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面圣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女人,一种是搞得定男人的女人,另一种是不愿意搞定男人的女人。  .换句话说,每个女人都有搞定男人的本事,只看她愿不愿意。蓝莹莹不但搞得定男人,而且搞定了这个世上最有权势的男人,让一国之君成为裙下之臣。你道这女人一定是凭着媚功赢取了皇帝的心,但这媚功只有一时之功效,万万不能长久。因为人本是喜新厌旧的动物,太容易得到的往往会腻味。蓝莹莹很好地抓住了人性本质,她自然是不可能让皇帝那般轻易得到她,而且她也不想。但一国之君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简直是易如反掌之事,任哪个女人也都无法抗拒,再说后宫之中还有一堆投怀送抱的主。不过偏偏有这样一种女人,不但可以抗拒,而且可以让对方心甘情愿,一点怒气也没有。蓝莹莹就是这样一种女人,皇帝不但没有强迫她,而且赞她有不同于一般女子的气魄,甚为欣赏。在这深宫之中,存在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子着实让皇帝备尝新鲜,他也乐得将这份新鲜维持的久一些,只不过,究竟能有多久,这得全看皇帝的耐心。

    皇帝走后,及至深夜,蓝莹莹始终没有就寝,因为她在等一个人,而且她确信此人一定回来。童晓晨此时就站在她的面前,用极为愤怒的口吻问她:“你真心是疯了,竟然追到皇宫来,还成了皇帝的女人。你可知道,如此一来,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出去了。”

    蓝莹莹道:“能不能出去,那是我的事儿。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能出去。我只知道,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要做的还没有做不到的。”

    童晓晨道:“那是在你的日月教,那地盘是你的,当然无所不能。这里是皇宫,这地盘是皇帝的。”

    蓝莹莹道:“是皇帝的又如何?我自有办法让皇帝乖乖听我的。”

    童晓晨道:“你这自信还真是无人能敌。皇帝只是图一时新鲜,所以纵容你、宠爱你。过了这段新鲜期,你跟那些深宫妃嫔有什么差别,定又有新人出现顶替你的新鲜。”

    蓝莹莹不紧不慢道:“可我所需要的只是这段新鲜期,而你不也是?”

    童晓晨被她这么一问,顿时无法可说,只是甚为懊恼。就算事情十万火急,他也是不愿意别人为自己作无辜的牺牲。想到此处,他柔声道:“此事了结,我定会助你离开。”

    蓝莹莹知道他心中愧疚,便故作洒脱道:“说不定到时候我爱上这锦衣玉帛的生活,舍不得离开了呢。且说说你的打算吧,如今这样的情形,我定能帮到你了。”

    童晓晨有些黯然道:“你这性格还真是倔强,不让你帮,你偏要帮。”

    蓝莹莹道:“我说过,从小到大,只要我想做到的都可以做到,没有例外。”

    童晓晨道:“如今,你也是不得不帮了。皇帝宠你,定会常来你这儿,明天开始,我就在你这宫里做宫女了。择个机会,单独跟皇帝谈谈。”

    蓝莹莹道:“这件事情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简直太容易了。”

    童晓晨沉声道:“接近容易,脱身却难。”

    童晓晨回到淑妃宫,将个中情形跟赵木晴说了一道。赵木晴听得入神不已,大赞那蓝莹莹为人执着仗义,大骂童晓晨瞎了眼,这种女子都无动于衷,如今只能临渊羡鱼。殊不知童晓晨心里万般苦楚,无法与人道也。在他眼中,男人和女人都只剩下审美的乐趣,他唯一用情至深的只有他收集的兵器。在他心里,唯有友情最珍贵,那爱情无论男女都与他无缘,他甚至连想要触及的也没有。

    青纱帐,白纱衣,进了这霓妃宫,如在缥缈峰那般诗情画意,如在仙境。皇帝踏入这宫殿之中,似乎就完全抛开了白天扰人的政务,那些俗事纷争一瞬间在这殿宇之中消散殆尽。幽幽的焚香沁人心脾,再看一眼凡脱俗的霓妃,皇帝的心境一下子开阔无限,一种精神上的欢愉达到了极致。他虽然贵为这个世界上极具权势之人,但任凭物质生活再丰富,也不过吃喝拉撒,与寻常百姓相比还增加了一层繁琐的礼教禁锢。祖先业已既定的规矩束缚着这个极具权势的人,他以为自己从小到大已然习惯。没有尝试过自由的人自然不会贪恋自由。但他错了,礼教可以禁锢住一个人的身体,却禁锢不了他的意识。所以,当他尝到意识的无限欢愉之时,第一次感受到精神层面的极大自由,连他自己的心也被震憾到。而这一切全是眼前这个如仙人一般的女子所赐。他拉着霓妃坐下来道:“朕一到你这里就感觉满心欢愉,再烦恼的事情也都抛开了。”

    蓝莹莹靠着皇帝道:“皇上若是喜欢,便经常来。”皇帝搂着她,打了身边的宫人。蓝莹莹道:“皇上今晚在此用膳吧,我特地命人备了几样家乡的小菜。”

    皇帝好奇道:“霓妃如此贴心,朕倒想见识一下你家乡的菜式。”

    蓝莹莹道:“来人,上酒菜。”只见扮成宫女的童晓晨领着几个宫人上了酒菜。蓝莹莹吩咐他留下伺候左右。

    皇帝眼见这些菜式红红火火的一片,每种都不离红辣椒,便道:“原来爱妃的家乡吃得如此辛辣,朕却饮食颇为清淡。”

    蓝莹莹道:“这菜眼看着辛辣,实则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反而着实有味道。皇上每日吃得清淡固然对身体好,但偶尔试试这辣子,也不乏增加了生活的味道。”

    皇帝听他说的在理,便点点头欲尝试。吃完一口,觉得并不是那般辛辣,便道:“爱妃说的果然不错。”

    蓝莹莹此时已经倒了一杯酒递上道:“这好菜一定要配好酒。”

    皇帝大悦,一时间吃得不亦乐乎。平时宫里饮食注重养身,这些重口味的东西是决计不肯多吃的。此时,吃着这些重口味的菜式,只觉得周身通爽,加上酒精的刺激,更觉得血液畅流,好不舒坦。那皇帝正吃得高兴,童晓晨绕过蓝莹莹去添酒,顺便点了他的穴道。此一变故,皇帝始料未及,额上豆大的汗珠冒出,只道:“你是何人?竟敢在皇宫禁地嚣张。”

    童晓晨道:“皇上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刀剑无眼,伤了龙体事大。”

    皇帝看向蓝莹莹,只见蓝莹莹不紧不慢仍在吃菜喝酒,便知道这两人是一伙的,怒道:“霓妃,此人竟是你安排的?”

    蓝莹莹冷冷道:“我怎会有这么大的本事儿,我孤身一人进宫,你可见有人陪同?”

    皇帝道:“即便如此,此人出现在你宫中,又作何解释?”

    蓝莹莹道:“他自会跟你解释。”

    童晓晨道:“皇上放心,我无意加害于你。若是有意加害,只怕皇上现在已经命不保矣。”

    皇帝道:“你想要什么?”

    童晓晨笑道:“我什么也不要,反而有东西要给你。”

    皇帝道:“你究竟是何人?如何混进宫的?”

    童晓晨道:“我是何人并不重要,如何混进宫的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已经在你的地盘儿,而且制住了你。”皇帝神色一变,担心又涌上心头。童晓晨接着道:“一个人如果连自家的传家宝也看不住,是不是无能?”

    皇帝道:“那自然是无能,祖先传下来的东西自然是不能丢。”

    童晓晨道:“如果这东西还关乎此人的身家性命,这人是不是应该焦急万分?”

    皇帝道:“必然焦急,事关生死。”

    童晓晨道:“可是这个人却悠闲自得、美人在怀、好酒在口,是不是一个十足的混蛋?”

    那皇帝料想童晓晨说的是自己,汗流的更凶,无奈性命在其手,只能答道:“这人自然是混蛋,而且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童晓晨笑道:“既然如此,这种混蛋是不是应该受罚?”

    皇帝道:“当然应该受罚,一个混蛋岂有不罚之理。”

    童晓晨对蓝莹莹道:“你且惩罚惩罚这个混蛋。”蓝莹莹丝毫不手软,两个大耳光下去,这皇帝的两颊十道手印历历在目。这皇帝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打过,一时间竟懵了,他想不到他们竟然真的出手打他。童晓晨接着道:“这个混蛋虽然无能,但却有人帮这个混蛋讨回了不能丢的东西,你说说看,这个人是不是应该得到嘉奖?”

    皇帝强忍着怒气,道:“有功之人,定当嘉奖,这叫赏罚分明。”

    童晓晨道:“看来你的确是个明事理的人,但容易看人看走眼。”

    皇帝道:“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眼光确实不怎么样。”说完便狠狠瞪着蓝莹莹。

    童晓晨道:“一个美丽漂亮的女人让你看走眼,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不过,一个男人,倘若你也看走眼,那就是无能的表现。试问,这祖先基业你如何担负的起?”

    皇帝道:“何出此言?朕自认为每日勤于政务,不曾愧对祖先。”

    童晓晨道:“勤奋人人都会,可你作为一个帝王需要的不只是勤奋。只有勤奋,不辨忠奸,亦可亡国。”

    皇帝一惊道:“大胆,亡国这种话岂由得你信口雌黄?”

    童晓晨笑道:“这种话听着刺耳,却时时可能生。你昏庸无能,不识贤人,委托奸臣,正是做着亡国之事。”

    皇帝道:“你且说说这朝堂之上究竟何人是为忠,何人是为奸?”

    童晓晨道:“那将军府即为奸,六扇门即为忠。”

    皇帝道:“将军府和六扇门有姻亲之好,要忠全为忠,要奸全为奸。”

    童晓晨道:“你传家宝的三分之一如今正落在将军府的苏公子手中,他只等得到全部的藏宝图,便断你龙脉,起义叛变,联合武林人士,杀你皇室宗亲。而我正是六扇门的赵小姐带入宫内,提醒你危机迫近。”

    皇帝将信将疑道:“苏将军乃开过元勋,于我朝功德无量。宰相府失火一案,六扇门无能,苏将军之子主动请缨,并无疑点。口说无凭,你可有证据?”

    童晓晨道:“如果我说苏剑宇想要的其他藏宝图在我身上,而且特地送还于你,你可相信?”

    皇帝笑道:“倘若如此,你为何不夺了剩余的藏宝图,坐拥富可敌国的财富,谋朝篡位?我看那想要造反的人是你,而不是苏剑宇。”

    童晓晨道:“你可真是看得起我。你真当每个人都想坐你这位子?你的位子送给我,我也是不要的。”

    皇帝道:“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不贪恋权力之人。”

    童晓晨道:“那是因为你的世界里只有权力纷争,这天下比权力好玩的事情多了去,只是你没有这个福分,也没有这个眼界。”那皇帝听他这么一说,不禁黯然神伤,他从来不知道比权力好玩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一时间沉默不语。童晓晨拿出两块羊皮纸卷,道:“我并没有说谎,这藏宝图就在这儿,也就是你要的证据。”

    皇帝一见果真是失窃的藏宝图,惊道:“那苏剑宇当真要造反?”

    童晓晨道:“句句属实。”

    皇帝怒道:“朕这就下令收回他的兵权,查抄将军府。你且解开我的穴道。”

    童晓晨道:“解开你的穴道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皇帝道:“你放心,虽然你之前对我不敬,但念在你立下如此大功,我定不为难你,而且要赏赐你。”

    童晓晨道:“我不需要任何赏赐,但你必需答应我让你的霓妃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不为难赵家。”

    皇帝道:“赵家自然不会为难,朕还要下令赵锦官复原职,让他彻查此案。至于霓妃……”

    童晓晨见其犹豫,已知这皇帝可能不会放过蓝莹莹,便假装欲收起藏宝图道:“倘若皇上觉得美人更重要,我就将这藏宝图交给那苏剑宇,让他尽得天下。”

    皇帝赶忙道:“一切都如你所愿,君无戏言。”

    蓝莹莹道:“希望皇上言而有信,毕竟皇上刚刚所食酒菜并不只有酒菜。”

    皇帝脸色一变道:“你竟然下毒?”

    蓝莹莹道:“皇上放心,只要信守承诺,这毒一定无大碍。”

    童晓晨不料蓝莹莹竟想得如此周到,解开了皇帝穴道。皇帝连夜下令收回苏剑宇的兵权,彻查将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