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逃亡
    一个逃犯所能做的有且仅有一件事,那就是拼命逃亡,一刻不懈怠。.这件事有两个人在做,苏剑宇和白青青。两人一前一后策马疾驰,胯下的马已经因为过度劳累放慢了脚步,可二人还在拼命地抽打马背。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逃亡之旅,前面或许有伏击,后面肯定有追兵。在这种状况下,拼命往前跑总不会错,因为前面的情况不确定,有一线生机,而后面的情况却已然板上钉钉。苏剑宇心中满怀悲伤,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定是躲不过了,事实上是父亲替自己挨了这一劫。想到此处,他的心中不仅有悲伤,还有愤怒。一个人一旦还有无限的怒气,那么生的就非常强烈。所以,苏剑宇拼命的逃亡,只为保住这条来自不易的命。白青青抿着嘴奋力追赶前面的苏剑宇,他就是她生的全部依托。只是再坚强的人,经过三天三夜不间断的奔波也会疲累异常,所以此时二人全凭一股意志和信念在强撑。白青青的嘴唇已经白,因为过度缺水而干裂。她的眼皮也已经不听使唤,仅存的一点清醒意识在不断徘徊。但她最终还是失去了那一丝清醒,昏厥过去,生生从马背上颠了下来。苏剑宇察觉到身后的异样,回头看到白青青跌落马下,赶紧调转方向,将白青青抱上了自己的马。苏剑宇自己也异常疲惫,思想且徐行并找个地方稍作休息,顺便找点东西填饱肚子。

    苏剑宇看到前方有一处树林,便骑着马奔了过去。找了一个树丛茂密的地方将白青青放下,自己则去找吃喝的东西。这荒郊野外,唯一能找到的便是野味了。好在他虽然是个公子哥,但从小好武,游荡江湖,这野外生存的技能倒也不差,不多时便逮了几只野兔。白青青是被一股清凉和甘甜激醒的,她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苏剑宇正在给她喂水。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这确实是她与苏剑宇靠的最近的一次。苏剑宇看她已经清醒,道:“再喝点水,吃点肉,精神复原了,我们就可以继续上路了。”说完便递给她一只野兔腿。

    白青青有些感动,道:“要让公子来照顾我,青青真是太没用了!”

    苏剑宇道:“如今我们在逃命,哪有什么上下之分。你十三岁便跟了我,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妹妹。”

    白青青听到这话心中更是感动,眼泪已欲夺眶而出,“有公子此番言语,青青就算死一百次,被折磨一千次,这一生也是够了。”

    苏剑宇道:“你我现在侥幸逃脱,一定要珍惜这条命,不轻言死。”

    白青青垂道:“是,公子。青青一定好好珍惜这条命。”

    苏剑宇看向远处,叹了口气道:“有生便有希望。如今我们大概只有一处可去了。”

    白青青道:“什么地方?”

    苏剑宇道:“西蜀日月教。”

    白青青道:“日月教当真可信?”

    苏剑宇道:“日月教即便不可信也是朝廷最鞭长莫及的地方。我们只要待在那里,便可以获得一时安全。”

    白青青道:“当时日月教与公子合作,看重的是公子的身份以及推翻皇帝的雄心,现在公子失去身份,那日月教还肯认这个约定吗?”

    苏剑宇道:“日月教教主倘若知道我身上还有三分之一的藏宝图,我想他肯定会认的。”

    白青青道:“可是现如今就算他得到三分之一的藏宝图也没有意义,其余的皆在皇宫之内,日月教没有可能拿到。”

    苏剑宇道:“这藏宝图既然一开始就可以失窃,为什么不可以第二次失窃?这个世界上不可能的做到的事情永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

    白青青道:“这日月教果真有那么强大?”

    苏剑宇道:“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一个有野心的人,即便现在看起来,他可能还很不起眼。”

    二人已经填饱肚子,恢复精神,便继续前行,这一次的目的地很明确。

    童晓晨收到的最新线报是,苏剑宇已经逃往西蜀。所以,五人正在厅内商议如何抓捕苏剑宇的事情。这人是一定要抓,而且最好一击即中。按道理,一群人抓一个人一定稳操胜券,可如果这个人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那么一群人也有可能失败。最好的方法是,预计这个人的心思和想法,只要掌握好他的想法,那么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定然可以捉到。童晓晨沉思片刻道:“他既然逃往日月教,那么必然有信心日月教会接纳他。可这份信心源何而来?”

    西门云道:“苏剑宇跟日月教主定有私交,当日他既然可以在日月教围困你我,必然与日月教关系甚密。”

    童晓晨道:“也是有这种可能。但现在的苏剑宇既没有官职身份,又是朝廷追捕的要犯,身上不过一块残缺不全的藏宝图,这日月教主如果不犯傻,应该没有必要惹祸上身。”

    西门云道:“日月教的力量深不可测,又处于地势险要之地。而且这日月教主行事神秘,不能用正常思维来推测。当日我在西蜀查探,险些坠入深渊不说,我还现,这日月教竟然对几岁的孩童都深具影响力。”

    聂海花道:“没错,日月教的确非常诡秘。季国桂的朋友们进了日月教之后就未能再出来。纵然他蛰伏多年查探,却一直未查到个所以然。所以,如果日月教主收留苏剑宇,我也不会感到奇怪。”

    古北静道:“这么说来,我们还是要再去一趟日月教,揪出苏剑宇回来交差?”

    慕容怡道:“上一次被一路挟持到那个鬼地方,现在又要去一趟,老伤疤又要揭开了。”

    古北静道:“日月教毒功那么厉害,你顺便去学习学习,毕竟用毒方面你们都是专家。上一次没学到,这一次可以自由研习了。”

    慕容怡道:“你真当是去闲游吗?好了伤疤忘了痛!”

    眼看着二人斗嘴在即,童晓晨道:“这次去日月教自然是我们掌握主动权。合六扇门之力,再带上几支精兵,不相信那苏剑宇可以插翅飞走。不过,此次前去,我与西门先进去一探究竟,你们带兵在外面候着,防止有诈。我想那苏剑宇知道迟早有人找上门,定会做足功课。”

    聂海花道:“季国桂挖的密道兴许还可以用,我们且过去看看。”

    五人商定了大致的计划后,便联络了六扇门,让其准备出。月挂柳梢头,一夜好梦,只有沉睡和美梦可以抚平一切紧张和烦心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