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密道
    你也许见过群蛇乱舞、壁虎漫步、蜈蚣飞天、蟾蜍觅食、蝎子乱爬,但你绝对没有见过这五毒同时汇聚一处,而且数量多到无法想象。.所以,你可以看到壁虎在蛇身上漫步,蜈蚣在蟾蜍头顶飞跃,蟾蜍在蝎子头顶鼓噪,蝎子又在蛇身上乱爬。这等奇观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得见,因为找齐这五毒本非易事儿,更何况要找如此之多的数量。能见到这一景象的人可谓之幸运,如果往好处想,确实值得弹冠相庆。可童晓晨五人和赵锦五人看着眼前的景象却丝毫高兴不起来,也不觉得自己幸运。一股强烈的恶心感已经在童晓晨的胃部涌动,他天生最怕软体蠕动类的动物,所以当他看到数百条蛇齐齐蠕动、几百条蜈蚣横行之时,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就像被屎糊了一样难堪。他开始觉得壁虎是一种可爱的动物,蟾蜍虽丑陋但也自带喜感,蝎子行走简直太有个性。宋李徐程四大捕快虽然号称个个身怀绝技,但面对动物却无计可施。胖子李胜已经吐了,蚻髯大汉徐良还在硬撑着,宋浩然的脸色更加苍白了,程丹额头上的皱纹似乎又多了几条。赵锦时刻握着腰间的那把剑,仿佛这五毒即刻就要攻击。古北静和聂海花已经背过身去,不再看那眼前的景象。慕容怡自然不惧怕这五毒,毕竟对任何一个用毒高手而言,这些可都是稀缺珍宝。所以,她不但不觉得恶心、不堪入目,反而喜不自禁。西门云依旧维持着高冷的姿态,嘴角偶尔上扬,这五毒她可不是第一次见了。

    西门云道:“一定是日月教的人将五毒谷的奇珍异宝都放到这密道里来了。”

    慕容怡笑道:“那他们岂不是亏大了?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就这么白送,而且数量如此之多,简直是捡到宝了。”

    童晓晨道:“对你而言是宝,对我们而言却是噩梦!”

    古北静依然不愿转身,背着身道:“这日月教可真够毒的,进不来这密道,干脆放点鬼东西进来,让谁都别想再用。”

    聂海花捂着嘴,克制住恶心道:“看来从密道进日月教的方法是行不通了。”

    童晓晨道:“那我们只好正面迎击了。”

    赵锦道:“直接杀到他老巢,我到不信他们有多大的能耐。这些人只会装神弄鬼,再搞这些鬼东西吓人,无须怕他。”

    李胜忍着恶心道:“大伙儿且先退出去吧,我见不得这些东西,一见就恶心。”

    慕容怡笑道:“这些东西一点也不恶心,都是稀世珍宝,每一个体内的毒素都足以毒死十头牛,三十个人。”

    李胜见这慕容怡虽有绝美的容颜,却喜爱这些丑陋的毒物,相当不理解,暗自摇头,觉得可惜了那张绝世面容。

    众人走出密道,赵木晴立即上来问道:“怎么样?我们今晚是不是就可以从这里去日月教了?”

    赵锦道:“就算可以去,也不许你去,你给我乖乖呆在这里。”

    赵木晴叫道:“你为什么总是和我过不去,你不让,我偏要去。”说完便快走向那密道,拦也拦不住。

    四大捕快刚想跟过去,赵锦拦道:“不用,且让她受受惊,知道怕了,也就不敢再不听话胡来了。”

    童晓晨心里暗自笑,这对父女可真是冤家对头,当女儿的虽然叛逆,这当爹的也不赖,就由得自己的女儿去看那些令人指的东西。赵木晴刚刚进去,便惊叫着跑了出来,捂着嘴边哭边叫道:“爹,你是故意的,你明明知道我最怕这些东西,竟然不拦着我。”

    赵锦上前安慰道:“我要是不让你去,依你这脾气,肯定还是得去。干脆就让你去,你怕了,也就自然乖了。”

    赵木晴渐渐止住哭,旋即觉得非常丢人,好歹一直吹嘘自己闯荡江湖多年,却被这些畜生给吓得花容失色,哇哇大哭。一时间,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止不住地跺脚怄气。

    慕容怡上前劝道:“你呀也无需觉得丢了面子,这些东西不光是你见了害怕,就是其他人也见了害怕。”

    赵木晴眨眨眼道:“那你也害怕吗?可我没见你们哭啊?”

    慕容怡笑道:“我不害怕,但是其他人倘若你问,没有不害怕的。他们虽然没有哭,但心里早就哭出来了。”说完拿一双眼扫了一众人,又接着道:“你那李叔叔可都吐了。”李胜被她这么一说,不觉羞红了脸。她又看向童晓晨道:“他也想吐,只是硬憋着,不信你问问他。”

    赵木晴知道不是自己一人害怕后,心中便得到了安慰,底气也足了,问道:“童晓晨,你果真也害怕到想吐?”

    童晓晨道:“可不是,我不但害怕,而且恶心的要命,要是我跟你一样一个人进去,一定已经吐到肝胆欲裂,说不定也会被吓哭。”

    赵木晴笑道:“看来看到这些东西害怕是正常人的反应嘛,哭一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慕容怡道:“我好心做了坏事儿,却反倒被你说成是不正常的人了。”

    赵木晴立马拉着慕容怡道:“慕容怡自然不是常人了,你这么漂亮,用毒功力又强,怎么能跟我们这些俗人相提并论呢?”

    慕容怡道:“嘴可真甜,看来我想生气也没办法生气了。”

    西门云道:“如果要从日月教的大门进去,必须摆平门口的守卫,如此只能趁夜偷袭了。”

    童晓晨道:“我跟你先去,摆平守卫之后开门放大家进去。”

    西门云道:“也好,我两熟悉日月教的布局,行动起来更方便。”

    赵锦道:“童大人确定只两个人去?还是让小宋和小陈一起去吧,他们两一个轻功厉害,一个柔功厉害,定能助你二人一臂之力。”

    西门云道:“守卫有三班,轮流巡逻,多两个人手未尝不可。”

    童晓晨道:“如此,便有劳宋捕快和陈捕快了。”

    宋陈二人回礼道:“童大人不必见外,且称呼小宋、小陈即可,愿意为童大人效力。”

    赵木晴见众人已经安排规划好,却丝毫不提自己,便沉不住气道:“我的功夫也是不错的,这一点童大人最清楚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赵锦喝道:“你那两把刷子,什么童大人最清楚,你爹我最清楚了,别再添乱了,好生跟在后面,见识见识不就完了,非要强出头。”

    赵木晴被这么一说,心中又开始郁闷,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这爹亲生的,哪有老子如此贬低自家的儿女的。童晓晨见赵木晴被赵锦一棒打焉,开口道:“赵小姐自有她的长处,日后的行动指不定要赵小姐帮忙的。不过今晚需要的是能使神不知鬼不觉之手段的人,所以,你的两位叔叔更适合些。”

    赵木晴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又焕出生机,豪爽道:“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定当义不容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