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食色性也
    对于美食和美丽的人,几乎没有人有抵抗力,此乃人之天性。.歌乐山庄虽小,但毕竟还是由人组成的,而且有男人和女人,所以必然会产生诸如此类的问题。赵木晴所在的组别负责娱乐事宜,自然女人更多,这带队的又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男人江临风,生出一些事端也着实正常。

    这江临风虽已四十多岁,但保养有方,加上平日喜欢琴棋书画,陶冶情操,所以一点也没有老态,反而为本身的风流倜傥增添了几分成熟魅力。这份魅力自然吸引了不少女人,而他又是一个极具爱美之心的人,所以,这歌乐山庄中关于他的风流韵事自不在少数。女人们为他相互翻脸的也并不罕见。江临风平日里最偏爱年轻女孩儿,他总觉得年轻的女孩儿可让他忘了自己的年纪,使得青春重生。所以,在看到赵木晴的时候,他眼前一亮。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儿对于江临风而言实在太具吸引力。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儿或者纯洁可爱,或者桀骜不顺,或者温柔可人,这一点要看个人的性格。而在这三种性格中,江临风最喜爱桀骜不顺的,这样的女孩儿虽然不容易驯服,但也正是因为这种难度才加强了整个过程的刺激程度。而这类女孩儿一旦被驯服,便忠贞不二。所以,江临风在看到赵木晴不可一世的态度时候简直爱死她了。这样的女孩儿实在太过罕见,在这歌乐山庄中更是罕见。江临风的眼睛似乎一刻也不肯离开赵木晴的身影。

    赵木晴被此人盯得浑身不舒服,便叫道:“你怎么老是盯着我?我哪里惹到你了?”

    江临风心中暗喜,所料果然不错,这么直截了当的女孩儿一定是性格难驯的主。随即正色道:“我要是不打量你,又怎么知道究竟怎么安排你呢?”

    赵木晴道:“安排我?为什么要安排我?”

    江临风道:“庄主一开始就说了,这歌乐山庄是有规矩的地方。既然有规矩,你就不能一天到晚闲着无所事事。我听说,你竟然跑到孙启天那一组去接受身体训练了,可真当我们娱乐组的整日闲得慌,没有正经事儿可干?”

    赵木晴道:“我本来就喜欢舞刀弄枪的,只是比不上别人,才来了你这一组。舞文弄墨那一套,我可是什么都不会。”

    江临风道:“既然如此,你便去跳舞吧。我看你这身段还不错,又有些拳脚功夫,跳舞再适合不过了。”

    赵木晴一听,十分不情愿,便道:“我不喜欢跳舞,我不要去。”

    江临风笑道:“那你说说琴棋书画、吟诗作对、舞文弄墨哪一个你在行?”

    赵木晴听罢,果然一样都不会,只有跳舞勉强还可以,毕竟跟练功夫差不了多少。赵木晴虽然尴尬,但还是扬着头道:“我一样都不会。跳舞便跳舞,我告诉你,我只是不愿意学,要是真的认真起来,哪一样不会?”

    江临风道:“如此,你便跟着杨小倩吧,她会教导你如何跳舞。”

    赵木晴之间一身材曼妙的女子已经来到她面前,拉着她道:“你叫赵木晴,是吧?以后你就跟着我,叫我小倩就行。”

    赵木晴只觉得这女子非常热情,虽然生的美貌,却没有一点距离感,便也亲热道:“我还是叫你小倩姐姐吧,你管我叫木晴或者小赵都行。”

    杨小倩笑道:“木晴妹妹,我第一眼见你就觉得投缘,以后我们就姐妹相称吧。”

    赵木晴也觉得心里一热,与这女子也颇为投缘。是夜,赵木晴就与杨小倩住在一间作伴,二人闲话家常,好不开心。正聊到热络之处,只听一阵敲门声,杨小倩起身开门,却见江临风站在门口,当下一愣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江临风也不回答,直接进房道:“我是来寻木晴的,原来她竟在你这儿。”

    赵木晴见是江临风,疑道:“你来寻我做什么?”

    江临风道:“你刚来,自然还有很多事情不懂,我这个做组长的自然要负责。”说完,已欲拉着赵木晴走。赵木晴眼尖,躲闪开。

    杨小倩挡在赵木晴身前道:“这么晚了还要教导?为何不明日再教?”

    江临风诡异地笑笑道:“有些事情只有晚上才能教,你应该知道。”

    杨小倩有些生气,怒道:“你这个人真是厚颜无耻,滚出去!”

    赵木晴感觉奇怪,这杨小倩竟然敢骂江临风,好歹这里也是个等级规矩极多的地方,她怎敢辱骂高她一级的人呢。只见那江临风拽住杨小倩手臂道:“如果没有外人在,你今晚一定不舍得我出去。”

    杨小倩冷冷道:“你休要再往自己脸上贴金,别人看不清你的真面目,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请你尽快收起你那肮脏的想法。”

    江临风道:“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拦的住我?我江临风想要的人,还从来没有要不到的。今晚且罢,我有的是时间。”

    江临风走后,杨小倩拉着赵木晴坐下道:“以后你要与我寸步不离,那江临风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你一定要小心他。”

    赵木晴道:“他倒是敢碰我一根汗毛,我便打得他满地找牙。”

    杨小倩道:“我知道你有些拳脚功夫,但在这里我们所有人都内力尽失,你的那些花拳绣头也没有实际用处。你如此娇小,如何打得过他一个男人。”

    赵木晴道:“那你为何不怕他,难道你打得过他?”

    杨小倩道:“我也打不过他,但有人打得过他,而且是他不敢得罪的人。所以,他自然不敢拿我怎么样。”

    赵木晴奇道:“是谁?”

    杨小倩道:“自然是其他组的。”

    赵木晴知她不便多说,也就不再多问。赵木晴又道:“这人既然如此不堪,为何我们不干脆申请调到其他组别?”

    杨小倩道:“你说的倒是轻巧,这里规则重重,要调动岂是易事?而且如果人人一不满意自己原先的组别,就要调动,那岂不是更乱了。所以这个先例从来没有开过。你也不要想这个心思了,尽管安心跟着我,不要让他有机可趁。”

    赵木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这江临风人品如此,竟然没有人制得了他?”

    杨小倩叹了口气道:“大部分情况下,倒也不是这江临风强逼着别人做那苟且之事,反而是那些女人自己愿意投怀送抱。所以你情我愿的事情,谁又管的了?”

    赵木晴道:“这些女人竟然自己投怀送抱,当真是不知廉耻。”

    杨小倩道:“在这里,廉耻并没有什么用,有用的是规则。”

    赵木晴道:“小倩姐姐,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杨小倩道:“他到是想,但我自有办法对付他,他也只能嘴上占占便宜。所以,我让你以后紧跟着我,不要让他逮到机会。”

    赵木晴直觉这歌乐山庄似乎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井然有序,这规则之下,依然有人欲施恶行,依然有人恬不知耻。当然,这规则之下,也有善良正义之人,也有奋力挺身护得自己周全之人。赵木晴越来越觉得,看清楚一个人或一件事,并不是通过眼睛。眼睛所见之美好、善良、仁义、正气,兴许并不尽然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