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触景生情
    一个人最难割舍的记忆就是成长的记忆,所以童年成长的地方总是让人回味无穷、念念不忘。  .一个人流浪再远、漂泊再久,总会时时念及生养自己的那片故土以及陪伴自己成长的同伴。这种情感记忆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淡却,反而会历久弥新,像烙印一般深深刻在自己的心上、灵魂里。这大概就是每个人都有落叶归根之情节的根本原因,即便死,也要回到那片故土地。

    上官百树、上官琳儿及即墨寐看到华山的时候,心间所涌起的便是这股历久弥新的滋味。这个地方对于他们三人而言是生命的起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会勾起无限的回忆。上官琳儿和即墨寐虽然已经阔别华山多年,但依然感觉记忆不曾淡却。当年,二人就是在这华山相遇相识,最终结为秦晋之好。上官琳儿与她的两个哥哥上官百树和上官千叶不同,从小就不受华山掌门杨凤仪待见。在杨凤仪的观念里,女子终究只是女子,成不了气候。所以,在他眼里,上官琳儿只是个隐形人,更别提加以培养了。在这种被漠视的氛围下,上官琳儿的童年带着深深的忧伤。虽然两个哥哥都很疼爱自己,可是被漠视仍旧是一道隐形的伤口。所以,这华山之于她而言可算五味杂陈,在回忆和怀念的同时,有一层伤疤正在被悄悄揭开。不过,即墨寐的出现打破了这种长年被漠视的厄运。

    即墨寐十六岁的时候被杨凤仪带到华山,当年他的父亲被奸人所害,所以作为生死之交的杨凤仪自然负担起对这孩子的责任。但即墨寐天性孤僻,不合群,所以在华山弟子并不待见他,经常被欺负。说也奇怪,即墨寐虽然经常被欺负,却从未出手,即便已经被打到流血不止,也从不哼声出手。这种隐忍并不是因为他没有本事,而是因为他知道报恩。寄人篱下必然要受委屈,可因此事大打出手,伤了华山弟子,岂非知恩不图报。这种情形直到上官兄弟出现制止方才终止。上官琳儿尤记得那日两个哥哥带着一个满脸是血的人进来,她吓坏了,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却不想原来是那人被欺负,鼻血糊了一脸。

    一个是饱受欺凌的异类,一个是忍受漠视的女孩,在这样一个环境里自然大有同病相怜之感。加上正值青春年少,二人一来二往,好感渐增。上官琳儿经常做点心给即墨寐送过去,在华山弟子故意捉弄他,不给他留饭的时候,还经常从厨房偷偷拿食物送过去。即墨寐虽然是个孤僻之人,但一个再怎么孤僻的人也无法抵抗自己去接近一颗温暖善良的心。即墨寐也常常在后山教上官琳儿剑法,传授自身的技艺。上官琳儿也得以在技艺上突飞猛进,补上因漠视而缺的教授。

    即墨寐的剑法与华山剑法虽然有些相似,但毕竟不同,细细品味,这剑法大部分招式均是华山剑法的克星。上官琳儿大为不解,为何这即墨寐明明一招可以制敌,却从不还手。细问缘由之后,上官琳儿更是升起一股崇拜之情。这人不但武学大有修为,年纪轻轻便有一颗知恩图报、善于隐忍的包容之心。这大概是任何一个年少轻狂之人均无法企及的,那群华山弟子更是一辈子也达不到这种境界。

    二人就这样在华山后山度过了三年相安无事的生活,其间情愫升温也自在情理之中。不过一件事引爆了触点,在一年一度的华山弟子比武大会中,上官琳儿因为剑术招招制住华山剑法而引起杨凤仪注意。杨凤仪得知事情真相后勃然大怒,说此女心术不正,偷学本派之外的剑术,要逐出师门方才罢休。即墨寐将一切罪责拦在自己身上也无济于事。上官百树和上官千叶双双求情开恩,亦无法打动杨凤仪。上官琳儿一怒之下与杨凤仪生争执,道尽数年来的委屈和怨恨,说这杨凤仪就是一个没有丝毫包容心的伪君子,竟然歧视女子。可是他自己也生的女儿,怎么未见当下掐死,再生一个儿子。此番话一出,那杨凤仪更是气愤异常,因为这恰好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伤痛。他的爱妻因难产而死,爱妻之深,此后再无续弦。

    眼看局势再难挽回,即墨寐干脆带着上官琳儿出走华山。二人在江湖混迹过一段时间,行侠仗义,人称“龙凤侠侣”。那些劫富济贫的英雄事迹一度成为佳话。后来,即墨寐和上官琳儿觉得这游荡江湖亦无所住心,毕竟贫穷只靠一时接济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一种现实的无奈感充斥二人心间,就算劫了再多富人,那些富人始终有办法再聚敛财富,就算接济再多穷人,那些穷人始终有坐吃山空、再次恢复贫穷的一天。于是,二人决定隐匿江湖,潜心研究武学,不问世事。虽然远离人群、孤独寂寞,却也远离世俗纷扰、复归平静从容。加上两人相亲相爱,日子倒也过得自得其乐。即墨寐本性孤僻,这种隐匿生活让他感到更为自在。直到上官兄弟出事,二人才重出江湖。不过,江湖之事总不会一件一件的干净利落、没有牵连,所以一旦涉足其中一件,必然牵扯出其他多件。从一开始,即墨寐便已知重出江湖绝对不会昙花一现。

    这无限的记忆涌上上官琳儿的心头,她看向即墨寐,只觉得老天对她不薄,至少赐予她一个如此爱她、懂她的男人。一个女人对此还能要求更多吗?古北静看二人恩爱的样子,觉得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这风景与自然风光不同,是彰显出人性最深层次光辉的风景。上官百树自然知道二人之间的林林种种,也觉得二人实属难得的佳偶天成,心里默默为二人感到高兴。想这二人再回华山,定然是触景生情,感慨无限了。当然,在他心里,他也希望自己可以与古北静成就这种至死不渝的爱情,只是那一刀他仍然心有余悸,不知当事者又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