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故人相思
    古北静思想着去华山之前是否要先去桃花岛找上官百树他们,因为说服华山掌门的事情他一点把握也没有,如果用强,估计自己也打不过,毕竟对方人多势众。.但又想到上官百树被他师傅虐打的情形,恐怕他那师傅也不会卖自己徒弟的面子。不过人总是有弱点的,而这弱点必然是最亲近的人方才知晓,所以上官百树在这一点上有无与伦比的优势。桃花岛离西蜀并不远,所以古北静还是决定绕到那里去会故人。

    桃花湖水三千尺,不及故人相思情。上官百树看到古北静来的时候,简直高兴极了,这个人一走就是一个月,连一个音信也没有,本想出去找,但上官琳儿又不让。上官百树看着古北静,只是笑,却只字未有。古北静道:“才一个月不见,你便傻了,看到我来,一句不吭?”

    上官百树道:“倘若真是傻了,那也是因为你。”

    古北静道:“这下可好,什么都赖我了。”

    上官百树道:“当然,你到好,一走一个月,潇洒自在。我在这桃花岛忧心忡忡,既担心你的安危,也觉得无什事可做。一个整天游手好闲,又神经兮兮的人,长期下去必然会犯傻。”

    古北静道:“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及早挽救了你。”

    上官百树道:“事情都已经办完了吗?”

    古北静紧锁眉头沉声道:“不但没有办完,反而更加复杂了,感觉没有尽头。”

    上官百树道:“哪里不顺利?”

    古北静叹了口气道:“哪里都不顺利。连我们童老大也身陷日月教出不来了。”

    上官百树惊道:“怎会如此?现在怎么办?”

    古北静道:“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弄点吃的给我,我慢慢跟你说。”

    上官百树领着古北静来到了里屋,上官琳儿正在屋内缝缝补补,见到古北静,喜道:“你来啦?赶紧坐!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日子,我哥担心成什么样了。这下好了,也不会再三天两头的想要跑出去了。”

    古北静道:“还是有个妹妹好,妹妹就知道疼人。”

    上官琳儿道:“我哥这人死心眼儿,万一再被他那狠心的师傅捉回去,不知道又要受多少折磨。”

    上官百树道:“师傅对我有养育之恩,又有教授之恩,就算他打死我,我也是没有半句怨言的。”

    上官琳儿看向古北静道:“瞧,我说的吧,这人死脑筋,怎么说也听不进去。且不跟他说了,你一路过来一定又累又饿,我这就下厨弄几样小菜。”

    古北静道:“正合我意,有劳琳儿妹妹。不过,我那妹夫呢?怎么来了半天也不见人影?”

    上官琳儿娇笑道:“他呀,在后山树林里琢磨他的剑术呢。每日如此,寒暑不断。”说完,便已经走向厨房,准备忙活。

    古北静道:“妹夫如此之用功,你怎么整天游手好闲?”

    上官百树道:“如果琳儿也向你一样不辞而别,一去就是一个月,那么妹夫也不可能安心研究功夫。”

    古北静吃着上官琳儿做的饭菜,不亦乐乎,这农家小菜比大鱼大肉更有滋味,且不说其他,但就新鲜这一点就已经高出一筹。加上上官琳儿的手艺,更是把新鲜的优点挥到极致。古北静确实是个美食家,任何一样东西经过他的味蕾总是会品出与他人不同的感受和滋味。他大肆赞赏了一番上官琳儿的手艺。上官琳儿高兴道:“你要是喜欢,便留在这里,我天天做给你吃。”

    古北静吃饱喝足,擦擦嘴道:“恐怕就算我想留在这儿,也是不行的。”

    上官琳儿道:“怎么不行,只要你想,便可留在这里。”

    古北静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很多事情还等着我去做呢。”

    上官琳儿道:“听你这么说,很快又要走了?”

    古北静道:“没错,很快。”

    上官琳儿看向沉默的上官百树,不无怜惜。恰好此时即墨寐回来,打破了这稍许的沉默。古北静将这一个月生的事情经过讲与三人听,包括救驾、封赏、捉人、被困等一系列行动。几人的情绪随着情节的推移也起伏跌宕不断。

    上官百树道:“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去华山说服我师傅,与各武林同道一起去日月教救你们童老大。”

    古北静道:“不是我们,而是我,你只需要告诉我你这师傅有什么弱点即可。”

    上官百树道:“当然是我们,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我师傅这个人单凭你一人之力不可能说的通。”

    上官琳儿担心道:“可你自己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他一定不会轻饶你的。”

    上官百树道:“师傅虽然被藏宝图迷了心窍,但他心底还有正气,只要再多劝劝,一定可以成功。加上现在藏宝图已经回归朝廷,师傅的念头应该已经打消掉。只消好好说,他一定会出力营救童晓晨的。”

    即墨寐道:“你师傅的脾气你应该很清楚,非常固执,只怕上次的事情,他仍未消气。我父亲跟你师傅曾是生死之交,这世上如果还有一人能劝得动你师傅,那便是我父亲,只可惜他死得早。不过我跟你一道去,说不定他念在与父亲的情份上,会有所触动。”

    上官百树道:“妹夫,你与琳儿既已隐居,自然是不要再过问江湖之事的好。这件事还是由我去吧。”

    上官琳儿急道:“哥,你怎么好的不学,尽学你那师傅的固执脾气呢?这件事无论如何你也别想推开我们。我们是一定要跟过去的。”

    即墨寐道:“你这一去,琳儿每天一定寝食难安。之前你也一样受过这种煎熬,应该能够感同身受,所以还是不要再推辞了。”

    古北静道:“真是抱歉,这件事惊动你们,让你们无法安心逍遥世外。”

    上官琳儿拉着古北静道:“怎么说这样见外的话?都是一家人,自然应该互相扶持帮忙。我只剩这么一个哥哥了,而你就是我的亲嫂子,你们要是出半点意外,我们也不可能自在于世外。”

    古北静看着这三人,只觉心中甚为感动,家的感觉也不过如此。而在此处果真就是家,只要有家人在身侧,何处不是家?天香第一阁那个家虽然暂时分崩离析,但他相信终有一天那个家也会重新聚合。想到此处,他心中便充满信心与力量,这是一股爱的力量。这股爱源自友情、爱情、亲情这些再寻常不过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绝非源自通过神这种自然的力量所缔结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