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歌乐山庄
    歌乐山庄,单从名字看,便觉美妙异常。  .一个日夜笙歌的地方必然有许多乐事。自古以来,所谓“礼乐大国”说的便是一个国家必有礼教和音乐方能调和共融,致使国兴盛、民安泰。由此可见,音乐对于国家而言,有着相当大的作用,可以克服礼教束缚的僵化。自然,这音乐对个人而言更不可或缺,因为人是精神意志的动物,需要精神层次的享受。“歌乐歌乐”,歌者乐也!这样一个地方没有礼教规则,只有音乐享受,按理说一定让人的精神达到至高无上的欢愉。

    可童晓晨和赵木晴此时的神情并非享受,而是痛苦。二人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被一千只脚横踩过一般,肿胀疼痛。日月教主给二人送食了两颗药之后,二人就没了意识。醒来时,已经在这歌乐山庄门口。童晓晨强忍着头痛坐起来,四处张望。这歌乐山庄似乎位于半山腰,所以再往前走上一丈远便是悬崖峭壁。对于这样的景观,童晓晨已经见怪不怪,毕竟在这蜀地,再怪异的自然景象也合理化了,因为存在即合理。这样一座悬在半山腰的山庄起得如此诗情画意的名字,再配上层层的雾霭,缭绕着苍翠的山林和惊险的峭壁,简直如在仙境。看到如此美景,童晓晨心里觉得,这日月教主对他们还不错,毕竟这样一个人间仙境与五毒谷相比简直就是天堂。而且这么大一个山庄近在眼前,这就意味着里面一定还有更好玩的在等着他们,至少饿死或冻死是不太可能了。

    童晓晨站起身道:“赵小二,起来走吧,进去瞧瞧。”

    赵木晴扶着头道:“我头痛的要命,这到底什么鬼地方?”

    童晓晨道:“自然是歌乐山庄,这日月教主言而有信,而且大门上还挂着牌匾呢。”

    赵木晴抬头看一眼道:“名字倒是起得好听,就不知道里面又是什么龙潭虎穴。”

    童晓晨道:“且进去看看,就算是龙潭虎穴也还是要一探。”

    赵木晴站起来道:“你这个人心态怎么这么好,一点也不担心?究竟什么情况才能让你怕得要死?”

    童晓晨道:“自然是有让我怕得要死的事情,可眼前这一件没有。”说完,童晓晨便径直往歌乐山庄走去,赵木晴还在后面追问,童晓晨并不理她,推门而入。这歌乐山庄虽然大门修缮的颇为气派,但竟然连一个守门的都没有,也没有人来迎接他们,看来并没有人通知这山庄里面的人有客到。加上正值清晨,估计这山庄之内就算有人,也都在做着美梦呢。

    一个陌生的环境,总会让有些人产生不安,所以,赵木晴死命地拽着童晓晨的胳膊,两眼时刻警惕着周围的环境。越往里走,这山庄的环境就越幽静。这山石路上布满了青苔,清晨的霜雾淋湿之后微滑。拾级而上,两边是高耸的山壁,与这山庄的布局融为一体。山壁垂直于地面,看得出似乎是人工切割,只是那工艺似乎故意留着一个个棱形的切割面。山壁上已经长出蔓延的藤蔓和苔藓,略微盖住了这人工化的遗迹。再往上走,就来到一个大的平台,这个平台上建着多间屋子,中间还有一座凉亭。看来此处便是山庄的居住地,也是人活动聚集的中心场所。这些房屋的最外延是高耸入云霄的大树,这些树目测至少有数百年的历史,因为盘根错节的树根已经透露出它们的沧桑。那些树根每一个分支都如同人的手臂一般粗壮,相互盘绕着,又深深植入地下蔓延,纵横展出不知道何处是尽头的网。单从那些裸露在外的树根便可估计这树根的深度可能不亚于这树本身的高度。童晓晨看着这些树木,仿佛觉得它们有灵性一般,正在窃窃私语,盯着新到访的客人。树木是温暖的,透着一股深重的历史感。

    赵木晴拉着童晓晨道:“这里怎么阴森森的,怪吓人的。”

    童晓晨笑道:“哪里阴森?”

    赵木晴道:“那些青苔,这些树木,还有草丛,都让我觉得阴森可怕。”

    童晓晨道:“原来你如此胆小,这些东西都是最为自然之物,我倒是不觉得阴森可怕,反而觉得有一股历久弥新的历史厚重感。”

    赵木晴道:“你果然是个野人,竟连这种荒山野岭你也喜欢?”

    童晓晨道:“难不成要我跟你一样害怕,你才高兴?”

    赵木晴想了想,这种情况下确实不能两个人一同害怕,便道:“那到也不是,你不害怕自然更好,如此便可以保护我了。”

    童晓晨叹了口气道:“我舍生取义地杀回来自然是为了保护你,难不成你真以为我喜欢呆在这种鬼地方?”

    赵木晴拍掌道:“瞧,你也认为这是鬼地方,这确实就是个一点也不可爱的鬼地方。”

    童晓晨道:“只是再怎么不可爱的鬼地方也有它的可爱之处,既来之则安之,要有一双现美的眼睛。”

    赵木晴道:“一个人也没有,我们现在怎么办?”

    童晓晨道:“既然无人,我们且将这山庄游览一下,熟悉熟悉环境。”

    二人又从台阶上下来,绕到山庄的西侧。这西侧似乎更为开阔,没有房子,但行至远处,有一条山涧,那山涧的流水由上而下,哗哗流淌着,好不欢乐。这鼓噪声似乎打破了刚才的静谧和沉郁,气氛变得灵动。这山涧旁边竖着一座动物石雕,石雕下方是基底,还刻着字。这动物看似虎豹,又不是虎豹,面目似龙又非龙。头上生着一只独角,下颚上长着胡须,身体似虎豹,背部却有着飞扬的鬃毛,身上也有鳞片。那蹲卧的姿势蓄势待,却又透露出一股凛然的正气。童晓晨看着这只不知名的野兽,竟然生出些许好感。

    赵木晴问道:“这是什么?”

    童晓晨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头上只有一只角,且称为独角兽吧。”

    赵木晴道:“这世上果真存在这种怪异的东西?”

    童晓晨笑道:“存不存在我不知道,不过,我有生之年是从未见过。今日也算大开眼界了。”

    再往西走,便进入一片山林,里面幽深不可辨。赵木晴道:“算了,我们还是不要再往前走了。”

    童晓晨道:“怕什么,接着走。”

    赵木晴极不情愿地被拖着走了进去,刚走进去便失声叫了出来,原来这片山林里尽是坟头,目所能及大约数百个总是有的。那密密麻麻的坟头聚拢在一处,胆小之人着实会被吓一跳。但童晓晨却是个天生胆大的,所以这坟头并没有吓到他,他反而觉得心安,至少这个地方对死者有着该有的礼数敬重,没有如乱葬岗一般将死人弃之不顾。一个地方对待死人尚且如此礼遇,那么对待活人应该也不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