧盛开着不知名的野花,星星点点,黄白相见,可慕容怡没有心思去欣赏它们。虽则如此,她却成为他人眼中值得欣赏的风景。王明远已经骑着马追了上来。慕容怡感觉后面有人,便回头看去,竟然是那王明远,当下也不管,丝毫没有放慢的意思,依旧策马疾行。王明远见她如此,便催马上前。

    慕容怡道:“你这人还真是讨厌,像只苍蝇怎么赶也赶不走。”

    王明远笑道:“我若不像只苍蝇,恐怕怎么粘也粘不住。”

    慕容怡道:“小心我哪天不耐烦了,一巴掌怕死你这只苍蝇。”

    王明远道:“我在你眼里是只苍蝇,可在别人眼里却是宝贝。”

    慕容怡道:“那你便去粘那些把你当宝贝的别人。为何要跟着我?”

    王明远道:“只可惜别人在我眼里也只是只苍蝇,你在我眼里却是块美玉。”

    慕容怡道:“堂堂金陵十三少却跟着一个女人跑出来,像话吗?”

    王明远道:“如何不像话,人皆有追求所爱的权利,堂堂金陵十三少也不例外。”

    慕容怡道:“堂堂金陵十三少为何说话油腔滑调,是对所有女子都如此吗?”

    王明远道:“自然不是,堂堂金陵十三少只对喜爱的人如此。其他人,就算拿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说不出来。”

    慕容怡听他如此说,心下觉得好笑,不由得笑起来道:“谁要拿刀逼你说那些无聊的话,那个人才是真正有病!”

    王明远看慕容怡笑靥如花,不觉看呆了。慕容怡见他不搭腔,便道:“男人都是这样,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有一天你觉得腻了,也就回家了。权且让你跟着吧,不过我可不负责你。”

    王明远见她应承自己跟过去,便高兴道:“这话可是你说的,就这么让我跟着就好。”慕容怡看向他英俊的侧脸,微风和煦,艳阳高照,白衣飘飘,这一人一马竟是这般和谐生动,如在画中。

    慕容怡道:“我要做的事情并不简单,你可不要再给我添乱。不然,我便赶走你。”

    王明远道:“我非但不会给你添乱,反而会助你一臂之力,只怕到时候你舍不得赶我走。”

    慕容怡道:“你一个商人,就算有几下功夫,这江湖之事凶险异常,还是不要过于自信为好。”

    王明远道:“我这个人没有别的优点,就是自信这一点还不差。”

    慕容怡道:“你既然是堂堂金陵十三少,这苏州的风火霹雳堂你总该听过?”

    王明远道:“没错,我听过。”

    慕容怡道:“你既听过这风火霹雳堂,总该知道他的厉害之处?”

    王明远道:“自然是以霹雳弹最为厉害。”

    慕容怡道:“倘若有个顽固的老头和一个想要报仇的男人要拿这厉害的东西对付你我,你该如何?”

    王明远道:“自然是要这二人搏命。”

    慕容怡笑的更开心,道:“傻子,别人都用那么厉害的东西对付你了,只怕你早已丢了性命,拿什么与他们搏命。”

    王明远道:“傻子总有他的傻方法,你尽可放心。”

    慕容怡道:“傻子的方法不可信,所以傻子只能跟在我后面听我的。”

    王明远道:“傻子的方法究竟可不可信,到时候便知道了。”

    依然是苏州城,只不过这一次不是慕容怡只身一人,她身后还跟了一位英俊小生。这时不时引来苏州城的姑娘侧目而视,那些眼神中有羡慕的、有鄙视的、有仰慕的。不过,这些眼神慕容怡通通没看在眼里,在她的眼里,只有通往风火霹雳堂的道路。

    王明远道:“你可瞧见,这苏州城的姑娘看向我的眼神?”

    慕容怡道:“姑娘看你的眼神我怎么会瞧见,我只瞧见我走的路。”

    王明远道:“那真是太可惜了,一个相貌气质太过出众的人总会引人侧目。”

    慕容怡道:“看来你的自信并不是优点,反倒成了缺点了。”

    王明远道:“一个人有些缺点才可爱,太完美了反而不可爱。比如你,有时候太过不近人情了,不过也是这一点才显得你可爱。”

    慕容怡停下脚步,瞪着他道:“我可不可爱关你什么事儿?你再吵,我便把你的嘴封起来!”

    王明远道:“瞧,这脾气也大的狠。”

    慕容怡再瞪他一眼,他做一个闭嘴的动作,便安静地跟在后面。慕容怡道:“算你识相,不然再吵我就给你用点好东西,让你两天都不能开口。”王明远乖乖跟在后面,不再作声。他只觉得能够与慕容怡在一起,无论怎样都是一种幸福。

    风火霹雳堂依然如故,只不过鲁宏升已经不再是代堂主,而成了真正的堂主,而且娶了杨悦为妻。不过虽然鲁宏升是名正言顺的堂主,但鲁剑雄却是真正背后号施令的人。所以,这风火霹雳堂只有一个人说了算,那便是鲁剑雄。鲁宏升虽然娶了华山掌门的女儿杨悦为妻,但他的心中始终住着别人。而这杨悦虽然嫁给鲁宏升为妻,却时常与自己的师兄司徒三金秘密私会。这二人过着貌合神离的夫妻生活。鲁剑雄虽然听得传闻,但也懒得去管自己儿子和媳妇之间的私人事情。对他而言,只要二人成婚便可,这就意味着风火霹雳堂和华山之间有了一层姻亲关系,而这个大靠山恰恰可以巩固父子二人不甚稳固的地位。

    鲁宏升心里住的不是别人,正是慕容怡,那个他亲自作弊放走的女子。如今这人不知身在何处,不知盗得藏宝图后的有没有遇到什么凶险,也不知道今生是否能够再次相见。他的荷包里一直装着一根头,那是慕容怡的头。他全凭着这根头以寄相思之情。他已经结婚,除非慕容怡肯做妾,否则这辈子他再也无缘娶这女子。但即便慕容怡肯为妾,他也是万万不愿意委屈了她。所以,他心中没有一日不惆怅、不矛盾。他感觉自己的生活过得一团遭,每一天都无法真正开心起来。杨悦的事情他并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愿去过问,他也没有那个心去过问。杨悦之于他,只不过是个名义上的妻子,充其量只是一个装饰品。这个装饰品无论怎样,都不可能真正伤害到他。所以,即便有千万种流言蜚语在风火霹雳堂飞驰流转,他也只当自己是个聋子、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