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华山危机
    一个有主动意志的人,或许是可以说服的对象,但一个没有主动意志的人,却绝对不可说服,因为他已经从根本上丧失了主动反应的能力。  .所以,在华山派一众弟子竭力劝阻掌门传播那日月教的教义之时,杨凤仪并没有任何反应,他甚至连生气也没有,他只是不同意,而且坚持一定要将这教义扬光大,并且要求众弟子下山继续传播这伟大的教义。华山派内部本来已经分成两派,各自为争夺掌门之位争执不断。眼见掌门竟然像失心疯一般要传播日月教的教义,便放下争执,一起请求掌门三思而后行。这华山大弟子盛一如和二弟子段清波本来已经刀剑相向,恨不得砍死对方,眼前却联合起来一同劝慰杨凤仪。不过,经过三个小时的跪求和劝说,始终没有效果,二人只得摇头放弃。

    盛一如道:“师傅这次回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怎生如此?”

    段清波道:“我哪里知道?但师傅毕竟是师傅,说不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一声令下,我们做什么也没用。”

    盛一如道:“可是要所有的华山弟子每日研习日月教的教义,还要诵读,每月十五还要搞什么祭拜月神活动,这传出去,岂不是让武林同道笑掉大牙。这华山派的百年清誉也就此毁于一旦了。”

    段清波摇摇头道:“虽然如此,你又能怎么样?”

    盛一如道:“依我看,这事情颇有蹊跷,你我还是让众位师弟先按兵不动,看看师傅的反应。”

    段清波道:“师傅怒你也不是没有领教过,而且他老人家脾气越来越怪,莫不是想被打死?”

    盛一如道:“我的意思是表面上先顺着师傅,背地里先不作行动。”

    段清波道:“如今也只能一试了。”

    走出大殿,却有弟子来禀报道:“大师兄,二师兄,上官师兄回来了,后面还跟了三个人。”

    那盛一如一听,气就上来了,道:“这个叛徒还有脸回来,上次的事儿还没有结呢,他到有胆量。走,去看看。”

    刚刚走到门口,却见上官百树四人已经进来了。段清波叫道:“谁让你们进来的?不知道这华山派的规矩吗?哪容外人随意进出?”

    上官百树道:“我是华山弟子,并不是外人,自然可以随意进出。”

    盛一如冷笑道:“华山弟子?你也配?你这个叛徒,真是脸皮够厚的,竟然还有种回来!”

    上官百树道:“师傅并没有下令逐我出师门,所以一日没有这个命令,我一日是华山弟子。”

    盛一如道:“你可真是理直气壮。我告诉你,就算你还是华山弟子,也失了做师兄的威信。实话告诉你,现在这里我是大师兄,你靠边站去。”

    上官琳儿和即墨寐与盛一如和段清波可算是旧相识。这二人当日在欺负即墨寐这件事儿上最为出力。所以上官琳儿早就看不惯这二人,便上前道:“就凭你盛一如也配当大师兄?我看真正自不量力、恬不知耻的人是你!”

    盛一如上下打量一下上官琳儿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被逐出师门的女弟子啊。我说你们上官家的,都习惯出叛徒吗?”

    段清波应和道:“可不是,这姓上官的看来都是些不忠不义之人!”

    上官琳儿并没有被他们这几句激怒,反而平和道:“当年就是手下败将的你们,不知事隔数年,可有长进?今日恐怕我先让你们三招,你们也难胜我!”

    盛一如被提及当年的丑事,顿感羞辱,大声道:“上官琳儿,你如此嚣张,今日我就给点颜色你看看。”说罢,长剑已经刺向上官琳儿的面门。

    上官琳儿并未拔剑出招,闪避且后退,并道:“我说了,我一定会先让你三招,以免你输的太快,失了面子。”盛一如明明已经竭尽全力刺向目标,却招招只差那么一厘米的距离,好不懊恼。当下便要使出“气贯长虹”,以内力驱剑。上官琳儿道:“三招已过,不客气了!”说完便拔剑出鞘,挡住盛一如强有力的剑。论招式,这华山剑法的每一招,上官琳儿都制的死死的,不出三十招,盛一如便已被剑指喉管。上官琳儿笑道:“看来手下败将永远是手下败将,这么多年了,一点长进也没有,还是输给了一个女人。我要是你,干脆拔剑自杀了!”

    盛一如哪里受得此番羞辱,一时间满脸涨得通红。上官琳儿收剑转身之际,盛一如已经拿剑奋力刺向上官琳儿的心脏,他暗想,这次不杀了这个女人自己就不姓盛。但他就是杀不了这个女人,因为另一把剑已经架在他脖子上,而且手中的剑已被踢飞。即墨寐阴沉着脸道:“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偷袭,今日我定当宰了你!”

    盛一如眼见不是别人,正是当日的死对头即墨寐,心中一惊,两眼一闭,思想这次完了,落在此人手里,不死才怪。段清波刚想动手,即墨寐哼一声道:“段师兄,我劝你还是把剑收收好,不要惹祸上身,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这段清波见此情形,顾不得许多,便道:“你们且等着,我去请师傅。”盛一如心想,这个姓段的果真是孬种,竟然连剑也不敢拔,只会去请师傅。

    上官百树上前劝道:“妹夫,罢了,且饶了他这次吧。我们此次来毕竟还有正事儿,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即墨寐这才收了架在盛一如脖子上的剑。

    盛一如见上官百树为他求情,却丝毫没有感谢之意,只道:“你别一副假仁假义的嘴脸,我不会领你的情的。”

    上官百树道:“我并没有指望你领我的情。你只当我是在救你?你错了,我只是不想浪费力气和时间。”

    盛一如还想再说什么,古北静道:“你这人真不知好歹,连我这个外人都看得出来,这三个人无论谁都可以轻易杀了你。你还在这边叫嚣,岂不是一心求死?”

    盛一如被这么一说,立马沉默了。这段清波去请师傅,却迟迟不来,盛一如与他原先也不和,估计这段清波找个借口溜走了。段清波心里应该巴不得这盛一如被人了解了,好坐收渔翁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