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教主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自然意象最为神圣,白日艳阳和夜晚圆月。.每逢十五,月亮便圆一次。遇到好时辰,这月亮会呈现出最佳状态,不仅在尺寸上比平日大上几倍,而且光泽也略为迥异。今晚便是这种难得一遇的好时辰,所以日月教主带着他的一众信徒正在举行盛大的拜月仪式。那内红外黑的斗篷罩在每个人身上,配着这巨大的圆月,透出一股极大的神秘感。只见那日月教主缓缓走上圣坛,跟随左右的则是两名身穿白袍的年轻男子,面目清秀但透出苍白之色。待那日月教主站定后,一众信徒便井然有序地围着圣坛排列站立,那圆形的圣坛瞬间被围成无数的同心圆。这一切无人组织和命令,全凭个人意识,一切都在静谧中生。那日月教主伸出双臂,做出拥抱天空的姿态,随即缓缓放下,又缓缓上扬。他凝视着那轮圆月,仿佛那上面有人跟他呼应,而他正在用身体语言出信号。每一次的上扬和放下都伴随着深深的呼吸和吐气,上扬必然抬头虔诚凝视,放下必然闭目垂。一众信徒也跟着做同样的动作。仪式化可以神圣化一切,所以,即便你不是日月教的信徒,作为一个旁观者你也会深感这种场面的壮观,甚至还有着些许感动。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聚集如此之多的心灵怀有同一个目的,如此之多的眼睛看向同一个方向,如此之多的双手拥抱同一个意象?也许不仅旁观者会有所触动,身在其中之人亦为之动容。所以,你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日月教主在最后一个动作结束之时留下了两行清泪。两旁的白袍男子同时做出一个亲吻拇指并举手抬臂的动作,那一众教徒所围成的同心圆立即变换形状,延伸出一条通向主座的通道。那日月教主走下圣坛,坐上主座。那一众教徒又迅移动,聚集成矩形,毕恭毕敬地站着。

    日月教主开口道:“我的兄弟姐妹们,月神已经给出她的神迹显示,我们的信仰必定会延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有生物存在的地方,就必然有爱感存在。只要有爱存在,我们就注定负有传播爱之信仰的使命。大爱无疆,让这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像我们一样互相爱着的对方,恶必然消失,正义和善良必然像日月之辉盈满大地。爱和感动会像多汁的葡萄一般充满周身,幸福会最终降生。”那一众教徒听着教主的话,有些已经感动得掉下了眼泪,仿佛那幸福就近在咫尺。那日月教主接着道:“可是在幸福最终降临之前,我们必须执着地坚守自己的信念。我们爱所有,但对于那些充满恶的人和事,我们就算饱含泪水或万般不忍,也要坚定地铲除。就像一座漂亮的花园必然会有杂草出现,对于这些杂物我们只有狠心除去,才能维系整体的美感。所以,我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时刻坚守信念,带着爱去清除那些阻拦幸福降生的障碍。如果你们与我有着同样美好的信念,请将你的右手放在左边的胸膛之上。我们的心跳将保持同一节奏。”他说完便将右手放在左胸膛上,一众教徒也做着相同的动作。虽然没有一人有言语上的回应,但他们的动作已经在宣示着自内心的认同。你仿佛可以看到这群人的心跳真的保持在同一个频率上,并且有着巨大的生命热情。他们的脸上书写着“虔诚”两个字,他们的眼睛里透露着“希望”两个字。

    只见那左侧的白袍男子欠身道:“教主,匡左使和圣女如今双双失踪,还请教主指示。”

    日月教主道:“信义乃我教最基本的原则和信条,对于叛教之人定不能宽恕。一个心中有爱的好人绝对做不出背叛自己兄弟姐妹的事情。”

    那白袍男子道:“是否要派人去寻这二人,还是就地正法?”

    日月教主思考片刻道:“匡左使和圣女皆是我日月教的执事,以本教对他们的了解,不可能背弃本教,或许是有什么人绊住了他们。且派人去寻回来,本教自会定夺。”

    那白袍男子垂头道:“是,教主。我这就安排。”

    日月教主看向他道:“文俊,这段时间你接替左使一职,可还习惯?”

    白袍男子道:“回教主的话,一切都好,感谢教主提拔。”

    日月教主满意地点点头道:“圣女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一定要寻回来,不得有半点闪失。我日月教每年一次的大祭不能没有圣女。”

    白袍男子道:“教主放心,一有圣女的消息,属下一定亲自去将圣女迎回。”

    右侧的白袍男子附在日月教主的耳边说了几句后,日月教主一个手势,那男子上前道:“各位兄弟姐妹,今晚有一个好消息,我们的队伍又要壮大了。我们将迎来两名异族的兄弟姐妹。这是我日月教的大事儿,第一次吸收外族人士。这充分说明我日月教信仰的强大魅力。所以,我们将这两位兄弟姐妹的入教仪式安排在拜月仪式之后。”众信徒一阵窃窃私语,吸收外族可是创举,从未有过先例。

    只见一男一女已经走上前来,不是别人,正是苏剑宇和白青青。二人同样也披着内红外黑的斗篷,与一众教徒无异,走到日月教主面前跪下,道:“拜见教主!”

    那日月教主点点头道:“曾右使,举行入教仪式。”

    那曾右使端着一盆早已准备的圣水走到日月教主旁边。只见那日月教主拿一只长颈状的瓶子兑了一些圣水走近苏剑宇和白青青,右手分别摸了二人的头顶,念念有词,之后将那圣水洒到二人头顶,道:“自此刻起,你们便是受过圣水洗礼的子民,我日月教每一人都将爱你们如亲生兄弟姐妹。请起身,我的兄弟姐妹,接受大家给你的爱吧!”说完,那教主便扶起二人,分别给予了一个深深的拥抱。

    那主持入教仪式的曾右使带着二人走到一众教徒面前,道:“请尽情享受兄弟姐妹们给你们的爱吧!”话音刚落,那一众教徒又开始移动起来,将苏剑宇和白青青围在中间,这一次的阵形是一个密集的同心圆,每个人都肩并肩、手牵手,仿佛在将最大的爱意和能量传递给被围在中间的两人。苏剑宇和白青青感觉置身于人的海洋,而且每一个人都对自己展现出温暖的笑容,被牵着的双手感受着来自肌肤的温暖,内心却感受着来自人群的温暖。对于所有有着苦难经历的人而言,这种来自他人的温暖和爱是最大的奢侈品。所以,苏剑宇虽然刚刚失去父亲,家庭分崩离析,却仿佛一瞬间拥有了无数个父亲、母亲和一个庞大的家庭。这个家庭中人人都相爱,人人都温暖。而白青青此时已经泣不成声,不断抽泣。对于一个孤身流浪险些惨死街头的人而言,这个世界上只有冷漠和恶毒。她唯一体会到的温暖来自苏剑宇,可是现在的她,不仅有苏剑宇,还有更多的兄弟姐妹。她仿佛一瞬间掉进了爱的海洋,在其中飘荡徜徉,这种一下子涌来的温暖和爱让她不能自持,惟有哭泣可以表达她现在激动的心情。她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种感觉而存在的“爱”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力量,它耀眼的光芒足以让她眩晕。

    那日月教主道:“苏兄弟和白姐妹以后就是我日月教的人,凡有对其不利者,即与我日月教为敌。众位兄弟姐妹定当护之。”

    一众教徒异口同声道:“定当护之!定当护之!定当护之!”

    那日月教主又道:“苏兄弟和白姐妹都是身怀绝技之人,定能为弘扬我教贡献不菲的力量。文左使负责我教的执事,你二人暂且归入文左使麾下。本教向来采能者居之的原则,只要教众能力出色,又肯尽心尽力做事,必得提拔。”

    苏剑宇道:“谢谢教主收容我二人,今日之恩必当涌泉相报。我们既已成日月教的人,必定义不容辞,不敢懈怠。”

    那日月教主得两名干将,心中喜悦,道:“好!非常好!人贵在有感恩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