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金陵十三少
    “金陵十三少”并不是一个空有噱头的称呼。.王明远虽然出生于世家大族,但从小在离金陵城不远的茅山修身养性,并习得一身武艺。十六岁下山回到金陵城,展现出天赋异禀的经商能力。王家从王明远的曾祖父王悦开始便不再入仕为官,而改从经商。王明远的父亲王准之虽然经商有道,但只在金陵一处开展生意。王明远是王准之的第十三个儿子,老来子最为宝贝,王明远下山后开始帮助父亲扩展生意,王家的商队已经遍及关外,生意越做越大,这也为金陵城带来了财富和声誉。所以,金陵城内无人不晓“金陵十三少”的名号,即便从未见过金陵十三少的人也要吹嘘几句,仿佛跟王明远很熟似的。对于他们而言,“金陵十三少”就是他们的活财神;对于王准之而言,王明远就是老天赐给他的晚年福报。王家的威信连官府也忌惮几分。如果你听说过东晋名臣王导,那便是王明远的祖先。如果你没听过王导,那么王羲之你总该听过,这位大书法家也是王明远的祖先,与王导是叔侄关系。可想而知,这王家从东晋以来便位极人臣,势力很大,官府中自然有不可小觑的关系。

    王明远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世家大族子弟,他的身上混合着四种气质:侠士、文人、商人、官仕。这四种气质与他早年的经历及生活环境不无关系。一个人只是单纯的商人,那么这生意一定做不好,尤其在一个重农抑商的时代更是如此。倘若一个商人在遇到贼人之时毫无招架之力,那么他的财富便很快被打劫一空;倘若一个商人在遇到强权之时一点办法也没有,那么他的财富也会很快消散殆尽;倘若一个商人只会做生意、没有一点闲情逸致,那么他的生活一定不开心,一个不开心的人又怎么能做好生意。所以,王明远是个具有多重身份的复杂人,但谁又说这是个缺点呢?一个过于纯粹单一的人在一个复杂的世道绝对过不好。

    王明远已经二十五岁,这个年龄的世家大族子弟尚未娶亲成婚的实在罕有。所以,王明远的父亲王准之没有一日不在催促王明远尽快完婚,好让他们二老颐养天年,共享天伦之乐。这王明远的母亲每每看到别人与儿孙共乐总忍不住伤怀,如果儿子早早结婚,现在指不定有多少个孙儿孙女了。可王明远这样的人,寻常女子哪里入得了他的眼。他既不喜欢大家闺秀,也不喜欢小家碧玉。大家闺秀太过端庄拘谨,小家碧玉虽有灵动却也无趣。虽然王准之跟他说了好几个门当户对的女子,但王明远并不理会。父子二人常常为此事意见不合,王明远的母亲只在一旁偷偷抹眼泪。

    王准之下了死命令要求王明远必须跟谢家二小姐谢诗月订婚。王明远为了缓和家中的尴尬气氛,只能妥协。在他心里,这成婚的对象一定要是自己钟意的女子,而如何界定“钟意”便只有一点是否有感觉。“感觉”虽然听起来玄之又玄,但确实存在。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感觉,靠近之时或听到消息之时必然会产生不同于往日的异样,譬如心跳会加、表情会别扭、大脑会兴奋。王明远活到二十五岁从未体验过这种感觉,他觉得兴许这辈子也是遇不到这样的人了,便向命运妥协,权且称了父母的心意,还落得一个孝子的名声。可是命运就爱捉弄人,就在他与那谢诗月订婚后不久他便遇到了生命中让他有感觉的第一人。

    他见到慕容怡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他想要的人,一种不可言状的感觉涌上来。这样的女子的任何一个表情、任何一个动作、任何一句言语、任何一个眼神都可以带动他的情绪。他自诩为一个自我控制力很强的人,可是在他遇到慕容怡后,这种自控力就消失了。她的面容会时不时浮现在他眼前,他的心不再听从自己指挥。即便自己已经尽力集中于手头上的事,但那种异样的感觉还是时不时造访,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他感觉自己就像得了一种怪病,这种怪病不定期地作,牵动着他的每一丝情绪。原来那所谓的感觉就是“不受控制的感觉”。所以,在慕容怡不辞而别后,他看到被风吹散的落叶、被雨淋湿的芭蕉就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怀。即便艳阳高照、晴空朗日,他也会有种莫名的惆怅感。这样的感觉尽化为笔上的艺术,所以他写了上百诗词,那书法的造诣也达到了制高点。只是这些诗词、笔墨并没有消解他的烦恼,反而进一步加深。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中毒至深的人,硬是一步步踏入了那道一片漆黑的隧道,没有害怕,反到喜悦。

    谢诗月虽然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彬彬有礼、温柔可人,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直到他遇到慕容怡,他才知道对谢诗月少了那一层奇妙的感觉。爱情,就像天雷勾动地火一般具有爆力,那股激情无法用理智、逻辑、言语来解释。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情感是无法通过语言来准确传递的。王明远隐隐感觉到这辈子终究是要负了一个女人。不过,他也感到庆幸,毕竟老天并不是在他完婚之后才让他找到这种感觉。

    这谢诗月早就听得“金陵十三少”王明远的盛名。金陵城内的女子都争相传颂,期望自己能够嫁得这种良人。谢诗月也不例外,一个养在深闺的少女总会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也有着自己的想象。所以“金陵十三少”的事迹早已在她心里生根,虽然未见真容,但却有着无尽的想象。谢诗月只道王明远即便长相再普通,那人品和能力也为那份普通相貌带上光环。直到订婚,她才得见王明远真容,那股清秀和英俊更是让她羞红了脸。她没有想到未来的夫君竟是如此人中龙凤,不仅相貌堂堂,而且品行和才能均是非凡。可养在深闺的谢诗月只知道贤良淑德,却不知道如何与一个男子亲近,拉近最基本的关系。所以,二人即便是面对面坐着,似乎也没有什么共同言语。王明远看着眼前这端庄大方、面容姣好的女子一言不,这样的女子永远不会跟他顶嘴,不会反抗他,甚至不会跟他进行最正常不过的交流。这样的女子即便再温柔可人、美艳动人,灵魂却早已被抽走,而他要娶一副空皮囊回来究竟做何用?难道只为满足父母的心愿,赢得一个孝子的名声?不,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所以,王明远宁可背上不仁不义之骂名,也不愿委曲求全娶了这样的女子。他这样想着,也便那样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