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上善若水
    “至善”是一种理想境界,是所有受自我意志和限制之人所追求的。.自孟子提出“人人皆可成圣人”一说,“圣人”就成了人人欲追求的理想。只是在通往这一理想的道路上,有人非但没有无限接近于“圣人”,反而沦为彻底的“恶人”。这种恶源自自我意志和的无限扩张。七情六欲是罪魁祸。所以,你可以看到通往成圣的道路上横尸遍野、魑魅魍魉横行。

    华山掌门杨凤仪便是这魑魅魍魉中的一员。他已经在这条路上游荡已久,却始终不得其法。想要光耀华山,却认识到自身的短处,年事已高,武学上想要再有所突破,非常困难,加上江湖后辈人才辈出,这让他时常感到内外压力。华山的祖业并不厚实,在财富方面也很难再有进展。所以,在盗取藏宝图这件事上他并没有太多的犹豫,在将死之年,能够为子孙积攒点财富,未尝不可。可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之前的幸苦和牺牲竟然白白浪费。这股恶气一直潜藏在他的内心。直至日月教的人找到他说,这藏宝图的事儿还有希望,这恶气才稍稍平复。此人据说是日月教的新任左使,行事风格非常果断利落,人人惧之。在他的带领下,日月教徒的技艺也倍增,时至今日,已经训练成一支精兵中精兵。所以杨凤仪此时在这片空旷的山林中等着,心中并不安泰。

    月光从林木的缝隙中透出来,斑斑驳驳地映照在地面。一阵风来,树叶沙沙作响。就在此时,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已经及至杨凤仪面前。这人影仿佛是闪动的,甚是诡异。杨凤仪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没有见到谁的轻功身法可以如此鬼魅。只见前面一人披着内红外黑得大斗篷,帽檐压得很低;而后面一人则身着白纱衫,头戴面纱,看身形应该是个女人。那身披黑色斗篷之人道一句:“掌门别来无恙。”

    杨凤仪正疑惑,那人已将帽檐掀开,正是苏剑宇。杨凤仪一惊道:“苏公子?你竟是日月教的左使?”

    苏剑宇道:“正是。此次我奉教主之命前来,就是为了继续藏宝图的事情。”

    杨凤仪没想到这日月教主如此厉害,竟然说服苏剑宇皈依日月教。要知道,这将军府的公子可是当日盗取藏宝图的主事人,如今竟然风水颠倒了。杨凤仪恭敬道:“洗耳恭听。”

    苏剑宇道:“教主说了,这藏宝图迟早会到手。但若是想分得一杯羹,华山派必须皈依日月教。”

    杨凤仪只想财,从未想过背叛列祖列宗,当下立即回道:“没这个可能,我华山派不可能皈依日月教。”

    苏剑宇缓和语气道:“掌门的顾虑我理解,任何一个门派都不愿意舍弃自己的招牌。但日月教并不要求华山派从此卸下自己的招牌,挂上日月教的招牌。我们所要求的是掌门可以在弟子中传播日月教的教义思想。平日里华山派该怎样还是怎样,只要每月十五跟我们一起祭拜月神便可。”

    杨凤仪哼道:“苏公子倒是转变的快,这日月教竟有如此大的魅力?”

    苏剑宇道:“掌门如果不试一下就怎会知道我日月教的魅力?掌门尽可放心,日月教绝对不会教人为恶,只会教人向善。这样的教义倘若能够感化中原武林同道,人人身体力行,世界大同指日可待。如此,这大地便不再有流血、牺牲、仇恨、怨念,人也不会再被虚荣、嫉妒、贪婪等左右。人人得而至爱,爱所有人,爱所有事物,世界岂不妙哉!”

    杨凤仪沉思片刻,似乎有些被说动。但旋即又道:“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我从来不信,你也休想让我华山派信。”

    苏剑宇冷笑道:“看来杨掌门一定要去见见教主才能信了。”

    杨凤仪道:“我华山只为财富,不为别的,若是获取这财富需要这么大的代价,我华山宁可不做这笔买卖,自愿退出。”

    苏剑宇道:“只怕现在你想退出为时已晚。”说完便已经攻向杨凤仪的门面。这杨凤仪好歹是一派掌门,虽然年事已高,但反应仍然迅,立马拔剑抵挡。不过,剑术再高明的人若看不清要刺中的对象也是枉然。所以,杨凤仪眼见着苏剑宇和那白衫女子幻化成无数道人影团团围住自己,瞬间失了心神,不知再使用何种招数。只得拿着剑乱刺,但均未刺中。原来这苏剑宇与白青青一样,也已经习得这移形幻影。二人擒住杨凤仪,点了昏睡穴,将其带至日月教。

    杨凤仪醒来的时候,日月教主正看着他,面目慈爱和善。见他醒来,日月教主道:“杨掌门可算是醒了。”

    杨凤仪道:“你休要再假惺惺,明明是你指使人干的。”

    日月教主道:“枉你修行几十年,却被两个后辈击败,难道你不觉得羞愧吗?”

    杨凤仪被他这么一说,心中很不舒服,嘴上强硬道:“他们两个使的是邪功,令人不齿,如果光明正大的打斗,岂会输?”

    日月教主道:“你说他们使的是邪功,那好,你来告诉我什么不是邪功?”

    杨凤仪振振有词道:“武林正道所使的就不是邪功。”

    日月教主道:“看来掌门还是对我日月教存在一种偏见。在我看来,这个世上,每一种功夫都是客观的、中性的,只有人才有正邪之分。所以,只要人是正的,这功夫便是正的。”

    杨凤仪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语塞,因为这日月教主说的并非不无道理。日月教主又接着道:“你们中原武林的那套价值体系我也研究过,跟我日月教的根本教义并无冲突。你们所讲的至善和大义,跟我日月教所讲的挚爱和大爱,实在没有本质上的差异。我们共同的目的都是想让这个世界上的人和平相亲。你又为何如此固执不肯听呢?”

    杨凤仪道:“你想与古之圣人相提并论,简直痴心妄想。这些圣人创造的是价值,而你充其量只是一个不伦不类的翻版。”

    日月教主面色有些不悦,但语气依然温和,“这价值既然是人创造出来的,那么圣人可以创造,我亦可创造。我也知道创造价值之初必然不被接纳,不过,你们的圣人也经过这个阶段,所以,我并不会责备你。反而还要犒赏你。”

    杨凤仪不解道:“犒赏我?”

    日月教主道:“没错,犒赏你,来人,给杨掌门赐酒。”话音刚落,便有人端着酒壶和酒杯上来了。杨凤仪并不领情,纹丝不动。

    日月教主亲自上前斟酒端着,杨凤仪依然不喝,因为鬼才知道这酒究竟有没有问题。只是日月教主并没有给他再做选择的时间,手一挥,那酒杯中的酒水已经灌入杨凤仪的喉头。而杨凤仪根本没有机会看清楚这诡异的手法,一股强大的力量撬开他的嘴,生生喝了这莫名的酒水。再次对话,这杨凤仪已经像变了个人似的,有求必应,只是那眼神中已经明显失了心神。日月教主给他喝的不是别的,正是能够控制人心神的蛊毒。只要种下这蛊毒,人就像提线木偶一般容易操控。日月教主究竟有多厉害,谁也不知道,因为迄今为止,他还没有真正出手过,而这个世界上值得他真正出手的人大概也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