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武侠修真 > 天香第一阁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盛宴
    翌日,赵木晴早早醒了,却见地铺上的童晓晨已经睡得跟头猪似的沉,想来前半夜都在外头夜探了,后半夜方才回来,如此也不敢吵醒他,便躺在床上想心思。  .她觉得此事一完,她还是要逃离此地,去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随便做什么,只要自由自在就好。但她同时担心这件事儿完成不了,她便英年早逝了。而且这件事儿如果无法终结,她还可能面临着株连九族的威胁,连姨母也要受到牵连。想到姨母对自己的疼爱,这些年又一人孤身在深宫中,如今自己还可能害了姨母,她不禁流下了眼泪。但后来想想,事情也许又不会那么糟糕,说不定因为自己立了大功,皇帝一高兴让爹官复原职,姨母也可能备受宠爱。想到此,赵木晴又觉得心里轻松起来。她是个情绪波动很大的人,一种想法可能让她陷入沮丧,但下一秒兴许出现另一种想法又唤醒了她的生机。

    赵木晴见外面的宫女太监已有动静,知道姨母起床了,便唤醒童晓晨。童晓晨迷迷糊糊睡了几个时辰,此时又要爬起来,好不情愿。但既已承诺事事都听赵木晴的,便只能由她唤醒自己了。赵木晴跟淑妃用过早膳之后,就迫不及待地互诉忠肠,仿佛要将这几年来的生活在这几个时辰内统统讲完。童晓晨在赵木晴身后站着,已经开始打盹,只不过眼睛还是睁着的。一个困倦之人,就算对方故事说的再好听,只怕也是听不进去的,更何况这两个女人所说的无非家长里短的无聊琐事,正好是催眠的助力。童晓晨睡得太过投入,直到一名公公来请安方才清醒。只听那公公道:“皇上今晚设宴招待高丽使节,请淑妃娘娘出席。皇上还特地吩咐了,赵姑娘与娘娘情同母女,也一同前往。”

    赵木晴一听晚上宫中宴请宾客,立马来了十三分精神。拉着淑妃道:“姨母,太好了!我还没有品尝过宫中的各种膳食点心。这次来的真是巧了,不仅可以看到皇上,还可以参见宫廷盛宴。”

    淑妃笑道:“你就是贪吃,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童晓晨心中一喜。既然能够参加宫中盛宴,实在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会,跟赵木晴使个眼色。赵木晴心领神会道:“姨母,我们也带小彤去吧。小彤一直跟着我,情同姐妹,她一定也很想见识一下。”

    淑妃道:“如此,便由得你了。扮成随行的宫女一同去吧。”

    赵木晴心中欢喜,一把抱着淑妃,再撒撒娇,逗得淑妃好不开心。

    皇宫盛宴,各妃嫔均出席坐于皇帝右侧,左侧则是高丽使节及王公大臣。赵木晴坐在淑妃身侧好不欢喜。童晓晨则混在一众宫女当中,随时听候吩咐。只见皇帝端坐在正中间,龙袍加身,好不威风。皇帝道:“今日在此设宴招待高丽使节,大家要玩得尽兴一点。”

    那高丽使节起身道:“感谢皇上设宴招待,大王特意吩咐在下感谢皇上一直以来对高丽国的照顾。因此,备了珊瑚、玛瑙、各色珠宝献给皇上。当然,在下还准备了一份特别的大礼献给皇上。”

    皇帝心想这金银财宝之类的是一向以来的惯例,却不知这另一份特别的大礼又是什么,不经好奇道:“金使节所说的大礼为何物?”

    那使节笑道:“这份大礼是为皇上和诸位大人喝酒助兴所准备的。”

    皇帝道:“如此,便开席吧,我们且看看金使节究竟准备了些什么。”

    这宴席一开,只见十多位高丽女子身着传统服装进来了,乐师音乐奏起,便开始翩翩起舞。一个个长的美丽动人,舞姿妖娆,又多了一份异域女子的神秘感。那皇帝平日宫中的妃嫔姿色一般,眼见着这许多美女翩翩起舞,好不美妙,一时间不禁龙颜大悦。那高丽使节眼见皇帝高兴,想来这一出是奏了效,也不禁暗自高兴。王公大臣也少见这异域美女,个个看得眼不能离。不过,一众妃嫔却无人欢颜,气氛沉闷,各怀心思,惧怕皇上看上哪个高丽女子,如此便一人尽得宠幸。一曲将近,皇帝拍掌叫好,并对着那高丽使节道:“金使节这份大礼果然特别,而且相当精致,妙不可言。这高丽女子果然能歌善舞,与我朝女子确实大有不同。”

    那高丽使节听得皇帝如此说,便道:“皇上若是喜欢,在下可每年挑选一批女子进宫表演给皇上看。”

    皇帝道:“我泱泱大国,竟无一女子可比得上高丽女子这般倾国倾城,多才多艺,实在可惜。”

    那礼部尚书一听,顿时觉得大事不妙,惟恐皇上龙颜震怒,幸好之前已经打听好这高丽使节进献美女的安排,起身道:“启禀皇上!我朝也不是全无此等绝色美女,只是皇上平日日理万机,不兴歌舞,所以并无安排。此次得知金使节到来,微臣也准备了能歌善舞的女子,只等皇上下令,微臣便传她进来。”

    皇帝一听,面色开始好转,道:“如此,便传进来,容朕看看究竟哪一国女子更甚一筹。”

    只见一女子一身白色纱衣,蒙着面纱,赤脚走了进来,那脚踝和手腕上皆带着铃铛,走起来叮当作响。如此神秘之感立即引得皇帝的兴趣,眼睛盯着那女子的柳腰,并上下打量了一番。那女子微微欠身便开始舞了起来。音乐刚响,童晓晨便觉得似曾相识,似乎是西蜀一代的音乐,充满着民族特色。再看那女子的身段,跟那日月教的圣女到有几分相像,心里只道这西蜀的女子大概都是这般身姿。

    那女子舞的尽兴,身姿风华绝代,柔软异常。几个高难度的动作引得在场一众人等惊呼叫好。那动作时而节奏强有力,时而柔软缓慢,这一张一弛形成鲜明的对比,连一众妃嫔也看得津津有味,目瞪口呆。在场的王公大臣忍不住窃窃私语,猜测这女子的面容。有的说,这女子舞姿无人能及,说不定面容一般,所以才遮着面纱;有的说,这女子最后揭下面纱说不定会有更大的惊喜。那礼部尚书只笑不语,由得他们猜测。心中却早已暗自窃喜,这女子真是天上掉下来的福音,且看皇上的龙颜,竟比看那群高丽女子更为高兴,如此自己这次立了大功,定是要得到嘉奖了。

    童晓晨看这女子的舞姿,确信此女有武功底子,那些飞身起舞的动作,寻常女子根本无法做到。这些被关在城门之内的人之所以如此惊呼,也是因为没有见识,武林中人能做此类的动作不计其数。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能够做到这般优雅、带有仙气的却是寥寥无几。一身白纱加上面纱的装束更是增添了神秘感,敲打着每个人的好奇心。那柔软的身躯在白纱之间若隐若现激起所有男人心中的无限遐想。舞至,那女子渐渐靠近皇帝所在的位置,魅惑的身姿勾人无限。随着音乐的节奏,那步伐更快,皇帝身边的侍卫刚想上前阻止,只见皇帝一个摆手,让那侍卫退下,由得这女子亲近。皇帝只觉鼻中芳香满溢,竟好似身在御花园般。这香味连同视觉的刺激如摄魂般勾着皇帝的眼睛,似一刻也不肯离开眼前的神秘女子。音乐渐渐慢下来,那女子也渐渐退下去,身形甚是飘渺不定,皇帝竟生出一股想要拉住此女的冲动,幸得理性稍许克制。一曲终结,那女子始终没有拿下面纱,引得在场诸位议论纷纷。那女在欠了欠身,退在一旁。

    皇帝见她未拿下面纱,便道:“姑娘风姿卓越,舞技惊世骇俗,未得见真面目,甚是可惜。”

    那女子道:“这面纱不是不肯拿下,而是要等人过来拿下。在我的家乡,这女子的面纱定是要等待情投意合的男子前来拿下。”

    皇帝道:“如此,朕来拿下你的面纱,可好?”

    那女子道:“皇上乃九五至尊,小女子有幸得皇上垂怜,自然甚好。”

    那皇帝心意已动,站起来走向那女子,揭了面纱。这一揭更是引起骚动,清丽脱俗的容颜呈现在众人面前。皇帝笑颜逐开,一众王公大臣也是赞叹不已,而妃嫔也是露出羡慕不已的神色。赵木晴不知道这世上竟有如此清新的女子,一时间也是看呆了。不过,在这群人中间,只有童晓晨一人没有看呆。他不但没有看呆,而且焦急万分,头垂的更低,深怕被人看见她,因为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日月教的圣女蓝莹莹。她不知道蓝莹莹是如何混进宫的,但显然这个女人已经成功引起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势之人的喜爱,这就意味着再想出去便极为困难。童晓晨抬头看了一眼,没想到蓝莹莹一双眼正瞪着自己,立马垂下了头。童晓晨没想到一个女人的执着可以达到这般田地,心中也是一阵感动。

    皇帝道:“你叫什么名字?”

    蓝莹莹道:“我本无父无母,无名无姓,今日得见皇上,但求天子赐名。”

    皇帝思忖半天道:“如此,朕便赐你霓裳一名,正所谓霓裳羽衣舞,天地一惊鸿。”

    蓝莹莹道:“感谢皇上赐名。小女甚是喜欢。”

    皇帝又道:“朕还要说件你更喜欢的事情,今日便封你为霓妃,如何?”

    一众妃嫔大惊,纷纷议论,此女一来便成为妃嫔,不合规矩。童晓晨更是心中担忧,这皇帝老子看上谁,任谁也回天乏力,不可拒绝的。

    蓝莹莹迟钝片刻,未答话。皇帝见此状,问道:“怎么?你不喜欢霓妃这个称呼?”

    蓝莹莹只见童晓晨在使劲儿跟她使眼色,心想先答应下来再说,不然惹怒皇帝,大事不妙,便道:“回皇上,小女很喜欢这个称呼,只是这等荣幸来的太突然,吓到我了。”

    皇帝只道这小女孩儿一时间受到天大的荣耀与恩惠,定是心中震惊到了,便笑道:“不必惊慌,朕喜爱你,你应该高兴。”

    童晓晨眼见这情况已是一万头马也拉不回来了,心中不禁懊恼万分。这蓝莹莹一路跟着自己,帮自己,却一头扎进无底的深渊,而自己竟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女人往下沉沦。这场盛宴对于有些人而言是以喜剧形式收尾,但对于另外一些人而言却是一场悲剧的开始。