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善变
    童晓晨等人受皇帝封赏,天香第一阁成为御赐的“江湖第一”,实际上已经越所谓的武林盟主。  .所以,现在的天香第一阁内摆满了皇帝赏赐的珠宝细软、各门各派及朝中大臣送来的贺礼,这原本已经冷静破败的天香第一阁一时间门庭若市,成为名副其实的武林和朝廷在之间的桥梁。脚踏两只船是很多人都想干的事情,但这件事情却偏偏落到了根本不想这样干的人身上。所以,童晓晨五人虽然回到天香第一阁,却丝毫没有欣喜之感。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来客之后,天色渐晚,五人方得清静。童晓晨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值钱货,怔怔呆。

    聂海花见状如此,戏谑道:“这下可好,钱是赚够了,还附带着诸多好处。这笔买卖做的确实划算。”

    童晓晨一脸苦笑道:“花,你这是在讽刺啊,裸的讽刺!”

    古北静接道:“往好处想,花说的没错,也不能说是在讽刺。”

    慕容怡惆怅道:“只是这件事不只有好处,还有万般坏处,又怎么能不一块儿想呢?”

    西门云依旧保持沉默是金的态度,半句话也没有接。而童晓晨又陷入了呆的状态。慕容怡奇道:“你这是痴呆症的前期征兆吗?以前没见你动不动就呆。”

    童晓晨叹了口气道:“我这症状不是没有原因,有一件棘手的事情还没解决,而且不知道能不能解决。”

    聂海花道:“你到是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童晓晨道:“日月教的圣女蓝莹莹现在还在宫里,原本与皇帝约好,只要抓到苏剑宇,事成之后,自会放了蓝莹莹。现在事情未成,恐怕皇帝也不肯放蓝莹莹。”

    古北静道:“这好端端的日月教圣女怎么就跑到宫里,而且你还要救她?”

    西门云终于开了口,道:“这蓝莹莹一定得救,没有她,匡木文不会恢复,我也不会在与世隔绝的药王谷收到你们的消息。”

    童晓晨将蓝莹莹一路上跟着自己并出手帮助的事情跟其余几人讲述了一番。几人只觉得好笑,这蓝莹莹竟然如此一见钟情,而且不管不顾,倘若知道童晓晨的真身,岂不是恼怒异常。慕容怡笑道:“我看还是干脆让她留在宫里算了,免得出来之后得知真相伤心欲绝。”

    古北静也趁势在一旁道:“就是,就是!如此情深意重的女子,你可不能害了人家,当皇帝的妃子可是这世界上大部分女人的梦想。”

    童晓晨知道她们有意捉弄自己,不再废话,只道:“今晚我要进宫见皇帝说说这事儿。再拖只怕没时间了,不几日,我们就得开始追捕苏剑宇的行动了。”

    聂海花道:“拿捏好分寸,皇帝毕竟是皇帝,而且现在你也算他的臣子,谨言慎行!”

    皇帝忙完政务只喜欢来着霓妃宫,所以现在的他正在教蓝莹莹下棋,仿佛已经忘了眼前这个女人对他下毒而且还打过他。一个漂亮又神秘的女人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毒药,所以不用下毒,男人便已中毒。此时的皇帝已经中毒至深,蓝莹莹银铃般的笑声成了他最好的抚慰剂。童晓晨的到访并没有打断这份欢娱。皇帝继续沉浸在眼前这个女人为他营造的快乐氛围当中,连头也没有抬。蓝莹莹却拿一双美目瞪着童晓晨。

    童晓晨道:“皇上,此次前来是为了……”

    童晓晨尚未说完,皇帝便打断道:“为了霓妃的事情?”蓝莹莹虽然还在下棋,却显然已经心不在焉。

    童晓晨道:“皇上圣明,正是此事。”

    皇帝道:“既然事先有约,就应该遵守约定。你一日未成事,这霓妃就得在宫里。这样的约定,霓妃当时也在场,听得真切。”

    童晓晨道:“皇上已经知道霓妃的真实身份,难道还敢留这样的女人在身边?”

    皇帝道:“朕既是天子,什么样的女人不敢留?”

    童晓晨道:“请皇上三思,毕竟霓妃是日月教的圣女,若是日月教损失一位圣女,必然不肯善罢甘休。”

    皇帝道:“那又如何?日月教只不过是一个区区弹丸小教,何足惧矣!况且朕还有像你如此忠心的爱将,更无所惧怕。”

    皇帝的脸色已经渐渐阴沉,怒气似乎就要喷薄而至。童晓晨还欲说些什么,却被蓝莹莹打断道:“皇上既然宠爱臣妾,这出宫与否关系也不大。只要皇上一直对我好,这深宫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归宿。”

    皇帝不料蓝莹莹竟会如此想,一时间非常高兴,拉着蓝莹莹的手道:“你可当真如此想?”

    蓝莹莹道:“自然当真。一个女人所要的是一个真心待她的男人,而皇上便是这样的男人。”

    童晓晨道:“那日月教教主见你迟迟不归,定会寻人,你又该如何?”

    蓝莹莹笑道:“我既然出来了,就没想过再回去。况且你们都会帮我,不是吗?”

    童晓晨疑道:“你果真愿意留在这深宫之中?”

    蓝莹莹看向童晓晨的眼里有一股淡淡的愁绪,她坚定地回答道:“愿意。所以你不必再费心求皇上。我能找到一个真心待我的人,你应该为我高兴。”

    童晓晨有些不明所以,这女人的心思竟如此善变,前几日还铁骨铮铮,不惜下毒要挟皇帝放她出宫,如今倒像一只被驯服的猫,赖上了这深宫宅院。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类女人就是如此,她们似乎一秒钟一个念头,一分钟一个想法,时时转变,而且相互冲突,毫无规律可循。他不清楚蓝莹莹是否真的是这类女人中的一员,不过,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正是这种状态。这一类女人因为善变而多了几分灵动感及不可捉摸的乐趣,让一成不变幻化出无数可能。但这一类女人也因为善变而多了几分危险及不可信,让稳定和信赖变得遥不可及。所以,童晓晨只能顺着蓝莹莹的话答道:“既然如此,我这一趟似乎有些多事儿了。”

    蓝莹莹道:“你特地来为我求情,自然不是多事,我心中感激于你,日后一定报答。”

    皇帝道:“霓妃既然已经答应留在宫中,这件事便不是朕强人所难,你也尽可放心,早日捉拿要犯归案。”

    童晓晨道:“皇上所言极是!”

    童晓晨从皇宫出来,看着被夜色包裹的宫殿,犹如一座座最富丽堂皇的监狱雄伟矗立。月明星稀的淡然之景丝毫没有消解这些宫殿的沉重。这权力已经在此得到极致呈现并放大,掌握此等权力何其威风,这天下尽是他的,生杀予夺尽是他说了算;掌握此等权力又何其可怜,在权力的枷锁之下,他只能在这一方天地虚假地拥有天地,用浮华的虚荣麻痹自己。这权力给了你一切,同时也夺取你的一切。所以,他宁可逍遥于江湖,也不愿沉重在朝野。不过,活着总会有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即便万般不愿,也权当一次设身处地的亲身尝试。对于蓝莹莹,他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女人貌似情深意重,貌似侠肝义胆,貌似识得实务,但这一切都只是貌似,他从来不知道真正的她是如何,而现在即便他想知道,也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