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四十章 刺杀
    西门云自认为已经是个十足冷酷之人,毕竟“冷面神剑”的称号不是白来的。  .不过,她看到白青青抽打死士犹如畜生一般无情之时,她还是自愧不如,这个女人的眼神中没有丝毫同情,在她眼中,这些人似乎都已经完全物化。行动之日逼近,白青青正在加紧训练这些死士,要求他们做到一击致命,做不到便一顿鞭打。西门云曾在杀手组织中走过一遭,杀手的眼中至少还有贪欲,可是这些人眼中什么也没有,这才是最为可怕的。凭她一人之力绝对抵抗不了这群一心只要人死之人。为了不打草惊蛇,她决定暂时离开,知会其他人。

    古北静、慕容怡和聂海花先后抵达京城,几人均到“天香第一阁”汇合。那座楼依旧,只是没有人气的支撑已经显得些许清冷破败。三人均感慨万千,只等西门云。西门云到了之后,便道:“这次的敌手可不容小觑,苏剑宇在城郊训练了一批死士,大致有上百人。这批人的力量可以抵得过一支军队的力量。”

    聂海花道:“此人果真非同小可,亏得当初还与他称兄道弟,现在想想真是一点破绽也没有。”

    古北静道:“能够做到全无破绽正是此人的厉害之处。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京郊养了一批死士。这朝廷果然无用。”

    慕容怡道:“可不是,连六扇门也搞不定,还是要借助我们武林中人的力量。”

    西门云道:“童老大现在呆在宫中也是明智之举,我看那群人的架势,恐怕就在这几日要行动了。”

    聂海花道:“如此,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跟老大里应外合。”

    西门云思忖半天道:“只能如此。这群人比职业杀手更甚,要想正面迎击,死伤肯定非同小可。他们被训练的只伤人要害,要杀一个人对于他们而言易如反掌。朝廷的那些官兵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无异于以卵击石。武林中人多侠义之辈,不可能痛下杀手,这却给了他们可趁之机。所以,我们只能等他们先行动。”

    聂海花道:“通知老大我们所掌握的情况,让他尽快准备。”

    苏剑宇静静地站着,闭着眼睛,他知道成败就在今晚,不成功便成仁。白青青道:“公子,一切准备妥当,只等公子下令。”

    苏剑宇道:“午夜时分动手,会有人启开宫门,到时候你随我直接攻入乾清宫宰杀皇帝。”

    白青青垂道:“青青一定不离公子左右,助公子成功。”

    白青青走出去看着皎洁似圆盘的月亮,一种最为纯粹的温柔和感动盈满她心间。对于这一次的行动,她根本没有胜算,她不知道前方等着她的是什么,但她只知道一定护得公子周全,就算自己碎尸万段,也一定维护公子。她希望这轮满月能够给她带来好运,她希望这轮满月能够给她带来新生。她能够来到这个世上本属偶然,她活着没有任何目标,只要能活便可,但苏剑宇却给了她目标和新生,所以,她活着的全部意义便是苏剑宇。苏剑宇之于她,既是父母亲人,也是兄弟姐妹,还是亲密爱人。他便是她的全部,他活她便可活,他死她便只能死。

    童晓晨得到西门云的通知后,知道苏剑宇就在近几日行动,便安排皇帝住进了淑妃宫,但仍然制造实际住在乾清宫的假象。宫女太监依旧在乾清宫伺候左右。童晓晨抬头看着月圆如水,心中有一种预感,定没有好事生。当你满眼尽是美好之时,等待你的往往是不美好,这一点他有太多的经验。蓝莹莹见童晓晨痴痴地望着月亮,道:“怎么?这月亮竟如此吸引你?”

    童晓晨叹了口气道:“太美好了,我已经多年未见得这样美丽的月亮。”那月亮不多时竟然还透出一丝红晕,竟似羞红了的少女的脸。一种无与伦比的平静蕴藏在空气中,蓝莹莹不忍打破这种平静,不答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这大自然赋予的神奇景观。

    皇帝和淑妃已经就寝,赵木晴睡不着,跑出来道:“你们也睡不着,在此赏月?”

    童晓晨道:“睡觉这种事儿乃人间一大乐事,怎么会睡不着?我倒是想睡,可今晚恐怕是睡不成了。”

    赵木晴不解道:“为何今晚睡不成?”

    童晓晨已经听到宫门口传来厮杀声,沉声道:“因为你的苏大哥已经来了,势必不能睡个好觉了。”说完人已经飞了出去,只传来一声道:“按计划行事。”

    童晓晨赶到乾清宫时,宫门已经大开,宫女太监死了一地,均死于一种极为阴毒的暗器“暴雨梨花针”。童晓晨小时候曾经见过这种暗器,现在竟然见识到,心中一惊,此人定非同小可,恐怕不是寻常的高手可以应付。

    西门云一行人一路上跟着这群死士,直至宫内。眼见这群死士大开杀戒,便也开杀。西门云道:“大家小心,护住要害。”

    只见这群死士个个如搏命一般专攻颈部动脉、大腿动脉、心脏、喉管、太阳穴。西门云神剑一出,舞出一道剑气,对于这种敌手,对他们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酷,所以她丝毫不留情,杀一个便是一个。古北静暗器连,丝毫不给死士靠近的机会。慕容怡一个行云流水,险险避开一名死士,聂海花在其身后一个拍掌,毒素已经进入那人体内,不多时便气绝身亡。这些死士人数众多,几人渐渐体力不支,眼见已经攻入内宫。童晓晨及时出现,加入混战。童晓晨喝道:“跟我来,不要跟这群人再周旋,找到苏剑宇。”童晓晨一个跃身,跳出重围,几人随后紧跟。

    这苏剑宇终究还是找到了淑妃宫,不过淑妃宫已经被大内侍卫围得严严实实。外面的死士已经攻了进来,不过禁军总领已经带着军队围住了皇宫,城墙上均布置了弓箭手。白青青攻在前头,最外围的大内侍卫已经死在她的“暴雨梨花针”之下。苏剑宇被蓝莹莹缠住,二人交手百余招,蓝莹莹已经有些支撑不住。苏剑宇道:“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你不是我的对手,滚回你的日月教去。”说完,大声一喝,力道极强的一掌只差半毫便要击中蓝莹莹。蓝莹莹大惊,只道这一掌下去定是要断送性命。不料苏剑宇这一掌并未落到她身上,童晓晨一招太极掌,以柔克刚,硬生生将这掌力化解了。苏剑宇见童晓晨突然杀出来,笑道:“童兄好胆识,竟然进得皇宫。不过,就算你进的了这皇宫,我也定让你后悔,你的选择是错的。”

    童晓晨道:“我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苏兄这次定要失望了。”

    苏剑宇道:“童兄说此话为时尚早。”

    童晓晨道:“这城墙上均布了弓箭手,你的人一动便要成刺猬了。”

    苏剑宇道:“我的人就算成了刺猬,你们的人也一定会一样成了刺猬。”苏剑宇一个手势,那群死士便已经变换姿势,转为滚地前行,弓箭手连连箭,但大部分死士已经攻进大内侍卫当中。大内侍卫硬生生成了箭靶子,弓箭手见此状,便不敢再射箭。那些死士该攻大腿动脉,一时间已经有数名侍卫倒地。

    童晓晨着重应付苏剑宇。白青青连暗器,与古北静磕上。其余几人均陷入与死士的混战。西门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杀的如此辛苦,这些死士丝毫无惧死亡,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不断纠缠。半个时辰下来,苏剑宇带来的死士已经伤亡一半。童晓晨急攻苏剑宇喉骨,苏剑宇见势一个俯身,不料童晓晨乘胜追击,一记肘击硬生生打入肺部。苏剑宇一个踉跄,口中已有鲜血溢出。白青青见状一个飞身摆脱古北静纠缠,向着童晓晨连暗器,一阵巨大的“暴雨梨花针”以极为强劲的度向童晓晨袭来。童晓晨瞳孔收缩,情急之下,一个飞退,解开衣服当作护盾,一个旋转,将那暗器尽收衣服当中。苏剑宇眼见好机会,飞身一剑直刺童晓晨心脏。西门云眼见情况不妙,暗暗运力,神剑脱手,如灵蛇般恰好拦截了苏剑宇的剑。那神剑乃玄铁所制,加上西门云内功深厚,竟将苏剑宇的那把剑生生击断。苏剑宇一击不成,立马丧失了士气,眼见自己的人能战的越来越少,心中更没了底气。

    白青青扶住红了眼的苏剑宇,道:“公子,让我来。”只见那白青青瞬间幻化成数十个人影,一时间竟辨不清哪一个才是真身。蓝莹莹见此女竟使出日月教教主方能习得的移形幻影,不觉一惊。眼见此女只要一击得成,童晓晨定要成针靶,便赶紧大声呼道:“闭上眼睛,听声辨位!”童晓晨一经提醒,便知其中诀窍,当年他练灵犀一指和赌骰子那玩意儿的时候,全靠一对耳朵和平静的内心,这点对于他而言反倒是强项。白青青尚未出手,童晓晨便已经出手制住了她,一双手被童晓晨拖着,动弹不得。她刚想反抗,童晓晨道:“你再动,我就打断你的手,让你这辈子也用不成暗器了。”白青青一听,果然不敢再动。童晓晨又道:“古北,你且收了这姑娘的暗器。你最懂暗器藏在何处了。”古北静一听,立马上来,左摸右摸,上下其手,全数收了白青青的暗器。那白青青何曾遭人如此羞辱轻薄,异常恼怒,恨不得一口将这童晓晨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