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瓮中捉鳖
    赵木晴从来没有觉得苏剑宇是一个如此可怕的人,可现在这个可怕的人正掐着她的胳膊,似乎要嵌进肉里。  .她越动弹就越疼痛,她骂道:“苏剑宇,你做什么?放开我!”

    苏剑宇嘴角一丝诡异的笑容,干脆抱住赵木晴道:“自然是保护你。你身处险境,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我们可是名正言顺的订过亲了,你就算死也是我的人。更何况,我一点也舍不得你死。”

    赵木晴道:“你这个疯子!真让我恶心!”

    苏剑宇道:“我是疯子,那你便是瞎子,疯子领着瞎子走路,天经地义。”

    赵木晴道:“我哪里是瞎子?你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苏剑宇恨恨道:“你看不清大形势,跟错人,自然就是瞎子,就算生了一双眼,心里也是瞎的。”

    赵木晴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苏剑宇道:“不想怎么样,只想让你站对地方,治一治你这瞎病。在你瞎的这段时间,且由我领着你走路。”

    赵木晴道:“你真心是疯了,非要把自己弄到这不人不鬼的地步吗?”

    苏剑宇道:“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人,真正有尊严、有温暖爱心的人。此刻的我比任何时候都充满力量,这是我的兄弟姐妹给的,是他们的爱给予的。木晴,你一定要站在我这边,只有这里才是人间天堂,人间美境。”

    赵木晴见苏剑宇疯言疯语如此,不想再做理会。只觉得旁边一双眼正盯着她,扭头过去一看却是之前被童晓晨制住的女人。那女人的眼中有多种情绪,似有愤恨,似有羡慕,似有嫉妒,似有温暖。被这样一双情绪复杂的眼睛盯着,绝对不会觉得舒服,所以赵木晴浑身不自在。她眼见着一众人都逃走,心中不经意喜悦,总算是有生机。可见童晓晨又杀回来,心里忍不住骂道:“真是个白痴,杀回来做什么!”

    童晓晨被困在中间,此时已是插翅难飞。他干脆不再做任何抵抗。苏剑宇命令道:“停手,将中间那人带上来!”

    一众教徒立马停手,童晓晨走到苏剑宇面前道:“苏兄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身份转变的实在太快,我这愚笨的大脑都来不及转换,始终还停留在将军府公子的定位上。”

    苏剑宇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童兄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童晓晨道:“倘若真是俊杰,那就不应该挟持一个弱女子。”

    苏剑宇道:“童兄真是说笑了,怎么能用挟持这么粗鲁的字眼呢?要知道,木晴可是我的未婚妻,我们是名正言顺地订过亲的。童兄难道忘了吗?”

    童晓晨道:“当然没忘,历历在目呢。可这未婚妻的意思是尚未成婚,只要这赵小姐一日未正式嫁给你,她就是自由身。况且这赵小姐和她的家人并不同意,所以苏兄可是一厢情愿了。”

    苏剑宇道:“一厢情愿?童兄可知,木晴与我花前月下、细诉忠肠、谈笑风生之时?如果你知道就绝不会说这是一厢情愿。”

    童晓晨道:“如此私密的事情我自然不知。不过,容我提醒苏兄一句,这个世界上女人变心比变脸还快。此一时,彼一时,这个时候的赵小姐绝对不会愿意再跟你做那些花前月下之事。”

    苏剑宇深深地看向赵木晴,似乎在祈求她的回应。赵木晴道:“现在的你让我恶心,甚至连带着让以前的回忆也变得恶心。”

    童晓晨道:“瞧,我说的没错吧。”

    苏剑宇愤愤地掐着赵木晴道:“既然如此,那我干脆让你恶心到彻底。”说完便掐向赵木晴的脖子。

    此时,日月教主出现道:“苏左使,不要因为愤怒而冲昏了头脑,须知教规第十三条便是不让愤怒盈满心间,要用爱感充斥周身,感化他人。”

    苏剑宇退出去道:“谨记教主教诲。”

    日月教主温和道:“我这个人最欣赏有个性的人,那些勇敢舍生取义的人最令我感动。我看到你为你的朋友如此牺牲自己,我刚才已经流下了眼泪。虽然你未信仰日神和月神,可你待自己的朋友如同我们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般,这样的人真是难得。如果你愿意加入我教,一定可以光辉我日月教的教义,因为你本身就是最符合教义的人,无需教化亦可。”

    童晓晨道:“我平生最讨厌神鬼之说,所以你要我入教,还不如一刀杀了我。我最见不得神神叨叨的人了。”

    日月教主道:“像你这样冥顽不灵、食古不化的人,我遇到的多了。可是只要是我认定的人才,我一定有办法让他们归顺。”

    童晓晨好奇道:“看来教主真是出神入化,竟然连人的思想意志也可以控制。”

    日月教主道:“这话不对,我从未控制过任何人,他们的改变完全是自然生成的。”

    童晓晨道:“我只听说人的性格和思想成年后最难改变,因为塑造期已过。却不知道教主竟然有这种逆天而行的本事儿。”

    日月教主道:“你若不信,本教就给你机会试上一试,且让你心悦诚服。苏左使,你安排一下,将他们二人带到歌乐山庄,好好安顿。”

    苏剑宇道:“赵木晴也要带到歌乐山庄吗?她兴许并没有童晓晨那般食古不化,且让她留下吧。”

    日月教主道:“如果我真的将这女子留下,恐怕你又会再次触犯教规。所以,为你着想,还是安排她去歌乐山庄吧。”

    苏剑宇只好道一声“是”。童晓晨心中打鼓,不知这歌乐山庄究竟是何地,也不知道将会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既来之则安之”一向是他的生活哲学。所以,既然已尽人事,那之后的只好顺应天命。不过,他也相信“人定胜天”,这两种矛盾的生活哲学可以让人的潜力挥到最大。白青青是最高兴的,因为赵木晴未留下,这就意味着公子不至于因为这个女人而失了心神,对她不管不顾。赵木晴心中虽然害怕,不知这歌乐山庄究竟是什么恐怖的地方,但想到有童晓晨在身旁,便觉得安心许多。命运再不济,有人伴在左右总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