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寄人篱下
    一个背井离乡之人偶尔思念家乡再正常不过,即便像童晓晨这样的浪荡子弟也不例外。.所以他看着远处层层叠叠的山峦以及缭绕的烟雾,不禁有些伤感。这深山之中连东南西北也辨不清楚,所以即便追忆缅怀他也不知道应该面向何方。这歌乐山庄长期待下去也不是办法,总得想办法出去。不过在想办法的同时又不得不遵守别人所定的规则。在武学方面,他一向是个有自信的人,不过就在他准备大展技艺,想让施清风那帮人目瞪口呆之时,却现一点内力也使不上。而他的功夫花架子少,全凭强劲的内力。原来这歌乐山庄的食物全由日月教定期供给,这些食物中自然是放了“好东西”。你倘若不吃,便饿死,你倘若吃,便内力消散。但在这深山老林中,无法轻易觅得食物,没有人会为了维持那股内力而让自己活活饿死。所以,在这歌乐山庄中,一切都得从头开始,任凭你之前有通天的本事儿,也得一步步地来。

    施清风不知何时出现在童晓晨身边,道:“刚刚来,不适应很正常,我们当中的每个人都经历过这么个阶段。而且还一心想着如何逃出去,认为这里的其他人都比自己笨,竟然一条出路都找不到。”

    童晓晨看向那高高瘦瘦的人道:“你来这里多久了?”

    施清风顿了片刻道:“如果我没记错,应该已经五年了。”

    童晓晨道:“五年?世道变幻无常,一年有时候就足以翻天覆地,何况五年。这五年期间究竟是什么让你最终放弃寻找出路?”

    施清风道:“是环境,也是我自己。”

    童晓晨诧异道:“你自己?”

    施清风道:“不错!环境也许会促使一个人产生放弃的念头,但最终决定放弃的还是人自己。”

    童晓晨道:“一个人决定放弃一定有难言之隐和不得已的苦衷。”

    施清风道:“不,一个人决定放弃也可能是认清事实真相后的死心。”

    童晓晨道:“你所说的事实真相是什么?难道就是任谁也逃不出这鬼地方的事实?”

    施清风道:“不,只要是个地方,人总可以想尽办法去逃,虽然难,也不是没有希望。但逃出去又如何?外面的世界难道真的比这里好多少?这里的生活难道真比外面的生活差多少?”

    童晓晨叹口气道:“你说的没错,这歌乐山庄与外面的世界相比确实差不了多少,从某种意义上说可能还更好,少了无尽的奔波,有着持续的稳定。”

    施清风道:“人总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有些事情想明白了,也就心安理得了。人生无非几场欢乐,几场悲哀,在哪里都一样。”

    童晓晨道:“几场欢乐,几场悲哀,这生竟然如此寥落悲哀?”

    施清风道:“为了这生不至于太寥落悲哀,混乱无序,所以创立了规则,将人的精神力气都集中于这些事务上,也就不至于死了。”

    童晓晨道:“死确实比生更容易。”

    施清风道:“所以,从今天开始,你要从头来过,向死而生。”

    童晓晨若有所思地呢喃道:“向死而生,这生较之死更是一门学问。”

    施清风道:“生比死需要更大的意志力、勇气和耐心,所以,从今天开始你要开始训练自己意志力。”

    童晓晨道:“如何训练?”

    施清风道:“勤奋不辍是不二法则。所以,在内力消散的情况下,我们必须从两个方面入手。第一是我们的自然体力,日月教再厉害,也无法消散人的自然生理之力;第二是我们的招式,没有内力的补给,我们必须在招式上推陈出新。以此为生活基点,再加上吃喝拉撒等琐事,你一天的时间也就基本消耗的差不多了。”

    童晓晨不解道:“难道你们的初衷就是将这日常的时间全部填满?”

    施清风道:“不错!如果不填满这些时间,人就会无所事事,而无所事事必生是非。要么是与人生是非,要么是与自己过不去。前者表现为打架斗殴,后者表现为抑郁自杀。”

    童晓晨道:“那些躺在坟墓里的人有多少是跟自己过不去的?”

    施清风叹了口气道:“很多,人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在一个没有规则约束的环境里更是如此。。”

    童晓晨开始按照规则每日勤奋不辍,从最基本的身体训练开始,再到领悟和切磋招式。一开始是没有太多进展的,身体训练占据了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施清风称之为基础训练,新人过来必须经历这么一个阶段,只有熬的住这个阶段方才可以继续下一个阶段。为了加强基础训练,无论是主剑术的施清风,还是主拳脚的李元昊,抑或主刀法的高腾飞均定期带着手下的人利用山地的天然地理条件进行训练。爬山,是体力训练的最佳方式。童晓晨并非第一次爬山,要知道进入日月教也需翻越一座山头,这件事儿他还算熟悉。可是施清风所要求他们爬的这座山似乎难度更大,那阶梯的陡峭程度几乎有七十五度,这就意味着手臂和腿部力量均要很强,而且如果爬到一半没有力气是没有退路的。

    施清风所带的这一队人中,只有两个男的,一高一矮,高的叫余子威,矮的叫宰志清。按理说,高的应该比矮的强,可偏偏不是,这宰志清在最前面打头,脚力和臂力都非常强悍,可见已经受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只见宰志清度非常之快,转眼已经爬到第一个平台,等待后面一众人。那余子威手长脚长,没有那般灵活,只爬了一段便已经气喘吁吁,兴许是天生体弱的缘故。四女中,那长相稍显妩媚的叫张玉,长相灵动的叫周青,这二人受训的时间似乎比其他二女的时间长,所以度也不慢。剩下的两女,肤色白皙的叫杨晖,肤色健康的叫朱慧文,这二女的远远落在后面。童晓晨则处于中间位置,爬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童晓晨已经感觉心跳猛烈,血液循环加,满脸涨红,遍体流汗,毕竟很久都没有仅凭着体力爬如此陡峭的山坡。不多时,粗重的呼吸声已经不绝于耳,连冲在最前面的宰志清也喘息不断,度渐渐放慢。不过,童晓晨似乎很快便适应了这种节奏,调整呼吸,渐入佳境,不知不觉已经爬到第二的位置,紧跟在宰志清的后面。当然这一群人当中最慢的还是赵木晴,她听童晓晨说要爬山,死活要跟过来体验一下。童晓晨拗不过她,只好由得她。此时的她已经面色渐渐苍白,心中后悔不已,但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她没有退路,只有继续往上爬。眼见着别人离她越来越远,她心中万分焦急,这一加却明显出了自己身体的承受范围。面色苍白的她呼吸已经不顺,最终在半山腰吐了。一个人累吐了,说明这项训练并不适合她,或者至少说明这一训练的强度并不适合她。所以,当童晓晨爬至山顶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赵木晴,心中不免有些担心。不过,在看到被杨晖和朱慧文搀扶着上来的赵木晴的时候,他松了口气。无论如何,她还是活着到了山顶。

    童晓晨赶紧下去接,赵木晴喘着粗气道:“以后打死我,也不来遭这份罪了!”

    童晓晨笑道:“这可是你自己硬要来的,我可没有强迫你,谁让你逞强来着,跟不上就慢慢爬,非把自己搞成这样。”

    赵木晴气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只顾着自己一路往上爬,丝毫不顾我的死活。还好有这两位美女帮我,不然我死在半山腰上也是没人知道的。”

    童晓晨故意逗她道:“你若死在半山腰,我们下山的时候准能现。”

    赵木晴见他不但不安慰,反而故意气自己,便扭头不再理他。童晓晨附在赵木晴耳边道:“别再生气了,这也是你自己要跟过来。我若停下来照顾你,这训练目标便达不成了。你是想让我成为倒数第一,然后被这群人看不起吗?”

    赵木晴觉得他说的也有理,毕竟一个新人刚刚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必然要展现最好的自己。想到此处,赵木晴也不再责怪他。

    宰志清看着童晓晨道:“没想到童兄弟体力如此之好,在下佩服!”

    童晓晨拱手作揖道:“宰兄见笑了,宰兄的体力才是真的好,度又快,在下真是自叹弗如。”

    宰志清心里暗想,这人第一次爬山便可达到如此境地,紧随身后,假以时日,一定越自己,心中不免诸多情绪,一时间也道不清是嫉妒、是羡慕、还是敬佩。毕竟,宰志清深得施清风赏识,可算是这批人中的翘楚,现在这个新人竟然展现出非比寻常的身体天赋,不免有些酸楚。其余几人也纷纷夸赞童晓晨,童晓晨到觉得这种身体上自然气力没什么可骄傲的,毕竟这不属于后天自我创造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