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五十章 擒贼(二)
    这女子正是当日跟童晓晨交过手的白青青。  .童晓晨揭开她的面纱道:“装什么神秘,明明都是老熟人。说吧,你们苏公子到底躲在哪里?”

    白青青被压着,不得动弹,只好扭过头去,闷不做声。童晓晨见她如此,道:“你不说也没关系,我们会一间间地搜,直到把他揪出来。”

    白青青冷笑道:“你可真是天真,你真当日月教是你的地盘儿,可以为所欲为。死到临头,还不知所谓。”

    童晓晨道:“日月教是不是我的地盘儿一点也不重要。我是来抓要犯的,日月教跟我一点也没有关系。”

    白青青道:“你要抓的要犯已经是日月教的一员,你要抓他,也就是跟整个日月教为敌。”

    童晓晨道:“看来你也已经是这日月教的人了。说话的方式都变了。”

    白青青冷哼一声道:“我已经是日月教的代圣女,你要是敢对我动手,绝对不可能活着出去。”

    童晓晨道:“代圣女?我说你怎么蒙着个面纱装神弄鬼。不过说实话,你并不适合当圣女。这正牌的圣女我可是见过,那叫一个清新脱俗又不失娇媚柔软。雅俗共赏这个词你听过吗?你是绝对做不到的。”

    白青青道:“我做不到又如何,还不是在这圣女殿住的好好的。”

    童晓晨道:“这个世界上有三种女人,一种是圣母,男人见了都当神一样崇拜,绝对不敢亵渎;一种是,男人见了都当玩具一样使用,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最后一种是圣母和的合体,男人见了绝对会陷入爱慕,就算是抱在手里也舍不得轻贱,只会好好疼爱。最后一种女人让男人往东他绝对不敢往西,让男人往北他绝对不敢往南。”

    白青青道:“你说这些给我听做什么?”

    童晓晨笑道:“我说这些给你听自然是对你有好处的,因为我知道你绝对想让苏公子死心塌地的对你。”

    白青青怒道:“一派胡言,这个世上,只会有白青青死心塌地地对公子一说。”

    童晓晨道:“可是你的公子心里没有你,只有赵家小姐,所以我劝你趁早结束你那愚昧不堪的死心塌地。”

    白青青道:“公子喜欢任何人都是他的自由,与我何干?”

    童晓晨道:“我还没见过不对等的爱可以天长地久的。”

    白青青虽然嘴硬,但显然被戳中痛处。这个世界上,再刚毅的女人也始终是个女人,自有她柔软的一面。一个人女人对自己的所爱一定有所期待。就算她抱着一颗无需回报的心态,那颗期待之心始终都在。有一天,这颗期待之心被纠缠不断的情愫包裹成茧时,她自己都无法再辨认那颗期待之心的真正模样,最终这个茧会化成鲜红涌动的血液,流淌至周身,情不自禁也就会在此时生。

    再见苏剑宇,他已经成为侍奉在日月教主左右的苏左使。原先跟在日月教主身后的左使已经被苏剑宇挤兑下去,在日月教这样一个能者居之的地方,苏剑宇自然会拔得头筹。所以苏剑宇站在日月教主身后,压低帽檐。面对西门云的挑衅,他连头都未抬。日月教主始终面带微笑,等待着童晓晨和赵锦的一众人马齐集,方才开口道:“诸位真是赏脸,我日月教如此弹丸之地,竟劳各位兴师动众,一同前来。”

    童晓晨架着白青青道:“实在不是我等自愿前来打扰教主,只是皇命在身,今次一定要带逃犯回去面圣,否则无法交代。”

    那教主道:“可是你要的人我确实不能给你,因为他们已经是我日月教的兄弟姐妹,我们情谊至深,那是万万不能割舍的。这就好比有人要杀你的亲生兄弟,你一定要想办法拦住,这是人之天性。”

    赵锦道:“这又如何能比,他们明明跟你无血缘关系,什么人之天性,尽是胡说八道。”

    那教主道:“我们身上当然流着同样的血,我们都是日神和月神的子女,你说怎么没有血缘关系?”

    赵锦道:“什么日神、月神,我听不懂。人生父母养,别尽说些玄乎其神的。今天我们是要定这个人了。”

    那教主并不生气,反而解释道:“你们中原信奉天,皇帝是天子;我们信奉日神和月神,皆属天,实在没有什么根本上的差别。所以,如果你们加入我日月教,相信一定能够合拍。你们的天子顶着天的名义,却干着不仁不义的勾当,他的子民没有一日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再看看我们日月教,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的子民皆相亲相爱,生活幸福。没有人会顶着日神和月神的名义行任何不正义的勾当。如果有一块饼,那么有多少子民,我们便会分成多少块,绝对不会独享。这种大同恐怕在你们中原定是难以实现。”

    童晓晨道:“我们都是些俗人,注定达不到教主这种高度,所以入教是不可能的。教主若是真的为自己的子民考虑,请让我们带走二人,在下保证,从此不再踏足日月教,打扰教主。”

    那日月教主道:“我早就说过,这二人是我的子民,你们是带不走的。他们都接受过神的洗礼,也接受过同胞兄弟姐们的爱意。你们执意要带走他们,只有铲平我这日月教才有可能。当然,我也不赞成杀生,每当看到人在受苦我就无法克制流泪的冲动。你们只要肯坐下来,平心静气地听听我教的教义,相信你们一定可以重获新生。”

    那蚻髯大汉徐良道:“少跟此人再废话,如此婆婆妈妈,一句话,打还是不打?”

    日月教主叹了口气道:“好武之人最令人厌烦了,怎么说都不会听,看来这一仗还是非打不可了。苏左使,你看要怎么打?”

    苏剑宇垂恭敬道:“教主且宽心,属下早已做好准备,怎么打都行。”

    日月教主道:“如此,你便全权负责吧。让他们看看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