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逃逸
    苏剑宇连日追查无果,非常恼怒,这日听到密报,知道童晓晨去往京城方向,立马召集人马,赶回京城。.中途却遇到赵锦所带领的六扇门一众高手,心中料想不妙,何以这赵锦竟官复原职。只见赵锦上前道:“奉皇上之命,捉拿苏剑宇归案。”

    苏剑宇心中一惊,果然没有好事,道:“赵世伯,剑宇所犯何事,竟让皇上如此动怒?”

    赵锦道:“你所犯何事,自己心中应当清楚,我只负责抓人,不问其他。”说完打个手势便欲行动。

    苏剑宇道:“赵世伯可别忘了,我将军府掌管十万兵力,只要我一声令下,对付你们区区几个不在话下。”

    赵锦怒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掏出兵符,对着苏剑宇后面的人马道:“皇上有旨,即刻收回将军府的兵权,见兵符如见统领。”

    那苏剑宇后面的人马开始骚动,但仅紧随其后的十多人却纹丝不动,这批人是他培养的亲信死士。苏剑宇见大势不妙,沉声道:“如此,便杀出去,看你能奈我何!”话未说完,剑已出鞘,直击赵锦的门面。那赵锦一个躲闪,开始迎击。其余一众人等也开始厮杀。死士与六扇门高手的对决,一时间无法分出胜负。但死士刀刀致命,毫不留情,眼神冷峻,只有一个杀的信念根植在他们的脑袋中。苏剑宇大喝一声:“掩护我!”一众死士瞬间便围成一个圈,将主子护在圈内。只见这死士掏出几枚霹雳弹,瞬间迷了众人之眼。等烟雾消散,这苏剑宇与那一众死士已经不见。赵锦喝到:“追!不可能走远。”一众高手分散追了出去。

    苏剑宇带着一群死士绝尘飞奔,这是一场关于生死的较量,所以无人敢有懈怠。苏剑宇大声道:“分头行事,老地方见!”众人便往各个方向奔了出去。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死士,既有武林高手的绝技,又有战术头脑,更为可贵的是有一颗誓死效忠主子的心,更为可怕的是有着职业杀手的冷酷无情。遇到这一群不要命的人,任谁都要绕道而行,因为在他们的心里没有“同情”两个字。你可能会庆幸这群人不过十几个,否则被奸人所用,一定祸端不断。但你错了,苏剑宇手下的死士绝对不只这十几个,因为他此时所到的地方站着一群与那些死士具有相似表情的人。这群人正在受训,训练他们的人同样有着残酷冷峻的表情,不过这个人却是一个女人,是这群人中唯一的女人。那个女人只要看到谁的动作不标准或支持不住,皮鞭就毫不留情的抽下去,就像抽畜生一般自然。不过,这个女人在看到苏剑宇的那一刻,却展现出难得一见的一丝温柔,不多不少,只有一丝,藏在眼眉之间。这女子也是苏剑宇培养的死士之一,无父无母,十三岁流落街头差点被人打死,幸得苏剑宇相救,并为她起名为白青青。白青青感激苏剑宇的救命之恩,夜以继日地训练,虽然没有男人的健壮和气力,但有着比男人更狠的决心,只三年便练成“暴雨梨花针”这一失传已久的江湖绝学。只要她出手绝对一击即中要害部位。苏剑宇见此女天赋异禀,而且意志坚定、冷酷无情,就在京郊置了一块地,由她负责训练死士。

    白青青道:“公子,你来了,可有什么指示?”

    苏剑宇沉默片刻,眉间紧锁,沉声道:“青青,计划要提前了,不久就要开始行动。”

    白青青道:“听候公子吩咐!”

    苏剑宇道:“此次行动事关重大,不是对方死,就是我们亡。”

    白青青道:“公子放心,没有人是我们的对手。”

    苏剑宇道:“这一次的对象是皇帝,我们要杀了皇帝,不然便是我死。”

    白青青没有料到要杀的人竟然是皇帝,心中不禁颤抖,但依然握紧拳头道:“就算是皇帝,公子也请放心,青青一定替你杀了他。”

    苏剑宇道:“你恨我吗?我救了你,却将你训练成死士,随时准备去牺牲。”

    白青青道:“青青怎会恨公子。没有公子,青青早已死在街头。这个世界上,青青唯有公子一位亲人。谁要伤害公子,青青一定以命相搏。”

    苏剑宇看了看白青青,那坚毅的眼神似乎在说着让他放心。

    赵锦和一众六扇门的高手追了半天,始终没有线索。这群人走过无痕,没有留下任何可疑形迹。赵锦先派人向皇上禀报情况。皇帝收到情报,愤怒道:“没用的东西。通知他们,找不到人别回来。”

    童晓晨和蓝莹莹始终在其左右。童晓晨听到情形如此,道:“这苏剑宇不是一般人,城府之深暂且不说,单论功夫,朝堂之中,恐怕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加上又有死士掩护,捉拿归案恐怕并非易事。”

    皇帝道:“你怎么看?”

    童晓晨道:“一日不捉拿归案,皇上一日就无法心安。”

    蓝莹莹道:“苏公子的手段我可见识过,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应付的。”

    皇帝道:“难道我泱泱大国竟无人可以对付他?”

    童晓晨道:“如果我帮你对付他,是否又可以做成一笔买卖?”

    皇帝道:“如果你能将此人捉拿归案,你便是我朝的功臣,加官进爵、良田宅院、金银珠宝任意挑选。”

    童晓晨道:“看来这笔买卖值得做,我便再助你一把。”

    蓝莹莹以为童晓晨要亲自去抓人,嚷着道:“你去我也去。”

    童晓晨道:“我何时说过我要亲自去?”

    蓝莹莹疑道:“那你如何抓人?”

    童晓晨附在蓝莹莹耳边道:“我们只消在此等他便可。”

    西门云每日在药王谷帮匡木文换药,这日子倒也过得极有规律。这日,胡天海从谷里采药回来竟带着一小孩儿,西门云定睛一看,这小孩儿不是别人,正是当日救他的叮当。叮当一看到她便道:“你的恩公来啦,还不快快叫人?”

    西门云搂着他道:“你怎么来了?”

    那叮当嫌弃地推开她道:“你别这样,男女授受不亲,再过几年我可要娶媳妇的。我虽然救了你,但你年纪太大了。”

    胡天海哈哈笑道:“年轻的男人可娶不得年长的女人。”

    叮当道:“为什么?”

    胡天海故意在他耳畔低声道:“那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娘亲?两个娘亲一起管你,你可愿意?”

    叮当跳道:“自然是不愿意,我娘亲一个人唠叨已经够我烦的了。”

    西门云被他的天真可爱逗笑,故意捉弄他道:“你可是我的恩公,我这辈子可是跟定你了,你甩也甩不掉了。”

    叮当被她吓到,一时间竟哭了起来,道:“我不要,我不要娶你,你不准嫁给我。”

    胡天海在旁边更加乐呵,抱着他哄道:“小孩儿,别哭。你只要救了那药缸里泡着的人,她便不会嫁给你了。”

    叮当立马止住哭道:“当真?”

    胡天海道:“确定无疑。那药缸里泡着的是她的情人,他要是活了,她自然是要嫁给他的。”

    西门云喜道:“叮当可以救他?”

    叮当拿出一粒药丸递给她道:“圣女姐姐要我拿给你的,还有一封信呢。”说完,又掏出了一封信。

    西门云喜极而泣,没想到几次盗药不成,这次却有人送药过来。打开那封信一看,竟是童晓晨的笔迹,叙述了当下的情况,交代她赶往京城追捕苏剑宇。原来童晓晨当晚说服皇帝之后便设法知会其他人。慕容怡、聂海花及古北静不日便收到丐帮弟子的通信,也都纷纷赶往京城。如今情势逆转,再也不用东躲西藏,几人不知疲倦地奔波着,只觉心中畅快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