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西安
    西安虽不比京城,但好歹也是古都,秦汉两朝所积攒的文化底蕴尽显在这都成的规划和建筑风格上。  .童晓晨五人走在这西安城道上,一字排开,俊男美女,自成风景。按道理,这连日奔波,几人应该稍作休息,哪里还有气力游览,可这人在累到极致之时,需要的不仅是睡眠,更需要一种彻底让心情放松的方式。这西安城虽气派,有历史底蕴,但沿街过路的百姓却鲜见富庶之人,只从衣着面料和脸色便可知。

    童晓晨道:“者西安的老百姓看来日子过的并不好。”

    聂海花道:“这老百姓的日子要过的号,恐怕那西安侯的宅院就不会那么大,财富就不会那么多了。”

    慕容怡道:“羊毛出在羊身上,果真不假。”

    古北静道:“看来那西安侯的大宅子也没有什么可羡慕的,估计都是搜刮民脂民膏所得。”

    聂海花道:“我早就说过,这人绝不是什么好人。”

    西门云道:“既不是什么好人,那干脆替天行道,直接处理了。”

    童晓晨摇摇头道:“现在的我们可不比从前,只能替天子行道。这天子处理人自有一套规则。倘若我们直接处理了,就会触犯规则,引祸上身,所以使不得。”

    西门云道:“这规矩怎生如此之多?这些规矩队别人可能有用,可对我没用,我的规矩只有两样良心和剑。”

    童晓晨道:“如今我们身不由己,等此事一完,我们就不再涉足朝廷之事,回归舞林,继续不受约束的生活。”

    五人走着走着,天色已晚,正准备打道回府,却正好碰到西安侯谭庆元领着赵锦五人。那谭庆元一见童晓晨几人,上前道:“童大人,您几位玩得可尽兴?这西安城如何?”

    童晓晨道:“还不错,我们正打算回去,碰到诸位,真是巧了。”

    谭庆元笑颜逐开,拉着童晓晨和古北静低声道:“两位大人若仍未玩的尽兴,可随我几人一道去西安城著名的锦绣楼,在下保证那里繁花似锦。”

    童晓晨笑道:“只我二人去玩乐,恐怕其他几位同伴多有抱怨,我们二人也不忍割舍同伴自己独乐。”

    谭庆元有些为难道:“可这烟花之地,女人家哪里愿意去呢?”

    童晓晨提高声音道:“谭大人此言差矣,我们江湖儿女什么地方入不得。你若是问问这三位姑娘,她们一定很乐意去,甚至比我们更乐意。”

    谭庆元尚未回过神来,只听慕容怡已经开口道:“可不是,我们还没有见识过,好奇心强着呢,一同去岂不是更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一点男女哪有什么分别?”

    那赵锦一行人听罢皆哈哈大笑,如此真性情的豪爽女子他们见着也觉得甚是有趣。一行十余人浩浩荡荡去了那锦绣楼。老鸨早已候在门口,想来这谭庆元早就打点好了。那老鸨热情迎上来道:“诸位大人,里面请,今晚我这锦绣楼的姑娘们就只伺候几位。这场子谭大人已经包下来了,再没有别的客人了。”

    那老鸨见随行的还有三位姑娘,不免有些疑惑。谭庆元道:“这几位姑娘可都是女中豪杰,丝毫不狲色于男人,你且安排安排,贵客们都要招待好了。”老鸨连声答应,将几人引了进去。

    坐定下来后,老鸨领了十位姑娘一字排开,逐一介绍各自的才艺、性格、特长。只见这些姑娘们个个风姿卓越,脸上的妆容与服饰和头饰浑然天成,有美艳型的、清秀型的、圆润型的、娇媚型的,基本各类女子均有。果真是繁花似锦,百花齐放。那老鸨道:“请各位大人掌眼,若挑不中,咱们换下一批,保证各位挑到满意为止。”

    那赵锦几人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如此闲适和放松,眼见着如此多的美女,任意挑选,脸上虽不动声色,心中涟漪已荡漾一片。

    古北静看那冷面捕快宋浩然仍是一副冰山脸,有意逗他道:“依我之见,还是让宋大人先选好了。我看他标准一定很高,这个优先权已经给他。”

    宋浩然道:“不敢,不敢!两位老大都尚未挑选,我们做小弟的又怎会先选?”

    赵锦笑道:“古北大人说的有道理,我这宋兄弟平日里就不苟言笑。既然难得来一次,就且将这优先权让于他,让他称心如意一次。”

    宋浩然见赵锦已经话,不好退却。但见他随意扫一眼前面的女子,指向一位清冷型的女子。古北静道:“宋大人不知道互补的道理吗?依我看,还是这位美女最适合你。”他说着已经走到一位美艳又热情的女子旁边,拉着她的手不断抚摸道:“美女,你今晚好生伺候送大人,用你如火般的热情融化他的冰冷。”那女子立马痴痴地笑起来,只觉得这人说话甚为好笑,应承地点点头。

    但见那宋浩然一脸不满道:“古北大人可真是热心肠,既让我选,又为何如此?”

    古北静笑道:“旁观者清,所以我们这些旁观者自然清楚宋大人最需要的是什么,你且先接受了这番好意,明日再说与我听究竟满意不满意。”

    那蚻髯大汉徐良朗声道:“古北大人真是好眼力,虽未与我这兄弟有过多接触,却对他的品性一清二楚。依我看,古北大人句句到位,宋兄弟就不要推辞了。”那胖子李胜和瘦子程丹虽未出声,却也不住点头。

    赵锦一行人选完之后轮到童晓晨几人。童晓晨道:“我们这里可有三位姑娘,她们的眼光一定与男人不同。”

    老鸨满脸堆笑道:“来者即客,既然是客,我们的姑娘一定伺候到位。”

    那些姑娘从未见到女人逛妓院,只见过女人在妓院追着男人打,恨不得把她们吃了,不免好奇,窃窃私语,逗笑不止。轮到慕容怡选的时候,那胖子李胜笑道:“像慕容姑娘这样的绝色美女,只怕被选到的姑娘立即逊色了。”

    慕容怡道:“这选人可是一门学问,选不好反而会弄糟心情。人总是稀罕那些与自己不同的,李大人选了如此清瘦的姑娘,那么我自然要选柔媚到骨子里的姑娘了。”说完便牵着一位穿着粉衫的姑娘入座。

    一众人都选定之后,这奏乐的奏乐,吟唱的吟唱,琴瑟和弦,好不热闹。这些姑娘们虽然看似娇弱,却个个酒量惊人。据说一个男人只有在女人身上才能得到最彻底的放松,那么一个女人如何才能得到最彻底的放松呢?答案是聊天。所以在一众男人抱着姑娘回房享受鱼水之欢时,几位姑娘则围成了一圈侃侃而谈。说到伤心处时,竟流出了眼泪。这些寄身青楼的女子大都有一番痛苦经历,平日里也难得遇到一个真心说话的人,一般客人只会在享受欢愉之后扭头走人,哪里还有半句多余的问候,更不可能敞开心扉倾诉心事。慕容怡、聂海花、西门云几人听着这些女子的故事,深受触动。这天下究竟不是太平盛世,男盗女娼的无可奈何并不罕见。一个女人,生在男权社会,如果没有半点本事儿和家庭依靠,便只能向命运低头,任人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