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习以为常
    一种习惯的养成并不需要太久,而一旦养成,便形成惯性。.爬山作为一项定期训练已经成为童晓晨的个人习惯。别人五天一次,他便每日一次。起初,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导致他浑身酸痛,毕竟肌肉的承受力是有限的。但只三五天的坚持,这肌肉便适应了这种强度。一个人倘若能把一项强制规则变成个人习惯,甚至个人喜好,那便是极好的事情。因为你从内心深处接受并认同这项规则之后,它便不再只是规则,而是个人嗜好。而这种嗜好可以促使每日的惯性,旁人看来是勤奋和坚持,可于自己却只是习惯使然。

    一群人爬山和一个人爬山,感受是不同的。一群人之间难免会有比较,这心神无法做到最为集中。因为一个人的焦点倘若无法全部集中在自身上,就称不上最为集中。但一个人不同,一个人置身于山林,只集中于自己使用身体的过程和感受。这种情境之下,不但身体可以得到最大化的训练,而且精神意志也可以得到最优质的提升。当然,在这种日复一日的训练当中,人难免会有疲惫感,甚至有懈怠感和惰性,但正是因为这种阻却,事后的继续坚持方显得可贵。所以,童晓晨此时一个人坐在半山腰的大石上,抬头看着耸入云霄的大树,感受着山林间的微风,闻着树木草丛的清新气味,听着盘旋在周遭各种鸟鸣声,感觉太妙了。身上的汗水已经被风吹干,透着一股爽快,似乎只要身在其中,所有的烦恼和忧郁都会全部逃开。因为这些负面情绪根本抵抗不了清新自然所带来的生机活力。

    一个月不间断的训练,已经为童晓晨带来极为达强健的小腿肌,下盘力量十分稳固,在基础训练这个方面,童晓晨自认为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问题。施清风从未见过进展如此之快的新人。所以,在童晓晨顺利通过各种基础力量的考验之后,他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却认定此人必然大有作为。张玉、周青、杨晖、朱慧文等人虽然已经接受训练半年之久,却无一人可以达到童晓晨的程度,无不露出羡慕的眼光。虽然宰志清在她们眼中已经非常强,但现在看来,这个新人越宰志清实在是迟早的事儿。

    童晓晨心中有股信念,那就是他一定能够逃出这个鬼地方,所以在任何事情上,他都要求自己做到极致。每一件事情做到极致,那就意味着逃出去的可能性更大,因为一旦你比这里所有的人都强,那么便可以做到这里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这是童晓晨的逻辑理念,他人未必全能明白。即便明白,也很少有人能够做得到。“知行合一”这一点并非浮夸的江湖美誉,而是对兵器王童晓晨性格的事实描述。他这个人的行动力乎想象,往往上一秒想到的,下一秒便已在执行,这使得他在很多事情上都比别人快很多。他一直深信,有一天即便他失去了所有的武学技艺,也可以最强悍的姿态活在这世上。而现在的处境似乎就是一个简单的试验或考验。童晓晨从来不怕失去什么,因为就算失去什么,他也可以继续学习,补回来。人总是在失去和得到之间不断徘徊,而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施清风道:“看来你的基础训练已经达标了,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

    童晓晨道:“下一个阶段的意思就是可以开始创造招式了?”

    施清风摇摇头道:“还未到创造。模仿永远是创造的必经之路,所以你要先学习模仿。”

    童晓晨道:“我这个人最擅长模仿,别人只要耍一遍,我便可以原貌呈现。”

    施清风道:“有自信不是坏事儿,但自信过头了就不是好事儿。”

    童晓晨道:“你认为我自信过头,也不足为怪。实不相瞒,我的江湖嗜好是收集兵器,所以,每次遇到对手,我都先让他耍上一番,再夺兵器用同样的招式对战。这败者兵器自然也就归我了。”

    施清风道:“江湖是江湖,这里是这里。不要总留念过去的自己。”

    童晓晨道:“看来任何事情都是口说无凭的,你且试上一试便可知。”

    施清风从来没遇到如此狂妄的人,竟然说自己对招式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便故意使出一套极为复杂的招式,混杂了“秋水无痕”、“有凤来仪”、“白虹贯日”、“乱剑成风”、“苍松迎客”等多个门派的剑法招式。这施清风使完这套招式后便道:“如此,便看你了。”

    童晓晨知他有意刁难,丝毫不惧,接过施清风的剑,依葫芦画瓢,将那套极为复杂的剑法招式一一舞了出来。施清风见状果真吃惊,没想到此人果然不是吹嘘,竟有如此天赋。当下便道:“既然如此,你便尝试着开始创造招式吧。创造可不同于模仿,需要的是灵感,当然也需要经历。”

    童晓晨道:“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一个人太有才华,上升的太快,总会引人嫉妒不满。童晓晨便是这样的人,所以这施清风所带的几人开始有意无意地排挤他。妒忌是人与生俱来的弱点,不分男女,所以童晓晨并不介意。他知道妒忌这种情感只会存在于处于同等级别的人之间。一个人贫民不可能妒忌皇帝家财万贯,但他却可能妒忌无意中一夜暴富的、之前跟他一样贫穷的邻居。所以,要消除这种妒忌心理也很简单,那就是做到极致,坐在顶端,达到他们企及不到的高度,这种比较也就因为距离太远而消失了。一个人既天赋异禀,又肯像牛一样勤奋,那么他是可怕的,成长的度也是可怕的。就算他从零开始,也可以赶上从一百或者更多开始的人。童晓晨感觉到自己在迅成长,他无暇顾及别人的情绪,因为他连自己都安排不过来,每天的时间都过得紧巴巴的,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去分给别人。更何况合群与否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一点也不重要。有一天,如果他凭着自己的本事儿逃出去并且解救了这里的所有人,那么他们一定后知后觉当初他的良苦用心,嫉妒或许会变成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