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一种守候
    慕容怡行至金陵,这金陵城是去苏州的必经之路。.又是同一间客栈,这让她想起了偶然结识的商人王明远。正好也走累了,干脆进去歇歇脚,吃点东西再走。这客栈生意冷清,兴许是上午的缘故。店小二见一美貌女子牵着一匹马到了门口,便迎了出去,帮慕容怡栓好马后,道一句“姑娘里面请”。慕容怡心想,这生意不好做,人便要放勤快点、热情点,这店才不至于完全没了希望。慕容怡要了几样小菜,这金陵城最有名的当属盐水鸭,据说是用千年咸水配方密制而成,最为出名。慕容怡吃着这盐水鸭却感觉不合胃口,她不喜欢那股鸭味,即便是所谓享誉盛名的特色食物,对她也没有再多吃一口的吸引力。加上此去风火霹雳堂,如何让鲁剑雄父子同意出力营救童晓晨委实是个难题。要知道,她可是偷了他们藏宝图的人,他们不给脸色看已属仁至义尽了。所以,此时的慕容怡整个心思都不在这吃食上,一种深重的忧虑弥漫在她的心间。她匆匆再吃了几口便准备离开,招呼店小二过来付钱。

    那店小二过来之后并没有急着收钱,而是问道:“姑娘是否要尝尝我们店里特制的点心,这五色小糕可是享誉秦淮的名小吃,人人都爱。”

    慕容怡料这店里没什么生意,来一个客人便要大力推销,以图多赚几个小钱,世道多艰,也着实不容易,便道:“你且上一盘我尝尝。”

    店小二见这姑娘丝毫不推辞,便高兴道:“好嘞,姑娘,您等着。”

    慕容怡见这盘中五种糕点,造型各异,颜色不同,甚是赏心悦目。店小二介绍道:“姑娘,这五种小糕分别是千层糕、卷心糕、如意糕、青米糕、马蹄糕,您且尝尝。”

    慕容怡拿了一块千层糕,入口香甜,但又不会太甜,果真不错,便道:“不错,这糕点比盐水鸭更合我意。”

    店小二道:“姑娘请慢用!”

    慕容怡吃着香甜软糯的糕点,感觉之前的担心和忧虑一扫而光,一种味觉上的享受和幸福盈满周身。正在享受之际,却听一人道:“慕容姑娘可算是来了,让在下好等。”

    慕容怡抬头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王明远,当下喜道:“你怎么来了?又怎知我来了这金陵城?”

    王明远道:“在下可是在这金陵城一直等着姑娘,上次姑娘不辞而别,可真是令在下伤心。”

    慕容怡道:“你又怎知我会再回这金陵城?倘若我一直不回,难道你要一直在这里等下去?”

    王明远道:“在下有信心姑娘一定会回来找我。”

    慕容怡笑道:“你这人到是奇怪,何来这样莫名其妙的自信?”

    王明远道:“在下的自信来自感觉。这个世上能给在下这样感觉的人并不多,所以便有了这份自信。”

    慕容怡道:“你一个商人,不去做生意,却跑来跟我谈什么感觉,真是不务正业!”

    王明远道:“做生意在哪里都可以,感觉却是可遇不可求。”

    慕容怡叹道:“你可知道痴情并不是一件好事儿,尤其对一个有着事业心和抱负心的男人更是如此。”

    王明远道:“一个有事业心和抱负心的男人如果是个无情的空心人,那么他不仅活的不快乐,而且也不能更为出色地成事。”

    慕容怡道:“好听的话我听的不少。”

    王明远道:“像你这样的姑娘,自然耳边不乏好听的话,但我不光要说好听的话,还要做让姑娘高兴的事儿。”

    慕容怡看向王明远那张白皙斯文的脸,虽然是个商人,却没有半个商人的样子,到是有股书生气。眉眼清秀异常,鼻梁高挺,嘴角透着一股刚毅。这样的英俊小生她并非没有半点动心,但江湖险恶,她不得不防。那乾坤虽然表面看起来也是正人君子,但接近她却另有所图,现在已不知去向。加上与鲁宏升的纠葛尚未解决,营救童晓晨的事情也亟待安排,所以她无法心安理得地让自己沉下心来去置身一段感情当中。她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试探,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磨合。她现在想做的只有一件事儿,就是继续赶路,所以她又招呼来店小二,准备结账走人。

    那店小二道:“姑娘的账已经结了。”

    慕容怡看向王明远道:“是他帮我结的?”

    店小二道:“不,这间客栈就是少爷的,所以既然姑娘是少爷的朋友,自然不用结账。”

    慕容怡略微迟疑地看向店小二道:“少爷?”

    店小二道:“不错,这位便是人称金陵十三少的王明远少爷。姑娘如果听说过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诗,那么就该知道王家乃金陵大户。”

    王明远道:“你下去吧。”店小二欠了欠身便下去了。

    慕容怡道:“你既然贵为金陵十三少,这金陵便是你的地盘了,知道我来简直易如反掌。你却说的好听,说是在此处等我。”

    王明远道:“即便金陵确实是我的地盘,我在此等候姑娘也是事实,并无半句虚言。姑娘应该知道,一个成功的商人一定不可能定于一地,商品需要流通,我不可能安闲在金陵。”

    慕容怡道:“真也好,虚也好。一个少爷,我这等江湖闲散人士无论如何是高攀不起的。”说完,便径直往门外走去。

    王明远拦道:“慕容姑娘真的不打算给我一个机会?”

    慕容怡看着他道:“机会是建立在一系列条件的基础上的,譬如有没有时间、有没有精力、有没有必要,我现在觉得这三样都没有,所以自然是没有机会。”

    王明远仍不死心道:“如果姑娘现在没有时间和精力,我便等,如果姑娘觉得没有必要,我便证明有这个必要。”

    慕容怡道:“让开,我要去办事情了。”

    王明远并没有再拦着她,只是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呆了呆。那店小二上来道:“少爷,还不追?再不追人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王明远道:“只要她还未出金陵城,我何用去追?”随即有些黯然神伤。

    那店小二见王明远有些沮丧,安慰道:“少爷,不用灰心,慕容姑娘终有一天会被少爷的诚意打动的。”

    王明远叹了口气道:“但愿如此!”

    慕容怡牵着马离开,未见有人跟过来,心中有些失落,暗想,这些世家大族的公子都是一路货色,哄骗几句,便想赢得女子的心。这一招对她而言可是没有任何用。一个听过太多花言巧语的女人已经形成基本的抵抗力。那金陵十三少就算来头再大,本事再高,钱财再多,倘若没有一颗真心,无论如何也打动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